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魔鹊巫师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3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哧精血兽”对了眼,看着鼻尖上长的短短的光藤,咧了咧尖牙的嘴。

    魔邪轻轻一捏,捆在“哧精血兽”身上的光藤又变成小小的虚影,飘飘的在黑溜溜的鼻尖上舞动着藤光。

    “哧精血兽”这回直了眼,不敢再放肆,老老实实的站在魔邪身边。

    魔邪摸着血色的鬃毛,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哧血,你吃了我的魔魑兽,我只能骑着你了”。

    “哧精血兽”眼里凶光毕现,瞳影里闪过光藤,立即又变得温顺了,看似尺长的兽体,瞬间长了好几倍。抖着血光站在空中。

    “好家伙”!魔邪乐的嘴都合不上了。纵身跳上兽背,抓过骷髅盾。

    一道血色长虹飞天而过,消失在众修者灵识外。

    空域一片惊呼。“我晕!这‘哧精血兽’遁哪去了”。

    万里外,魔邪眼睛化着魂,急忙拉住鬃毛,停下遁影。拉开晶轴看了看。好家伙,几息之间,“哧精血兽”遁出数万里远。千里灵识都没跟上。难怪“哧精血兽”偷袭时,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这速度远远超过了魔邪的灵识。

    魔邪美的大鼻涕泡都喷了出来,伸手擦了擦,想抓血色鬃毛,又不好意思在战甲蹭了下。“‘哧血’去魔蒌城”。

    血色长虹划过碧空,耳边风声急啸。魔邪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景物,满眼都是白光。

    “停停停!‘哧血’能不能慢的,千里还不行吗”?

    血影慢了下来,“哧精血兽”一跃千里,飞遁而去。这回魔邪看清了。凄美的摇了摇头,咽了口吐沫。刚才差点就让“哧血”跑吐了。这简直就不是玩应了。

    几个时辰后,“哧精血兽”站在两峰夹持的城墙前。

    哗!魔蒌城前的妖兽都逃没了影。城外修者们被撞的东倒西歪,惨叫声声。叫声未停,瞬间就乱了,修者们抱头向四域逃去。

    “快逃,‘哧精血兽’袭城了”。

    魔邪惊大了眼睛,立即明白怎么回事。急忙收了“哧精血兽”,放入虫袋。

    慌乱的修者们惊恐未定,寻找着那道可怖的影子。“那有‘哧精血兽’”?目光集中到魔邪身上。

    魔邪若无其事的遁到城门,满地散落着异物,没个下脚的地方。只好遁空到了光门前。

    守城门魔虫老惊慌的眼神从魔邪身上扫过,没敢收入城费,愣呵呵的盯着。“愣什么哪”?

    “没......没。‘哧精血兽’会化形吗”?

    嗵!魔玄老狠狠的给了魔虫老一脚。“瞎说什么?开工了”。

    魔虫老有点懵,他和众修者一样确实感应到“哧精血兽”,怎么就消失了。

    “瞎”!魔玄老骂了句,他看得清楚,那只魔虫士骑着“哧精血兽”来的。所以他没敢挡,灵域能骑十大死兽的也就那么几个灵宇级的老怪物。

    魔邪进了城,抱着战盾横冲直撞。“让,让,让。别碰到了”。

    众修者急忙让来,怪异的眼神看过来。呵呵呵!这小子也够怪的了,进了城抱着这么大的战盾干什么。

    只见魔邪夹着长棒槌似的战盾,边走边吆喝。引来不少惊异的目光。

    “晕!玩异类”。修者们不屑的瞥眼,心里暗暗的骂道。

    魔邪拉住一只魔虫女。“魔虫兄,魔医洞在何处”。

    “放手,你瞎呀!把老娘胳膊都捏痛了”。魔虫女尖声尖气的喊着。

    魔邪急忙收回手,喷过来的沉香味差点把眼睛迷了。

    “啊!你好狠呀”!魔虫女摸着手腕叫了起来。

    魔邪吓得退了步,看向魔虫女举起的手。粉嫩雪白的手臂上,划了一道血红的林子,血艳艳的像凝着血。

    “不可能呀”!魔邪看着指甲,眼神怪怪的。

    魔虫一族都喜于留着长甲,勾勾的,尖尖的,再加以修饰非常的漂亮。这与魔虫族灵化之前的习性有关,也算是一种传承。

    魔邪不行,指甲长了,就难受。用牙咬,也得修理的整整齐齐。这似乎与灵者更为相像。

    翻过来倒过去看了看,就这指甲别说伤到人,用力挠也只能是个白印。何况异族那个不皮糟肉厚,别看魔虫女一个个长得水灵灵的,细皮嫩肉,那不过是一种假象。摸起来,可没有灵女那么滑腻细粉。

    “看啊!看看!此魔到了城内还敢动粗”。魔虫女举着血腕给周围修者看。

    “晕”!魔邪没好气的骂了句。“娘的,怎么又遇到个碰瓷的”。转身就要离开。

    “你别走”。魔虫女拦住魔邪,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

    “让开,我砸你了”。说着,立在身边的骷髅盾斜了下。

    “啊”!魔虫女惊呼一声,倒在魔邪脚下,一把抓住战襟,装着昏死过去。

    魔邪动了下,这才发现被死死的拉住。众修者聚了过来,指指点点的议论着,呲着尖牙看着热闹。

    “巡法哪”?魔邪这个气呀!明显魔虫女就是在讹诈他,如果在城外,一脚就踢飞她。

    “魔虫族真不是个东西,对本族族女下手这么狠”。

    “魔虫族魔女没有地位呀”!

    周围修者议论纷纷,指着魔邪嘴里多少骂上两句,吐沫星子飞溅,气得魔邪脸都青了。

    “起不起来”?

    魔虫女死死拉着战襟,灵识道:“十颗血源”。

    十颗真不算多,也用不着这样吧!自己去灵族抢呀!魔邪咬咬牙,好好好!你懒是吧!你以为在城里没有人办得了你是吧!骷髅盾一张一合,将魔虫女收入盾中。

    呼!一股子血气喷到魔虫女脸上,吓得尖叫一声。突然发现两具血尸停在盾域中。魔虫女吓得毛鸭子了,整个人都傻了,不住的尖叫着。

    “放我出去,你个杂碎”。嗵嗵嗵,盾身一阵乱颤。

    魔邪鬼笑着,听着盾面杀猪般的尖叫声和骂声。胳膊紧了紧,死死的夹着战盾。

    “站住,放出魔虫女,你怎么能这么干”。几位修者挡住路,指着魔邪鼻子喊道。

    “怎么,你们是一伙的”。魔邪没好气的问道。

    “就是看你欺负人,不顺眼”。

    “你也想进去”?魔邪立起骷髅盾,凶巴巴的瞪着挑事的修者。

    听到盾内非人的尖叫声,挡路的修者脸白了白。不知道魔虫士拿的是什么,从外形看是战盾,只是盾纹太吓人了,都是骷髅头。

    “小子,看到没,你会成为上的一个”。魔邪指了指骷髅头。

    众修者吓得脸都青了,听到那一声声的尖叫,脚都打起了哆嗦。谁也想不出盾里是什么样子。

    魔邪呵呵两声。不再理会众修者大步向城内走去。

    “死变态,你放我出去”。魔虫女尖叫着,嗵嗵的撞着战盾。

    “放你也行,说城里药洞、巫医在何处”。魔邪边走边嘟囔。

    “放我出去,我就告诉你”。盾内的声音柔和不少。

    “不行,你先告诉我,再放你”。魔邪说话反而更狠,没一点商量的余地。

    盾内沉默了会儿,咬牙切齿的说道:“去魔灵药洞,找魔鹊巫师”。

    “早这么说,省多少事”。魔邪嘿嘿两声,心里骂道:“不给你点颜色,你还不知道反省”。

    “怎么走”?

    盾内问了下位置。魔邪看着四下魔洞,说了几个名字。听了会儿,按着魔虫女说的方位走去。

    呵呵呵!魔邪乐了,魔虫女行呀!怎么混的,竟然能精确到步上,左拐右拐半步不差。

    一抬头。来到偏僻的魔洞前,洞外生着歪脖子老古树,挡了半个洞顶,走了几步,才看清洞上的名字,果然是“魔灵洞”。

    魔邪摇摇头,难怪满城都找不到药洞,这名字,这地方,这样子到那儿去找呀!心里又咯噔一下。魔虫女不是在玩他吧!这是不是她的贼窝呀!立即警觉起来。

    “魔虫友即然来了,何必在洞外徘徊”。阴森的洞口里传出低沉的声音。

    魔邪的脸抽动了下,阴沉下来。坏了,果然中了魔虫女的奸计,这里不是药洞,是贼窝。

    看看两侧街道,空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魔邪有些想不明白,左拐右拐怎么就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你是谁”?魔邪厉声问道。

    “在下魔鹊,魔虫友血淋淋的来,不是为了找我吗”?

    “你是魔鹊”?不错,魔虫女说的正是这个名字,只是真的假的。

    “正是”。

    “你是巫师”?魔邪依旧怀疑,接着问道。

    “正是”。

    魔邪长出一口气,向魔洞行了礼。“魔鹊巫师,在下初到魔虫域,所以小心了些,请见谅”。

    “不妨事,只是请魔虫友把晓儿放下”。

    晓儿是谁?魔邪一时没反应过味来。

    “变态,就是我呀”!盾内魔虫女喊了起来。

    晕!果然是一伙。魔邪心里这个骂呀!真他娘掉陷阱里了。魔鹊虽然没有现身,魔压令人不寒而栗,能有这种气势,至少是魔宗级的。

    “哦!这丫头真能玩,一会儿装死,一会儿装活,东躲西藏,怎么跑到战盾里了”!魔邪打开战盾,一股子血气扑面而来。

    魔邪眼神变了变,挡挡鼻息,暗自好笑。又不能笑出声,心里却乐开了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