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魔城选婿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1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奇峰怪石,剑峰千仞。连绵千里山峰间,矗立着黑黯城墙。五道幻门“一”字排开,闪烁着幽幽的冥晕。

    异域城池,以门分等级,门数为奇数,一、三、五......。门数越多,说明城池的等级越高。这魔血城有五道门,可见在魔虫城的地位。九门已经是最高等级的城池。魔邪想,魔虫城应该是九门吧!

    “站住”。魔邪走近护河拱桥,守桥魔玄老喊呵一声。

    魔邪四下灵识,刚才光看城墙了,没有注意到,这魔血城外,除了守卫,竟然没有进出城的修者。

    “魔玄老,在下从灵域历练归来,回魔虫城”。魔邪急忙见礼。

    魔玄老上下打量着,摇了摇头。“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魔邪在记忆里就没来过魔虫域,怎么能记得。只好摇摇头。

    “不知道,滚吧!十年后开城”。魔玄老大袖一挥,竟然把魔邪搧出百丈远。

    “十年”?魔邪心里骂了句,回头瞄眼空域。百里外,老家伙带着三位魔虫女咧着嘴灵识着他,分明是看他的笑话。

    “小样,老子不会给你出手的机会”。

    魔邪取出魔冰魔祖给他的令牌,高高的举在空中。“这个能不能进”?

    魔玄老两眼瞪的跟球似的,腿一软。嗵!跪在空域。“罪虫万死,不知魔尊特使驾到,有失礼之处,请见谅”!

    魔邪吓了一跳,好在有点定力,没跳起来。他能想到令牌价值,但没想到这么尊贵。魔玄老见了都得下跪。

    “嗯!不知者无罪”。魔邪晃着膀子,牛逼乎乎的走上桥,都没扶起魔玄老。

    魔玄老吓了一身的冷汗,嘴唇直哆嗦,腿都不好使了。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只好喊道:“特使慢走,有事你说话”。

    呵呵呵!百里外的灵鹊子冷笑几声。魔冰行呀!把自己的令牌都交给小家伙了。“等着,本祖总有机会收拾你”。

    四道魔虫影遁落在拱桥前。魔玄老扶着桥栏杆,腿还不听使唤,斜了眼四虫。“愣什么?快进去,要封城了”。

    灵鹊子心里这个乐呀!还行,省了不少的事,没有刚才那一出,估计他想进城,也要费些口舌和虫晶。

    赤晓等魔虫女眉来眼去的,憋着笑,又不能笑。只好低着头,紧跟在药祖身后。

    等四虫消失在幻门中。魔玄老的脚好使了,狠狠的瞪眼光门。“笑,有人收拾你”。

    这魔血城与众不同,其它魔虫城都在山间开缝,劈出数十丈宽的石路,两侧凿洞为铺,延绵十余里。魔血城建在峡谷之间,上可通天,日月星辰可见,谷宽里许,中间是条大河,河面宽数十丈,正好作为街面。铺洞沿崖壁分布,沿河水分叉形成数条街道。

    修者们脚踏水雾,沿河道慢慢的逛着,十分的悠闲。

    铛......铛......铛铛!巨钟的惊鸣回响在天际。惊得山谷内栖息鸟兽嘹声回应。数十响过后,巡法者站在突石上吆喝起来。“城内炼识境以下修士到城主洞前集合,不去者滚出魔血城”。

    接着又是铛铛铛的巨钟声。“城内炼识境以下修士到城主洞前集合,不去者滚出魔血城”。

    魔邪瞪着十里一座的巨钟,想不明白有什么事。管他哪!这么多的修者都去,还怕这事吗?

    “鹰友,不知为了何事”?魔邪好奇的问身边的鹰士。

    “怎么才来,这事都不知道”。鹰士瞪着锐利的目光,像似盯到了块肥肉。

    魔邪点点头。“鹰友说说一二”。

    “没什么大事,就是十年一度的选婿”。鹰士没好气的说道。

    奇怪,选婿就是选婿,怎么还有十年一度,难不成城主生了一大堆的女儿。魔邪摇摇头。想想这也没什么,那位魔虫祖不是万年以上的寿命,多生几个儿女应该不是问题。

    “多子多孙,城主真有福呀”!魔邪笑着恭维。

    “多子多孙就好了,就一个”。鹰士尖笑着。

    “一个”?魔邪大为不解,此女够淫贱的了。

    “双修吗?各有各的好处,千年了,没有找到一位适合的修士,所以每十年都举行十日的选婿”。

    哦!魔邪明白了,看来此女必是化血境的精英,一般的修士根本就看不上眼。

    “走......走,去凑个热闹,不去,会被清出城的”。鹰士向前挤去。

    魔邪跟在后面,不跟着也不行,众多的化血境修者挤了过来,不走,推着你走。

    走过几条河叉,水面变得更加的开阔。雾气烟腾而起,将脚下的河面遮住。两侧山壁黑苍苍没边没沿,刀削斧砍般的崖头顶立水边。

    六道光门立在崖下,数百位魔玄老分列在两边。红袍魔宗老站在浮动的石台上,微闭着眼睛,撇着嘴角。

    突然,脚下的云雾消失了,雾气成环形向四域直起直落的悬壁飘去,幽幽的深谷现出清静阴冷面目。

    众修者惊呼声声,被谷域里窜起的阴风吓了一跳。

    红袍魔宗老睁开眼睛,刀子般的瞳光扫过谷空。“感谢异域精英来应选,城主允诺,能过一关者,赏化血精丹一粒;过二关者,赏化血灵丹一粒;过三关者,赏化血异丹一粒”。

    魔宗老说完,众修者鸦雀无声。这奖励竟然没有修者稀罕。不过想一想,确实,这可是选婿呀!未免太抠门了吧!

    “从左向右共六座光门,请一到六阶修者进入光门”。魔宗老说完退到一边。

    众修者动了起来,向各自的光门遁去。魔邪摇摇头,他那有心思参加这事,反而向后退去。

    魔宗老一眼就灵识到了异动,向身边魔玄老使了个眼色。

    嗖嗖嗖!五位魔玄老遁到魔邪周围。“小魔友,这是要去哪里”。

    魔邪见形式不对,挖苦着脸,抱着肚子。“魔玄老肚子痛的要命”。

    “我来看看”。三只魔玄老同时遁来,不等魔邪返霉,伸出厉爪,抓胳膀抓脚,将魔邪提起。遁到硕大的光环前。

    “进去吧”!三只魔玄老用力将魔邪投入光环内。

    “哎—”!魔邪拉着长音,消失在光域里。

    刚入光门,魔邪被山谷的风吹了趔趄。猛得瞥见掠过旷野的苍鹫,立即明白怎么回事。灵识一闪,想凝出骷髅弓,我晕!空中爆起禁光。此域竟然禁用灵兵,这么稍稍犹豫,两道寒光抓到了胸前。

    咔嚓!胸前魂甲露出白白的四道白印,魔邪感觉,爪光透胸而过,五脏六腑都被掏了出来。一阵揪心的疼痛,憋哼了声,飞了出去。

    苍鹫一声高昂的叫声,冲破空寂的羁绊。双翼抖空而起,滑向灰色的天空。

    魔邪滚了几圈,爬了起来。他自认神识大圆满,不论在圣域,还是灵域都是翘楚之辈。没想到,此鹫太快了,巨翅一抖就到了近前,如果不是一击之后,苍鹫骄傲地翱翔在灰蒙蒙的空域,魔邪这回不知要挨多少下。

    单膝跪地,魔邪捂着疼痛的胸口,低着散乱的头发,五道灵识凝聚在那只尖叫的苍鹫身上。

    苍鹫不停地盘旋,发出凄凉的叫声,像似为挑战着,歌着葬歌。

    魔邪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让只未化灵的小鸟抓了一爪子。突然,苍鹫闪电而来,这次魔邪没敢有半马虎。“透空魔幻手”打了个旋。

    “我让你叫”。一把抓住苍鹫的脖子。白光从脸前划过,魔邪手臂痛的都要断了,牙齿咯嘣嘣的响了几声。

    “去你妈的”。苍鹫被跌在脚下,魔邪顾不上痛了。抬脚一阵乱踹,将苍鹫踹成了肉泥。

    嗖!一颗“化血精丹”落到手中,肉泥和血气消失了。

    魔邪站在空旷的深渊上。阵阵阴气腾空而起,禁不住寒战连连。牙关紧咬,侧头看到赤霄坐着怪兽站在不远的空域。

    “哎哟!这不是赤霄剑奴吗?怎么也想换换口味”。魔邪牙不停的颤,还不忘记打嘴仗。

    赤霄的情况和魔邪差不多,被迫抓了壮丁。这时看到魔邪,不请愿的心飞到九天云外。“有你在,我当然要争一下”。

    “争个屁,老子是被逼的,要是有一点办法,早就逃了”。魔邪白了眼赤霄,心里暗骂着。“小子,本哥让给你了”。

    二人正在打嘴仗。又一位红袍魔宗老出现在空中的浮台上。拱了拱手。“可喜可贺,众位都过了第一关。为了公平,可以在此处休息三日,此地为魔花涧,涧崖上可采到异域奇花,是何花,我不说,等你采到,我再告诉你此花的妙用”。

    魔邪灵识四域,魔花涧上有千余只修者。这么多人去采,毛花都采没了。“老家伙吊胃口哪”。

    “好,三日后,我在此处等着众位献花”。红袍魔宗老晃着身子消失在空域。

    嗡!魔花涧上空炸了营。千道光影射入涧内。

    魔邪灵识一圈,空域没了落脚的地方。身影一闪,坐到浮石上。

    “呀!赤霄,你不去采花”。

    赤霄为何事而来,抢“哧精血兽”呀!当不当女婿不重要,重要的是抢到少主要的血兽。只有这样,他才能回到鸠魔族保护少莹少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