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诡异石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426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霞光漫天,血色的浮云里,魔魑兽四爪腾空,一跃数百里,两侧各跟着脖系晶链的灵女,甲胄虽然破碎,风姿绝对的惊艳。

    魔魑兽遁速可达千里,魔邪为了灵女能跟上,只好压制着速度。

    看看天色,魔邪停遁下来。拉开晶轴看了看,魔蒌城还远着哪。灵女脸上一副困倦的样子,双眼迷离,眼神涣散,两腿软软的在空中瑟瑟发抖。

    脚下是崇山峻岭围绕着一个大山坳,里面郁郁葱葱,浓荫遍地,还有一条清澈的山溪流过。

    魔邪轻拉缰绳,魔魑兽落到溪边。吸了口溪水,不大的小溪被喝断了流。噗!魔魑兽抖着大嘴唇子,喷出一股的腥腥的水气。两侧的灵女粘了一脸的水渍。

    “晕”!魔邪摸了把脸,不小心粘上那么一滴。那腥味,差点没让他吐了。伸着舌头噢了两声,急忙跳下兽背,走到恢复了水溪边,洗了把脸。侧头看向愣愣的灵女。“过来洗洗吧”!

    哗啦!破碎的战甲落在地上,两位灵女拖着雾一样轻薄的纱裙,隐隐散发出幽幽兰香,缓步走进溪水里。

    魔邪眼睛直了,盯着轻纱里雪白的影子和粉嫩胸甲和内内,禁不住咽了下口水。这灵女太漂亮了!......。

    芊芊细腰,立挺的峰晕,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垂落在雪白的双肩上,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

    看浴女落溪的美色,魔邪竟然失神了,魔魑兽顶了他数下后背,他都没有缓过神来。

    眼着那扬起的秀发,飞渐的水花,散出淡淡光芒。灵女挑了挑胸甲,似乎嫌弃甲缘束缚了雪白的玉胸。魔邪吓得挑了挑眉头,想移开目光,这眼珠子跟吸住了似的,移开了,又情不自禁的转了回来。

    魔邪的嘴角凝出点笑意,笑得很龌龊。盯着两位灵女的胸和玉臀,那个更大?那个更翘?眼神晃了两下,由于是正影,一时也分不出来。

    呵呵呵!如果是侧影就好了。魔邪看着灵女弯下了腰,不由得也弯了下,湿淋淋的发丝间虽然有点黑,从阴影里能看到深深的峰沟和雪白峰晕。

    这个大!魔邪坏坏的想着。

    嗵!魔魑兽猛的拱了下魔邪的后背。满脑子坏想法的魔邪掉到了水里。

    “死魑,你敢害我”。魔邪回身抓缰绳,魔魑尥着蹶子跑没了影。看着晃动的树枝,狠狠的骂了句,回头再看灵女。

    两位灵女僵直的站在水中,动作定格在某一时刻。溅了水的丰满的胸部更加凸显,冰肌玉骨的雪白映瞎了偷窥的眼睛。那水中绝色的灵女,圣洁完美的美丽玉体晶莹雪嫩,浑身玉肌雪肤光洁如丝、细滑似绸。

    水中的冷意令魔邪清醒了不少,转身遁到岸边,拿出“血魂大法”凝神窥视。看了几眼,心里乱乱的,转头又看了眼柔若无骨的精光玉影。

    不知为何,看到灵女雪白如凝脂的娇滑玉影,魔邪就心烦意乱,呼吸都急促了,时不时的沉浸在销魂的迷离里。

    不知何时,浴女上了岸,穿好了碎破的战甲,静静的站在魔邪身后。

    魔邪斜了斜眼神,他也没心思看什么“血魂大法”,充其量就是为了敷衍。其实在这荒山野岭里,那有什么修者,如果有进入千里之内的,魔邪就能感应到。除非,他藏匿在密林里。

    魔邪拉了下晶轴,一位灵女飘着发香走了过来。斜眼战甲裹紧的深深峰沟,搓了搓手指,摸了摸系在灵女玉胫上的晶链。

    细滑的肌肤擦过指尖,过了电似的令魔邪颤栗了下。咦!魔邪惊大了眼睛,这一路,他没有细看晶链。这时他才发现,系在灵女玉胫上的链子生着一排细细小刺,刺尖如血,深深的扎在雪白的肌肤里。

    魔邪立即想起,遁行时为何晶链会去精血凝出,灵女也越遁越萎靡,原来问题出现这里。凝视许久,叹了口气。此链用灵识根本无法打开。

    轻轻一拉,魔邪想扯下晶链。灵女眼睛跟着瞪大了,嗷的一声,晕倒在石地上。

    “怎么回事”?这一叫,可把魔邪吓坏了。急忙附身看查看,灵女的脖子上撕开长长的裂口,鲜血顺着晶链流了下来。伸手按住灵女眉心,长出了口气。还好,灵女只是昏死了过去。

    咚咚!魂袋内的血魂虫动了下。

    魔邪凝目盯着黑黝黝的森林。河水泛着银光,没有一丝风息,墨黑的树梢微微摆动,恍如捉摸不定的影子,在幽暗的里徘徊。

    血魂虫已经沉睡了数百年,突然动了下,似乎感应到什么。魔邪灵识许久,五识开,也没有感应到林中有何物。晕!想到魔魑兽,愤恨的骂了句。抱起灵女,走向岸边的大石头,轻轻放在下,让灵女斜靠在石头上,不细看,还以为灵女睡着了。

    另一位灵女跟着走了过来,目光僵直的盯着夜色。

    魔邪本想帮助灵女解开晶链,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只好放弃了,他怕下一个也昏死过去。又不甘心,盯着晶链琢磨起来。

    转眼黑暗的苍茫蜷缩,东方现出一缕鱼白。伸了下懒腰,魔邪站了起来。打了声口哨,召唤魔魑兽。

    嗯!怪了,以往这个时辰,魔魑兽早早的回来了。在异域,每到夜晚各种灵物都会出来,四处虐杀。魔魑兽也有这种习性,因此入夜,为了魔魑兽修炼,魔邪放任其杀戮。

    又召唤几声,魔邪锁起眉头。抱起灵女,拉着晶链向林中走去。

    林内古木参天,并不密集,粗大的树木各守一处,支开巨大的树冠。雾气弥漫在林间,与杂草灌木填充了树空。

    雾气虽然重,还遗留着魔魑兽的气息。沿着气味,越走越深。却没有魔兽的影子。想起昨天魔魑兽将其顶入水里,魔邪就好气,这只死兽还来了灵性,怎么要与他捉迷藏吗?

    围着这片山林走了一圈又圈。魔邪瞪了眼,这只魔魑兽在干什么,怎么在围着山转圈圈。想遁空看看,魔邪又放弃了想法,别看他能灵识千里,但在这密林里,他能感应到百丈就已经不错。

    又兜了好几圈,魔邪发现,越走越高。这家伙是在转着圈的爬山吗?看看怀中的灵女,依旧昏迷不醒。又抱了抱,沿着腥气追去。

    树域变得开阔,砺石间只留下零星的几棵古木,乱石遍地,杂草都少了。满眼是磷白的石头。粗大的根系矫若游龙,使劲将石头顶起,又拼命从石缝中挤出。这古树真是奇了,树根比树还要粗。

    魔魑兽的腥气到了这片石域消失了。魔邪看着石头,慢慢的眯起眼睛。这石头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也就是山顶裸露的岩石。

    “娘的,死魔兽跑哪儿去了”。魔邪没好气的骂着,刚要转身,一道不起眼的晶光引起他的注意。

    晶光飞落手中。“咦!魔魑兽的兽甲”。

    魔邪吓了一跳,魔魑兽兽甲十分的坚韧,一般的术法无法击破,就别说掉几片鳞甲。

    嗖!腾空而起,魔邪凝视这座山峰,光秃的山顶,茂密的山林,并没有奇怪的地方。“魔魑兽哪”?

    这下魔邪长皮了眼,魔魑兽没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兽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围着山顶又找了一圈,还没有魔魑兽的踪迹。

    魔邪还是不甘心,围着山峰又转了好几圈,不得不叹口气。魔魑兽真的失踪了。

    落回山顶,魔邪凝视着这几棵古树,根石交错,竟令人分不清哪是根,哪是石。刚才看错了,魔邪甚至开始怀疑他的眼睛。

    想了会儿,魔邪回到小溪边,坐在树荫下,开始修炼。

    不知不觉,夜色来临。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都没有。

    魔邪睁开眼睛,抱着灵女,拉着晶链。遁向山顶。没等走到树林的边缘。突然,一道影子迎面飞来。利爪闪过五道光影,抓向怀中的灵女。

    “魔魑兽”?魔邪飞身后退,躲过爪影。

    “不对,这是魔魑兽的影子”一溜惊汗从额间流下,反手一抓。“透空魔幻爪”抓住魔魑兽影的脖胫。

    兽影晃了两下,消失了。伸开手掌,一根粗长的鬃毛飘落下去。

    魔邪吸口凉气,凝视着那根粗毛。不可能,从来没见过“魔魑兽”有这种术法。

    收了鬃毛,魔邪凝视着黑暗中的砺石。石面如玉,在暗淡的星光里,自成一域,闪动着幽幽的白光。

    脚下微动。数道魔魑兽影从乱石中飞出,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这么近,魔邪没有半点惊异。“透空爪”打了个旋,瞬间锁住魔兽影的脖子。

    魔魑兽影挣扎了两下,又变成了鬃毛。魔邪看着几根鬃毛直了眼。奇怪了,明明是魔魑兽的毛,怎么没有看见兽影哪?难道这家伙在和自己玩捉迷藏。

    魔邪想放下灵女,又不敢。凝出战盾,将两位灵女锁在盾内。持着骷髅弓向山顶遁去。

    刺骨的异寒迎面扑来,刀子似的刮过脸,身侧的古树无力地吱吱作响,哗啦的倒在地上。魔邪一失神,一道迷你的兽影扑了来。张着尖尖的嘴咬向魔邪的喉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