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族子之战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1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少主,此次必是异族一次混战,我已经见过虫族四大家族,灵魔两大家族,还有巫妖族......”。赤霄把看到的简要的讲过。

    “知道为什么吗”?少莹含情脉脉的问道。

    赤霄打听过,那些同境鸠魔不理它,根本打听不出来。只好摇了摇头。

    少莹与赤霄、灵馨在鸠魔域生活这么久,当然明白赤霄的难处,虽然在外面大杀四方,不过是鸠魔域的奴隶,谈不上地位。

    “我不留你了,处处要小心”。少莹不敢多留赤霄,心里一百不愿意他走,可是没有办法,山主随时都可能回来,那样赤霄就惨了。

    赤霄一样心事重重,盘算着怎么向鸠晴少主交代。“少主,这是我收来的真元,你留着修炼,少什么,让灵馨通知我。保重”!

    少莹接过虫袋,心里激起一股温流。她真想抱住赤霄大哭,多么渴望这份呵护,然而她不敢。声音变了调,颤颤的回道:“保重”。

    赤霄向灵馨点点头,小声的嘱咐几句,遁空而去。

    小半个时辰,赤霄一身血气的遁落山间谷地。一池清可见底的泉水,从一棵大树洞中流出,“叮咚!叮咚”!,如玉琴在洞中弹奏。

    “剑奴,你跑那儿去,还知道回来,鸠晴少主受伤了”。守在树边的鸠魔女厉声尖呵。

    “我受伤,掉了队”。赤霄低着头,不敢看鸠魔女。他能感应到鸠魔女眼中的火气,多狡辩一句,都可能被抽上几鞭子。

    啪!“有脸说,你的伤比少主还要重要吗”?刑鞭抽在赤霄的手上,留下长长的血印。“还不快滚进去”。

    赤霄哼了声,低头进了林域。绿树掩映中,殿宇红墙与树影交错,两株古松,百竿翠竹,千盆秋菊,含苞待放。殿间鸠魔女一路小跑的忙碌着,。

    “快快,还愣着干什么?少主痛得不行了”。一阵吆喝,殿外更乱了,凝着阵阵的汗息。

    赤霄小心翼翼的走近鸠宗老。“殿主,我回来了”。

    鸠宗老看眼赤霄,眼神亮了亮。“快进去服侍少主”。

    赤霄犹豫息,慢慢的进了大殿。

    殿内站着数百位鸠玄老,个个眼神凝重,面色阴沉。

    “你们都笨死了,巫师哪?快痛死我了”。骄横的声音回荡在殿域,吓得鸠魔老、剑奴跪了一地。

    两位昔日侍奉左右的剑奴被踢翻在地,一脸的血渍,看来那一脚正踢在脸上。

    “赤霄哪?怎么还没回来,回来把他腿给我打断了”。鸠晴哭闹着,竟然狠狠的骂着赤霄。

    “少主,我回来了”。赤霄走到石床前,昂首直立。

    听到赤霄的声音,石床内的鸠晴安静下来。许久,才听到狠狠的声音。

    “都下去吧!赤霄留下”。

    众鸠魔如卸重负,暗自出了口气,默默的退了出去。

    等殿内鸠魔和剑奴退尽,石床帷幔里,传来温柔的声音。“你去哪儿了”?

    “少主......”。赤霄把路上想好的瞎话说得天衣无缝。

    “你受伤了,过来我看看”。帘后的鸠晴有些急,轻挑青纱,露出长长的指甲。停了下,又缩了回去。

    “过来......”。

    赤霄站着没有动,他虽然是剑奴,从来不像其它的剑奴那样奉承。鸠晴玩弄剑奴于股掌之中,对赤霄一直没有半点办法。

    “坐在床边,给我看看伤”。鸠晴娇娇滴滴的说道,没有半点硬气,还带着乞求的声调。

    赤霄搬过石墩,坐在石床边。“那儿伤了”。

    纱帘下伸出雪白的小脚丫,长长的红印子从脚踝向小脚沿伸,像似越来越重。

    赤霄锁起眉头,这也叫伤,身上痒痒也比这挠得很。

    “伤在上面”。腿一弓,帘下露出大半截雪白的玉腿。都能看到大腿根了。

    赤霄脸一侧,立即明白,鸠晴没有伤,只是在矫情,更准确的说,在卖弄风情。这一手,赤霄没少对付,只是这次大战之后,没有想到罢了。

    啪!香足点在赤霄的嘴角上,踢得赤霄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胆,赤霄临阵脱逃,还敢调戏族子”。鸠涂不知何时进入大殿,见到此景,怒声喝斥。

    赤霄擦着嘴角的血,站了起来。“赤霄不敢,少主让我为其疗伤”。

    鸠涂看着石床,眼神细眯着。“族子,可有此事”。

    “荒唐!鸠魔族的伤,小小灵奴能医得了吗”?鸠晴见到鸠涂,心里微寒,她虽然荒淫,但并不敢让山主知道,鸠涂是山主的左膀右肩,掌管刑殿,山内鸠魔没有不怕它的。它怎么能自毁前程。

    “掌嘴”!鸠涂恶狠狠喊道。三道光影飞到赤霄面前。啪!一声脆响。赤霄飞出大殿。“送他去刑殿”。

    鸠晴被这一幕惊愣了,它心里虽然气赤霄。却不想失去他,见此情景。急忙柔声道:“涂刑老,他是我最好的剑奴,失不得”。

    鸠涂眼神阴寒。它就是为了赤霄而来,见鸠晴族子求情,脸色微缓。“那就去领十下鞭子吧”!

    “谢涂刑老,不知刑老找我何事”。鸠晴心头大喜,没想到今天刑老这么给面子。

    “我一是为此灵而来,二是想与族子商议攻打魔天岭一事”。鸠涂坐到石墩上,轻抽下鼻子,细眉细目的盯着帘内婀娜的身影。

    “刑老,这魔天岭不归本少主”。鸠晴疑惑的问道。

    “就因不归族子,所以族子才是奇兵”。鸠涂突然阴笑道。

    “请刑老明示”?

    鸠涂盯着细嫩的,能嗅到香气的影子。灵识了数息。

    “这......,好吗”?鸠晴心神微动,被鸠涂说的消息,弄得心活了。只是,这么做,会得罪鸠萝少主,鸠晴还不想与鸠萝翻脸。

    “族子,我再给透露个消息。这次魔天岭之战,宗级以上修者都不会出手。各族族子可能会云集魔天岭,你不去,不等于其它族子不去。那时,立功的机会落到谁的手里,就不好说了”。

    鸠涂这么一激,鸠晴立即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么说,异族想让族子进行一番较量。看来,这魔天岭必然是血流成河。“多谢刑老,鸠晴,这就准备,征伐魔天岭”。

    “好!山主有令,此战必须胜,不然族子之位不保”。鸠涂突然甩出这么一句话,鸠晴吓了一大跳。

    “请回山主,鸠晴提血而战”。

    “好,我即刻回报山主”。鸠涂起身告辞,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大殿。

    见鸠涂离开,哗啦,青纱飞起,戎装少主起身坐在床边。“请!七十二亭亭主”。

    不多时,数百鸠玄老进了大殿,见到少主披挂战甲,心里一惊。难道又有战事。

    鸠晴环视各亭主,细声细语的说道:“各位鸠玄老,本少主决定攻打‘魔天岭’,不知众位有何建议”。

    有的鸠玄老深吸口凉气。“族子可了解‘魔天岭’”?

    “这......”。鸠晴摇着头,它刚刚知道这个消息,就迫不急待的召集人马,还不曾了解“魔天岭”。

    老鸠魔走到近前,微行一礼。

    “魔天岭”是魔虫城的第一门户,一直由魔虫族第一族子魔炎镇守。这第一族子魔炎非同一般,在魔虫族族子中,最为血腥的一位。先不说帐下有多少悍将,但说灵族剑奴就有十位,个个手持灵兵,战力极强,很少有族子敢与其争风。

    据说:魔炎已经化血境六阶,就因不想失去化血级第一族子之位,一直没有突破。身怀“三大绝技”:魔天剑、魔天雷、魔天吼。在魔虫族能挡住它的“三大绝技”的化血境魔虫寥寥无几。

    更可怖的是,他的魔魑兽已经进级,战力可极魔玄老。魔、兽叠加,战力怎么是化血境族子可以战胜。

    老鸠魔说得这个细,似乎对魔天岭和魔炎了如指掌,说得吐沫星子直飞,惊得鸠晴眼神直跳。

    “按亭主所言,我等有几分胜算”?鸠晴神伤了,它后悔接下这个差事,这不就是个大火坑吗?

    “族子手下,只有赤霄一名剑奴能与其剑奴争峰,其它......”。老鸠魔叹了口气,摇着头。它不说,众鸠魔也知道什么意思。

    “各位亭老还有何意见”。鸠晴环视着大殿,它真想此时能有一只鸠玄老能给它一点信心。可是众鸠玄老,没有一个敢出头的。

    想想鸠涂的话,鸠晴左右为难,不去,也是个废,去了还是“狒狒”。

    “赤霄哪”!鸠晴突然发现剑奴中没有赤霄。

    另一只鸠玄老上前。“族子,赤霄被打成重伤,怕是十年八年的起不来了”。

    嘶!怎么会这样,鸠晴惊大了眼睛。鞭刑!魔虫族族人大多都品味过,钻心的疼,让人痛不欲生,如入刀山火海。但往往是磨砺魔族族人意识。

    小小的十鞭,再狠也不至于打得十年八年起不来床。

    “这......?鸠萝出手了”。鸠晴立即想到一鸠,也只有它能下手这么狠。

    “今日议事先到这里,各亭主严密管理本亭族人,未出征之前,不得外出”。鸠晴着急了,此战,不战也得战,它不能没有赤霄。

    “快,带我去看赤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