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真假齿魔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3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断骨戳”凝出两道骨光,四周空域一边磷白,燃起可怖的火焰。

    嗖嗖!二道灵影窜出,将獸犬少主围在中心。

    “还有......”。獸犬心里一阵惊慌,对付一个灵女,他有九层的把握,现在不好说了。

    “就凭你们三个也想挡住本少主”。獸犬骨光不收,凝出三道骨火击向三位灵女。

    骨火如丝,盘绕成虚形骨影,燃烧着绿色的火焰,周围的空域如同下着绿毛雨,倒射向天际。

    刮皮似的声音从骨火中转来,三位灵女被异样的声音惊皮混身麻栗,小脸随之苍白。

    “帝明月影”寒光凝成半月,斩向一道骨火。噗!火光爆起,两只骨形爪手撕开半月,赤晓被迎面扑来的火气,掀出数百丈远,搂紧的秀发崩散开,战襟飞扬,绣带嗖嗖。

    盎然、冰寒更悲惨,发丝飞舞,战甲上出现道道深痕,血丝从嘴角流出,“混沌虚光”、“噬灵追魂剑”飞旋在空中。

    “哈哈哈”!獸犬面色得意,眼爆凶光。“断骨戳”连击三道骨火,扑向灵女,骨爪伸出锁向赤晓喉咙。

    赤晓离獸犬最近,见骨火飞来,忍受着刺骨的酸麻,凝术驱动“帝明月影”挡去。

    啪!满月寒光被击破,“帝明月影”脱手而飞。一股透骨的寒气逼近喉部。

    噗!一道金光穿过骨手。獸犬痛得呲牙尖叫,抽搐着脸收回骨爪,嫩白的手掌喷着血,烧出个透空的血洞。

    獸犬牙咬着嘣嘣碎响,凝着凶残的目光看向一侧山域。一位灵女遁出血雾,挡在赤晓与獸犬之间。

    又一位灵女,獸犬眼神变了变。盯着灵女手上的一点虚影刺光,眼皮直跳。

    赤晓等灵女聚了过来。“秦姬小心些”。

    秦姬凝神“吞雷神刺”,紧紧的盯着獸犬的“断骨戳”。赤晓三位灵女的惨状,她远远的看到,不得不出手相救。可是,论境界,她远远不如獸魔士。不敢有半点的分心。

    獸犬少主裂着嘴,流血的手慢慢的藏在背后,丝丝的血线升起,手心的血窟窿非旦没有好,血越流越多。撕心的痛,疼得脸皮不停得的抽着。

    “死灵女,你敢伤我”。

    “断骨戳”凝出四道骨火,击向四位灵女。

    未等骨火成形,黑金符纹刺光穿破骨火。獸犬杀猪一般的叫了声。转身向远域逃遁。

    赤晓等被击飞,惊退中看到獸影闪过。“别让他跑了”。

    秦姬凝术追杀,无耐境界差的太远。獸犬骑着“啸天兽逃”得无影无踪。

    盎然遁到近前,擦着嘴角的血丝。“怎么办,让它逃了,药祖会怪罪的”。

    赤晓披头散发,像个小疯子。到异域以来,遇过不少的同境修者,从来没有这么悲惨过。四位灵女都没挡住一只獸魔,说出来都让人笑话。

    “没事,这也许是件好事,走......”。赤晓实在说不下去了,血气冲向喉咙,强压下去,鼻子被呛了下,差点喷了出来。

    秦姬急忙扶住赤晓。“少主没事吧”!

    “快走,离开此地”。赤晓不敢多停留,四女相互扶持遁入山谷中。

    古树抖着残余的黑暗,浑身苍绿,威风凛凛遮着远天的黎色。鸠萝与数位族子围坐在火晶炉前,又是一夜未修炼,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

    呼!血气凝着晨风的冰冷吹来,獸犬抱着流血的手冲出虚空。斜眼看到齿风,坐在火晶炉前凝着笑脸。

    “断骨戳”化成骨火,直穿齿风眉心。“你个吃里扒外的孽魔,还敢回来”。

    齿风在与鸠萝等商谈,那里会想到獸犬来了就下杀手。连躲的机会都没有,被骨火穿头而过,爆成凝血真元。

    嗖嗖嗖!族子们飞遁开,凝出魔兵妖兵怒目獸犬。

    “獸犬,你要干什么”?鸠萝未逃,凝盾怒斥道。

    “干什么,齿风这个狗驴,串通残虫族残飞,被我发现,竟然与灵族勾结半路截杀我”。噗!獸犬咬牙切齿的捏碎“凝血真元”,不给齿风还魂的机会。

    众族子都愣了,獸犬这番话信息量太大了。不过,獸犬混身的血气,又不能不相信。看着獸犬,不知说什么好。

    “獸犬把事情细说下”。鸠萝秀眉斜挑,感觉事情有些蹊跷。

    獸犬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把昨晚的事讲了出来,才说一半。众族子脸绿了,指着獸犬直叹气。

    “干什么你们,我都让他们害成了这样”。獸犬吼了起来,看着众族子的样子,气得混身发抖。

    “你呀!上当了,......”。鸠萝脸色微变。众族子都知道,齿风一夜没有离开,一直在此和众族子商议大事。怎么会去数万里之外,私会残飞。它可不会灵族的化身术。

    “怎么可能......”。獸犬惊得要死。

    “这是虫族的奸计”。獸犬突然想明白了,中了虫族的反奸计。“我拷,残飞,你不得好死”。

    “即如此,只能将计就计,......”。鸠萝等族子已经发现,一对一,还是群殴都不行,虫族族子个个战力惊人,不好对付,只能用些下三烂的手段才行。

    “带上来......”。鸠萝娇喊一声。

    数只鸠魔老推着一位灵士到了古树下。

    鸠萝俏脸冰寒,眯着眼神看着低着头的灵士。“赤霄,你可知罪”。

    赤霄慢慢的抬起头。“鸠萝少主本奴无罪,当时我身受重伤,并不知此事”。

    啪!一道鞭光抽在赤霄的身上,打得他机灵一下,脑子也清醒不少。

    “狡辩!你护主无方,至鸠晴少主被害,这不是大罪吗”?鸠萝根本不信赤霄的话。

    赤霄叹了口气。“信不信由你,请鸠萝少主放我回去”。

    “怎么想去见少主告我的状,你没这个机会,除非......”。

    “除非......怎样”?赤霄急问道,他要保护的是少莹少主,如今鸠晴化血还魂,身在亿万里之外,不可能再照顾少莹少主。

    “除非你和我合作,我保少莹少主安”。鸠萝一语点中赤霄七寸,令赤霄梗刺在喉。

    “好,你说......”。赤霄别无选择,只好答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听说你会移容术,.......”。鸠萝将齿风画相扔到赤霄面前,狞笑的看着他。

    赤霄眼神微动,果然此事如神算子所料,齿风少主被斩杀了。心头一喜。阴着脸拿起画相。“我答应,请鸠萝少主给我一日时间”。

    “可以,不过,此事机密,你就不要走了,在此凝术吧”!鸠萝阴笑着,听说赤霄用移容逃过一劫,始终不信,想借此机会看看是真是假。

    赤霄环视四域,勉强点点头。“好”。

    战影晶台一闪,赤霄遁入晶台内。鸠萝等族子眼皮眨巴着,什么破术法,弄得神神秘秘。想想灵族大多如此,也就见怪不怪了。

    “挂上免战牌,獸犬你去齿魔族大营闹事去”。

    獸犬心领神会,这事也只有它来办了,想挽回面子,假戏还得真做。獸犬凶光毕现,腾空而去。

    朦胧的雾中,呈现出几丝淡淡的云彩,轻盈的凝结在宁静的谷口。

    獸犬挽着袖子破口大骂。“齿风,你个狗日的,你给我出来”。

    谷口的齿魔都吓白了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站在雾中不敢出来,也不敢答话。

    这个獸犬少主,在五大灵魔中最不好对付的一个,齿风少主也不愿与它有太多的交集。

    獸犬正骂得来劲,谷口雾气微动,一只身穿粉红薄纱的齿魔女提着精美的小花篮,站在滚动的云雾间。

    獸犬张张嘴,没发出声。心里咯噔一下。“她怎么来了”。

    齿魔女踏着花影而来,深灰蓝色的眼睛瞄着獸犬。“獸犬,你要干什么”?

    獸犬气势降了不少,青着脸呵呵呵几声。“齿淼少主你也来了”。

    “怎么?我来还得告诉你一声吗”?齿淼锐利的目光闪烁着,并未把獸犬看在眼中。

    “那道不用,我找齿风有点私事”。獸犬低三下四的说道,心里这个后悔,怎么这个姑奶奶来了。娘的,鸠萝,你这是要害我。

    “私事?私事有这样骂的吗”?齿淼紧跟着问道。

    “没事,没事,我这就走”。獸犬心里这个气呀!转身就要遁走。

    一转身,突然看到齿风摇着扇子,大摆大摆的遁来。

    嗯!獸犬这个火腾的起来,手心还在痛,眼神急变,指着齿风大骂。

    齿风看到獸犬,脸色突变。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你给我站住”。獸犬凝出“断骨戳”,边喊边骂的追去。

    齿淼凝视着远去的遁影,心里满是狐疑。不容细想,遁空追去。

    嗖!鸠萝出现在空中,挡住齿淼的去路。

    “鸠萝,你什么意思”。

    鸠萝盈盈一笑。“齿淼少主是来采花的,不是来管闲事的吧”!

    “闲事,我不想管,但此魔假扮我哥哥惹事,我不能不管”。齿淼收起花篮,凝出“断骨戳”。

    鸠萝暗自惊奇,这齿淼好利害的灵识,竟然一眼就识破了齿风的真假。赤霄从战影晶台中出来,众族子都吓愣了,竟然看不出真假来,眼睛都揉红了,还是看不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