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血奴大集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9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盎然咬着牙,苦吃多了,她最希望能找到世祖圣鬼子。

    药祖看向水寒。“你说说”。

    水寒一一将身世道来,他的经历比盎然丰富十倍不止,惊心动魄,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说着说着自己都掉起泪来。

    “灵域是强者天下,泪是弱者的挣扎”。药祖寥寥数语说得水寒面红耳赤,忍住泪水,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药祖看眼魔邪,灵识道:“你们认得我吗”?

    盎然、水寒急忙行礼。“请药祖明示”。

    “本祖在灵域自成一派,可想入本门”。药祖看着盎然灵识道。

    “愿意”。盎然想起赤晓,赤晓原是圣域圣海城少主,她都愿皈依药祖,自然有道理。

    “好,我看二灵资质不错,我有意收纳,但想入我门,必经严格的考验,晓晓会带你们”。药祖说得极慢,把自己说得那个神秘,让人想不明白,什么门派,这么牛,即论资质,还要考验。

    “愿相随药祖左右,听从教诲”。盎然、水寒急忙跪拜。

    药祖未接纳,只是笑笑。“水寒去守洞门,盎然去收拾洞域,看来,这小家要住段时日”。

    二位灵女起身各自忙碌去了。药祖看向魔虫士。“哎!小子,告诉我,你有什么价值”。

    魔邪眼仁动了动,慢慢的瞪开眼睛。“不知药祖,如何评定价值”。

    “为我所用,即有价值”。药祖笑里藏刀,眼里凝着冰冷的杀气。

    魔邪早就感应到了,只是没有动。“我一个小魔虫能有什么价值,早早的抹了我,送我化血还魂吧”!

    呵呵呵!药祖乐了,应该说是气乐了。“想还魂,我偏不让你,跟着我,别想逃,不然,少不了皮肉之苦”。

    魔邪就是不想让药祖杀他,所以表现的无畏生死。果然,药祖中计了。

    洞门晃了晃,赤晓遁入洞域。

    “药祖,我打听到好消息”。斜眼魔邪又不说了。

    “哦!这么好的事,应该凑会热闹”。药祖呵呵的笑了起来。

    药祖站起身,气息落下数阶。魔邪大惊失色,这老家伙竟然变成化血境老魔虫。

    “小虫,跟着我,别耍花招”。

    盎然遁到魔邪身边,轻轻的踢了脚。“听见了吗?起来”。

    魔邪无耐,只好站起身,跟在药祖身后。赤晓和水寒简单的收拾洞内灵物,跟出洞域。

    看眼漫天的星辰,魔邪长出了口气,可算出了阴森森的山洞。

    “巫师,这要去那里”。

    “你想去哪儿”?药祖反问道。

    “我,四海为家,哪儿都可以”。

    “你我同感”。药祖呵呵几声,小子和我玩心眼,你当我看不出来吗?

    不多时,众灵者进了正街,向北门行去。盎然、水寒抱着魔邪的胳膊,硕大的峰缘时而蹭着,显得十分亲昵,弄得魔邪心猿意马。他明白,两个灵女并非有意,一定受了老家伙的指使,绑架他。

    魔邪并不怕,只要老家伙不封印他,就有办法逃出去。何况还有两个杀手锏握在手心。

    “灵奴大集几时开市”?拥挤的修者小声议论着。

    “不知道,听说集市设在了北门,没有资格进不去的”。

    “奇怪,以往都在南门,为何去了北门”。修者们一阵叹息。

    魔邪细心的听着,心里奇怪。这南门和北门有何区别?

    走了数日,药祖等来到北门域。嚯!这北门真是热闹,两侧除了铺洞,还有众多的修者摆的摊。

    “来,看一看,看一看,灵奴专用品”。五大三粗的魔虫士伸着脖子吆喝着。

    魔邪扫了眼,摊上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灵物,不知有何用。

    “哎!虫友,带着这么多的灵奴,就不想受用一次”。魔虫士见到魔邪高声喊道。

    魔邪撇撇嘴,这就够受用的了,还怎么受用。

    魔虫士见魔邪停下,嘿嘿的笑了起来。“不受用,出城卖了可惜了”。

    魔邪似乎明白了,低头想看魔虫士卖的何物。腰眼痛了下,冰冷的小手伸入战甲里,狠狠的掐住腰间的肉。嗯!脚不由的向前走去。

    “再瞎想,小心点”。狠叨的声音在识域回荡。

    魔邪来了兴致,伸手抓住两侧灵女的手。

    “啊”!盎然和水寒同时叫了起来。“放手呀!你个变态”。

    嗵嗵!魔邪后脑重重的挨了两拳,打得眼冒金星,脑袋差点顶到药祖的后背。

    这点小事,药祖看在眼中,心里好笑。他早就嘱咐三位灵女看住这只小虫子,别让他耍花样,果不其然。

    确实,魔邪想弄点事,他怕出了城,没好果子吃。

    魔虫士盯着远去的身影。“妖魔”?愣了下,急忙收了摊,挤入人流里。

    魔邪被灵女打老实了,脑袋晕乎乎的,后脖子断了似的,痛得直流汗。

    柔柔的气息吹过耳边。“老实点,不然有你好受的”。

    药祖停到街边,回首看来,目现凶光。

    坏了!魔邪吓的不敢与之直视,轻轻晃着生痛的脖子。

    “小子,别耍花样。带着她们三个去领令牌,出了城,我就放了你”。

    魔邪立即明白了,原来这些灵者想过魔蒌城,用他当人质,以卖奴名义出北门。北门去何处?魔邪猛然想起,他是从南门进的城。原来如此?

    细柔的小手伸进了战甲,尖尖的指甲顶住他的腰眼。“老实点,我摸到了虫丹”。

    魔邪没有办法,只好被尖尖的指甲顶着走向城门边的洞域。

    洞前站着不少修者,手里拉着晶链,链上锁着灵者。这么多?魔邪眼神惊异,难怪灵者偏安一隅。这么买卖能强盛就鬼了。

    “呵呵呵,小哥不错呀!弄到三个血奴”。洞外魔玄老递过令牌,吃了醋似的酸溜溜的。

    “三个”?魔邪这才灵识到身后的晓晓竟然变成了灵女,晓晓是灵女,他当然知道,只不知用了何术可以相互转化。

    “受用过了,都卖了”。魔邪随口说道。

    火燎燎的灼痛从腰间袭遍身,牙齿嘎的声,差点把牙都咬碎了。闷哼一声,被灵女推进了洞域。

    魔玄老看在眼中,淡淡的笑笑。没当一回事,只当魔虫士玩另类。

    不多时,魔邪拉着脸出了洞域。晓晓向药祖使了个眼色,众灵者挤向城门。

    北门外,分数十道排着无数的光环、光柱。光环内灵女身着胸甲和超短的战裙,白嫩的灵体摆首弄姿,尽展丰韵。光柱上晶链锁着身着短裤甲的灵士,赤裸着矫健的肌体,摆着强劲的造型。

    唰!三位灵女低下了头,发丝间脸上的红晕显得更鲜艳,瞬间蔓延到颈间,温柔甘美的肉息蒸腾出来。忽而眼睛又放出异样的光,不由自主瞥了一眼光柱上的灵士。

    魔邪心情大好,拿着令牌向前走去。令牌的数字太大了,走了很久都没找到。

    “拿来”。药祖冰冷的说道。

    魔邪只好将令牌交到老家伙手里,转头看向一侧的光环。

    “看什么”?后脑一阵风声,两道粉拳砸来。这回魔邪早有防范,一低头,拳头刮着耳朵边飞了过去,惊了一身的冷汗。

    一抬头,魔邪眼睛瞪了老大。不好,怎么遇到了他们。

    迎面走来数位鸠魔,凶光猛的扫了过来。“小子,站住”。

    魔邪咧咧嘴,知道逃是没机会了,只好躲到药祖的身后。

    药祖看到鸠魔族气势凶凶的冲了过来,眉毛高挑,不知为了何事。

    “鸠祖,就是它抢了少主的血奴和魔袋”。鸠魔士指着魔邪喊道。

    鸠玄老阴着脸盯着药祖。“你们是一伙的”。

    “和谁”。药祖被问懵了,一时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你身后的魔虫士”?鸠玄老凶吼着,却没敢轻易的动手,似乎对药祖有些忌惮。

    “为了何事”?药祖没有回答,事情不明,最好还是问个清楚再说。

    “何事,那两个血奴是我家少主的擒来的,让这小子抢了”。鸠魔士不等鸠玄老说话,吼了起来。

    哦!药祖明白了,为何那日魔虫士带着灵女来求医,原来还有这么个插曲。

    “不错是一起的,有说法吗”?药祖狞笑道。

    “交出血奴”?鸠玄老凶光毕现,两双死目盯着老魔虫。

    “我要是不交哪”!药祖收了笑容,咬牙道。

    “走去战影灵台”。血奴大集不让动武,不过也时有冲突发生,为了解决这类事件。魔蒌城在大集外设了“战影灵台”,供解决事端。

    “不去”。药祖没想到会出这么当子事,把部的计划都打乱了。

    “这由不得你,鸠雷去下战书”。老鸠魔挡住路,引来周围的修者聚了过来。

    “有戏看”。修者们有不怕事的,买血奴单调了些,正想着,就来乐子了。

    药祖心神一沉,想不明白这里有什么猫腻。这是阴谋?不能。他知道,在异域只要有修者下战书,必须应战,不然会被囚禁十年以上。

    “怎么回事”?药祖瞪着躲在身后的魔邪。

    “呵呵呵!老家伙,他们说的不错,这两位灵女就是我从鸠魔族手里抢来的”。

    “你个杂碎”。药祖狠狠的骂道。如今没有办法,只好等着应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