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梳女钝钧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845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血灵珠......”。

    晕!原来是这事,乌桓还以为什么大事,这么神秘。“那东西碰不得,当年‘百花亭’亭主就是因此被虫族所杀......”。

    “是这样......”?花达想起当年与之交情不错的百花亭主,他一直奇怪亭主的死因,原来如此。

    “你是说,望天城与虫族有勾结......”。

    乌桓心神一紧,知道刚才说漏了嘴。“谁说的,我没说过”。

    “哦!哦!对对没说过”。花达急忙变了调子,问了几问修炼的事。

    乌桓含糊答了几句,匆匆的告辞。

    金鳞背着手,笑呵呵的摆了过来。“怎么样,老花头”。

    “此地不能久留,今夜回景寒宫”。花达饶有深味的低吟。

    “老家伙,这是在玩什么”?

    血红的夕阳,在霞片中徐徐下沉,暮色从远山外暗暗袭来,蔷薇色的斜晖,像黑夜的魔手慢慢的向远天延伸。

    黑色的山林里,古旧的庭院在老态龙钟的榆钱树影下隐藏着苍黑的深赭。

    院内树影里,幽长的影子在黑暗中凝固,一动也不动。

    院外的大片黑翠欲滴的竹林,哗哗的响着,竹叶的清香凝固了空气。一道黑影出现在门前。

    “见过特使”。

    门前的黑影没有说话,信步走进院子。“准备的多少”。

    “二十万”。

    “这点,族主看上眼的”。黑影严厉的声音令气氛变得凝重。

    “这是最高的上限了”。低三下四的声音回道。

    “本源精血哪”?

    “这事关系太大,本灵做不了主”。

    “望天城,本虫也做不了主”。黑影转身离开,留下古院里愣愣的身影。

    滚滚黑云遮住了繁星,密集的鎏光从天空倾泻下。远处的天空出现一道道蛇形光影,巨大的轰隆声如同山崩地裂,大地被震得颤动起来。

    “异族攻城了”。

    望天城一片混乱,惊恐万状的灵者盯着天空交织的闪电,防御大阵上溅起一朵朵银色的光花,如烟如雾地笼罩着一切。

    “挡住,不要让虫族攻击大阵”。

    万计战尊飞上天空,光罩上的银光弱了,嗡鸣声不在刺耳。

    飞鸿长出了口气,还好防御大阵挡下第一波进攻。

    “副城主,为何不冲出去以攻代防”。

    “放肆!这是城主令,目的是消耗魔虫族的锐气”。飞鸿呵斥道,他何尝不想杀个痛快,无耐城主严令过。

    “对以逸代劳,看它能攻多久”。众灵者士气大振,凝术防御虫者每一次攻击。

    魔虫族攻击虽然凶猛,大部分攻击都被阻住,只有少部分落在防御大阵。这点破坏力不足已破开防御。

    飞鸿巡视后,满意的点点头。这么攻击下去百年千年都不会有效果。

    “副城主,城主询问战况”。一位弟子跪拜空中。

    “回城主,望天城固若金汤,百年无忧”。飞鸿声音有意的提高八度,捻着胡子呵呵的大笑。

    “这是城主令”。弟子将令牌高高的举起。

    飞鸿接过令牌,漫不经心的点开,眼神猛的亮起。“这就对了”。

    哗啦!合上令牌。“乌桓令各城门守卫出城,在防御大阵内抵近击杀虫族,要突然袭击”。

    乌桓扫眼防御大阵。望天城防御大阵如同大锅倒扣在城上空。防御光罩距离城墙有十里,这片空地足可以布下数万灵者。

    “是”。乌桓凝出三道光信,发送到三域光门。

    几息后,数十万弟子涌出城去,瞬间接近防御光罩。

    “放”。无数的战尊飞上空中,阴暗的夜空中亮光闪成一片,没来得急后退的虫者被撕裂的天空吞没,紧接着,“轰隆”声响彻整个天上人间,震耳欲聋声吓得人心惊跳。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天空,瓢泼似的血雨从天而降,像一片巨大的瀑布,从空中遮天盖地卷了过来。

    哗啦!防御光屏内的灵者乱成一片,顾不上收回战尊,蜂拥上空中,抢夺着漫天落下的虫血。

    “哈哈哈”!异族就是木脑袋,竟然敢临近攻击防御大阵。飞鸿仰天长笑,这个痛快。这次偷袭少说击杀上万虫者。

    “可惜了,血源掉到了防御大阵外”。乌桓连连叹惜,却挡不住心中的快意。

    “早晚都是灵族的,让那些花花草草也饱食一顿”。飞鸿说的那个豪气,背着手凝视着战果。

    黑压压的虫族退了一息,又黑压压的攻上来。

    “撤”!飞鸿一声令下,数万灵者退回城内。

    银光在防御大阵上爆开,整个城池颤栗起来,光罩上飞溅着蛇形的光纹。

    飞鸿脸色沉了沉,渐渐的缓和。望天城的防御大阵果然不错,如此凶猛的攻击都能挡下来。

    “乌桓适时再次攻击,我就不信,魔虫能接下几次”。

    离望天城最近的通灵山,悬崖峭壁,雄奇险幽。墨黑的崖岩上站着数位魔玄老,巨大的战图铺在身后的岩石上。

    “魔驼,这种打法是不是太愚蠢了”。

    “呵呵呵,灵族都这么想”。魔驼呵呵的笑道。这着还是跟魔邪学的,只是运用的不太自如。

    “你......,脑子让驴踢了”。几位魔玄老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心里暗骂,又不敢明说,必竟魔驼是攻城的总督虫。

    一道绿光出现在空域,众虫愣了下,急忙拜在空中。“见过魔宗”。

    “嗯!魔姑在何处”?

    魔驼等互看一眼。“魔宗,魔姑未来过阵前”。

    “嗯!战事如何”?

    “望天城内还有大灵者,我族久攻不下”。魔驼瞄到魔宗身后的魔邪,立即喜出望外。

    “你说的是防御大阵吗”?

    “是,魔宗,我族一时还拿不出更好的办法”。魔驼摇摇头,叹了口气,向魔邪挤着眼睛。

    魔邪瞪着黑眼仁,咧咧嘴。

    魔娇斜眼魔邪。“小子听说你有勇有谋,说说吧”!

    魔邪慵懒的走了两步,凝视会战图。两族你攻我退,你近我攻,玩着游戏。

    “魔祖,两种方法,一个是你亲自破阵,另一个是破了他的阵眼”。

    魔娇瞪了眼魔邪。心里骂道:“屁话”。

    以魔娇战力攻破防御大阵只是一技之间的事。如今两族只是化血境之间的打打杀杀,魔玄级都没有出手,她怎么会破了规矩。不过,这第二计有些意思。眼神瞥过魔邪,魔娇呵呵的乐了起来。

    “既然,你有勇有谋,这第二计由你来办,办好了,我保你重回魔虫族”。

    “我拷”!魔邪差点给自己一大嘴巴子。他是有意难为老家伙,死魔虫女竟然把球踢了回来。

    “嘶!魔祖,我只是说说,我进不去呀”!

    “这么说,你进了城就能破了阵眼”。魔娇心里呵呵两声,小家伙和我玩路子。

    “六层把握”。魔邪咬咬牙,我还真不信,你能把我扔进去。

    “好,如果不成,你就死在城中吧”!魔娇拿出一块令牌扔向魔邪。

    “这是......”。魔邪接在手中,眼神爆开了花。只见令牌山印着一座雄伟的山峰。

    刀削般的峰势拔地而起,上顶云天,危峰兀立,云雾缭绕期间,犹如一把利剑,耸立在云海之间。

    “拿着它,去罗浮崖”。又一道晶轴落在魔邪手里。

    魔邪握着令牌和晶轴,心里纳闷。老魔虫女就不怕他跑了。

    “是魔祖”。

    魔邪犹犹豫豫离开,想不出这老魔虫女玩的什么把戏。

    魔驼看着魔邪的背影,心里七上八下的。“魔宗,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集中所有魔玄,防御大阵破去,击杀城外所有灵者”。魔娇早已成竹在胸,娇声说道。

    魔驼锁着眉头。魔邪这是去送死,十有八九有去无回。

    月影西斜,树藤缠绕枝杈上。魔邪背靠着湿淋淋的树干,拄着下巴,盯着手中的令牌。

    他始终想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这么多的魔玄不用为何选择他?如果此令真能进入望天城,那不就等整个城的灵者命运都掌握在他的手里。这可是丧尽天良的事。

    一阵微风拂过,阵阵香气沁人心脾。

    魔邪跳了起来,将令牌揣进虫袋,闪身遁上空域。

    山谷清溪犹如玉喷珠溅,滴水击石。在月光下,一片流动着的水银,闪着银色的碎光,漂着黑色的发丝。

    黑发扬起,无数碎星洒满空域,哗啦啦的碎了一河的星光。黝黑的瞳影里凝着火星,狠狠的盯着遁来的黑影。

    这影子太熟了,近些日子就像挥之不去的魔爪,抓弄着她的心。

    “谢天谢地,你真在这里”。魔邪揉着鼻子憨笑着。

    钝钧梳着水淋淋的黑毛,瞥了眼空中的魔虫士,没答理他。不是看在他救过秦姬,还做了几件对灵族有利的事,早就挥剑斩了他的脑袋,剜了他的眼睛。

    魔邪张着嘴看着黑发下半截白花花的白肩,落了几滴水渍,慢慢的流下。竟然忘记了说下面话,痴痴的瞪着黑溜溜的眼睛。

    “魔虫族没有美女吗”?钝钧梳着秀发突然问道。

    “啊!......”。魔邪呵呵两声,有,很多,可是不知为何,只有看到灵女时他才如此的激动。也不对,被杀的灵女也有呀!说白了,魔邪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