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少莹少主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6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我与莫邪有一儿半女”。秦姬并不示弱,她的筹码不会比两个女人少,如果两人不冷落她,她也不为玩得这么狠。

    承影和钝钧彻底的懵了,再喜欢,再比下去有什么用,在秦姬的眼里,她俩多说就是个姘头、情人。

    钝钧眼睛湿漉漉的,猛地转过身去,捂着脸,抽动着肩膀,呜咽地哭起来。

    承影小脸腊黄,咬着牙尖声喊道:“莫邪,你在哪里,为什么这么对我”。

    秦姬看着两个失去斗志的女人,心里无比的畅快。这些年,光看她们演戏了,终于让她们知道,谁才是莫邪真正的女人。

    洞域沉默了,三个女人默默的坐着,谁也没有吱声,各自想着个人的事,万年过去了,对那份感情的执着是否还有意义。

    三个女人身边不缺少追求者,有的依然那样的热情与执着。她们都没有看在眼中。为了年少的那段情,错过多少相思。

    如今,时光流转,几度轮回。倾负多少红颜,洗尽三千青丝,心中虽然依旧刻着曾经的誓言,曾愿,一生一世,君为绿叶,我为花,相结连理;曾愿,君为菩提,我为交藤,藤缠三生;曾愿,君为瑟,我为琴,同奏琴瑟。只可惜,今生终究还是擦肩而过。万年的期盼,沉淀为晶莹的泪滴,划过唇边,湮没在柔软的心底。

    承影轻轻叹惜,她感觉到累了,很想浅眠在日光嫣然的城池里,不问世世的轮回,不问生生的眷恋。永远的忘记昔日的缠绵。

    钝钧的心更加的复杂,万年了,她没有见过思念的人儿,见到的只是虚幻的身影。而朝思暮想的他,早已佳人相拥。而她依旧守身如玉,作着紫色的幽梦。

    看着那一抹旖旎霞晖,在萧瑟的风里染上夜的清寒。钝钧禁不住悲泪轻垂。多少相思雁南飞,终究天涯人不回。一流轻泪,寂寞了谁的芳华?爱落红尘,埋葬了谁的眷恋?

    一阵风儿吹皱了河面,泛起了层层涟漪,折射着殷红的霞光,像撒下红色的玛瑙,熠熠生辉。

    数十只神虫出现在空域,三个女人然不知,依然沉浸在各自的回忆里。

    神廷少主微微的欠身,看着灵影子脸上的泪光,面色微微的变了下。灵影子跟随它只有千年,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神伤过,它和众神虫祖近了百丈之内,灵影子依旧轻轻的拭着泪水。

    神宗老动了动,神廷少主抬手示意。近到数丈内,“影子......”。

    承影抬起头,拭去眼角的泪花。“这两位是我的密友”。

    神廷少主点点头,拉过承影的手。“怎么了,你身边还有我”。

    承影牵强的笑笑,她能说什么,心中的爱在这个夜晚沉封了,不是不爱,她已经为了这份爱守候了万年,万年呀!象梦一样过去了,而那份爱依旧是虚无飘渺。

    “我们走吧”!承影没有挣扎,第一次这么安静的让神廷少主握着冰凉的小手。

    神廷少主激动的不知怎么好了,手微微的颤抖着,嘴角抽搐的,鼻子酸酸的,有种想哭的感觉。

    异族与灵族互不通婚,这是千万年不变的法典,没有人敢逾越。自从神廷少主被承影救下,在那温柔的怀抱里躲过生命的危机后,神廷少主再也无法把持自己,在它的眼里只有这个影子,一时一刻的都不愿离开。

    “好,走”。众神虫消失在天际。

    小竹林闪着绿幽幽的光,在微风中轻轻摇响竹叶,风儿吹动树叶飒飒作响。

    钝钧、秦姬从沉迷中醒来,痴痴的望着远天一抹红霞。

    “秦姬,我累了,真的好累,我想回灵域”。红光直透钝钧胸口,赤日刀锋透胸而过。钝钧仰头看着天际的红霞,一滴清泪缓缓的滴下。噗!血雾爆起,一颗“凝血真元”裹着清光落在秦姬的手心里。

    冰凉凝着痛的滋味,颤动了秦姬的心。她低头看着这枚失去热度的真元,心里极其后悔,这两个女人并非是她的情敌,就算是,她们从来没有真正的得到莫邪的爱,她们生活梦幻里,编织着从来没有实现的未来。而她亲手破灭了她们的梦,她是不是做错了。

    秦姬拿着钝钧的“真元”,痴痴的坐了一天又一天,不知过了多久,才从愧疚中醒转来。

    一道耀眼的电光把天空和大地照得通亮,随即术法惊鸣声滚滚而来。

    数百个战团在耀眼的光芒中厮杀着,血气弥漫了千里空域。

    扇影划破天空,像一把薄刀斩在战虫士的眉心处,血光爆起,一颗凝血真元落在赤霄的手中。

    赤霄弹落衣上的血迹,转过“混天兽”,再次冲入战团中。

    灵影一闪,赤霄险些与灵者撞个满怀。战盾移到身前,挡住狰狞的目光。

    “大哥”?赤霄愣了下。他知道泰阿在战虫族,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

    泰阿看到赤霄,使了个眼色。挥起“裂焰戈”,砸向赤霄的脑袋。

    赤霄惊呼一声,连击数道术法,催动“混天兽”,边打边向山后退去。出了数百里,赤霄拉住“混天兽”。“大哥,你没事吧”!

    “还好,刚才没有你,险些被战虫祖困住”。泰阿抹着汗水,惊恐的回首天际。

    “这是怎么回事,异族怎么乱了”。赤霄问道。

    “我哪知道,现在八大虫族都来驰援魔虫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泰阿也是一头的雾水,现在都打乱了,只要见到灵魔族、血妖族,二话不说,就是杀。

    “怎么办,我们回灵族”?赤霄问道。

    “二弟,我也想回去,可是我的“本源神血”在战虫城,回不去呀”!泰阿叹了口气,声音极其的悲凉。

    赤霄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只要“本源神血”掌握虫族手中,灵者永远都别想离开异域。还好,他虽然是鸠魔族的剑奴,都是因少莹少主,而他的“本源神血”,却在异域某个神秘的洞域里。

    “大哥,你下次遇到危险时,给我晶信。我去战虫城助你拿回‘本源神血’”。

    “好,快离开这里吧!一会儿,各族都会赶来”。灵识四域,自从大战开始之后,泰阿无时无刻都生活在恐惧中,不知道何时就会化血还魂,失去百年修炼的机会。

    “大哥,你先走”。赤霄急忙道,他已经感应到有灵魔族杀来。

    泰阿不敢久等,放出乌砣兽,遁空而去。

    不多时,鸠魔族老们到了近前,看到赤霄,眉头挑了挑。“谁的剑奴,怎么跑到了这里”?

    鸠玄老急忙上前解释。“洞主,是鸠晴少主的”。

    鸠宗老脸色缓和下来。“让他跟着不许乱跑”。

    鸠玄老摆了下手,赤霄见礼后,回到战队中。

    鸠魔族一路急遁,不久来到一座山域。嗖嗖嗖!遁出数位鸠玄老,见到战队,急忙迎了上来。“洞主,山主正在等你”。

    老洞主嗯了声,回首看向赤霄。“你,跟着”。

    赤霄不敢说话,低首走近老洞主。一阵急风,眼前飞花落叶,幻象频生。

    “鸠涂见过山主”。洪声震得赤霄眼睛化了魂,晃了数下才清醒过来。

    眼前是平坦的石台,宽数百丈,云集着众多的鸠宗级鸠魔。

    “嗯!涂山主一路血战,辛苦了”。石台上首宝座上坐着一只尊级老鸠魔,平淡的说道。

    “不辛苦,都是些毛虫,没劲。不过,鸠晴少主的剑奴,让我带回来了”。鸠涂回手提过赤霄的领子,将其扔在脚下。

    鸠尊老看都未看。“先下去吧!我等还有要事商议”。

    鸠涂踢了赤霄屁股一脚。“还不快滚,再私离战队,小心我灭了你的真元”。

    赤霄不敢辩解,起身退出石台。

    轻凉的风扑鼻而来。赤霄长出了口气,想想把鸠晴少主扔到了战团中,他跑了,这罪可不小,还好今天山主有大事,没心思理他,不然少不了重罚。

    “赤霄,少主找你”。没等赤霄庆幸完,身后转来灵馨的声音。

    啪!赤霄抖开“如意随心扇”,潇洒的转过身,瞄眼灵馨的白胸。“何事”?

    “何事?去了你就知道了”。灵馨瞪眼油头粉面的赤霄,不经意的提了提胸甲。

    “有点大”。赤霄抖扇,走过灵馨身边,鼻子抽了下,色色的笑着。

    灵馨躲了躲,这些年被这个赤霄欺负的太多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说什么哪”?

    “我说你衣服大了”。赤霄呵呵两声。

    灵馨子眨巴着眼睛没想明白。“可不是,近来又瘦了,跟你操多少心”。

    “跟我操心,你把少主的心操好就行了”。赤霄没好气回道,这个丫头,嘴说的好听,不知道背后说他多少坏话,无非就是看她胸了,拉她手了,摸她屁股了等等吧!赤霄都数不过来了。

    “少主,她来了”。

    夜露声声中,幽幽的澹香伴着凉丝丝的风儿,摩挲着淡淡的身影。赤霄眼神闪了闪,轻轻一礼。“少主,我回来了”。

    “有什么消息吗”?少莹深情的看着赤霄,那眼神不是主仆那种,带着一种灵动的俏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