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魔天初战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2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石亭内,依着石柱,挺立着几丛翡青竹,碧粉相间的叶子犹如一把把利剑攒在一起,舒展着枝叶,凝着淡淡的雾气。

    竹下放着石床,赤霄四仰八叉的趴着,一动不动,哼哼声都没有。

    鸠晴带着几位侍女进了石亭。

    “什么味呀”!绣帕挡着鼻子,皱着眉头,突如其来的血气,让鸠晴小脸抽抽着。看到赤霄的样子,眼神立即变了。

    这不是刑鞭所伤?赤霄身上没有半点伤痕,却混身凝着血气。

    鸠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伤。快步走到石床前,捂着鼻子,伸出尖指探试过赤霄的经脉。“谁伤的”?

    侍女们面面相觑,只听说是被刑洞送回来的,怎么伤的没人知道。何况赤霄一直独居一亭,更没人知道了。

    “带上他,去魔天岭”。鸠晴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刑老鸠涂刚刚通知魔天岭的事,就有人在背后动手脚,把赤霄伤成这样,看来是要阻止它去“魔天岭”。

    侍女们走到石床前,没敢抬起赤霄,抓住床腿,轻轻用力,咔嚓!整个石床动了起来,床上的赤霄哼哼两声。

    “轻点”!鸠晴娇喝,眼里闪着凶残的光。

    侍女们吓得额头微汗,鸠晴少主平时骄横,生性却较为温和,这次真的发火了。

    魔天岭山浪峰涛,刀削斧砍般的崖头直立天地。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岭外是一片石砾荒原,延绵千里,愕然的止步在几十座小山林前。

    数只鸠魔站在荒石滩前,凝目腾着石气的石原。

    “少主,鸠涂鼓动鸠晴来了”。

    白甲鸠魔女远眺石滩,眼神里闪着点点星光。

    “不过,刑老小小的动了点手脚,那个赤霄中了‘五迷睡仙散’,十年内不会醒来”。

    白甲鸠魔女嘴角微微动了动。“把信息散布出去”。

    “是,少主”。

    嗖!一道晶光飞落在石原空域上,空域一片血红,慢慢的凝聚成大大的血字。“残虫族族子残飞约战齿魔族族子”。

    白甲鸠魔女眼皮跳了跳。“残飞来了”。

    弧光凌空飞斩,空中血字断着数节,乌甲齿魔士手持“飞天獠牙”斜指空域。“残飞,你也敢挑战本族子”。

    白甲鸠魔女转过身。“齿风不可大意”。

    昨日彘魔族子与黎虫族子一战,彘魔族族子化血还魂,虫族占尽了风头,果然今日又来挑战。

    “鸠萝少主放心,残飞与我没交过手,但它底数,我已经摸清”。齿风一阵狂笑,从心眼里都没把残飞放在眼中。

    血字破碎,石砾荒原中凝出黑色的影子。披风在晨光中呼啦的抖着黑晕。

    “残飞的剑奴”。

    异域各大族的剑奴众多,化血境剑奴主要跟随各族化血境族子。

    “见过吗”?齿风回首问道。

    身后灵女剑奴摇摇头,眼神闪过惊光。

    “去,杀了他”。

    灵女遁空而起,脚下踏出根根的骨光。

    “齿族的‘枯骨盾’好威风”。鸠萝笑盈盈的赞道。

    身后几位异族族子哼了声,虽然没有说话,脸上显出几分不悦。

    齿风扬头笑道。“这不过是齿魔族一点皮毛技法,见笑了”。

    说话间,齿魔族剑奴与残虫族剑奴停遁在石原中心,众族子屏气凝视。齿风斜了眼鸠萝,脸上凝着傲色。

    白光耀眼,齿魔族剑奴抽出一支细竿白毛笔。在空中轻轻画过,枯骨战盾凝在身前。

    嘶!众族子吸口寒气。“天元笔”!

    齿风呵呵两声,淋浴在众族子惊愕的目光中,感觉无比的神气。

    不错,剑奴用的正是灵域小有名气的“天元笔”。此笔出自灵剑宫三灵之首华侬之手,有“一笔定乾坤”之威。此笔竟然落到齿魔族剑奴手中。

    残虫剑奴凝视着眼前惊艳的美女,眼里凝着惜色。心里不知叹惜多少回,灵族没落,竟然无法保护灵族的女人。手中残光抖过,瓜形双锤交错在胸前。

    咔嚓!瓜头相撞。金光闪电分成数缕,直射齿魔剑奴。

    灵女笔锋划过天际,推动枯骨盾挡住空域,身形向后退了步。

    “霹雳流星锤”?众族子看了金光,心里暗叫。异域各族剑奴的灵兵,在灵域都有记录,很难说出谁强谁弱。主要看剑奴的实力。

    金光瞬间击在枯骨盾上,盾面随着爆音,炸成了碎片。

    持笔剑奴遁开数百丈。身形后移瞬间,“天元笔”在空中急书个“定”字。

    噗!金光穿到“定”字前,空域震荡起来,金光分散成数缕流光折射空域。

    噔噔噔!齿魔剑奴退了数步,鼻子筋了起来。汗水噼噼啪啪的掉了下来。

    这一锤,看似平常,二奴都尽展各族的秘术。残虫剑奴的战力明显比灵女强。

    嘘!众族子摇头叹惜,这么好的灵兵白瞎了,一点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

    残虫族剑奴占到了便宜,瓜锤双分,散在空中金光聚向锤体。啪!双锤在空中重击。像猛烈的山崩似的隆隆雷声,在双锤交合的瞬间,斜若穿过空域。金色电光在锤间凝聚,一道闪电凝成剑形,剑尖直穿灵女。

    齿风脸阴了下来,这剑奴绝非这等战力,有意的想拖延战事。“白涓,此灵不灭,你应该知道后果”。

    白涓正是齿魔族剑奴。笔尖微微的颤动,白涓不想杀戮,何况是灵族。齿风少主说的后果,当然明白,那就是**。灵族与异族并非同类,即已化形,就有欲望。

    成为齿魔族剑奴后,白涓在剑奴与**间徘徊,几次差点被齿魔族大能收走,都因齿风未能成形。白涓多少对齿风少主心存感激。

    众族子看到“霹雳流星锤”这等威力,都为齿魔族剑奴捏把汗。可惜了“天元笔”。

    白涓笔锋划过,甩出三道笔光,一道直击剑锋,另二道直取灵士眉心、丹海。

    残虫族剑奴锤光高举,凌空砸向两道笔光。噗噗!笔光穿过瓜锤。灵士双锤脱手而飞,脚下流光闪过,向后倒飞而去。

    那道击在剑锋上的笔光,切锋断节,瞬间击破金光凝剑,飞出千丈,抵在灵士眉心处。

    灵士惊大着嘴巴。没想到“天元笔”这么利害,竟然破开“霹雳流星锤”。牙齿阵阵的寒战,步步向后退去。

    “杀了他”。齿风凶道。

    白涓收笔遁回。“少主,本奴已经胜了”。

    齿风气得小脸异常的难看,剑奴虽然胜了,却让他在众族子面前掉了面子。气得牙根痛,又不好发火。

    “果然是‘天元笔’,利害”!灵魔族族子们惊叹不已,没人再意齿风的表情。

    齿风的脸微微缓和,提起“飞天獠牙”遁上空域,牙光点向远空。“残飞出来受死”。

    “哈哈哈!齿风胜了也这么大的火气”。黑发垂直,剑眉斜飞的英挺残虫士斜背“凌寒撕魂锬”大踏步行来。

    齿风细眯着残飞少主。听说,此虫刚刚突破化血三阶,竟然有勇气挑战它。

    “呵呵呵!残飞,本少主不与你多较量。你能接住‘魔齿三獠’,你就赢了”。

    残飞锬光飞旋,摆了摆头。“不如齿风少主,接我三锬”。

    “滚!本少主先说的”。齿风火了,指着残飞吼道。

    残飞听到齿风骂它“滚”。脸色阴沉着。骂人的话谁都会说,就是说不出口。“本少主先下的战书”。

    两位少主为谁先出手,争得不可开交。可把其它族子急坏了。“要打就打,都是三技,不都一样吗”?

    鸠萝没有着急,笑嘻嘻嘻的看着,没有劝说。

    残飞、齿风争执一会儿,终于达成了约定,一人一技,第三技同时出手。

    “凌寒撕魂锬”在手中飞旋,锬风夹着数十道片光,直削齿风腰部。

    “狗日的残飞,你娘的不讲信誉”。齿风突然骂道。没等骂完,锬风已经到近来。

    齿风在骂声中,推开战盾,“飞天獠牙”劈向锬风。

    呜!两道弧风击在一起。这残飞和齿风竟然来了个硬碰硬,两虫双耳顿时失聪,双手麻得都握不住异兵。

    嗖!双影退出战团,呲牙咧嘴的怒目对方。此时除了灵识,对方什么样子,伤成什么样,根本看不清了。眼睛直化魂。

    齿风立住“飞天獠牙”,用力搓着麻木的手掌,心里一阵后悔,怎么能硬接哪?这残飞的好大的力气。

    残飞也没好到那里,它没想到齿风敢来硬碰硬。这把它震得脑信子嗡嗡的,额头青筋差点爆开。

    “我晕!这两个蠢材”。众族子看到此景都气乐了。只有未化形的异族才会这样,两只少主都是化血境,怎么能玩这么没品味的事。

    齿风麻了爪似的将“飞天獠牙”凝上空域。一技“飞天长虹”,獠牙锁向残飞的喉咙。

    残飞身影一闪,寒杀之气扑向齿风。残飞竟然没有凝术挡击“飞天长虹”,近身要与齿风肉搏。

    齿风怎么可能让残飞进入千丈之内,獠牙回勾,直取残飞少主后心。

    残飞战盾挡在身后,锬光飞杀齿风眉心。

    齿风推盾挡住,身影向一侧闪退。獠牙避过战盾,飞旋残飞丹海。

    两只少主术法不接,这一技永远看不出战果,你来我往,你退我进,打得胜负难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