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危及望天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唰!魔邪取出战甲穿在秦姬身上,颤抖的伸出手,又缩了回来,搓着手打了个寒战,心中的野火才熄去不少。

    秦姬红粉的眼皮动了动,混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当魔虫士冲进山洞时,她想驱动“吞雷神刺”,根本就做不到,羞的想找个石缝钻进去。除了莫邪,谁见过她穿的这么少!

    抱起秦姬,没感觉到战甲的硬度,软软柔柔的带着腻手的温度。嘶!是一缕香,说不出是什么香气,不薰鼻,凝着温情的遐意。

    魔邪的手紧了紧,灵识一遍,没有跑光地方,急速遁入雾中。

    “带我去哪里”?秦姬想挣扎,灵识温养未成,无法支配灵体。

    “别动,送你去更安的地方”。魔邪的声音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秦姬被一种莫名的温暖包围,软软的依偎着,脑子里迷迷糊糊,感觉这就是数千前那个怀抱,那一抱,抱得她千年迷恋。

    她的眼神里,是那张并不英俊的脸,飘着一缕长髯。马蹄声哒哒的回荡在耳边,她想伸手摘下那张面具,却没有一丝的力气。

    “你是莫邪,还是魔邪”?秦姬糊里糊涂的问着。

    魔邪急速遁行,他感应到了危险的临近,没有心思考虑秦姬问的是什么。“都是......”。

    秦姬的身子紧了紧。不用魔邪抱着,柔柔的贴在怀里。

    清新如炬的晨光里,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一位灵女站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

    魔邪停住遁光,看着若即若离影子。没错,是她。

    “钝钧,请收下她”。

    钝钧站在山巅,看着挥汗如雨的魔虫士。“死虫子从哪儿又摞个灵女”?

    剑灵宫有严格的规定,入宫必须检查灵源。这个灵女她并不认识,没有理由带她进栖坛峰。

    “大胆孽虫,又欺我灵族”。钝钧一声断呵,赤日虚光点向空域。

    “拜托了”。魔邪轻轻将秦姬送出,转身向另一域遁去。

    钝钧急忙收了赤日,接住飞来的灵女。

    “哎!你想死呀”!钝钧对着空域骂了句,魔虫士早没了影子。

    魔邪那还敢有丝毫的停留,一缕强大的灵识压迫来,几乎令他无法抗拒。

    千里过后,魔邪停在淡墨的晨光中。他不用再跑了,也跑不掉了。可怖的灵识已经让他无路可逃。

    紫纱魔虫女抿着嘴,笑吟吟的走了过来,斜眼瞅着魔邪,嘴角边那粒细细的黑痣,增添几分俏媚。

    “怎么不跑了”。

    魔邪擦着汗水,热气从衣口处缕缕的升起。“跑不过你的细腿”。

    “哦!我的腿细吗?近来好像又粗了”。细长、白嫩、丰腴的腿伸出战裙,摆弄两下风姿。

    魔邪真想吐,又吐不出来。没好气问道:“是粗了,回家炼,你追我干什么”?

    “我追你了吗?是你见我就跑,还抱着灵族女子,魔虫女子都看不上眼吗”?魔虫女瞪着杏目,怒气冲冲的盯着魔邪。

    这是那壶和那壶呀!魔邪阵阵苦笑。“魔虫祖倾国倾城倾灵域,是魔虫族巾帼精英,异族翘楚佳人,征伐过后,族孙定登门谢罪”!

    “站住,嘴甜就想走吗”?魔虫女喊住魔邪。“别想溜,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就凭你的嘴,或许,我还能救你,不然,现在我就废了你”。

    魔邪知道今天在劫难逃。“族孙愿追随左右”。

    “哼!算你聪明”。魔虫女不再理魔邪,扭着细腰屁股慢慢向望天城遁去。

    魔邪阴沉着脸,心里说了千百个“完了”。今天落到这个可怖大魔虫女手里,逃的心思就不要想了。

    望天城外,黑沉沉的,一阵北风吹来,乌青雾气漫上城墙。拌着一道闪电,雾气被劈开,随着狂风卷向远处的山峰。

    城门已经关闭,只有城上的点点晶灯,在黑色的夜幕里摇晃着鬼魅的影子。

    晕雾滚起,霹雳的闪电中,站立着披发鬼影,身后的黑光里隐匿着可怖的虫体。

    豆大的星光从城墙上落下来,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斜飞。金甲灵士踏着流光,站在鬼影的对面。

    “宛月哪”?细嫩的声音响起。

    “魔娇,是战是和的事找我即可”。灵士冰冷的回道。

    “你能代表灵剑宫”?魔娇的脸凝着俏媚的讥笑。

    “我只代表望天城,灵剑宫的事可以找灵剑宫”。霞远心里明白,魔虫族想要什么,那东西望天城拿不出来。

    “这么说,没有谈的必要”。唰!魔影腾空而起,魔娇被霞远气得火气冲天,本想给望天城个机会,这个霞远太不识实务。

    “不错,侵我灵地,有谈的必要吗”?

    “放肆,灵族违约在先,欺我魔虫族,引起灾难,愿得了魔虫族吗”?魔娇一声娇呵,气得混身发抖,细柳腰姿蛇扭一般。

    “强词多理,要战,望天城奉陪,要和,等灵剑宫特使”。这些天霞远早憋了一肚子的火,他虽然看不起荏茁,但佩服他是条汉子,那个狗日的背后捅的刀子。莫名的招回望天城弟子,致使魔虫族大军直逼望天城下。

    “霞远,我喜欢你的性格,记住,城破时别遇到我”。

    “骚娘们,谁怕谁呀”!

    “你......”。魔娇气乐了。“好!好!走”!

    霞远站在黑暗中长出一口气,凝识看着魔娇的背景。嗯!那只魔虫士是谁,魔娇怎么会带只化血境小魔头。

    鎏光闪过,霞远踏着光环遁上城墙。

    “师哥,魔娇怎么会来”。宛月走了过来,小脸在晶光下显得异常的白。

    “嗯!不好办了,魔娇来了,如同九魂魔虫亲临,看来魔虫族主攻方向在此”。霞远心里乱成了麻,别看他刚才装硬气,那是为了灵族的面子。现在不同,说话是要讲实力的。魔娇凝魂境五阶,战力远在其上,他与宛月联手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回殿”。

    宛月、霞远带众灵玄默然的遁回望天殿,一路上,二灵没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众灵进了大殿,宛月坐在宝座上,一脸的愁容。

    众灵见城主无语,也不敢多言,静静的揣摩着。

    宛月不愁别的,望天城内大灵者不少,百年前,骷妖族血灵城开城,大灵者都去血灵谷,至今未归。魔虫族这时进犯灵地,钻了个大大的空子。真的打起来,小打小闹望天城不怕,灵宗级的动起手,这望天城只能丢了。

    霞远当然知道宛月担心什么,这事又不能说,一旦传出去,望天城必乱,怕是一天就都跑没了。

    “各位灵玄,按城主吩咐各司其职吧!飞鸿、乌恒、花达留下”。

    “是”。众灵玄凝着怪怪的眼神出了大殿。

    宛月抬起头,看向副城主飞鸿。“还有多少阜在战”。

    飞鸿苦笑的摇摇头。“栖月阜败后,二百七十八阜都逃遁了,进城两阜”。

    “这么少”?宛月惊问道。

    花达鼻子哼了声,心里压着火没发出来。暗骂道:“这就够多的了,你们出卖了栖月阜,谁还敢卖命”。

    “杀千刀的,那个灵剑宫的特使哪”?乌桓没有好气的问道。

    “早他妈跑了”。花达骂道。说心里话,望天城的事与他无关,他只想与宛月拉近乎,多换几颗血灵珠送给弟子修炼,娘的等了数百年,珠子没见到,人困在这了。

    “城主,剑灵宫的事......”?

    宛月抬手制止霞远的话。“望天城是灵剑宫附城,不要提剑灵宫的事”。

    霞远无语,防御?能防到灵剑宫与魔虫族谈和吗?

    “我回景寒宫探探虚实”。花达眼珠转了转,低声的说道。

    宛月等灵看向花达,这个老猾头,这是想溜呀!几人都知道,景寒宫也一样,大灵者都不在,自身都难保,帮不了望天城。

    花达看到三人的眼神怪怪的,呵呵两声。“我只是说说,有难同当,有难同当”。

    “乌桓,城内真元运出了多少”?

    “城主有十分之一,现在不敢运了”。乌桓面现难色,大战之前,运过数批,太多了,根本运不出去。

    “这么少”。宛月锁起眉头。

    霞远这个急呀!女人呀当不了城主,这都什么时候了,问那些没用的事干什么,商议御敌之策呀!急的火呲燎的,满嘴起大泡。

    “下令吧!死防死守”。

    花达等灵瞪瞪眼,挂了一脸的雾花。

    飞鸿、乌桓、花达出了望天殿,相互看了眼,无耐的苦笑。

    “到寒舍聊会”?花达笑呵呵的拉住乌桓。

    乌桓心领神会。“好好,听说你带来几位不错的弟子,我也想见见”。

    几息后,乌桓和花达进了一座大殿。一进殿域,乌桓愣了下。只见殿中坐着两位鱼者,面对面的下着泡泡棋。二灵进来,鱼士、鱼女头都没抬一下。

    花达笑笑,拉了下乌桓。“别惊动他们,那是彼人的贵客”。

    乌桓早有耳闻,听说这个花达神通广大,交际甚广。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花达神神秘秘把乌桓拉到一边。“坐,乌兄,我想问个事”。

    乌桓收回目光,怪怪的看着花达,这老猾头叫他来一定没好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