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爆血山洞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3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怀揣着胆怯和紧张,魔邪跟着血魁进了栖月阜。

    灵亭破败,看不出一丝的灵性。数位魔虫老站在亭子外,脸上没有半丝表情。

    “见过族老”。

    “你是魔邪”。魔虫老冷冰冰的问道。

    魔邪一愣,真能装,都见过数次面了,有必要吗?“是,族老”。

    魔虫老上下审视,许久才问道:“是你,斩杀了灵族特使,把凝血真元交出来吧”!

    魔邪并不意外,只是不知族老说的是谁。“不知族老说的是那位”。

    “数位灵玄保护的银甲灵士”。

    “是他......”。魔邪想起那位牛得要上天的灵士,慢慢的点点头,取出真元,双手奉上。

    “恩!不错,你为异族立了大功,我等已经报给魔虫主,不日即有赏赐”。

    魔邪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微微变化。“族老,如无大事,本虫下去了”。

    “嗯”!

    魔邪出了灵阜,心里异常的忐忑。这次参加魔虫族征伐灵域,事出有因。如果能消去刑印,他早就想办法逃出去了。

    如今,魔邪不敢再等下去,族老真要报给魔虫主,他的好日子也混到头了。

    趁着夜色,魔邪遁向栖月峰。那日到栖月峰时,见到奇峰矗立,迷洞万千,是隐身修炼绝好的选择。

    咔嚓!一道黑光从涧间谷地掠过,虫鸣声尖远回荡。

    魔邪站在谷外愣了下,这黑光好熟悉。“难道是她,她不是去了血灵谷了吗”?

    青光一闪,魔邪遁入谷地。

    一条巨大的瀑布挂在眼前,犹如一条白龙从天而降。水汽扑面而来。

    瀑布外站着数位虫者,挥动着尖螯,吃惊得看着瀑布。

    腾腾的水雾,凝着浓重的血气,几颗血珠飘在血水里,时沉时浮,漂忽不定。

    “灵女,我知道你在这里,滚出来”。虫者叫嚣着,却不敢靠近瀑布。

    “谁在抢我的血奴”。空中传来冰冷的声音。

    虫者转过头,看到一位魔虫士站在雾空中。

    “魔虫族”?早就听说魔虫族在征伐灵地,怎么还有魔虫者这么闲着。“见过魔虫友”。

    魔邪面无表情的遁来,挡在瀑布前。“嗯!各位虫友,此地,是我修炼之所,都请退吧”!

    虫者相互看着,心里怪怪的。此地明明的灵女化血还魂之所,怎么是魔虫士修炼的地方,这是明抢呀!

    一只虫者灵识下。“看他的额头”。

    众虫眼神微变。这是只邪魔,只有这样的魔虫者才会逃到灵域,躲避本族的追杀。

    “告辞”!众虫不敢惹邪魔,谁都知道这种魔虫杀人不眨眼。收了凝血真元,瞪眼瀑布愤然的遁空离去。

    “不送”。

    魔邪等众虫离开峰域,回身看着瀑布。

    水瀑后隐藏着不起眼的山洞,没有浓重凝血之气,谁都不会发现瀑内的洞口。

    灵域各族以化血为境,凝结真元。每次真身爆体,在当年化血之地必藏有本源种血,再次修炼数月即可化成真身。

    化血凝身时,是修者最弱的时候,要用同境血源滋养本源。因此,在化血之地藏有修者收集的血源,供化血还魂用。

    这灵女太大意了,化血还魂没在封印之地,血气必然会外泄。在可是作死的节奏。

    水瀑洞内,晶泡罩着一小滩精血,中心闪烁着血光。每次闪动,爆出一道虚影。活脱脱的就是秦姬影像。

    每一次虚影爆开,精血向中心的真元聚去,渐渐的少了点。空中的虚影变得更加的清晰。

    血光落去,血雾从虚影向上腾起,渐渐的漫出晶罩,淡淡的血气飘向洞口。水花落下,依旧挡不住血气向外弥漫。

    经过水洗的血气极淡,但在魔邪嗅来,这已经浓到了可怕的地步。

    “真是个傻女人”。魔邪摇摇头,虽然没有化血还魂过,不知道还魂是怎么样的,不过在这穷山僻壤里做这么危险的事,这灵女脑子缺了不少的弦。

    魔邪环视四域,选择了一块光滑的大石头,盘膝坐下,取出古血珠,含入口中。

    血气从头顶升起,瞬间弥漫了水域。

    栖月阜,众魔老凝视着战图。经过几场大战,望天城外围的灵阜被清理的所剩无几,有些灵阜过于隐蔽,魔虫族一时还找不到藏身之所。

    是继续肃清灵阜,还是进攻望天城。众魔虫老举旗不定,必竟还没有族主明谕,魔虫老们不敢轻易的进攻灵族重城。这里猫腻谁都不好说。

    阜空雾气微动,数位魔虫者出现空中。

    众魔虫老见到来人,立即起身,喜形于色,上前见礼。“魔姑远来,未呈远迎请见谅”。

    魔姑微微的点头。“那只有功的魔虫士在何处”?

    魔虫老以为魔姑是来传谕的,原来是为了这事。“血魁去找魔邪”。

    血魁咧咧嘴,还找什么呀!他都找了一个月了,那还有魔邪的影子,八成是化血还魂了。

    “魔虫老,魔邪失踪月余日了”。

    嗯!魔虫老看着魔姑尴尬着低下头。“魔姑是我等失职,未保护好魔邪”。

    魔姑撇着嘴暗自好笑。取出灵轴,哗啦抖开。“是此邪魔吗”?

    “邪魔”?众魔虫老吓得寒战连连,看眼灵轴上的画像,脸都变成了苦瓜,汗滴子哒哒的流了下来。“是......是,正是此邪魔”。

    “哼!你们放走族主钦点邪魔......”。没等魔姑说完,众魔虫老吓得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罪虫知错......罪虫知错......”。

    魔姑一阵无语,这只邪魔精的很,能混到族主眼皮底下也不为怪。“去,做你们事,族主自有处罚”。

    众魔虫老战战兢兢的起身,汗都透了战甲。

    “魔虫老听族人说,有人在栖月峰见过此虫”。

    栖月峰!魔姑眼神变了变,一闪消失在空域。

    啪!一个耳光飞去,说话的虫士飞了出去。“废物!为何不早说”。

    浓重的大雾弥漫在天地之间,相对平静的雾海滚动着,满山满谷是乳白色的雾气,吞没了山间的一切。

    魔姑站在山域外,看着浓重的雾气。这雾太大了,邪魔藏在其中,根本无法窥视,如果能突破炼识境,这点浓度挡不住其灵识。

    熠血魔轮飞旋在空中,魔姑不敢大意。邪魔的骷髅弓威力不小,这么大雾,防不胜防呀!

    遁行数步,一道虚影光藤从雾中无声无息的伸来,慢慢的接近魔姑后心,她竟然没有半点的察觉。

    虚影一闪,又消失了。魔姑侧头凝识,什么也没有发现,这雾大的出奇,耳边似有百啭千声的雾鸣,却看不到雾气在动。每走一步,带寒意的浓雾不时扑在脸上,掠过身旁。

    又一道虚影光藤伸出浓雾,渐渐的伸出数条触须。魔姑眼神闪过淡影,灵识一动,战盾分出数道盾影。

    噗噗噗!盾面烟雾腾起,盾甲被硬生生的穿出数个洞。魔姑一声惊鸣,被光藤抽出雾域。哇......噗!数口鲜血喷出丈许,一屁股坐在空域。

    数位刚刚赶到的魔玄老吓得面无土色,急忙扶起魔姑,向后急退。

    “小......心......别......进......”。魔姑一口气没喘过来,憋得脸色发紫。

    众魔玄老凝视着平静的雾峰,并未看出有何异象。

    “看......看......,回......回......”。

    “魔姑,我等明白”。魔玄老留下两只,其它扶着魔姑遁向魔虫族大营。

    魔邪站在大卵石上,手心捏了一把汗,刚才太危险了。急中生智放出吸了古血的乾坤藤,击伤了魔姑。不然,那可就废废了。

    秦姬化血还魂已经到了尾声,只要等到天明,应该可以还魂。可是......?

    魔邪心里又没了底,如果魔姑再杀回来怎么办?嗖!乾坤藤落入手心,黑光一闪,魔邪遁出栖月峰。

    两只魔玄老瞪着贼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山域。魔姑境界高出二魔数阶,竟然在雾中伤成了这样,这雾到底有多恐怖。

    突然,雾气微淡,一道黑影飞出雾域。

    “啊”!两只受了惊的魔玄老转头就跑,根本不看遁出的是何物。

    “我拷”!魔邪瞪大了眼睛,还想着出来与魔玄老决战。谁想到竟然逃了。

    无耐,魔邪只好遁回瀑布前。

    “秦灵友,外面有大虫者,此地不可久留,我送你到安之处,如何”?等了几息,洞域无声,血气依在。

    魔邪之所以轻易不敢进入洞域,完是被那道可怖的黑光镇住。黑光是何兵?他不知道,威力绝对不在骷髅弓之下。

    又等了一会儿,魔邪不敢再等。说不准何时魔姑就会回来。唰!骷髅盾挡在身前,小心的向瀑布前遁去。

    接近瀑布,黑光没有出现。高悬的心落了点,魔邪还是不敢大意,挑开水帘遁到洞口前。

    阵阵的血气扑鼻而来,魔邪长出口气,还好!灵女没有问题。骷髅盾飞入洞域,伸着耳朵听了许久,魔邪才敢进入。

    洞域内,血盘中的精血已经消失。石床上斜斜的躺着一位灵纱半透的灵女。

    魔邪眼睛瞪了下,急忙捂住脸。鼻子鼓了鼓,差点喷出血来。灵女的玉体,他第一次见到,至少是记忆里的第一次。太美了!

    细腻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样的皮肤衬着透明白纱,**露出雪白晶莹、柔若无骨的玉滑双腿,一段白皙粉嫩的小腰和平坦的没有一丝脂肪的小腹,一双饱满坚挺的怒耸玉峰和惹隐惹现的峰晕。迷人的韵味,简直让魔邪闭着眼睛都混身燥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