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防不胜防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2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别问那么多,去了就知道”。

    方圆数百里波涛翻滚,凝固的雾涡抖起狂呼怒吼的巨浪。几道灵影从雾团中冲了出来,战尊飞向身后,根本不看雾中战况,向一域狂遁。

    四道灵影站在雾峰上,眼神变得古怪。

    “魔虫族进攻了”。水寒眼皮惊跳,没想到虫族这么快就开战了。

    “师妹别管,从此域走,能更快的到景寒宫”。姚克看过晶轴,指着新的路线。

    “好!就走此路”。四位灵者不再迟疑,急速遁入雾中。

    魔邪站在峰巅凝视着遁近的灵者,轻轻的挥挥手。

    血魁的眼睛血亮。果然有零星灵者遁来,这么几个怎么够杀的。

    “杀”。

    空域暗下,数百虫者扑下山峰。瞬间数十位灵者被截杀住。

    “魁兄命余下族人分二十波,有冲出来的尽数斩杀”。

    血魁嘿嘿两声。魔邪这种方法太绝了,数次劫杀没有一个灵者逃出去。

    “没问题”。血魁指挥着余下虫者守住个个峰头、谷口。

    “嘶”!魔邪目光落向一处山峰,刚才那两颗凝血真元跳动了数下。

    “呵呵呵”!魔邪冷笑两声,身影一闪,消失在峰巅。

    林海波涛,汹涌起伏,一浪高过一浪。四位灵者急速的在迷雾中遁行。

    扁乐回首漫天的血障,头皮阵阵发麻,好惊险,差点掉进虫族的陷阱里。没想到,虫族这么利害,竟然在这里布下伏兵。

    “看来城外灵阜难逃浩劫”。姚克叹了口气。

    “想多了,你们也难逃出去”。洪钟似的声音撞开雾气。

    四位灵者惊遁在空中。

    “是他”。扁乐、古欣同时惊呼道。

    “不错,正是我”。

    唰!一道晶光飞空而落,残破的“断空噬血刃”立在空中,挡住众灵者的去路。

    “谁”?水寒灵识道。

    “在栖阳峰,我们就败在此虫手中”。古欣咬牙切齿,凝出战尊。

    姚克等立即明白过来。不由分说。飞剑从战尊内飞出,凌空劈斩,直取魔虫士眉心。

    水寒、扁乐、古欣没有半点迟疑,战尊内凝出数十道花剑,形成密集的剑阵。

    魔邪早已看清四位灵者境界,都在化血境一、二阶,境界低了点,当不住人多。

    嗖嗖嗖!骷髅弓连发三箭,三色骷髅箭分成道道火影射向空中战尊。骷髅盾在身周打了个旋,挡向姚克的飞剑。

    数道骷髅影在空中爆开,空中剑影湮灭。水寒、扁乐、古欣被震飞出去,战盾拉到身前想挡住骷髅箭。

    噗!战盾应声而碎,三支飞箭抵住眉心。三位灵女被惊傻在空中,脸色煞白,汗水瞬间透了战甲,噼啪啪的流个不停。

    姚克飞剑斩在骷髅盾上,盾面透出骷髅影。咔嚓!一口咬住剑身,飞剑断成两截飞回战尊。

    黑影飞出,姚克重重的坐在空中。腾!腾空而起,战尊指向魔虫,微微的颤抖。

    姚克看到水寒的样子,牙齿打着寒战。他没想到,魔虫士战力如此了得,竟然一技之间,击败四位灵者。

    “放了她们”。姚克发了疯似的凝尊砸来,摆出一副拼命的样子。

    魔邪冷哼一声,一招过后,几位灵者的实力不值一提。差得太远了。想捏死他们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有种,我想看看你有几条命”。

    骷髅弓空弦响过,空域破开细纹。姚克连同战盾被生生的劈成两截,爆成一股血烟,化成血珠。

    “师—哥—”!水寒喉咙里塞了硬块,余下话变成泪水涌了出来,眼睛一片模糊,头晕眼黑,昏倒在空中。

    魔邪捻过血珠,看向吓得魂飞魄散的灵女。脸上凝着可怖的笑容。“还有凝血真元吗”?

    扁乐、古欣吓得魂都飞了。直直的眼神盯着离眉心只有半尺的骷髅箭,汗水随着细嫩的小脸一溜溜的淌着。那里还听得见魔虫士的话。

    魔邪走近灵女,盯着汗透的面纱眨巴会眼睛,伸过鼻子嗅了嗅。

    扁乐想躲,灵域痛的无法自持,微微一动,骷髅箭逼近数寸,脑袋快要爆开了,魂魄似透体而飞。

    “别动”!

    扁乐听话的僵在空中,魔邪伸出手指,轻轻的挑落青纱。眼睛慢慢的大了,惊的嘴巴能放进个大梨。

    扁乐俏容抖动着,心里崩溃到了极点,像一头陷于绝境的母狼,眼睛里喷射出火焰,恨不得把魔虫士撕成碎片,把伸过来的指头咬的粉碎。

    说是迟,那是快,胸里燃烧着愤怒达到峰口,状如疯狂,细牙急速咬向大拇指。

    魔邪呲着牙,眼里放着光。猛的感觉到骷髅箭下沉,指尖一挑。啪!弹飞箭尖。

    啊!手指头钻心的痛。魔邪嚎叫一声,肚子重重的挨了脚,屁股下擦出一溜烟,飞了出去。

    魔邪坐在空中,低头看眼两排细细的血牙印,瞪起黑目。“你敢咬我”。

    禁识奴、幻影挡住视线,虎目着魔虫士。

    呀!魔邪瞪大了眼睛。哎!这术法见过。对了,神虫族剑奴,那个小灵女。

    心头那点火气消了,魔邪眨巴着眼睛,笑眯眯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背后空域,突然亮起一道刺目的红光。

    红光急快,魔邪反应更快。战盾一闪挡出千丈,骷髅弓空鸣声,一道细纹飞去。

    嗵!魔邪腮帮子鼓了下,撞出数丈远,差点撞到扁乐的怀里。

    一股血气喷入鼻息,扁乐小脸筋了筋,没敢动。

    魔邪阴着脸,转过身。凝目千丈外的老灵士。

    “孽虫放了她们,我饶你不死”。花达胡子都乍了起来,手中战尊微微的抖着。

    魔邪看眼老灵士脚下的血虫者。“血魁,怎么落到灵者手里”。

    血魁咧着嘴,吐着血泡。“魔—友—”。

    花达脚尖轻点,血魁嘴里只留下血泡声。

    魔邪回手抓住扁乐,搂入怀中。“你要换她”。

    花达的眼神变了变,咬咬牙。魔虫士的魔兵太霸气,刚才交手一招,震得他身酸麻。如若不然,他不会停手。

    看到老灵士点头,魔邪心里暗笑,摇了摇头。“她不行,换她俩可以”。

    老灵士是炼识境灵士,境界远在魔邪之上。魔邪魂兵虽然可怖,却分别镇住三位灵女。拉过一个灵女,已经有一支骷髅箭在手,胜算已有三分。

    花达牙缝里挤出个“好”字!脚尖一抬,血魁飞到半程,落到空中。

    魔邪狞笑的收了骷髅箭。水寒、古欣如梦方醒,嗖!落到花达身后。

    魔邪遁到血魁身边。“血兄没事吧”!

    血魁死猪似的趴在空中一动不动。略微迟疑,扑在空中的黑发里闪过晶光。

    寒念瞬生,胸口被重物狠狠的击中。扁乐滚落空中,魔影流星般飞了出去,一溜血线长虹。魔邪单手捂胸,支弓站在劲风里。

    血魁爬了起来,抱起扁乐。看到魔虫士并无大障,惊得步步后退。

    “后面去”。花达晃着大袖子挡住血魁,立眉看着吐血的魔虫士。

    “好利害魔虫,穿的什么战甲,竟然能躲过这么重的偷袭”?

    “还不快滚”。花达吼道。

    “老家伙,你要放它走”。血魁一抖血气,现出金色战甲,“双弦骨影箭”指向魔虫士。

    “海灵”!魔邪认出金甲鱼士。灵族竟然与海族联手。

    “看在九魂魔祖的份上,放它走”。

    金鳞瞪起眼睛,心里骂道:“九魂魔祖算个屁呀!有灵宇天君牛吗”?

    金鳞收回“双弦骨影箭”。“魔虫滚回你的异域”。

    魔邪灵海内气血翻滚,血脉受到极重的震荡。面对数位灵族强者,不敢再硬撑着。哼!转身飞遁而去。

    魔虫士身影消失在灵识外,金鳞瞪着花达。“花达,为什么不灭了它”。

    花达撇过金鳞颤动的弓弦,呵呵两声。伸开紧握的手。三道血巢涌出血来。“金鳞,你的手不痛吗”?

    金鳞背过手,嘿嘿嘿干笑。能不痛吗?他也是装的。感觉痛到了骨头里。

    “多谢灵玄救命之恩”。水寒、扁乐、古欣跪在空中,深行大礼。

    “哎呀!痛死我了,可惜了我的虫洞”。花达抱着胸口窝,老脸皮揪到一起,直喊痛。

    水寒、扁乐等愣了下,立即又明白过来。花达灵玄在灵英殿,怎么会这么快到这儿来,对了是虫洞。

    不错,姚克化血还魂。花达立即感应到危险,捏碎虫洞,瞬间到了姚克化血之处。

    看着花达老顽童的样子,水寒等不知如何是好。花达灵玄抠门的事,在景寒宫是出了名的。

    花达眯眼瞄了瞄众灵女,挖苦着老脸,心痛的不得了。“你们呀!以后见到‘虫洞’一定记得收了孝敬我,你看多有用处,多危险呀”!

    水寒都要气乐了,憋着气。众灵女含笑答应。“请灵玄放心,我等一定收到”。

    “是吗”?花达眉开眼笑,扯了扯搓趋的战襟。“记住!你们一人欠我一个”。

    “是,灵玄”。

    金鳞直翻白眼,好你个老家伙,好人好事都让你占了,敢情,我就是个跑腿的。

    嗯嗯!花达清了下嗓子,一本正经的看向金鳞。“金鳞,你救了扁乐,有什么事向她提吧”!

    “老家伙,你他妈拉我来的”。金鳞指着花达的鼻子大骂。

    “我拉你来叫你打架,不是叫你救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