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阴谋败露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7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奶奶的,都乱了。杀”。残飞催动“凌寒撕魂锬”,斩向横公月。

    横公族原本占尽了先机,已经杀得鸠魔族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突然,来了残虫族,阵容立即乱了起来,不知打谁好了,三族混战在一起。

    近处,一座山峰高耸万仞,险绝异常。两位灵影站在树影花丛间偷窥着战局,嘻嘻的偷着乐着。

    “灵祖这招果然利害”。

    “只可惜死的太少”。

    “知足吧”!灵影一闪,嘻笑声隐入林中。

    苍树翠竹点缀在形状奇特的巨岩间,层层烟岚飘飘忽忽。烟影微动,一位灵女抱着灵士出现在树丛中,小心翼翼的遁入谷地。

    几息之后,灵女找到一处密林中的山洞。四下灵识,未发现可疑之处。脚尖轻点草头,落在洞前的乱石上。刚要进洞,空中透明蜘蛛网无声无吸的落下。灵女脚下踏出圆形飞盾,右手夹住灵士粗腰,左手凌空点出一笔。

    嘶嘶嘶!晶网燃起火焰,烧出巨大的窟窿。未等灵女稳住身形,洞中飞出数片细网,瞬间散开,迎面扑来。

    “天元笔”点向前方,黑色墨气升起,细网变成了灰烬。两支长着倒刺的尖爪刨来,灵女早就有所准备,笔锋急书个“封”字,伸来的尖爪定格在空中。

    笔尖划过白光,洞中涌出一缕血气。灵女抓过血气凝成血珠放入灵袋中。刚要进洞,回首看向身后密林。

    “灵友,既然来了何必躲躲闪闪”。

    两位灵女出现在古树藤间,斜媚着丽眼,看着洞口的灵女。“白涓”?

    白涓理起散乱的头发,露出精致的小脸,目光凝满着惊色。“赤晓少主,怎么是你”?

    赤晓走出古藤遁到白涓身边,看着她怀里面无血色的灵士。“赤霄怎么了”。

    白涓知道赤晓与赤霄的关系,急忙将赤霄放在地上。面带红晕。“不知道,我在鸠魔族中将他救出时就这样了”。

    赤晓顾不得细问,抱起赤霄,向密林中遁去。

    “白涓跟着”。盎然喊了声,跟着进了密林。

    白涓能遇到赤霄激动的不得了,又看到赤晓和盎然,这两位在圣域时见面不多,也已经耳闻能熟。不加思索的跟了去。

    穿过郁闷古林,来到古藤缠绕的山洞前。咦!白涓的眼神亮了,这儿还有灵女。

    “这不是赤霄吗?潇洒公子怎么被打成了这样”。水寒嘻笑着,眼里满是玩味。

    “药祖回来了吗”?赤晓急色道。

    “没有,在南山看热闹哪”!

    “我去找”。盎然遁入树林中。

    赤晓没心思介绍白涓,她探试过赤霄的伤势,十分的古怪,脉息平稳,血相正常,却人事不醒。将赤霄放在她的石床上,又查试过,还是找不出半点问题,这下急得赤晓满脸是汗,在洞中直转圈圈。“药祖哪!还不回来”。

    白涓看着洞中的摆设,心里有了底,没想到,在异域深处,还有大灵寄居于此。太不可思议了。

    “哎呀呀!什么事,放手放手,我还在主持战局”。洞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白涓媚眼惊跳,怎么是他。

    “见过药祖”。白涓双膝跪地,向进来的灵影见礼。

    “哎哟!这不是白涓少主,哈哈哈,你老爸都想死你了”。灵鹊子大笑起来,一扫脸上的不悦,双手扶起白涓,上下打量着。“那个不要脸的,把你送去当剑奴了”。

    白涓小脸微红,千年前的事,一时说不清楚。眼圈红了。“药祖见过灵父”?

    “见过,见过,不知道到那儿混去了,等跟我回灵地,我带你去见他”。

    “我......”?白涓低下头。

    “哦!本源神血在齿魔族,小事,别管他,与药祖在一起,还怕这事吗”?

    “药祖,你快过来看看”。赤晓拉着药祖往洞内拽。

    “哎呀!轻点,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这么拉扯”。灵鹊子边说边晃着身子,不情愿的进了洞内。

    “哎哟!这是什么日子”。灵鹊子看到石床上的赤霄眼睛乐开了花。前不久听赤晓说过赤霄的事,灵鹊子激动不已,这些年,他再也没有回圣域,正是要寻找来到灵域几位灵识大圆满的小家伙。竟然找到了好几个,今天又遇到了赤霄。

    “药祖,你快看看”。赤晓急得不得了。

    灵鹊子看了眼,呵呵呵的笑着。“不急不急,让他多睡会儿”。

    “什么不急呀!人都这样了”。盎然也围了上来。

    “药祖......”。赤晓拉着灵鹊子的胳膊生怕他不医治。

    灵鹊子看着几位灵女急得小脸通红,躬下身像模像样的摸了两下。“没事,他中了玄晕草毒,睡个十年八年就会醒来”。

    “真的”?赤晓惊大眼神,她不相信会这么简单。

    “药祖还会骗你吗”?灵鹊子瞪起了眼睛,一脸认真的样子。

    “药祖有没有解药”?赤晓不依不饶,她还是有几分不信。

    “山中有一种‘清明草’,可解此毒,可是外面正在大战,不好采呀”!灵鹊子斜眼瞧着赤晓,嘴角凝着笑。这小丫头对赤霄不错呀!

    “我去采”。赤晓急速遁出山洞。

    “你看看,把她急的,怎么用都不问”。灵鹊子拿出晶轴,灵识一息,放到床边。从灵袋中取出细长的灵针,在赤霄的仁宗轻轻的点了下,一股黑血流了出来。

    “盎然看好了,白涓跟我来”。灵鹊子摆着大袖子出了山洞。白涓看眼赤霄,跟了出去。

    灵鹊子走到古林边缘,转头看向白涓。“涓儿,可知灵魔此战的内幕吗”?

    白涓摆摆头,她只是剑奴,对齿魔的事知道星点,对这次为何而战一无所知,都打乱了,她也想不明白。

    灵鹊子笑了笑。“没事,你回来齿魔族,按我指示办”。

    “是”。白涓心里不舍,但能见到药祖心里高兴不得了。先前那种压抑的心境一扫而光。

    “对了,最好能收集到宗级以上精血,我有用处”。

    “是,药祖,我走了”。

    “嗯,带上这个。会用得上”。灵鹊子拿出灵丹放在白涓手心。“哦!对了,找到泰阿、夏禹、小月告诉我”。

    “是”。白涓迟疑着,不知道药祖为什么点了这么多的人,这些人都莫邪的密友。张张嘴想问莫邪的事,又没好意思。告辞后,遁空而去。

    灵鹊子看着白涓的身影,满心的欢喜,背着手,晃着脑袋,向另一处山域遁去。

    魔天岭,巨大的石洞内,聚集着七位族子,个个面色阴沉,眼里凝着火气。

    “啪!那个犊子设的圈套,一定给我查出来”。魔炎少主大发雷霆。

    今日一通乱战,各族都损失不小。到了夜里,回来的少主们才回过味来。这事不对呀!明明就是个阴谋。接着又接到线报。飞虫白中了埋伏,战死了。

    这把众少主气得,混身发抖。“好狠的灵魔竟然玩阴的”。

    “魔炎少主,不如我们也弄它一次”。

    “不错,这么打也不是个办法,应该玩点路子”。残飞这次最惨,差点被灵魔族包了饺子。

    “魔炎少主可有主意”。众虫子看向魔炎。

    “放出风去,鸠萝公报私仇,击杀鸠晴”。魔炎一时想不出办法来,只好用这招了。

    “好”!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静静的小溪边,残飞背对着月光,煮着茶水,打开茶盖嗅了嗅。“哇!这茶好香呀”!

    “残飞,你这局搅得没有力度呀”!齿风遁到溪边,没好气的问道。

    “来来,先品茶,那些事一会儿再说”。残飞瞄眼空域,嘴角凝着冷笑。

    “还有心思喝茶”。齿风也不客气,落到石案前,拿起茶盅吱吱的饮了起来。

    “怎么,你有新想法,还带着尾巴”。残飞放在茶盅,瞪了眼齿风。

    “你说哪!不出点事怎么能乱”。齿风阴森森的笑道。

    正说着,空中一声怒喝。“齿风,你竟然吃里扒外,私通虫族”。獸魔士站在空域指着齿风破口大骂。

    齿风头都未抬,饮了口茶。“獸犬少主发这么大的火干什么,谁没有几个朋友,来,坐下喝口茶”。

    “哼!你等着”。獸犬少主不敢多等,残飞与齿风的把柄已经落到他的手中,不逃二虫魔必然出手。

    流光一闪,獸犬逃遁向魔天岭。

    噗!一道金光斩在飞遁的战盾上,獸犬从流光盾中飞出来。重重的撞在石崖壁上,流光盾挡在深陷的石壁前。陷在石中的獸犬瞪着血目凝视着金光飞来的方向。

    夜雾流动,赤晓笑盈盈的走出空域。

    “灵女”?獸犬愣了下,立即明白,这不是“剑奴”。

    哗啦!碎石从身周滚落,獸犬手持“断骨戳”,凶巴巴的走出石壁。“孽灵,你敢偷袭本少主”。

    赤晓暗自惊奇。这只獸魔少主好战力,竟然能挡下“帝明月影”,毫毛未伤,难怪敢深夜独自到这里。

    “哼!这只是给你个教训”。

    “哼哼哼”!獸犬少主阵阵冷笑。“灵女,今日让你知道獸魔族少主的利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