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哧精血兽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3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这嘴太快了,又尖又长,瞬间到了喉咙边。魔邪脖子一紧,护喉虫甲被咬出四个窟窿,一股子气憋在喉间,咔嚓!兽影消失了。

    魔邪满脸黑红,入化血境以来,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竟然不知被何物咬到了喉咙,魔魑兽?绝对不可能。此兽虽然可怖,没有这个实力。

    摸了摸脖子,眼睛爆起了晶光,后脊惊出一身的冷汗。虫甲破了四个洞,没有魂甲,这脖子非断了不可。

    骷髅弓分化出数个骷髅影,透过弓弦,死死的盯着那片石头。魔邪相信问题就出现那里,在石头后面一定隐藏着可怕的灵物。等了好一会儿,寂静的夜,淡淡的石光,静立在树影后,一缕冷风吹过,满天星斗在无情闪烁。

    危险的气息消失了,这夜,这山又恢复了宁静。越是这样,魔邪越是紧张的不得了,仿佛在石影里有一双可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只是因为他没有动,所以眼睛也没有动。

    啪!一只骷髅箭流星般穿过树空,带着血腥的杀气飞向裸石。石影动了,魔邪感觉灵识嗡的惊鸣起来,耳朵顿时失聪,眼神跳珠似的蹦了起来,身子向后座,随着箭气飞了出去。

    蹬蹬蹬!魔邪连滚带爬的飞出数百丈远,四仰八叉的躺在空中,眼神忽明忽暗的跳了下。腾的跃了起来。

    这一跤摔的,可把魔邪摔醒了。这里藏着一只可怖的大家伙,太利害了,根本不是他能对付了的。转身想走,魔邪又心不甘,死妖魔,吃了老子的坐骑,茫茫千万里路,还让老子修炼吗?

    魔邪越想越气,又回过身。血红的眼睛瞪着那片鬼怪的石头。嘿嘿的奸笑两声。

    “死妖魔,让你打我”。

    吸饱古血的“乾坤藤”落向裸石。唰!一片虚影白光,裸石四域被漫天的藤影吞噬。突然,石光爆开,那片光滑的石头腾空而起,瞬间变成可怖兽影。四蹄在空中刨出一溜白烟,想逃出光藤。

    无数的藤影伸了过来,急速的卷住兽影四蹄。兽影尖吼一声,四蹄蹬出无数爪光,脚下的小山爆成了石烟。魔邪球似的被踢了出去,鼻口窜血,抱着骷髅弓跪在血雾里。愣了会儿,擦了擦嘴角、鼻子、耳朵、眼角的血丝,张着血牙,接着咽了两三口血腥的唾沫,嗓子里火燎的着了火,嘴唇和面颊惨白的拉长。

    光藤卷住四蹄,兽影挣扎着,瞬间耳朵、鼻子、鬃毛、尾巴都被光藤卷住,拉扯的兽影阵阵的哀嚎。

    魔邪看着飞来的爪光,再也不敢硬接,跳马猴子似的蹦来蹦去。还是没逃过去,爪影擦肩而过,震得骷髅弓都飞了出去。这弓与魔邪灵识相连,从来没脱过手,这回怎么飞的都不知道。

    “哎哟!哎哟!我拷弓哪”?魔邪缓过神来,这才发现骷髅弓飞了。转了一圈,才发现骷髅弓落在百丈之外,伸手想抓回骷髅弓,灵识痛的麻酥酥的根本无法凝识。

    兽影还在挣扎,爪光漫天飞舞,嗖嗖嗖!百里内的山川夷为平地。莫邪吓得一瘸一捌的逃出数百丈,战甲碎的比那两个灵女还可怜。

    “他妈的......”。莫邪颤抖的擦着血脸,手不好使了。这只死兽是什么妖魔太利害了。没有魂甲护体,他早就死翘翘了。

    听着妖兽可怖的叫声,耳膜都要震破了。不得不惊恐的又退出百里。灵识震痛轻了,一打眼,魔邪吓了一跳。千里内来了数百修者,将这片空域团团围住。玄、宗级修者众多,却没有敢靠近的。

    “哧精血兽怎么会在这里”?

    “是呀!这可是十大死兽,无敌的存在”。

    “小心哧光,碰上不死即伤”。众修者惊恐的向后退出数十里,灵识弱的几乎看不到死兽的影子,只能听众修者评论。

    “哧精血兽”?魔邪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看众修者的样子,此兽十分的恐怖,不然怎么叫死兽。想想刚才狼狈相,确实不错,够恐怖的了,小命差点丢这儿。

    细细窥视“哧精血兽”。我晕!这家伙好漂亮!一身光滑的鬃毛,在双月的光芒照射下闪闪发亮,火红的像秋天的枫叶。时不时的就叫一声,那声音太响亮了,细心听又有点像柔柔的娇啼。

    那目光太凶恶,一双绿绿的眼睛里射出凶光,呲着血红血红的舌头,舔了舔尖刀般的牙齿,翘了翘钢针似的白胡须,拼命的挣扎着。

    过几日,“哧精血兽”不在挣扎了,老老实实的伸展在空中,绿汪汪的瞳影没了凶光。

    众修者依旧远远的看着,没有一个敢靠前的。谁知道“哧精血兽”何时会发狂,一个爪光,死翘翘了。

    魔邪凝视着“哧精血兽”,慢慢的向前一步。还好,近了百里,“哧精血兽”没有半点反应。伸着脖子又看了会儿,这才找到掉到山窝里的骷髅盾。招回战盾,我晕!两位灵女都成了血人,战甲都碎没了,光溜溜的躺在战盾里。

    这景质,看了两眼直喷火,能惊掉下巴。不能吧!这么悲惨。如果没有骷髅盾,灵女怕早就化血还魂了。

    贪婪的看了眼,魔邪急忙取出两件虫甲给灵女穿上。灵女柳眉轻皱,细牙含唇。呼吸弱了点,还活着。

    魔邪想将灵女放到百里之外,突然看到修者中有鸠魔族,只好放弃了,他怕被鸠魔族夺回去。

    啪啪打了两下灵女血淋的脸颊,没有半点醒的征兆。只好将灵女放在空中,看眼一动不动的“哧精血兽”,小心翼翼的又迈了步。

    这一步少说也有五十里,“哧精血兽”还是没有动。

    数百里外的修者们一阵惊呼,这真是找死的节奏,这么近的距离,“哧精血兽”发起飙来,逃都没有机会。

    魔邪头皮酥酥的发麻,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经历过了生死之劫,那个滋味想着都难受。好几日才缓了过来,现在不过是借着乾坤藤的威力壮着胆子。

    “哧精血兽”还是没有动,魔邪拍了下胸口,长出口气。又近了一小步,如今距死兽只有千丈。再近一点,就进了灵者反应的最低界点。

    魔邪紧张的不得了。

    “哧精血兽”动了下,光藤紧了紧,嘤咛的响了声呻吟。魔邪头发嗡的立了起来,脚一软,差点跪在空中。

    “哧精血兽”睁开长长的睫毛,绿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凝着几滴晶莹。

    “哧精血兽会掉眼泪”?没人会相信,这家伙凶的不得了,差点把魔邪的喉咙咬断了。

    见有魔虫士走来,“哧精血兽”绿眼变得温顺,眨眨的看着他。

    魔邪这才看清,差点就乐了。难怪“哧精血兽”这么温顺,不仅四肢、鬃毛、耳朵、尾巴被捆住了,就连嘴巴都分开捆了起来,小舌头被拽得长长的,谁都得痛得掉眼泪!

    “不许咬我”!魔邪指着“哧精血兽”喊道。

    光藤里嘤嘤的两声。这回魔邪放心了,慢慢的走近“乾坤藤”。光藤唰唰的让开路,向两侧倒去。

    看到光藤消失,“哧精血兽”绿眼亮晶晶的,显得更加的温顺可爱。

    数百里外的修者都吓傻了。

    怎么回事,魔虫士怎么能进入‘乾坤藤’,这东西灵域修者都知道,是血灵城独有之物,没人能收得了。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远域的修者惊掉了一地的下巴,却没有修者敢进一步。依旧远远的灵识。

    “这小子说不准,下一刻就得化血还魂”。众修者即担心,又无比的期待。

    魔邪伸手摸了下血红的鬃毛,“哧精血魔”激灵一下,四爪闪过寒血勾光。

    哦!众修者吓得退了步,为魔虫士捏把冷汗。这就是找死呀!

    藤光一紧,寒血勾光消失了。“哧精血魔”眼里闪过的凶光又变得温柔。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不要咬我,否则你一辈子也出不去”。魔邪凶巴巴的瞪着眼睛,他是看明白,这吸了古血的“乾坤藤”就是“哧精血兽”的克星。死兽怕得要命。

    “哧精血兽”嘤嘤两声,听得魔邪心里麻酥酥的,这就是灵女的梦吟声。

    魔邪伸手想解开“乾坤藤”,眉头挑挑,又缩了回来。啪!指尖一挑,削掉小小的一小节光藤,轻轻的放在“哧精血兽”的鼻尖上。

    “哧精血兽”吓得抖了起来,想挣扎,光藤紧了紧,咔吧!像似骨头都拉断了。嘤咛几声,“哧精血兽”变得温顺了,细眉细眼的眯成缝,讨好的看着魔虫士。

    魔邪奸诈的笑着,晶手抓住“乾坤藤”轻轻一拉,漫天的光藤变成一根光丝落在手心。

    唰!“哧精血兽”落下空域,化成一缕烟,没了影子。

    魔邪呵呵两声,光藤一闪,“哧精血兽”伸着血爪定格在空中。寒晶晶的血勾就差一点钩入魔邪的喉咙。

    “还想跑”。魔邪挑开血勾,点了点“哧精血兽”黑溜溜的鼻子。“看着点,这是‘乾坤藤’,不老实,还会吃苦头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