第四百一十章断壁残桥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8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几日后,城外战队领完战牌,各自准备入城的灵物。

    魔姑没有动,坐在空中闭目修炼。魔邪看着忙碌的战队,直上火。“魔姑,我们不用准备吗”?

    魔姑闭目不语,身边的魔玄老干笑两声。“小子,有我等保护你,用得着准备吗”?

    魔邪撇撇嘴,也对,魔玄老都在炼识境,帮他得颗“化血龙晶”应该是小事一桩。急忙拱手。“有劳各位魔姑、魔叔”。

    魔玄老呵呵两声,摆摆手,不再言语。

    又等数日,各族战队聚集过来。血灵城外密麻麻的站满五颜六色的战队。魔邪猛然发现,现在的战队不是以族为伍,而是以不同的颜色和标志划分。

    魔邪低头看看。“魔姑,我们是什么标志”。

    “魔虫族就是标志”。

    “啊”!魔邪长皮了眼。

    万道金光从城内升起。那位骷妖女站在缕缕光针中。灵识眼城外修者,目光落在魔族身上,眉头锁了起来。

    嗯!嗯!骷女有意的清了下嗓子。

    “各位灵域精英。入血灵城采集‘化血龙晶’”约法三章。

    其一,血灵城内,战力最强者,可以得到“化血龙晶”。

    其二,战败者,凝血真元将被龙魂吞噬,本族无法奉还。

    其三,非化血境者,不得入内。

    魔邪听到其二,心里咯噔一下。这么说,在血灵城内,将是一场血战。

    “我晕!要命呀”!魔邪有些后悔,不应该来此。他并未修炼出凝血真元。

    “这其三”。嗡!魔邪脑袋差点炸了。“不好,上当了”。

    啪!魔邪手臂被魔姑抓住。“小子,早进去早出来,我等着你”。

    “我......”。没等魔邪喊出他没有本命真元。

    血灵城被血光火焰笼罩,附近的空气变得清澈、透明,泥金般的回光漫来。魔邪在大呼声中,进入血灵城。

    哈哈哈!魔玄老笑得前仰后合,肚子都笑痛了。

    “魔姑,我压一千虫石,保邪魔三日内出城”。

    “太久了,压一万,保一日”。

    “五千,保两日”。

    众魔玄老围着魔姑压起宝来。

    魔姑只是点头,脸上没有半点表情。魔邪虽然进了血灵城,他的一举一动,她都能感应到。

    忽悠!衰朽的景象映入眼帘。

    漫舞的飞絮中,高大的榕树遮掩着残墙断壁,几点星火啪啪的爆着火花,燃烧着断墙上的残木,几根断残柱子满是虫蛀,灰旧的倒在地上。屋顶除了椽子之外,只剩下几根横档,仿佛骨架上的肋骨,白花花刺着眼睛。

    魔邪站在破败的屋内,几缕星光落在脸上。这城好像刚刚经过一场浩劫,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他,听着噼噼的爆花声。

    走出残屋,眼前一片狼籍。一棵不显眼的古树倒在空地上,粗大的树根上,是虚影树身。树冠宽阔婆娑,枝叶交横之间,龙形影子躲在幽深的绿叶之后。

    魔邪一愣,目光落在虚影树叶间的龙形果。这果是真的,树是假的。这就是“化血龙晶”。

    嗖嗖嗖!两侧残楼中遁出数道身影,瞬间到了破败的古树下。

    二话不说,两伙修者混战起来。转息间,就有修者爆体而亡。

    嗡嗡嗡!虚影古树抖动着枝条,斑驳点点星光从虚影树冠间落下。两道龙影从树根下伸出,张口咬住爆开的本命真元,一闪消失了。

    两伙修者愣了下,顾不上细想。瞬间,又混战起来。

    空地上,火光冲天而起,术法闪电爆发,像一把利剑,划破了天空。

    奇怪的是,无论修者术法多么霸道,总在一处小小的闪亮的圆弧里爆发。似每个战团都另成空间,术法根本无法突破那片空域。

    魔邪远远的看着,没有加入战团的意思。他心里明白,如果他出现,此地可能更乱了。说不准,两方都会攻杀过来。没几息,这小命就得丢这儿了。

    退入残壁内,魔邪向另一处行去。呼!巨大的火球砸了过来,骷髅盾猛的闪到身前,爆烟从盾面上燃起。噔噔噔!咚!黑影撞到了石壁上,两只黑色骨爪从石内伸出,卡向磨邪的脖子。

    血色刃光闪过,骨爪指节被齐刷刷的削断。魔邪闪出数丈外,回首扫眼黑乎乎的残壁,灵识凝向断壁外空地上的战团。

    又是两批修者在争抢“化血龙晶”。这群打的更惨,五对就剩下三对了。有一组打得头破血流,就差滚到一起撕咬了。

    魔邪瞪了会眼睛,知趣的退回了断壁屋内。看看剩下的两道门。咬咬牙,走向另一处。这回没敢大意,小心的伸出头,立即又缩了回来。

    这边也一样,打得血乎拉拉的。

    “咦”!魔邪竖起耳边听了会儿,心里乐了。看来这边打完了,三域都轰隆隆的,只有这侧静寂无声。

    一露头,唰!脖子上冷风嗖嗖。脑袋嗡的声,后脑升起白烟。屁股一沉,重重的坐在地上。

    魔邪摸着后脑,咧着嘴,好险,没有头上的战盔,这脑袋就削掉了。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

    “出来,别躲着,想偷袭吗”?墙外传来怒吼声。

    “去,你大爷,谁偷袭谁呀”!魔邪小声的骂道。

    “快滚出来,别当缩头乌龟”。破口大骂声响起。

    魔邪晃着脑袋站了起来。哼!老子可没那么傻,我不出去,看你敢进来。

    “有本事你进来”。

    墙外沉默了。魔邪嘿嘿的傻笑,兵不厌诈。量他们也不敢进来。

    突然,四域残壁动了,三道黑影从壁中走出,手中拖着长长的链子。没等看清怎么回事,数道劲气劈头砸下,链上燃着冷冰烈焰,阴戾的恐惧降临。

    魔邪挥刃斩向火链。诅咒声从空中响起,三道闪烁泪光穿过血刃击向胸部。一声闷音,魔邪随着诅咒声飞出断壁。

    啊!屁股下响了声闷呼。一闪,掠出断壁的黑影冲向虚影巨树。

    伴着可怕的“嗡嗡”巨响,数道尖刺扎向黑影后心。

    魔邪顾不上看身后的变化,啪啪啪三色弦音。身影盘旋过虚树,挥刃斩向贪婪的眼睛。

    右手一伸,骷髅爪伸入虚影巨树间,一把抓住血色龙影。“化血龙晶”落入手中,魔邪身形未停,向着躲开的眼睛挥弓砸去。

    嗵的一声,四域静了下来。

    魔邪站在虚影龙晶树下,三只螓者愣在空中,挥着亮晶晶的短翅,看眼身前的战盾,又看看胸前血窟窿。慢慢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盯着树下魔虫士。

    噗!血光从虫体爆开,虚影古树根内飞出三道龙影,张开血盆大口,将血珠吞入口里,一闪消失在空中。

    另两只螓士,一只倒在地上捂着嘴,另一只持着半只残盾惊死在空中。太快了,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磨虫士已经得到“化血龙晶”。

    魔邪握着龙晶,移过战盾挡住两双惊死的目光。

    身后断根,伸出两排巨齿,咔嚓!拼命撕咬着虚影树干、树叶。刹那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满耳只有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声。

    坐在血灵城外的魔者打了个寒战。慢慢的睁开惊愕的黑目。

    魔姑呵呵的笑了起来。“魔驼,你输了”。

    魔驼拉着长脸,摇摇头,太不可思议了。是巧合,还是螓虫族太弱了,五个打不过一个,瞬间被撩片三个。

    “倒霉,这十年老子是白等了”。

    另两位魔老鬼笑着。他们压了三天,血灵城内三天,城外三十年。“我就不信,下次他还能这么走运”。

    忽悠!魔邪仿佛穿越到另一处空间里。

    残破的古亭,只剩下四根柱子,半截亭尖倒在清澈的湖水里,血色的斜阳照射半边柱子,熠熠生辉。

    湖内大片的荷花已经枯萎了,死气沉沉的浮在湖面上。一阵风吹过,大片的残叶碎裂的抖着。

    四座断桥向湖外延伸数丈远,吞没在滚滚的浓烟里。

    魔邪看着残破的景相,心头一紧。这又到了那里,四座断桥通向四个战团?

    唰!骷髅盾分立三侧,魔邪更加的小心。从上场混战看,不战是不可能的,早晚都要加入一个战团。

    断桥上,闪出掠影,瞬间又消失。

    “虎士”!麻邪退向另座断桥。没等近到桥头,血气扑面而来。亭亭玉影闪入桥上,扫了他一眼。“怎么还躲着,冲出去”。

    魔邪眨巴着眼睛,奇怪,明明是松女,怎么会叫他。

    这个也不是。魔邪灵识另段破桥。

    咚咚咚,数道鼠影窜上桥头,鼠士灵活的跳了几下,打数身上火气。乖巧的眼睛闪过两颗黑豆光。“等什么哪?还不冲出去”。

    乖乖!魔邪傻了眼。这些修者都变得和气了,见到他,没有半点恶意,还打招呼!魔邪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想不了那么多,都让他冲,那就冲!

    盾影推出数丈,魔邪跟着鼠者要冲出去。

    不对,魔邪停了下来,目光落到一直没有出现修者断桥。“应该是它”。

    魔邪闪身冲到桥头。

    咚!“哎呀妈呀”!肉乎乎面团子撞过来,魔邪面颊暖暖热了会儿,面团子飞入浓雾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