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空灵殿宇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6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魔邪惊醒过来,看到灵士,吓了一跳。再看灵士的眼神,不对,钝钧的面纱不错呀!灵士竟然没看出他是魔虫士。

    众灵士脸色阴沉着,眼睛都冒了火。与灵妹相处千年,谁有过这样的机会,天杀的,死灵士想死呀!

    “愣什么”?钝钧狠狠的喊了声。

    魔邪向众灵士摆摆手,眉开眼笑的跟着钝钧进了栖坛峰。

    遁过数个山巅,魔邪大惊失色。这些山峰谷地里密麻麻的藏着无数灵者,这些灵者不用战尊,手持各色灵兵,严阵以待。嘶!灵族怎么会在这里安插了这么多的伏兵。一旦偷袭魔虫族,后果不堪想象。

    魔邪突然想起,那日他没有去栖月峰,是那个假魔虫女去的。原来假魔虫女放的迷幻阵,有意引开了他的视线。

    假魔虫女?魔邪倒吸口凉气,这里有更大的阴谋。他此时才想起,假魔虫女在栖阳峰偷袭他的事。

    “想什么哪?到了”。不起眼的山间谷地,立着一面光门,幽幽的在雾气中放着清光。

    “少主,这是......”?两位灵士挡住了钝钧,警惕的打量着魔邪。

    “一位挚友,想回望天城”。钝钧慢声细语,拉了拉魔邪战襟。

    “是......是......是是”。魔邪连忙向灵士见礼。

    “少主,望天城战事吃紧,殿主已经下令,不再增援”。灵士摇头道。

    “此人去望天城办要事,先让他进去,我会向殿主交代”。说着,钝钧拉着魔邪闯了过去。

    灵士想拦住,又不敢,只好互换个眼神。

    到了光门前。魔邪拿出晶信,拉过钝钧的手,轻轻的放入。灵识道:“我走后,再看”。

    清光漫天而起,魔邪被光环吞没。

    “不可放魔虫进入”。空中传来一声怒呵,灵光抓入光门,瞬间抽出。

    “魔虫”?护卫灵士大惊失色,怒目看向钝钧。

    “拿下”。长髯老灵士出现在空域,皱着眉,一股子怒火从眉间窜起。

    众灵士愣了愣,伸手按住钝钧。

    “殿主,我有要事禀报”。钝钧急忙喊道。

    “闭嘴,灵尊自会罚你”。长髯老灵士不给钝钧解释的机会,转身离去,数位灵士压着钝钧,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众灵来到重檐九脊大殿前,十根支天晶柱,雕刻着游动的巨龙,盘绕升腾,腾雾而飞。

    长髯老灵士向大殿深行一礼。“灵尊,钝钧叛逆灵族,引魔虫族入望天城”。

    嗵!钝钧跪在空中。

    “钝钧,你身为剑亭少主,为何知法犯法”。殿域传出幽长、威严的声音。

    “因此珠”。钝钧双手托着“血灵珠”,小脸神气的仰着。

    唰!“血灵珠”飞入殿内。许久才传来声音。“进来说话”。

    钝钧腾空而起,飘如仙子般飞入殿门。长髯老灵士和众灵者看着纤细的影子,眼睛都直了。入剑灵宫数千年,从来没有进过剑殿,更不用说见过殿主。

    钝钧眼前盛放着大片大片的金色花朵,就像一颗颗金色的星星躲在碧绿的叶片之间,璀璨夺目,流光溢彩,妖艳得仿佛可以夺去人的呼吸。

    灵识凝聚,钝钧从幻象中清醒过来,人已经站在宽敞的大殿内,四角立着晶白玉柱,金光雕成地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地绽放,青色地纱帘随风而漾,淡淡的香气化影飞在殿空,变幻着花影香姿。如果钝钧窥视觉神识稍弱,必会迷失在花影幻境里。

    钝钧不敢再灵识,急忙跪在空域。“玄世孙见过剑祖”。

    殿内坐着一群灵者,男男女女的围着一位灵祖。灵祖只有淡淡的影子,看不清装饰,也看不清面容。手里捻一片真实的叶子,强烈的叶香沁人心脾。浓浓的令人陶醉。

    “为了这一颗‘血灵珠’,你送了一座灵城”。幽长的声音回荡在灵识内。

    数十道灵光聚集到钝钧身上。

    “剑祖息怒,玄世孙还有‘血灵珠’奉上”。钝钧取出灵袋双手举过手顶。

    灵袋消失在空中,众灵者惊得站了起来。

    “从何而来”。

    钝钧急忙把遇到魔虫士的事一一道来。听得众灵者大气都不敢喘了,谁都知道,惊天大事要发生了。

    “魔邪”?幽长的声音重复着名字。这“血灵珠”数百年前出现在“望天城”,不久又消失。如今突然出现这么多,还是在一只魔虫士手中。

    “他进了望天城”?

    “是,剑祖,走时,送我这枚晶信”。钝钧未看信中的内容,为了证明她的清白,将晶信送上。

    剑祖捻过晶信,按在眉心,瞳孔缩了缩。

    “来人,赐钝钧剑殿少主令牌”。

    周围众弟子急忙站起身,数千万年来,剑殿少主只有千位,数万年才有一位剑殿少主。剑祖突然赐钝钧这么高的位置,可以说,在剑灵宫内已经是百位殿少主中最年青的一位。

    钝钧也傻了。她不过是剑亭少主,这一下升了数级,简直就是一步登天了。“剑祖,玄孙不敢担此重任”。

    “我说行,你就行。赐牌,来日回灵剑宫,为你加冕”。

    数位灵女托着晶盘上来。晶盘上放着一件战甲,一块令牌,一把佩剑。

    “少主”。

    钝钧飘乎乎的,腾云驾雾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明白这些事是怎么发生的。

    “别愣着了,快收了它,我还有要事交你”。

    钝钧接过令牌,指尖微痛,红光从手心爆开。唰!又缩了回去,一道纤影留在令牌上。身子一轻,银白战甲飞来,银光四射,殿域被银芒笼罩。飞剑一闪落在腰间,六尺长剑变成半尺多长的短剑。

    “钧儿,此剑为名为幻天,不要生死攸关之时,不可拔。‘幻天出,血影现,千骷万骨,只一剑’。可见此剑的血腥”。

    “是剑祖”。钝钧抚摸剑柄,五道血线从手指向手臂延伸,吓得她急忙放了手。

    剑祖轻轻笑过。“你的境界还不够,不能炼化幻天,所以不可轻碰。但见此剑者,如见本殿主,殿内灵尊以下弟子,均可号令”。

    “剑祖万万不可”。钝钧吓得急忙跪下。这剑血腥不说,太尊贵了。哪是她这种乳臭未干的毛丫头所能佩戴的。

    “拿着吧!我相信,我没有看走眼。万年之后,你将是本殿之主”。

    这把钝钧吓得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剑祖说的太吓人了,句句都像晴天霹雳,头发都嗡鸣了。

    “见过少主”。殿内众灵者悉数跪下。

    钝钧吓毛了,跪着伸手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站起来,你是剑殿少主”。剑祖威严的说道。

    钝钧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殿内弟子,灵玄、灵宗数十位都跪在空中。“这......这......,各位请起”。

    “谢少主”。众灵者站起身,竟然没有半点不爽,恭敬的看着钝钧。

    “这就对了。都退下吧!我与少主有事商谈”。剑祖摆摆手,众弟子低首退出大殿。

    “剑祖”。钝钧想跪拜。

    “过来,坐”。幻影手指点着身边的石尊。

    钝钧走到近前,轻盈的坐下。

    “此信,你没有看”。

    钝钧一愣,急忙点头。“玄世孙不知是何内容,所以未看”。

    “嗯!你看看”。剑祖将晶信递过来,小小晶信浮在透明的手指上,竟然没有掉下来。

    钝钧接过晶信,按在眉心。脸色大变,凝重的看向剑祖。

    剑祖点点头。“此事,交你去办。.......”。灵识飞闪,不知剑祖吩咐了什么。

    许久,钝钧站起身。“剑祖放心,玄世孙必完成此务”。

    “好!断剑子、无风子、兰陵子,你三宗保护少主”。

    三位灵宗现身殿内,深行大礼。“是,剑祖”。

    “去吧”!

    钝钧谢过后,在三位灵宗的簇拥下,走出剑殿。

    魔邪站在崇阁巍峨、层楼高起的殿宇间,眼前琳宫合抱,复道萦行,青松拂檐,玉栏绕砌。五座宫顶覆盖金瓦,气势非凡的挡在面前。

    魔邪没有想到,光门竟然将他传到身后的大殿里。殿宇看似宏伟,却空无一人。在殿内走了数圈,连个活物都没找到。

    走出大殿,前面又是五座殿宇,躲在幽深的绿叶之后。

    哒哒哒!魔邪沿着简陋粗糙的石路走去,分不清何处,盲目的走向另一座大殿。不远处是一个池塘,盛开着许多莲花,妖娆绽放的花儿和或卷或舒的莲叶幽然出水,圆润的水珠儿滚在碧绿的莲叶上,缓缓滑落到清澈的水面,荡漾起小小的涟漪。

    好幽静的院子,怎么没有一个灵者?都去城外了?魔邪咧咧嘴,他对自己的想法都产生怀疑。

    又过了几座大殿,魔邪傻了。这些大殿真的没灵者,虽然灵气浓郁,却空空如野。

    走到最后一座殿前,魔邪叹了口气。此殿再没人,只好回忘剑殿了。

    嘎!推开殿门,古老的尘灰落了下来。

    呼—呼—!魔邪吹着灰气,心里一落千尺。“此殿还是空的”。

    “小虫友,你在找什么”?慢悠悠的声音回荡在殿内。

    魔邪退了步,目光透过灰尘,落到殿空的灵影上。嘶!此影空灵,如烟如影。远远看去,像落在地上的影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