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可怖栖坛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84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呜—呜—,灵亭被一阵呼啸的狂风掀去亭顶。

    荏茁站在漫空的血尘里,整个灵阜沸腾了;枯草落叶满天飞舞,血尘蒙蒙,混沌一片,简直分辨不出何处是天,何处是地了。

    团团血光在阜外爆开,惊呼声此起彼伏。

    霸天等弟子遁近灵亭。“阜主,我们被包围了”。

    战襟在寒心刺骨的山风里颤栗,荏茁的心崩溃到了极点。景寒宫、望天城太狠了,完不顾散灵们的死活,关键的时刻他们竟然像狗一样被踢开。

    “杀向栖坛峰”。

    众灵老、弟子大惊失色。“栖坛峰”地处灵地边缘,为何不向望天城方向撤。

    见阜主冲出灵阜,没有时间再犹豫,众灵凝盾攻入虫潮中。

    黑压压的血阵被撕开数道裂口,呼啦!又合并到一起,栖月阜被狂卷的虫潮吞没了。

    战图前,数十位魔虫老凝目战团。没想到,灵族突然变得这么弱。虫族大军顷刻间撕开栖林峰防御,瞬间攻杀到了栖月阜。

    “几位魔虫老挡住那几处的灵族灵玄,尽数灭杀化血境灵者”。

    虫族虫祖们都明白,自从灵族修炼异族术法后,化身已经失去了作用,只能化血还魂。百年内只能凝炼一滴凝血真元,本体被灭杀,百年只有一次化血还魂的机会。每次血战之后,没有灵者再敢加入战团,只能望风而逃。

    魔邪冲杀在混乱的战团中,捻过一颗真元,摇摇头。这些凝血真元,他根本就看不上眼,血灵太弱,血识一般,一颗古血能顶上百颗。

    斩杀了几个不知死活的灵者后,魔邪对这些灵者不感兴趣了,站在旋风怒号的战团中,凝视着千里内的灵者。

    “咦”!魔邪的眼神亮了,呼啸声涌起,蛮横的撞开挡路的虫者、灵者。

    一息间,魔邪挡住一队冲杀的灵族战队。

    数位灵玄形成半弧挡住围来的虫者,留下正面半个空域。

    “特使又来了只送死的”。泰阿呵呵的喊着。

    一位银甲灵士半眯着眼睛,看着闯进千丈内的魔虫士。虫瀑袭击了栖月阜,身为灵剑宫的特使,竟然没跑了,被围困住。不过,一路杀来,很少有虫者敢挡住他们,碰上的都是倒霉的。

    战尊化成两道寒光,飞斩魔虫士眉心。

    魔邪站在空中,被眼前的阵势吓了一跳。没想到,遇到这么可怖的战队。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啪!骷髅弓连响两声,两道异彩骷髅箭消失在空域。

    铛!响了声脆音。银甲灵士愣在空中,看看手中的战尊,穿出豆大的窟窿。伸手摸了下胸前的战甲,眼白一翻。爆成一股血烟。

    泰阿持着厚重的战盾,嗵!砸在地上,挣扎两下身子,血烟化成血珠。

    “啊”!灵玄们一声惊呼。“守住真元”。

    喊晚了,魔邪捻住凝血真元。啪啪啪!接连射出三箭,逼退冲来的灵玄,身形一闪遁入虫潮里。

    众灵玄被震得连连后退,愣了下。怎么可能,一只化血境魔虫士竟然有这般的战力。

    “愣着干什么,少主就这么一颗凝血真元”。

    众灵玄听到撕心裂肺的喊声如梦方醒。“少主接此特使任务前,在血灵城化血还魂一次”。

    嗡!众灵玄的脑袋大了。持着麻木的战尊冲入虫潮。

    魔邪在虫潮中冲出数千里,捻着凝血真元呵呵的笑着。这两颗还不错,有那么点意思。

    数团血光在眼前的山域爆开,劲风吹得魔邪后退数步。

    呵呵呵!虫潮边缘还有这么血腥的战事。魔影一闪,魔邪站在山巅巨石上,低首看向山腰处的空域。

    数千灵者被魔虫大军围困在山下。一位老灵士正与魔陀斗法。

    空域嗡嗡的抖着,奇异的变着形状。没有战影灵台挡住术法,这片山域早就炸成平地了。

    “一......二......”。魔邪灵识落到数千灵者战队,竟然真找到了两个满意的血元。

    灵族灵玄级的灵者太多了,二灵就混在其中。魔邪舔舔嘴唇,眼睛都红了。

    魔邪琢磨着怎么能猎杀二灵。突然,身后遁出数十位灵玄。见过魔邪背影二话不说,战尊扑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呵呵呵!好机会。魔邪未接战尊,一闪遁向数百里外的虫族大阵。

    噗噗!血光飞渐。魔虫族大阵乱了起来。

    魔邪那管那么多,灵族、魔虫族两族对峙不过百里。没等灵族看清怎么回事。

    血影凝着血气扑向灵族,接着是飞来的十几道灵尊。

    众灵祖发现,血影并不可怕,没有半点威胁,只是在逃命,可怖的是血影身后的十几道灵尊。

    嗖嗖嗖!众灵打出战尊,却放过血影。轰隆!两侧灵玄被震飞。留下数千没有反应过来的化血境灵者。

    魔邪嘴角微挑,急速中拉开骷髅弓,啪啪!两道骷髅光射向灵族。

    众灵者推出战盾,魔邪已经进入灵群里。捻住血珠,战盾挡在身前,反手抱住一位灵女细腰,遁入魔虫族战队。

    战盾抖出爆光,魔邪抱着灵女跌了跟头,消失在战团里。

    这下,两族战队乱了。血光冲天,混战在一起。

    魔邪冲出战团,抱着灵女头也不回的遁出数千里。荏苒清醒过来,挣扎的想逃遁。符光点中荏苒眉心,嘤的一声晕死过去。

    “奇怪了,为何那位灵士明明爆了,怎么没有凝血真元”。

    站在栖坛峰空域,魔邪看着手中的血珠,竟然只有一颗。

    唰!一道红光凌空刺来。魔邪眼神大变,凝遁挡住后,连退数步。

    “钝钧”!

    魔邪急忙将荏苒移到身后。

    “放了灵女,留下凝血真元”。钝钧手持虚影赤日走出空域。

    魔邪摇摇头。“钝灵友,灵女可以,真元即然到手没有留下的道理”。

    钝钧凤目高挑。灵女她不认识,但真元的血气,她太熟悉了。“不行,必须留下凝血真元,否则赤日无情”。

    魔邪呵呵的狞笑。这灵女真不知天高地厚,他之所以不与她一般见识。一个是因为这灵女长得确实不错,另一个是因为赤日有种熟悉的气息。

    “钝钧不要放他走”。身后转来洪钟般的声音。

    魔邪惊大了眼睛,呵呵!竟然是那个爆体的老灵士,他竟然还敢追来。

    “干将爷爷是您”!钝钧惊喜万分,捂嘴惊呼道。

    “我晕,两人认识”。魔邪让了一步,没走,瞪着大眼睛看着一老一少。

    “是我,钝钧,那位灵女是荏茁之女荏苒,不能落到魔虫族手里。那颗真元是夏禹的凝血真元,是最后一颗”。干将指着魔虫士,眼里喷着怒火。

    “放下”。赤日凝出两道心影红光。

    魔邪凝盾挡在身前,呵呵的笑道:“钝钧好商量,放下可以,你总得有点表示吧”!

    钝钧和干将都愣了下,被魔虫士的话吓了一跳。不能吧!这魔虫脑子被挤了。

    “你要什么”?

    “这个......”?魔邪被问住了,他就是随口说说,也没想出来要什么。

    “我要你......”。

    两片桃花瓣飞贴在钝钧的腮上,两颊排红到耳根,忽而眼睛又放了异样的光。

    “呵呵呵,我还没想好”。魔邪放下灵女,轻轻将凝血真元弹向钝钧。

    “等我想好了再找你”。青光一闪,魔邪逃的无影无踪。

    干将眼睛直化魂,美女就是美女。这么凶狠的魔虫士竟然也动了心。

    “干将爷爷,你想什么哪”?

    “哦!哦!这魔虫心怀鬼胎,不可不防”。干将莫名其妙的说着,遁到荏苒身边,又傻了眼。

    “怎么了”?钝钧涨红着脸,低着头,瞥了一眼远处空域。

    “荏少主被魔虫封印了”。

    钝钧遁近,果然荏苒面堂成黑色。“好怪的手法,不对,这是毒”?

    干将也看了出来。

    远域数十位灵者遁来,荏茁汗淋淋的来到近前。“苒儿”。

    “阜主,是钝钧救下的苒少主”。干将急忙介绍。

    “多谢少主”。荏茁抱起荏苒,脸色大变。

    钝钧走近,查看着荏苒的伤势,吸口冷气。“这毒......”?

    “荏阜主,宫内有奇医可解此毒”?

    荏茁抬起头,荏苒这孩子多磨多难。不久前刚刚灵鹊子救了,这又中了奇毒。

    “有劳钧少主”。

    “客气了,荏阜主是灵域栋梁,剑灵宫能相助求之不得,请”。钝钧转身向栖坛峰遁去。

    荏茁摆摆手,众灵玄和弟子们默默的跟着。转眼消失在山间云雾里。

    千里外,栖屏山上。魔邪远远望着神秘的远山。

    这座栖坛峰好怪,那来的这么多的可怖灵者。刚才,魔邪之所以会老老实实交出真元和灵女,不是因为钝钧,而是因为那座山峰里有恐怖的存在,气息压迫的令他无法呼吸。

    凝神看了会儿,实在想不明白。魔邪又没有胆量去查看。呵呵两声,遁向栖月阜

    “魔邪兄,我可找到你了”。魔邪刚到阜外,血魁急匆匆的遁来。

    “什么事”?魔邪笑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魔虫老找你”。血魁鬼秘的笑道。

    “找我......”?魔邪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这次又没有和族群同进同退,又跑边了。脑袋嗡的一下乱了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