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两宫令牌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4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荏茁心痛的看着大弟子,霸天化血境五阶,已经触摸六阶瓶颈。还修炼多种绝技,战力十分的了得。魔虫士能将其斩杀,必定不是一般的化血境魔虫。

    “下去吧!好好修炼化身术,我与灵祖们再商量”。

    霸天被师兄弟扶起,一步一哼的出了灵亭。

    “各位灵玄可有高见”。

    众灵玄沉默不语,到了这种境界,怎么能与化血之辈计较,会被灵域各族耻笑。

    “同辈中,可否再有强者”。

    众灵玄依旧沉默。霸天是化血境同辈中的翘楚,他都败了,谁还有这等战力。

    荏茁叹了口气,确实如此。如今灵族后辈凋零,无灵者能担起重任。

    “阜主,亭外有灵玄求见”。

    “不见”。荏茁那有心思会客。阜内灵玄都在这里,又是外来讨饭的。

    “阜主,他要我把此物交与你”。灵卫胆怯的将一物举过头顶。

    问铭见阜主没回绝,遁到近前,接过信物轻轻的放在案台上。

    荏茁低着头,揉着脑信子,这事太伤脑筋了。来人的信物,他早就看到了。那是一块“三剑灵牌”,在灵域,只有一地有此牌。但此牌又不能接!

    “各位灵玄,退守栖林峰,守住摩天崖和摩西崖。都退了吧”!

    灵玄见阜主心境不佳,不敢多议,匆匆的散去。

    等众灵玄出了亭域,荏茁抬起头。“特使在何处”?

    “栖莱峰”。

    “好吧!午夜时分,我去见特使”。

    “告辞”!荏茁看着灵士的背影,眉头低沉着。“干将,你看如何”?

    “阜主......”。干将灵识道,二灵脸上现出鬼异的笑容。

    一股淡淡的荷花香抚摸着夜色,双月的照耀下,娇美荷花的隐隐约约,像洗过似的冰清玉洁、亭亭玉立。

    窈窕的身影漫步在月影花丛中,微微欠身闻着淡凝的露香。

    荏茁落入山谷间,愣愣的看着花丛月影间的纤影。栖莱峰何时有了这样景致。

    钝钧轻轻的扬起收集的花粉,漫空的粉莹飘飘的布满了空域,闪闪的飘入夜色里。她喜欢荷花,每每站在这里,就能想起傀境时莫府的池塘,那里有比这儿还要美丽的荷花,四季不谢。在池边总能看到读书的少年,听到幽长的背书声。

    荏茁没有动,静静的看着荷中的灵影。这影子里煞气好重,远远的站着,都能感觉凌厉的杀气。这景好美,影好俏。煞气从何而来?对了,这是剑灵宫弟子身上特有的气质。

    数千万年前,灵族为寻找适合高境界修炼地,从圣域入侵到灵域,开疆扩土,四处征战,打破了灵域原有的平衡。

    灵剑宫,就是灵族建立的第一个灵地。之后相继建立中天、月明、景寒、玉池、忘情等二十八座灵地。然而好景不长,异域修者在乾坤山结盟,与灵族开战,千万年血战之后,十座灵地相继被攻破,灵源被异域封印,至今不知下落。

    为了保存灵族根基,灵族与异族在乾坤山结盟,息去兵戈,同时接受三件辱约:

    其一,灵族放弃术法研究,专修异族术法,化血为境。绝了百家术法争鸣之势。

    其二,灵族放弃灵兵铸造,专修异族战尊,化尊为术。绝了灵兵修炼之源。

    其三,灵剑宫可以铸造灵兵,灵兵出炉,必须送异族保管,绝了灵兵铸造之源。

    乾坤之约后,灵族失去了强势,至今一蹶不振,也与异族相安数千万年。

    灵族中总有一些害群之马,不甘堕落。辱约结盟之后,灵剑宫内乱,一大批精英出走。不久后,灵域出现又一座灵地,名为剑灵宫,此灵地,修炼灵族术法,铸造灵族兵器,专与灵剑宫和异族抗争,被灵族称之为判军,四处捕杀,却找不到灵地在何处。

    景寒宫等十八大灵地表面上屈从灵剑宫,暗地里与剑灵宫也有勾结,两边谁也不得罪,也更不想得罪异族。

    “荏阜主”。钝钧转过身,微笑的盈盈一拜。

    “哦!少主远来,荏某不能远迎,请见谅”。荏茁回过神来,还了礼。

    “阜主为景寒中坚,为抗击异族不拒生死,剑灵宫十分的敬佩”。钝钧带着荷香,轻盈的遁到池边。

    “少主过奖,守护灵族,我等职责所在”。

    “那好,剑灵宫想知道,景寒宫和望天城此战的意向”。钝钧眯起媚眼,盯着荏茁的脸。

    荏茁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他明白少主的意思,可是战与和,不是他说了算,如今栖月阜之所能挡住异域,完是景寒宫和望天城、川云城、无量城等灵族灵地和城池的支持,否则早就被洗劫了。

    “少主,景寒宫和望天城主战,和意还没有”。

    钝钧点点头。“好,请阜主接令”。

    荏茁没有丝毫疑惑,单膝跪在空域,双手平伸。“请少主昭示”。

    钝钧拿出“三剑令牌”。“宫主谕:如战,剑灵宫弟子可助一臂之力,灵兵入主灵阜”。

    荏茁接过“三剑令”,冰寒到心尖。他明白灵兵入主灵阜的意义。“请少主放心,本阜不负宫主厚望”。

    “请起,阜主,剑灵宫弟子驻扎在栖坛峰”。

    “请少主放心,如没有别的事,在下回阜中指挥战事”。荏茁放好“三剑令”,起身告辞。

    “阜主请”。

    荏茁回礼后,遁入黑墨的夜色中。

    晨露微亮时,荏茁披风踏雾落到阜前。仰头看着淡青色的天空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不知不觉得叹了口气。

    “阜主,灵剑宫特使到”。干将站在阜门前,灵识道。

    “问我去了何处”?荏茁警惕灵识。

    “问了,我说你去巡查防务”。

    “嗯”!

    荏茁快步进了阜门,急速来到灵亭前。

    “灵父,你可回来了,那个特使太牛了,就差砸碟砸碗了”。荏苒火气燎燎的,咬着嘴唇,看样子恨的不得了。

    荏茁早就想到了,这么大的事,不论是剑灵宫,还是灵剑宫都会来人。他夹在缝隙里,两面人都不好做。

    “特使,在下荏茁,栖月阜阜主,望天城副城主”。荏茁进了亭内,急忙行大礼。

    眼前,是一位银甲灵士,拉着长脸,背着手,在亭内来回的踱着步。看到荏茁进来,慢慢的侧过头,刀子般的眼神盯着荏茁的眼睛。

    “荏阜主,吃里扒外的事可做不得”。

    荏茁应声是。“特使放心,异族是异族,灵族是灵族,我分得清楚”。

    “好,本特使来,是传灵剑宫宫主令”。

    荏茁急忙跪在空域。

    “宫主谕:灵族以防御为主,不得伤两族盟约。灵剑宫适时与魔虫族谈判,此间如有大的干戈,以退为攻,不得杀戮”。

    “请特使放心,我族已经退守栖林峰”。

    “嗯!灵域灵气凝重,它们坚持不了多久。不知,景寒宫和望天城是何意”?特使眯着眼睛,瞄着荏茁。

    “特使,景寒宫和望天城有历练弟子之意”。

    “不可,历练之事,按约而行,不可参与战事内,明日所有弟子遣回”。灵士一听,厉声呵斥。

    荏茁面现难色。“特使,制约本阜弟子,我有十层把握,景寒宫、望天城弟子在下无能为力”。

    “不用你管了,有人会去处理”。

    “是,特使还有何吩咐”。荏茁心里一阵暗骂。

    灵剑宫太他妈的不是东西,景寒宫、望天城弟子都走了,就栖月阜这点弟子还防个屁呀!异族一阵虫潮,就他妈包饺子了。

    “下去吧”!

    荏茁退出了灵亭,阴着脸向另一座亭影走去。

    荏苒走了过来,见到灵父脸色不好,没敢多问,乖巧的跟在后面。

    “叫干将来”。

    荏茁进了灵亭,一拳将空中夜晶灯砸碎,气呼呼的坐在黑暗中。

    干将和荏苒进了亭域,眼前一摸黑,竟然看不到阜主坐在哪里。

    等了许久,黑暗里长出一口气。“干将,通知弟子防范景寒宫和望天城撤兵,一旦有迹象,本阜弟子撤向泌源城”。

    嘶!干将吸口气,立即明白,阜主这是要保存实力,要打包跑路呀!看了看黑洞洞亭域,无耐的退了出去。

    “荏苒通知问铭、简雨、霸天收拾细软,准备弃阜”。

    荏苒张张小嘴,只好应了声。灵父经营栖月阜数万年,经历大大小小虫潮不计其数,这次战事并无败象,怎么就要撤了。摇摇头,虽然不知其理,定与灵剑宫特使有关,狠狠的咬咬牙,转身出了灵亭。

    荏茁背靠着宝座,整个人都窝到里面,拄着头,默不作声。

    灵剑宫势大,异族势更大,他都得罪不起。剑灵宫!唉!他真想与其合作,但是没了景寒宫、望天城和各大城池的支持,剑灵宫能挡得住吗?灵族呀!荏茁狠狠的抓着头发,扯断了几根白发。

    咣当!一道黑影摔进了亭域。

    一股子血气喷入荏茁鼻息。腾!荏茁跳了起来,伸手抓住黑影拉到身前。“问铭发生何事”。

    “师—傅—,景寒宫、望天城都撤了,异族大军杀过来了”。问铭吐着血气,咕咕的说完。

    不好,荏茁这才想起,他光生气了,关闭了战图和灵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