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栖阳相遇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你到望天城到底为何事”?灵女沉下了脸,眼神狠狠的盯着魔虫士。

    “我......我呀!这不是,为族人办点事”。魔邪收起“乾坤令”,急速的放入虫袋里。

    灵女早就看到了“乾坤令”,心里明白个大概,一直强压着怒火,几次动了动手指,想掐它的耳朵。

    魔邪无意见看到灵女微动的手指,只是瞬间的筋跳。他吓得直咧嘴,耳垂子嗡了两声。

    “骗人的计量不错呀”!

    “没......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魔邪竟然解释的十分慌张,生怕灵女不高兴。

    突然,殿域的灵气淡了。蒙面灵者们大惊失色。“防御大阵消失了”。

    众灵祖脸色变成了猪肝,飞身遁向光门。

    嗖嗖!二位灵宗挡住光门,望天城灵祖停遁身形,眼里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剑灵宫,你们想干什么”。

    灵女转过身。“各位灵祖不要着急,防御大阵是破了,城外弟子已经回到城内”。

    几位灵祖眼睛变暗了,闪耀一下,又变得漆黑。“谁下的命令”。

    “我”!灵女轻声回道。

    “你......,剑灵宫太霸道了吧”!一位灵祖气得眼冒金星,像被削了一棍。

    “我霸道,总比某些灵者与虫者勾结强吧!至少剑灵宫没有拿万千灵者的生死做交易”。灵女盯着魔邪,看都未看几位望天城灵祖。

    众灵祖脸红一阵白一阵,事到如今已经解释不清楚。不但让剑灵宫逮个正着,“血域之环”还落到灵女手中。

    魔邪这个郁闷,事情还没有谈拢,防御大阵怎么就破了。“各位,在下告辞了”。

    “魔虫友来了,为何急着走,不想看场好戏吗”?灵女笑盈盈的说道。

    “好呀!不行,不行,没时间,我要急着回去”。魔邪想留下,钝钧身后三位灵宗瞪着大眼睛,凶巴巴的。从进来那一刻起,那眼神要撕了它的架势,脸上冷风嗖嗖,阵阵生痛。

    灵女看着魔虫士怪异的眼神,心里明白个大概。不能怨三位灵祖,她的身份不能与异族过密的接触,殿主再三的叮嘱此事。看到了魔邪,心头一热,多聊了两句。这次,殿主巧设连环计,靠他了。不然,以魔虫族特使的身份,三位灵祖早就击杀他。

    魔邪见灵女突然沉默了,迈出去脚收了回来。他真不想走,还不得不走。“谁来送本特使出城”。

    望天城六位灵祖斜眼剑灵宫三位灵宗,脸色变得怪怪的。剑灵宫不与异族为伍,是死敌。望天城不行,对内受制景寒宫、灵剑宫,对外受制异族。可以强硬,但不能翻脸。

    一位青衫蒙面灵祖走出。“特使,我来送你”。

    魔邪斜眼三位眼睛冒火的灵祖,跟着青衫灵祖出了大殿。穿过两座殿域,进了一座殿宇内。

    青衣灵祖走到晶白石柱前,点中柱上灵兽的鼻子。

    烟雾在柱上幻化着千奇百怪的形状和颜色,不一会儿,一幅轻盈的帷幕飘悬在空中,现出千山影色。

    “特使,出去后,小心行事。剑灵宫不会放过你”。

    青衣灵祖面无表情,按着晶白石柱没有动。

    魔邪锁起眉头,走向帷幕。他来过此殿,没有想到暗藏着机关。为何单单那座大殿藏有血源?

    眼前景物千变万化,轻凉的雾气扑在脸上。魔邪灵识眼千里空域,闪身躲入雾气中,拉开晶轴灵识一眼。

    “栖阳峰”?我晕。魔邪的脑信子嗡的一声,再次灵识千里空域。四域云遮雾涌,神秘莫测,渐渐地越变越浓。想起栖阳峰迷阵,急忙腾空而起。

    “晕,青衣灵祖即提醒他,为何送他到这里”。魔邪心里暗骂,飞遁向望天城。

    一道红光腾空而起,五道雪亮的爪尖撕裂雾域,抓向空中飞遁的灵影。

    骷髅盾一闪到了脚下,向下压去。嗵!魔邪被震得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噔噔噔!连退数步远,脚下蹭出一溜黑烟。

    未等魔邪稳住身形,尖爪再次穿出雾山,一只庞大的怪兽喷出炽热的浓烟和一股股褐色的火焰扑来。

    魔邪凝盾挡向怪兽利爪,不对!怪兽背上斜飞刺目的寒光。

    啪啪!两支骷髅箭划过暂短空域,射向寒光。

    寒光一闪,骷髅箭被挑飞,另支箭影定在空中。噔噔噔!魔邪收不脚,连退了数步。空中怪兽停顿下来,巨爪向后移动一小步。

    魔邪被震得手臂酸麻,弓弦微颤,抖着刺耳的尖声。自出道以来,骷髅弓百战百胜,力挫灵兵、灵器。这次不同,似乎遇到了对手。

    一位灵士坐在怪兽上,坏笑的脸上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

    灵士身上散发着古怪的气质,好复杂。灵气、魔气、虫气各种气息混杂,散发着独特的空灵与邪俊!

    啪!灵士手中抖出扇影,飞出两个大字“高手”。

    再看境界,魔邪眼皮长了。“化血境二阶”。

    魔邪吸口凉气,第一次感觉到危险。好可怖的存在,灵族果然英才倍出。

    “哎!魔虫友,魔虫大营在何处”。灵士收了扇子,眼神十分的诧异。刚才那一扇子,魔虫士竟然接住了,魔虫族不愧为九大神虫。

    魔邪持弓的右手已经麻木,伸出左手指向远山。“在望天城”。

    “谢了”。灵士挥扇作了个手势。

    魔邪退后一步,骷髅弓横在胸前。见灵士没有攻击,只是为了个“谢”字。脸腾的红了半边,象掉进了火炭,吱吱直燎皮。

    看着远天的红霞飞影,魔邪眼皮阵阵的惊跳。这种存在加入望天城混乱中,魔虫族化血境吃亏的时候到了。

    嘶!魔邪追着遁影而去。

    日落时分,双月如潮,恍若寒冰。魔邪踏着晶莹清冷的光华回到魔虫大营。

    奇怪!今日大营为何如此的冷清?傍晚时分,应该是魔虫族进攻的时刻。“望天城不攻自破了”?

    “魔邪!快,魔祖正在等你”。血魁满头大汗的出现在营门前,不停的擦着汗水。

    “何事”?

    “我哪知道,都要急死了”。血魁伸着汗渍手,拉住魔邪就往营中跑。

    “完了”。魔邪心里七上八下,难道魔娇知道他未完成事务。

    不多时,来到幽幽的深谷前,两侧石崖似踊跃的铁脊,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阴影里站着小巧的身影,阴风吹动着战襟,呼啦啦的打着响。

    “魔姑”?魔邪咧咧嘴,硬着头皮走到近来。

    “怎么才回来,快进去”。魔姑未等魔邪见礼,柔声呵问。

    魔邪拍胸脯,一场虚惊。不是魔姑找他就好,他怕因“乾坤藤”的事,找他算帐。

    “你站住”。魔姑拦下血魁。

    魔邪心里哆嗦下,还以为是喊他。斜了眼身后的影子,急速遁入山谷。

    陡崖像乌云压顶似的,阴森森、寒凛凛的野花阻塞着峡谷,长满突出的岩石和悬崖。巍巍的山影倒映在水中,细濛濛,黑黝黝,晃着鬼魅。

    魔邪站在谷间黑潭前,望着对面一处亮点。“刑虫魔邪见过魔虫祖”。

    “过来吧”!

    魔邪应声遁过潭面,亮点大了。数位魔虫者阴沉着脸站在晶珠前,目不转睛,根本不看来者。

    看看形势,魔邪举着“乾坤令”跪在一边。

    “魔娇,鸠魔族来了特使,怎么办”。

    “是呀!没想到灵剑宫竟然找到鸠魔族来讲情”。

    “鸠魔又怎么样,我们魔虫比他差吗”?

    魔祖们低声争论着,声音虽然低,言词十分的阴冷。

    这几位魔虫祖,没有见过,看境界迷茫一片。即然能在魔娇面前理论,地位一定不在魔娇之下。

    魔娇没有说话,伸手接过“乾坤令”。“完成的不错”。

    众魔虫祖看眼魔邪。“他是谁”?

    “那只得罪族主的小家伙”。

    “哦”!众魔虫祖眼睛亮了起来。眼睛火燎燎的盯着低首魔虫士。

    “魔娇,族主竟然把球踢了过来,我们总得想个解决的办法”。

    “不错,不能失了面子”。

    魔娇点点头,她早就想好了办法,就等魔邪回来。轻轻抬手,制止众魔宗的争论。

    “魔虫与鸠魔是异族泰山北斗,谁也无法号令谁。既然鸠魔来当说客,好!那就比划比划”。

    众魔虫祖早就想到了,可是派谁去,一时都拿不出主意来。据说鸠魔特使以灵奴为主,十有八九会是灵奴出手比试。魔虫族灵奴都在族主身边,谁来接战是个大问题。

    “魔娇,你的意思是......”。犀利的目光落在魔邪身上。

    “只能如此,鸠魔族的面子还要给的”

    魔邪沉淫在目光中,针刺痛挑拨着灵识,撕扯着每一根神经。几缕鬼火在眼里跳动着,啪啪的闪着火花。

    呀呵!众魔宗瞪大了眼睛。到了炼识境,主修八大灵识。千里一瞳,无坚不摧。小家伙灵识不错呀!几位魔宗一一试过,竟然没有攻破小家伙的灵识屏障。

    魔娇暗自好笑,它知道这几个老家伙在干什么,怕是要徒劳一场了。她早就试过了,小家伙五大神识无懈可击。只可惜她未炼成意念觉灵识,没能达到意念合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