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初劫囚车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8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灵影子看着齿风少主身后的灵女。“此女好面熟,怎么想不起来了”。

    “白涓”!灵影子差点惊呼出声。

    白涓也没想到会是灵影子,心里阵阵发毛。

    “齿风少主,在下不过是剑奴,高攀不起”。灵影子知道,这回逃是没有机会了,口气缓和不少。

    “不谈攀不攀的事,我想知道神廷在何处”。齿风狞笑的看着这位假装镇定的灵女。

    “齿风少主,本奴在魔天岭大战中与神廷少主走失”。灵影子一脸的愧疚,神廷少主伤还没有好,她一直十分的担心。

    “哦!好,你跟着我,我帮你找”。齿风瞄着灵影子,心里喜欢的不得了。

    “对不起,本奴不能从命”。

    “嗯”!齿风阴下脸,目现杀机。

    “少主,我来劝她”。白涓走上前,挡住齿风。她怕齿风出手,伤到灵影子。

    齿风点点头,灵女之间总会有话说。“我等你”。

    白涓走近灵影子,看着她眼角的泪珠,心头一紧。灵影子是莫邪的挚爱。她不想灵影子受到伤害,那样对不起莫邪。

    “承影......”。二女灵识道。

    承影看眼远处的齿风少主,果然是假的,难怪魔天岭大战,乱相丛生,问题出现这个假齿风手里。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承影心里有太多的不解,听了白涓的话,更是半信半疑,

    “好!我跟你们去”。承影没有办法,无论真假,她一个弱女子,不可能与少主争风。

    白涓点点头,带着承影来到齿风少主身边。“少主,可以走了”。

    齿风卷起两位灵女,遁入空域。

    许久,树域里走出一只窈窕虫女,凝视着远域的那道不逝的长虹。奇怪了,承影怎么与齿魔族混在一起,难怪不去找神廷少主。

    眼神突然变大,戳骨弧形钥在身后划过。轰!爆光闪动,虫女被掀出数十丈远,噗!一口鲜血喷出,神虫女凝钥稳住身形,立盾挡在身前。

    未等看清是谁出手,又一道剑光从身后凝出。

    神虫女吓得汗如雨下,遁光一闪,挡在身后,钥影直袭身后的虚影。

    噹!身前战盾被击飞,月形光影抵在眉心处。

    神虫女花容变色,手中戳骨弧形钥轻轻的抖着,惊恐的目光落在远空魔虫女身上。“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

    “神乐少主,我家主人有请”。赤晓嘻嘻的笑着,真如药祖所料,神乐偷偷的跟着灵影子。

    神乐少主咬着细牙,灵识凝见身后的灵女。正是齿风的剑奴白涓。

    神乐少主的脑子彻底的乱了,怎么齿魔族又和魔虫族弄到一起了。

    “走吧”!白涓推了下它。

    神乐少主只好跟在魔虫女身后。

    数十息后,众虫在山间谷地遇到灵影子和数只魔虫祖赶着“玉麟兽”拉着囚车。

    “老祖,看看她是谁”?赤晓推着神乐少主来到老巫师面前。

    “稀客稀客,请少主一同上路吧”!老巫师笑呵呵的,示意赤晓押过神乐少主。

    神乐被推推搡搡着走近囚车,小脸变得异常的难看。灵影子坐在“玉麒兽”上,见到神乐轻轻的点头示意。“少主”。

    神乐阴沉着小脸,也不吱声。被赤晓推到囚车上。流光一闪,众魔者坐着囚车飞遁空域。

    遁出万里后,老巫师眼神变了变,笑呵呵的摇着头。几息后,赤晓和灵影子怪异的对视一眼,怪怪!这是怎么了。

    只见空中遁来一队魔虫者,拉着一驾囚车,风风火火的在赶路。看到神虫族的囚车也是一愣。

    “站住”!魔虫族魔者大喊一声,驾车想要挡住神虫族囚车。

    赤晓轻轻的戳了下神乐。

    嗯!神乐轻吟一声,不得不站起来。“在下神虫族神乐少主,押囚车去魔虫城”。

    魔虫族囚车慢了下来,车上魔虫暗骂了句。“娘的,神虫也来混了”。

    赤晓转头看向药祖。“老祖,怎么回事”?

    药祖摇摇头,他听算命的说。“魔虫族在四处找囚车”。

    正想着,一阵銮铃声响起,远域又遁来一架囚车。见到这两架囚车,拉着囚车的魔虫士猛得抽了一鞭子,胯下“玉麒兽”狂叫一声,飞遁而去,几息间,远远的将神虫族的囚车丢在身后。

    那驾慢下来的囚车不甘落后,放开四蹄狂追而去。

    药祖摇了摇头,转头看向神乐少主。“少主可知为了何事”?

    神乐少主哼了声,脑袋转到一边,不理老巫师。

    喀嚓!远域电闪雷鸣,两道战团在空中撕杀起来。

    药祖示意囚车慢下来,背着手站在百里外看起热闹。

    百里处,数驾囚车被挡在空中,数十只横公魔士守住了遮天插地的山口。

    魔虫族与横公族打得难解难分,血腥之气弥漫谷地。

    药祖心里怪异,此处已经接近魔虫城,怎么会有横公族闹事。

    “嘿嘿嘿!神虫友,车上拉着什么”。

    药祖随着声音看去,两只横公玄老阴笑着站在千丈外。

    神乐少主被赤晓搥了起来。“横公祖,此车拉得是魔虫族刑奴,送到魔虫族发落”。

    “不错错,就你说实话,放下吧!本族帮你送到”。

    神乐苦着脸,摇了摇头。“本少主说了不算,问这个老家伙”。

    两道目光聚到药祖身上,眼神渐渐的拉长。

    药祖撇着嘴,狠狠的瞪眼神乐少主。小丫头片子竟然给他设圈。清了清嗓子。“我说了也不算”。

    横公玄老眼神变得凶巴巴的,吼道:“谁说了算”。

    药祖嘴角一咧,指向赤晓。“她说了算”。

    “小魔虫女”?横公玄老乐了,这一车都它妈是饭桶,没有一个硬气的。“你,小家伙过来”。

    赤晓这个气呀!没想到药祖也会坏她,正要发飙。见到药祖挤眉弄眼,狠狠的瞪了眼,遁下囚车。

    “想劫囚车是吧!先过了我的‘帝影月明’”。半影月光闪过,异形光环凝在手中,幽幽的清光照在赤晓的脸上,清丽的面容更加的丽质。

    两只横公玄老笑得胡子乱颤,真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前面那几波,怎么也有一两只魔玄老跟着,硬气点也就罢了。这么个小家伙那来的勇气。

    不过,二玄老又为难了。灵域公约,不可降级杀戮。又何况是两个老家伙。

    “小家伙,本祖不欺负你,留下车,滚吧”!

    赤晓斜眼药祖,耳边回荡着。“打它,打它”。

    呼!清凌的月芒从剑锋中划出,漫空恍若寒冰,淹没在晶莹清冷的光华之中。

    两只横公玄老撇着嘴,看着数道清光半月环凌空劈斩来。骨盾一闪,挡在身前。

    噗!惊嘘一声,两只横公玄老像拍瘪了的甲虫,趴在空中,眼珠子都鼓了出来。

    啊!两只横公玄老惊叫的跳了起来,满脸是血,看都没敢看赤晓,转身就逃。

    赤晓眨巴着眼睛,收回“帝明月影”。怪怪!“帝明月影”何时变得这么可怖。

    神乐少主和灵影子也慌了神,谁都没想到魔虫女有这等战力,不觉得心寒胆战。

    “高”?药祖挑起大拇指,咧嘴大笑,眼里跳动着灵光。

    赤晓回头看看药祖,她也想不明白。那日对阵魔邪、齿风有这么利害吗?

    “走”。药祖喊醒众虫。灵影子看眼老家伙,总觉得这老巫师不一般。

    玉麒兽拉着囚车飞遁而去。挡在山谷间的横公族未敢再拦截。

    赤晓回首看向药祖。“药祖,其它灵魔、血妖族未出手,为何单单横公族拦截”。

    药祖捻着胡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此事到了魔虫城自有分晓”。

    看着药祖自负的样子,赤晓撇着小嘴。药祖是何境界,她至今都不知道。

    “老祖”。水寒拉了下药祖,指着囚车惊呼道。

    这时众修者目光才集中过来。椭圆形的囚车不知何时瘪了下去,象似有极大的吸力,在拉扯着囚车封印。

    “这是......”?药祖瞪了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现象。刚才明明是圆的,怎么瘪了。被“帝明月影”打得,那绝对不可能。

    众修者看了会儿,没有看出什么门道。

    “水寒看住囚车,车内的囚者可能要破开封印”。药祖吩咐道。此囚车是被尊级魔者封印过的,不可能轻易的破开。

    虚惊一场,“玉麒兽”继续飞遁而去。

    遁行数日,“玉麒兽”渐显疲惫,速度也慢了下来。

    灵影子心痛的看着“玉麒兽”,此兽陪伴她数百载,从来没打过,看见它累成这样,不觉得鼻子发酸。

    “老祖,不能再走了”。灵影子停下囚车。

    药祖看看时日,路还远着哪!转头看向神乐少主。“神乐,你的‘玉麒兽’哪”?

    神乐哼了声。“本少主出门还用骑它吗”?

    这事,药祖还真不知道,瞪着眼睛盯着神乐,许久才说道:“休息一日”。

    赤晓、水寒心里都乐开了花。这些日子风吹日晒,日夜兼程,脸都黑了,皮肤都干了,心理都快崩溃了。

    “老祖那儿有湖水”。赤晓指着雪亮的一小片闪光点叫了起来。

    药祖挑起白眉毛,立即明白什么意思。“只准洗脸,不准洗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