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栖坛相逢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30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你......”。金鳞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们快回景寒宫吧!我与金友有事相商”。花达向众灵女使个眼色。

    水寒等急忙谢过,急速遁入雾气中。

    “走走,我们去拾便宜”。

    金鳞这个气呀!白出力,什么好处都没得到。“滚!你们灵者没一个好东西”。

    “哎!说什么哪!你和我混到一起本来就已经不是个东西”。花达哈哈的大笑。

    雾里响起尖牙的嘎嘎声,花达跟着金鳞消失在雾域。

    利剑山峰挑着乳色的浮雾,雾霭里,隐约可见一根细长的血线。

    血线尽头,背坐着黑影,披散的着长发,闭目仰对着晨阳。

    “魔邪,你在这里,魔虫老找你哪”!血魁锁着眉头,吸口血气,慢慢的走上崖头。

    “嗯!战事如何”?魔邪咬着牙问道。

    “如你所料,逃来数十名化血境灵者尽数斩杀”。

    “好”。

    魔邪放了心,只要不败,魔虫老不会怪罪。

    血魁带着魔邪遁行数万里,来到细细的山峰前。

    荡涤的绿叶,抖着晨光尘垢,洗涤着身躯,一道长虹飞瀑山的长发。

    数只魔虫老坐在湿淋淋的石头上,细声的交谈着。魔邪等来到,魔虫老看都未看。

    魔邪灵识眼魔虫老,心里咯噔一下,如同巨石砸在心口。

    “你就是魔邪”?一只魔虫老突然抬头看来。

    “是魔虫老”。

    “很了不起呀!排兵布阵很牛吗”?

    魔邪低头不语,不对呀!听魔虫老的口气,话中有话。

    “哼!虫族同进同退,最忌独来独往,你的风头不小呀”!

    魔邪听出了音,心里升起阵阵寒气。他私自布阵,确实犯了兵家大忌,即是小有成绩,也功不抵过。

    “魔虫老,在下知道错了”。

    魔虫老叹了口气。“知道就好,还好这次没有犯下大错,否则族法无情,本应消去你的刑印,再等等吧”!

    魔邪急忙谢过。

    “血魁战事有功,可去刑堂消了刑印”。

    血魁偷看眼魔邪,不敢多说什么。低头退出山域。

    “魔虫老,我是否可以离开”。魔邪小心的问道。

    “等等”。

    魔虫老不再理他,回首与其它魔虫老商议起来。小半个时辰后,魔邪听明白了。栖月阜战事并不理想,灵族早有防范,两族僵持在栖霞山,难怪魔虫老火气这么大。

    魔邪抬头看着空中的战图,数处山谷战事胶着。道道血光闪动,看得出厮杀的十分的惨烈。

    “魔邪,你有何看法”。魔虫老突然问道,众族老目光集中过来。

    魔邪眼神跳了跳,立即明白魔虫老的意思,之所以留下它,就是让他看到战局。

    魔邪凝视良久,收回目光。“族老,战事之所以久持不下,只因灵族后援不断。只要,本族正面强攻不断,再从侧后杀入奇兵,战事必解”。

    魔虫老猛的拍下脑门。虫族以硬碰硬,正面强攻已经习惯了,从来没有想过改变战法。

    “好魔陀,你与魔邪同去,带一万奇兵斩断栖霞山后援”。魔虫老大喜,立即叫过一只族老。

    “族老,一万不行,再来十万,来个两面开花”。魔邪指向战图一处。

    “好,就这么办”。

    魔陀遁到近前。“走,我喜欢和你共事”。

    栖月阜灯火通明,灵影闪动。已入深夜,依然战鼓震天,尊光耀眼。

    栖月亭内,荏茁背靠着晶座,足蹬血石,凝目看着战局图。

    战事已经胶着数日,虫族攻势没有半点的减弱,反而有增强。深夜了,战图上依然有数百处在激战。

    荏茁并不怕虫族强攻。如今灵地各城都派来源源不断的战队,将虫族挡在栖霞峰不成问题。只是灵族也打不起消耗战,时间久了,化血还魂的灵者一多,这仗就不好打了。

    “干将,边界十阜战事如何”?

    干将从简雨手中接过晶轴。“都在酣战,一时难分伯仲”。

    “哦”!荏茁目光又落回战图上,有几处的血光又重了。

    “怎么回事”?战图瞬间扩大数倍。栖坛峰上突然红光大放。

    干将眼神大变。“阜主,立即放弃栖霞,战事有变”。

    荏茁正在迟疑,听到干将的话,猛的清醒过来。“简雨命栖霞峰战队向北撤”。

    简雨急速遁出亭楼,发出数道令牌。

    荏茁凝视着栖坛峰的红光,微微的皱起眉头。

    “阜主,看来我们要调整防御,异族来了高手”。干将走近战图,低声提醒道。

    “不错,我道是想会会这个开灵的异虫”。荏茁走到亭台上,凝望着远空。

    “哈哈哈!阜主手也痒了,此虫必在栖坛峰”。

    “战事还没到我出手的时候,霸天,你去会会他”。

    “是师傅”。

    栖坛峰拔地千尺,怪石磷峋。一块巨崖直立,势如苍龙昂首。

    魔邪和魔陀站在断崖上。没想到,灵族这么狡猾。虫族大军才到背后,截杀了百名灵者。栖霞峰的防御大阵,就破了。滚滚的血尘向北撤去。

    “怎么这样”。魔陀看向魔邪不解的问道。

    “那还用说,灵族中有高手,识破了我族的意图”。魔邪略加沉思,目光落到南侧的雾空。

    “如果,我没有料错,必有灵者来窥探。魔老可否出手”。

    魔陀摇摇头。“还未到我出手的时候”。

    “那好,魔老带着虫族战队向东进千里,我在此等候”。

    魔陀呵呵两声。“这小子玩高深,行,你玩,本祖不陪你了”。

    魔邪见虫族大军远去,抖襟坐在崖尖。脚下云飞雾动,澎湃如潮。

    残阳西落,长影横空。魔邪眼仁微微侧视,凝向荫翳的树木。“灵友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

    霸天躲在树后,凝视着那条长影。“此虫没见过,在虫族的战报里,没有提过这个虫士”。

    “魔虫友,好灵识”。霸天说话间,手持战尊。一道红光劈向魔虫背影。

    噗!虫影被劈成两半,斜倒向下山崖。

    霸天脑信子惊麻,暗呼不好。

    淡淡的虫影出现身后,霸天感到后胫一阵凉风,头发嗡的乍起,战盾挡去,红光向后劈斩。

    霸天不愧为花达的大弟子,灵识相当的卓越。这么近的距离,竟然能反应过来。

    魔邪也是一惊,灵士术法诡异,躲开了他的偷袭。本想生擒灵士,看来没那么容易。

    骷髅弓响起破空声,空音化成血缝,从霸天的后心穿过。

    “化身”?魔邪突然感觉灵士气血弱去,竟然不是真身。

    嗖!魔邪一箭射向远空,骷髅箭的粉光穿破幕色。

    灵影一闪消失在千里之外,骷髅箭定格在空中,划了个长弧,飞回弓弦内。

    魔邪捻向残血。化身的凝血直元,不如本体精元精纯,不过也能对付用。

    唰!一道红光凌空斩下,削向魔邪的手指。

    魔邪眼神变了变,向后退了步,停在千丈之外。

    数位灵者出现在空域,斜飞红剑指向魔邪。“孽虫,你敢侵我灵域”。

    魔邪咧咧嘴,见过,那个......那个叫钝钧的灵女。“她也来了”。

    “你不是进异域吗”?

    钝钧看清魔邪,俏容微变,细牙一咬。“少废话,还不快滚”。

    看着怒色的小脸,魔邪嗯了声。“魔虫族攻打灵域,势在必得,钝钧灵友还是躲躲为好”。

    “放肆,少主名字是你叫的吗”?一位灵士怒目而视,血剑点着魔虫士。

    钝钧细细瞄过魔虫士。“原来是这只虫子,见过的”。

    “放它走”。

    “少主,此虫是魔虫族精英,不能放虎归山”。身后灵老低声道。

    “在虫域,他放我一次,在灵域,我放他一次,两清了”。

    众灵老眼神微闪。前不久,少主确实从异域归来,听说还得到“化血龙晶”。殿主重重的奖励了少主,如今少主在剑灵宫的地位又升了五级。看来异域里还有点小插曲?

    魔邪灵识众灵老,境界都在化血境五阶。灵女有意放自己走。想想微行一礼。“谢灵友不杀之恩”。

    钝钧白了眼,她不是想杀他,只是不想在此杀他。

    魔邪刚要走,又转过身来。“钝钧,这个送你了”。

    红光一闪,晶珠落到战盾外。

    “化血龙晶”?钝钧移开战盾,被眼前的龙晶惊愣了,小嘴动了动,伸手想捻过。

    “少主,小心有诈”。灵老按住钝钧的手,盯着“化血龙晶”的眼神都变了。

    “明见”。魔邪笑笑,转身扬长而去。

    钝钧见过“化血龙晶”,贴身放了数月,龙晶什么样子,她能不清楚吗?捻过龙晶慢慢的放入怀中,瞄着远空的眼神都变了颜色。

    “走吧!去栖月阜”。

    众灵老眼睛着了火,眼仁里还闪着晶影。“化血龙晶”是灵域奇物,百年千颗。这么多的化血境修者都要等疯了。

    “少主,我先去通报一声”。灵老低声问道。

    “好!我等冒昧拜访,别惊到了阜主”。

    栖月阜灵亭内,聚集着数十位灵玄,个个面色凝重,盯着一身血气的灵士。

    “阜主,我见到魔虫士,化血境,十分的狡猾,我的化身术在偷袭时被斩杀”。霸天跪拜空域,缕缕血气从背上飘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