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神虫少主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5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黑暗中的老影子摇了摇灰白的头发。“见过一次,可惜没把握机会”。

    “哈哈哈!你横公如果早到化神境,不会没有机会吧”!黑发影子狂笑了起来。

    “惭愧!惭愧!当时确实技不如人”。横公被嘲笑,却一点没生气,声音反而有些卑微,低三下四的。

    “不论是谁,一定非我志者,必须挡住”。凝着螽妖影的妖士凶巴巴的吼道。

    “不错,竟敢杀我巫妖族人,就是八大虫族族主来了,也不行”。寒面巫女声音尖尖的,像似滑过了玻璃。

    “我等不得防呀!派出的使者都没有回复,不知那八大虫族族主是什么意思”。黑暗中的影子提醒道。

    “八大虫族心并不齐,只有九天神虫、九头战虫、九变咒虫、九命枯虫、九血残虫与九魂魔虫关系较好,是否能帮它不好说,九行黎虫、九兽凶虫、九禽飞虫与它的一般,应该不会来”。鸠嘲站起身,仰头看着远天的月影。

    “那能是谁?敢闯进来,这明明是向我等示威”。黑影凶巴巴的吼道。

    “獸清不如你去看看,是不是四大鬼灵也来掺和”。鸠嘲看向獸影,脸上凝着笑容,在夜色里看得那样的狰狞。

    “你鸠魔是盟主吗?指手划脚的”。獸魔女脸色沉了下来。

    “别呀!清姐什么话,就因你是灵魔的大姐大,所以你出手才更有份量”。巫妖女笑道。

    “别忽悠!现在事态不明,不是我等出手的时候。还是再等一等”。獸清一口回绝。她不想让众族以为是它獸魔族在主持这次发难。

    “对!对!再等一等,髅妖、骷妖、獬魔还没有到,我等还是先不露面为好”。

    树影下的影子们渐渐的暗下,七道影子消失在夜色里。

    月影如潮。一池清可见底的泉水被古树覆盖,长长的树枝,轻拂着水面,击打着夜的波纹。

    魔邪坐在溪流边,斜眼流着泉水的山洞。洞内声声水鸣隐隐有哗哗声。魔莹真会找地方,能找到这么隐秘洗澡的山洞。这水带着点凝香,沉吟的流着。

    “哎!魔虫城守卫这么严吗”?魔邪灵识眼空域,满眼的疑惑。

    “没有呀!怎么了”。水声断了,魔莹轻声问道。

    “近处的山峰有不少修者”。魔邪发现千里内的一座山峰,被灵魔把守。

    “来人了”?魔莹的声音有些惊慌,啪啪响起几声。

    “没有,应该也是去魔虫城的”。魔邪急忙解释道。

    “哦!吓死我了”。洞内的声音又轻了下来。

    魔邪不再问,还是让她好好的洗吧!吓成了那样,躲在他的怀里,就跟抱着只水鸭子。他那里知道,是“哧精血兽”吓得,还以为是妖族。

    “它们穿什么战甲,灵光什么样”?魔莹又问了句。

    “墨黑色,鬼头”。

    “啊”!魔莹惊呼声,像似被吓了一跳。

    魔邪跳了起来,三两步到了洞口前。差点冲了进去。

    “没事,应该是獸魔族”。

    “哦”!魔邪想起魔血城城主的话,心里也是一惊。这事太奇怪了,魔虫族怎么说也是灵域大妖,怎么可能来了这么多的异族,要干什么?

    啪啪几声,魔莹踏着水花而来,光溜溜的小脚丫没有穿战靴,有意的露出雪白的大半截玉脚。露了半边张脸,灵识眼远空,转眼又进了洞内。

    这腿和灵影子的差不多,魔邪摸摸鼻子,有点温热。鬼笑的摇了摇头。猛然挑起眉头,一股子血气从数百里外飘来。嘶!好熟悉,怎么想谁,谁就来了。

    不好!身影一闪,魔邪遁出数百里。

    山浪峰涛,层层叠叠。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谷空崖壁下,悬空站着一群修者。

    灵影子看着千丈石崖挡住了去路,慢慢的转过身来,怒目围上来的獬魔者,小脸儿阴沉着,看得更加的冷俏。

    “哈哈哈!这山真高呀”!獬玄老狂笑着,凶瞳眯成了缝。

    “影子放下我,你快走”!灵影子怀中抱着的神虫士吐着血泡,带血的手抓着灵影子的战甲。

    “少主,不行”。灵影子心里明白怀里的族子没有真元了,她可以逃,但它必死无疑。

    “走好呀!放下神廷,我给你机会”。獬玄老笑道。它并不怕神虫族剑奴跑掉,獬祖说了,只要神廷少主在,神虫族就不敢轻举妄动。

    “獬魔,少主游历到此,为何要苦苦追杀”。灵影子厉声问道。

    “这没你的事,说,你也不懂。放下它,有你好处”。獬玄老并不解释,如果不对剑奴手中的灵兵有几分忌惮,它才不会废这么多的口舌。何况,这神廷不能死,死了就少了一张重要的牌。

    灵影子无路可退,神虫祖们还没有到,如今只能硬拼了。

    唰!黑色旋光斜指山域,灵影子手中出现虚光残影,一柄闪着黑芒的剑凝在虚光之后。

    獬玄老退了步,厉瞳紧紧的凝着黑芒。这剑,它夺过,但无法驾驭。“嘿嘿嘿!你那几个帮手哪”?

    灵影子怒视獬魔,禁识奴、幻影、化身都已经爆体了,没人可以帮她了。

    “我在这儿”。魔邪走出崖壁,站在风动的松枝上。

    獬玄老瞪了下眼睛,乐了,又来了个送死的。

    灵影子灵识到魔邪,心里一惊。“他怎么在这儿”?

    “哎!影子,我说了,你别跟着我,怎么又追来了”。魔邪嘿嘿的笑着,飘近灵影子。

    “咦!此虫住在石头里”。獬玄老狐疑着,指着魔邪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滚”。

    “嗯!这是我相好的”。魔邪瞪起眼睛,可惜怎么瞪也没有獬魔的眼睛大。

    灵影子夹了下腿,想起两次猪手,脸儿腾的红了。怀中神廷少主也精神不少,侧头看着魔虫士,噗!气血上涌,又吐了口血。

    獬玄老不理解相好的是什么意思,这小子竟然认识灵女,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个邪魔,吃里扒外”。

    魔邪卷着袖子,笑了,撩了下头发,露出刑印。“哎!你说对了,我就是邪魔”。

    獬玄老瞪瞪眼,早就看清了刑印。果然是邪魔,对这种东西不用谈,油盐不进。“招魂戈”点向魔虫士。

    “獬狼,你很牛气呀”!崖壁上空响起柔媚的声音。

    獬狼愣了下,心里骂道:“今天这么倒霉,怎么来了这么多管闲事的,不对”。獬狼的脸唰的白了,抬头看向崖顶迷雾。

    “魔莹,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看戏呀”!魔莹光着脚丫子遁下崖空。刚才魔邪跑了,它就跟了出来,见到魔邪救灵女,气得转身就想走。眼神一溜,落到神廷的脸上,脸儿腾的起了红潮。“它怎么在这儿”。

    獬狼见到魔莹,知道魔血城的少主不好惹,听说他的夫君是骑着“哧精血兽”的猛虫,接连击杀了六位玄老级的灵魔。

    “嘿嘿!是十五少主,又见面了,即有你在,在下放过他们,告辞”!一挥手,数十獬魔老跟着獬狼莫名的遁走了。

    “哎呀!神廷少主,你受伤了,这么重”!魔莹遁到灵影子身边,伸手想抢过神廷。

    灵影子向后一躲,躲了过去。神廷吐了口血,抱紧了灵影子。“不......用......,有......剑......奴”。

    魔莹眼里闪过凶光,媚笑着。“看把你吓得,我还能吃了你吗?走,跟我来”。转身向崖上扭去。

    魔邪摸着下巴,看着魔莹扭动着小屁股。这魔虫发浪了。

    灵影子灵识空域,脸色阴沉。看眼魔邪,跟着魔莹遁上崖顶。

    到了泉涌的山洞,魔莹摆摆手,进了洞内。

    灵影子、魔邪跟了进去。嚯!这洞好漂亮,那里还是山洞呀!洞顶与洞的两壁犹如斧凿刀削一般,险峻异常。两壁上亮着七彩琉璃晶灯,映照着山洞迷迷蒙蒙,幻象环生。

    一幅水帘激冲下石壁,撞到壁根的石头,碰得零碎,跳着千千万万的珠子。石头上放着些洗浴的用具和一副战甲,一股甘甜的清泉静静地汇成小溪流出洞外。

    “来,放在这儿,让我看看”。魔莹走到石床前,轻轻的拍了拍。

    灵影子看着石床没有动,因为神廷少主紧紧的抱着她,不让她走过去。

    “愣什么,我是魔虫与神虫是近亲,我能害它吗?何况它的伤只有我能治”。魔莹瞥眼灵影子,发着狠的想收拾了这个剑奴。看到神廷少主样子,肺都要气炸了。

    魔邪推了下灵影子。“听她的”。

    灵影子闪了下身子,回头狠狠的瞪眼魔邪。抱着神廷少主走到石床前,弯腰轻轻放下。

    神廷少主俊脸煞白,紧紧的拉着灵影子的衣襟,眼里凝着乞求的目光,嘴里还吐着血泡,不知想说什么?

    灵影子放了几下,没放下去。轻轻的拉着神廷少主的手。“听话,没事,我就在身边”。

    神廷少主松了手,眼神直直的盯着灵影子。

    “都伤成什么样了,还亲亲我我的。一边站着”。魔莹小脸都气白了,拉了下灵影子,真想把她扔出山洞。

    “魔莹轻点”。魔邪看出不妥,急忙喊了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