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三女之争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说干就干,两位灵女风风火火的整理洞域。不多时,山洞妆点的如闺房似的,玉床、衣柜、妆台、浴池应有尽有。

    山洞一左一右,风格不同,寓意极深。钝钧看了会儿,心里美滋滋的,心里默念着。“应该就这些了”。

    秦姬也已经早早完成,坐在床边,轻轻的扣着床头,脸儿微微的红着。

    钝钧走近洞中心的石床。“秦姬,魔邪为什么还不醒”。

    喊了几声,不见秦姬回话,抬头看去。

    秦姬面颊燃烧着鲜艳的红晕,眉毛显得淡了些,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的动着,小嘴微微的张开。

    “秦姬,你发什么浪哪”?钝钧打了下秦姬。

    秦姬低下头,光润的带笑的脸敛住笑惫,脸颊蓦地红了起来。

    这个闺房是秦姬与莫邪的洞房。每每这时,秦姬都不由得偷乐会儿。

    “啊”!秦姬叫了声,走到魔邪的床边,眼神异常的慌张。

    钝钧看着大红的闺房,撇着小嘴。“天天思春”。

    “钝钧,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几点血源”。秦姬躲过那双小怪眼,细声说道。

    “对”!钝钧在灵袋中抓了一把,拿出数滴“仲源圣血”放在魔邪眉心处。摇了摇头,“仲源圣血”悬在眉心,没有半点动静。

    “放着吧,他会用到的”。秦姬说完,走回闺房,坐在玉床上,拿出灵石准备修炼。

    嗖!灵光闪过,秦姬愣了,手中的灵石消失了。猛的抬头,看到灵石飞到魔邪眉心处。

    钝钧刚要转身,被灵光吓了一跳。

    嗡......。灵石旋转起来,缕缕灵气飞入魔邪眉心。

    秦姬出现在床前,瞪着惊魂的眼睛。钝钧捂着要惊叫的小嘴。太神奇了。魔虫怎么能炼化灵石。

    灵域都知道,灵族修炼用灵石,异族修炼用的异物不一,五大灵魔族用魔石,九大虫族用虫石,五大血妖用妖石,四大鬼灵用鬼石。各族不通用,修炼结果相同。但灵族绝对不能用魔石、虫石、妖石、鬼石修炼,其它各族也一样。

    魔虫能炼化灵石,两位灵女吃惊不小,看着灵石极速的被吞噬,眼里直爆花。

    “这家伙变异了”。

    “真是个奇葩”。

    两位灵女议论着,看了会儿,惊叹着各自修炼去了。

    魔邪被“撕魄分神箭”所伤,命不久矣,之所以没有爆体,是因为不能爆,他没有本源神血,不能化血还魂,只能抗争着。灵鹊子不愧是灵域神医,妙手回春,帮助魔邪逃过一劫。

    伤是好了,但箭毒没有根治。此时,魔邪被数种奇毒浸浊,体内黑色斗盘慢慢的旋转,只能暂时压制奇毒,却无法炼化。

    秦姬的这颗灵石,如久旱的甘露,被魔邪瞬间捕获。黑色斗盘急速的旋转起来,被压制的奇毒一点点的炼化掉。

    嗞嗞嗞!细小的声音响起,魔邪身下的石头升起黑色的烟雾。

    钝钧、秦姬头皮嗡的麻栗了。“退”!二灵女急速的遁出山洞,逃到对面的山林中。

    黑色的毒旋在山洞内形成,洞外茂密的古树、荒草瞬间枯萎。噗噗噗!草木爆成了黑灰,随风飘尽。转眼间百里山域青石黝黑,流着腥臭的黑浆。

    钝钧、秦姬躲在百里外的山崖上,崖下黑岩流着浓浆,一层黑雾盖在上面,远远看去,像黑色的湖水。

    嗖!一根兽骨落下,撞到黑雾上,变成黑色浆液。

    钝钧、秦姬脸色惨白,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愣愣的看着滚滚毒雾。

    许久,秦姬的声音有些哽咽,泪水扑簌簌的掉着。“都怨我,不应该用灵石”。

    钝钧眼睛红通通的,不知道哭了多远。她比秦姬还要伤心,魔邪死了,“血灵珠”也没了,殿主的希望落空了。她能不哭吗?

    “不怨你,命该如此”。钝钧抽搐着,擦着眼角冰凉的泪水。

    喀嚓!数十道闪电夹杂着火花,随之而来的是术法的惊鸣声。流光飞落到山崖边,玉麒兽踩着崖空退了回来。兽背上的灵女看到黑雾,小脸唰的白了,大大的眼睛里凝满了恐惧。

    “哈哈哈!再跑呀”!两只齿魔老遁落在千丈之外,细眯着眼睛笑着。

    灵影子转过身,虚影长剑指向齿魔。“有本事,你就过来”。

    齿魔老玩转着“飞天獠牙”,阵阵的狞笑。“齿玄老一会儿就到,不急着出手......”。

    话没说完,脸色突变。脚下空域,飞起一道红光,未等反应过来,赤热的光芒将齿魔老从脚劈到头顶,齐刷刷的劈成了两片。

    另一只齿魔老惊死在空中,浓血从脚下流出,腹内魔丹爆成了血雾。

    灵影子持剑站在空中,惊大了眼睛。不能呀!这红光、黑芒太熟悉了。“赤日”?“吞雷”?

    “钝钧”?灵影子从梦中醒来,她知道,赤日在钝钧手中,不会错的。

    “哎!你个死丫头,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钝钧笑眯眯的遁出山林,向着承影扑了过来。

    “真是你!我的好姐姐想死我了”。承影和钝钧紧紧的抱在一起,星花带雨的哭笑着。

    “也想死了,大变样了,见不到‘裂地’,我都不敢认了”。钝钧推开承影,捏了把承影圆滑的脸蛋。

    “去你的,有那么可怕吗”?承影羞涩的摸着脸,侧头看到另一位灵女远远的站着,好面熟,一时不敢认了。

    “那是秦姬”。钝钧拉着承影的手介绍道。

    “秦姬”!承影的小脸暗了下,向秦姬点点头。

    承影的事,秦姬当然知道,只有钝钧还蒙在鼓里。微微的笑了笑。

    “快走,离开这里”。承影拉着钝钧的手向远处遁去。

    秦姬回首看眼黑雾,心里隐隐的痛着,为什么这么痛,她自己都不知道。

    入夜时分,三位灵女来到一座山间谷地,找了一条小溪停了下来,女人吗?总喜欢洗洗画画的,没有水怎么能行。

    “钝钧,这边坐”。承影草草的洗了下,叫着洗漱的钝钧。

    “等会儿”!钝钧没有停,依旧慢慢的洗着。

    承影撇着小嘴。“万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样子,大家闺秀就不是咱这种丫环能比的”。

    钝钧侧过头,撩起水淋淋的头发。“说什么哪?怪怪的,过来帮帮我”。

    “哎呀!人家可是化血境灵祖,不是小丫环了”。承影没好气的喊着,还是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当年在傀境时,两人就是这么天天的混在一起,万年了,好像还是没有改过习惯。

    “这头发,都分叉了,自己也不收拾收拾”。承影帮着钝钧梳着头,没好气的怨道。

    “轻点,痛了。自己洗,自己梳,不顺手吗”?钝钧嘻嘻的笑着。

    秦姬斜眼瞄着二人,慢慢的洗着手。钝钧的头发大多是她帮着洗的,怎么会粘成那样,分明是演给她看的。

    “影妹,你怎么成了剑奴”?钝钧随口问道。

    “倒霉呗,何止是我,泰阿哥、赤霄哥都成了剑奴”。承影有意的叉开话题,不讲她的身世。

    “你见过泰阿和赤霄”?钝钧惊得转过头,哎哟一声,被拽痛了。

    “见过,前不久......”。承影把魔蒌城的事说了遍,有意的提到了魔邪。却避开“莫邪”这两个字。

    “太好了,泰阿哥和赤霄哥一定也会来魔虫城。”钝钧有些激动,从那次在“灵域之门”偶然相聚,一晃数千年过去了。

    随口又说了句。“你也认识那个魔邪,可惜死了”。

    承影停下手,脸儿红了下。“发生了什么事”。

    钝钧把看到的事说了遍。承影叹了口气。“可惜了,那只魔虫不太坏”。

    钝钧也点点头,其实,对手魔邪的存在,两人都不再意,只是为了回避那个名字,想提,又不能提。又都想从对方的口中得到点消息。

    梳洗完后,承影和钝钧围着晶火聊了起来,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事,谁也不提经历和修炼。

    秦姬被晾在一边,看着两个女人在表演,心里阵阵好笑。、

    “两位聊这么久,是否想知道莫邪在哪里”?

    秦姬突然一句话,把承影和钝钧都弄愣了。灵光从钝钧眼里闪过,似乎感觉到什么?此女,在“灵域之门”时见过,想想那里的人,那个不是与莫邪有关系。

    看着承影和钝钧失魂的样子,笑笑的说道:“在我心里”。

    黑暗中,承影和钝钧的俏脸变得微红,紧紧的咬着牙。她俩没有想到,秦姬这个女人敢公开和她们叫号,还敢说这样的话。

    不过,秦姬突然这样,也把承影和钝钧震住了。无名之火在心间燃起,三个女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我和承影从小和莫邪一起长大”。钝钧第一个发了飚,说的话酸溜溜的。

    “我是莫邪第一个女人”。秦姬对二人十分的来气,做事扭扭捏捏,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

    这话就象定时炸弹爆开了花。打得承影和钝钧措手不及,那火腾的烧红的眼睛。这事真不好说,承影也是莫邪的女人,钝钧根本就算不上。

    “我是莫府指定的儿媳”。钝钧气得嘴都抖了,没想到这么危险的女人,竟然在自己身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