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落单灵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02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看着老巫师的背影,魔邪被恐怖的气息震住了。

    许久魔佳轻轻的坐起,疲惫的眼神看着魔邪。“小家伙,带着这件信物去魔虫城交给族主”。

    晶光飞到魔邪近前,又是一封晶信。魔邪的脑子大了,心里怨着。老子怎么成信使了。想是这么想,魔邪心里狂喜。这是件好事呀!他正发愁怎么进魔虫城。

    “少主放心,在下一定送到”。魔邪急忙收好晶信。

    “请两只特使一同与魔邪去了魔虫城”。殿内不知何时又多了两位魔宗老。

    “是!少主告辞”。两只特使转身离开,魔邪见礼后,跟了出来。

    一只特使抖手卷起魔邪,骑着魔魑兽遁空而去。

    魔邪坐在兽车里,望着流动的白云,起伏的山峰。异域太大了,他走了数百载还没有到魔虫城,不知,这座魔虫族的族城是什么样子。

    轰!兽车剧烈的震动起来,魔邪来了个倒栽葱,大头朝下,撞在车顶,接着叮叮嗵嗵的跟着兽车滚了起来。瞬间撞得满脸是血。

    兽车外,两只魔族特使阴沉着脸,瞄眼数千丈处囚车。眼皮阵阵惊跳。

    “谁?敢劫魔族囚车”。

    噹噹噹!刺耳的石击声从远域传来,几息之间,一位老巫师拄着石杖出现在千丈外。

    “是你”?两只魔宗老惊大了眼睛。此巫师在魔佳少主的寝宫中见过,怎么来到这里。

    “不错,是我。带何物回城”?老巫师狞笑的看着魔宗老,口气十分的强硬。

    两只魔宗老互看一眼,虽然没有与老巫师交手。就凭刚才一技击飞囚车,就知道老巫师不是善茬子。

    “我等只奉命押运,不知是何物”。

    “不知道?囚车留下,都滚吧”!老巫师石杖横扫,吓得两只魔宗老退出数百丈,脸色变得铁青。

    “老家伙,你以为你是谁”!

    两只魔宗老凝出“熠血魔轮”,分开左右,钉光如雨而下,将半个空域淹没。

    老巫师只是扫了眼,对漫天的星星并不在意。石杖轻轻的抬起,慢慢的落下。嗵!一根虚形杖影飞出,凌空杖击。满天的钉光化成轻盈的莹光飘然而下。

    两只魔宗老吓愣了,额头鼓着青筋。二虫都是宗级大老,同时出手,魔尊都得忌惮。这位......?那里还敢细想,“魔魑兽”化成惊弧飞逝天际。

    老巫师没有追杀,点着石杖走到囚车前。能让两只魔宗老押送的是何物哪?

    看看囚车,一时不能破开。杖尖挑起车辕,拉着囚车向另一处山域行去。

    遁行万里,来到一片水域。

    “药祖”。两位灵女遁来,接过囚车。“这是何物”?

    “囚车,刚抢的”。药祖擦着脸上的汗水,这东西真不是人拉的。

    “抢得的,堂堂药祖怎么去打家劫舍了”。赤晓咯咯的乐了起来。

    “这不是顺路吗?今日去魔魂岭。不巧被抓去当了巫师,你们猜我看到谁了”。

    水寒驾着散了架子的药祖,一股子汗酸味扑来,熏得筋起了小俏鼻。

    “谁呀?魔魂岭的能有什么人物能入药祖法眼”?赤晓不屑的问道。

    “嘻嘻嘻!那是当然。不过这个小子有点特殊”。药祖笑着,等着两个灵女猜。

    赤晓筋着鼻子,撇撇嘴。谁也不说话。

    药祖瞪眼等了会,见没人猜,一脸的无趣。“不猜拉倒,晓晓去打开囚车,看看车里面的是谁”。

    赤晓没想到药祖也能憋得住,心里好奇。“谁呀”!

    “没谁!就是魔邪那小子”。

    “他呀!怎么不抓住他,他手里有盎然的‘凝血真元’”。水寒惊叫了起来,自从盎然化血还魂后,水寒十分的孤独,常常一人想着盎然的好。

    “在少主殿内,我不好出手,没事,早晚会遇到他”。想起盎然,药祖脸色变了变。是呀!怎么忘记这事。

    赤晓凝结符光击在囚车上,点点锁光凝现。爆着大大的“封”字。几息过后,赤晓汗流浃背。

    “不行了,药祖”。赤晓挖苦着小脸,她用过数种解封咒语,都没能解开囚车的封印。

    药祖摇了摇头,他知道赤晓打不开,特地难为她。不给药祖面子,后果很严重。

    “等算命的吧”!

    赤晓只好做罢,和水寒一起呲牙咧嘴的拉着囚车进了山洞。

    “哎呀!妈呀!累死了”。赤晓靠着囚车,抹着香汗。这么点路,拉着胳膊都酸了。

    水寒瘫在石头上,喘着粗气。“这是什么囚车,能累死个人”。

    药祖晃晃悠悠的走到石桌前,倒了杯凉茶,一饮而尽。心里好笑。活该。

    等了一日,还不见神算子。药祖出洞看了数次,不是担心神算子,他是怕,囚车中的东西坏了。

    “药祖,不能再等了,约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再不走,就看不到了”。赤晓走来,急切的提醒。

    药祖当然知道,他也急呀!听说五大灵魔主和五大血妖主都去了魔虫城,观看横公族族主与九魂魔虫的约战。他那还有心思与小虫们玩,离开魔天岭,准备去魔虫城。

    “这死算命的,跑那儿去了”?药祖扫眼囚车,没有这家伙,他早就走了。

    一道急影从远空遁来,几息间,落到眼前。神算子涨红着脸,抖手放下秦姬,灵识眼空域。

    “算命的,发生何事”?

    神算子示意进山洞,众灵者跟了进去。

    “怎么回事”?药祖问道。

    “等会儿,让我喘口气”。神算子走到石桌前,拿起茶盅,将盅中余茶饮尽。

    药祖想阻止,又没说。那盅茶是他喝剩下的。

    神算子喘了几口气,看向灵鹊子。“药罐子形式不对呀!路上遇到数十波魔尊、虫尊都在查找一物,似乎虫族有宝物失劫了”。

    赤晓、水寒看向药祖。灵鹊子嘿嘿两声。“能是什么宝贝,不是囚车吧”!

    神算子瞪着长皮眼看向灵鹊子。“你怎么知道”?

    灵鹊子乐了,指着洞中一角的囚车。“昨天,我劫了一个”。

    “你”?神算子瞪大了眼睛,急速的遁到囚车前。凝视着车上的封印。“可知车里是什么”?

    灵鹊子摇摇头。“这不是在等你吗”?

    神算子轻点囚车,道道“禁”字符光飞舞,果然囚车没有开封。

    两位灵祖脸色凝重起来,互看一眼,走到石桌前坐下。

    “药罐子,你说能是何物,能惊动尊级异虫”。神算子没敢开封印,他怕开了封印会酿成大错。

    “我哪知道,你看着办,不行就爆了它”。灵鹊子发着狠,他没想到,这么个破囚车竟然引来这么大的事端。

    “不行,此物非一般的囚车,而是异族关押重犯用的,封印达到了尊级”。神算子急忙阻止,他就怕里面关得是异族某个大能,那就悲惨了。

    “你说怎么办”。

    神算子摸着下巴上稀拉的胡子,眨巴着眼睛。“将它带到魔虫城再说”。

    灵鹊子脸儿变了色,他拉过囚车,死沉死沉的。遁行万里就累得要死,眼珠子一转。“好!这事交你来办”。

    神算子笑了。好你个药罐子,你当我不知道。这种囚车用“万年玄铁”打造,小小一块就达千斤,你药罐子不是炼器高手,也是炼药高手,能看不出来吗?

    “这东西要用灵兽才行”。

    “我没有”。灵鹊子笑道。

    “有人有呀!你可以去抓”。神算子推起灵鹊子。

    “干嘛我去,你去”。灵鹊子十分的不乐意,急忙推脱。

    “我不行,我已经被异族大能盯上,不然,我早就到了”。

    灵鹊子一想,也对,神算子这一路上,一定遇到不少的麻烦。眼珠一转。“赤晓,去找灵影子”。

    “她?她去找神廷少主了”。赤晓没好气的回道。

    前不久,灵鹊子在魔天岭大战中救下了灵影子。没想到这个臭灵女,伤好了就跑了。口口声声要找到神廷少主。对这种没有骨气的灵女,赤晓早就狠得牙根痛。找她,那是一百个不乐意。

    “你去”。赤晓推下水寒。

    “我不去,见到她,我就想撕她”。水寒咬着牙道。

    神算子没见过灵影子,不知道是谁,见二女相互推脱。看眼药罐子,这些灵女都让他惯坏了。

    “秦姬,你去”。

    “我......”!秦姬傻了眼。她去找灵影子,百分百没用。灵影子恨她恨得牙根都痛了。

    “不行,不行......”。秦姬头摇的都看不清脸了。

    怎么回事?神算子眼神怪怪的,目光落在药罐子身上。“都不去,只能你了”。

    灵鹊子长了眼皮,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不过想到要拉囚车,眼睛就绿了。“好,我去”。

    清例的湖水,激荡着鳞波,一道道花边时隐时现,在风中摇曳的纯白芦苇娇柔晃着。

    湖边清晰地映着跳跃的簧火,变幻着的火焰。一位灵女坐在火前,黑影虚光剑影斜靠在一边。

    “哎哟!这不是神廷少主的宠儿吗”?黑森的山林中走出数道身影。

    灵女持剑怒目,眼神微微变了。“齿风少主,他不是化血还魂了吗”?

    齿风看着火光中俏丽的有点苍白的面容,向众齿魔摆摆手,带着白涓走了过去。“灵影子吧!不要惊,我无意伤你。咱们可以交个朋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