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化龙古池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2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管他哪!让它们打去,反正我等也帮不忙,走,陪着美女们去游山”

    “对,对,走,玩去”。

    众修者叽叽喳喳向魔虫城深入走去。

    街道的拐角处,走出一男一女,偷偷的凝视着众修者背影。

    “白涓通知药祖,秦姬去了‘魔山古镜’”。赤霄灵识后,无声无息的溜入虫群里。

    白涓转身向魔虫宫奔去。

    魔山地处魔虫城中,山势不但奇险,远处望去,那刀削般的悬崖拔地而起,上顶云天,危峰兀立,令人望而生畏。

    魔炎指着两块悬天巨石。“秦姬那就是“一线天”,据说当年魔虫先祖开天辟地时,一剑斩开了异灵大阵,留下的一缕剑锋”。

    秦姬等抬头看去,两片巨石在微风中摇摇晃晃,细线似的山路直通山巅,两侧石壁凹凸不平,偶有几棵石花生在缝隙间。

    赤晓和水寒撇了撇小嘴,这也叫一剑劈开。难道是把钝剑吗?

    魔炎并不再意粗糙的石壁,揽着秦姬的腰走上“一线天”石板路。边走边讲着上古“异灵之战”。

    “上古之战”,灵域有太多的版本,那时几乎处处都有战事发生,那场大战把灵域打得山河破碎,万族覆灭。至今依旧是修祖们谈论的佳话。

    魔炎讲的“异灵之战”,发生在魔虫域,许多奇事,赤晓等都闻所未闻。

    走了一程,秦姬等发现去朝拜“魔山古镜”的修者真不少,前前后后陆续有修者攀趴。

    “魔炎少主”。三道虫影快步行来,抬头见到魔炎,连忙见礼。

    “咒柯这么有兴趣,来游山”。枯心笑着打着招呼。

    “游山”?咒柯瞪起了眼睛。“枯心,这段日子去哪了”?

    枯心也愣了,笑道:“就在城中呀”!

    “在城中”?咒柯额头凝起大疙瘩。“不能吧!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什么事”?众修者看向咒柯少主,这些日子众人游碑林,逛街市,一直没有关心宫内事务。

    “我的天哪!那你们上魔山干什么”?咒柯瞪着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别卖官子,快说什么事”。魔炎急道。

    “魔炎,魔虫族抓到了一只邪魔,听说要在魔山行刑”。咒柯大声说道。

    “有这事,用‘刑天厉法’”?魔炎惊大了眼睛。

    “刑天厉法”是“魔族刑天”中记载的对付邪魔之法,一旦开刑,四识必灭。众修者在碑林中都读过。

    “你猜邪魔是谁”?咒柯神秘的凝着奸笑的眼睛。

    “谁”?残飞急忙问道。众修者都瞪大了眼睛看向咒柯。

    “嘻嘻嘻!我也不知道,这不,想去看看热闹”。咒柯笑着,带着两位剑奴上了山。

    “晕”!众修者踢它的心都有了。“好你个咒柯竟然调笑众人”。

    魔炎摇摇了头,如果是以往早就追上去给它两杵子。如今不行,在秦姬和两位灵女面前,不能太野蛮,还是要装点斯文。“别理它,我们去看古镜”。

    这“一线天”看似不高,在岩缝中望去,灰中透蓝的天空只留下细长的丝带,在雾气中变幻。

    没有办法,魔虫城与灵域城池一样,都有禁空。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得步行上去。

    这一走就是十天,魔炎等修者累得跟猪似的,爬上了“一线天”。

    “秦姬来来,快歇会儿”。魔炎亲妮的拉着秦姬坐在“一线天”谷口的石头上,秦姬也真的累了,软软的依在魔炎的怀中。

    枯心少主等修者喘着粗气,扶着发酸的脚挪到不远处的石头边,软软的瘫了下去。“我的天,你们魔虫族就这么对待客人”。

    残飞坐在谷口石阶上,一点力气都没了,没心情看魔炎玩爱媚。

    赤晓还好,水寒简直要瘫在她的怀里,散了架子似的被扶到石头。“哎呀!你怎么吃的这么肥,比爬山还累人”。

    水寒无力瞥了她一眼,话都不想说了。

    “一线天”顶休息的修者不少,个个都狼狈不堪。

    咒柯少主被剑奴架了上来。“妈呀!你们要疯了,就不能休息一会儿,老子的腿都累的没知觉了”。

    也是,不知为何?众虫走得太急了,“一线天”里的修者都走一段休息一会儿,它们一口气上了谷顶,没有强大的灵识,早就躺在谷里了。

    数个时辰后,魔炎推了下怀中的秦姬。“好些了吗”?

    秦姬瞪开眼睛,脸儿有点粉潮。“好多了”。

    “看!那就是‘魔山古镜’”。魔炎指向远域。

    众修者顺着手势看去,只见山巅崖头上立着一根粗糙的石头。

    “这就是‘魔山古镜’?不能吧!就是一块石头”。水寒惊叫了起来,早知道就不上来了,累得要死,只为了块石头。

    枯心和残飞都来过,相视一笑。“水寒别小看这块石头,能感应心灵的秘密,不信,你走近了就知道”。

    “真的”?水寒不相信,一块石头那来这种神奇的力量,以为我是骗子吗?想是这么想,还是有点小确幸,她也希望这是真的。

    看看赤晓和秦姬,水寒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古镜。

    离近百丈,陋石微微的变幻,一面丈许镜面展现在眼前。

    “啊”!水寒愣了,真是镜子。镜内一片碧蓝,看不清有何物?镜沿淡淡的轻云滚动,向外翻动着鬼异的符纹。

    “这是......”。水寒突然有一种冲动想看看镜中自己。不由自主的走了一步。

    这一步,天地变幻,粼粼白光分不清是月光、星光,还是灯光,借着微光,一架囚车停在阴森的碑林中。

    水寒吓得退了一步,逃出古镜的幻域。

    “水寒看到了什么”?赤晓好奇的走了过来。她之所以没有第一个走过来,有她的小九九,她怕呀!姻缘!她心中的“他”,是不是将来的“他”。“他”又在哪里?赤晓即害怕又期待。心里装着小兔子,咚咚的跳个不停。

    水寒没敢说,她竟然看到了那架囚车,为什么,不是姻缘吗?怎么会是囚车?

    赤晓没再意,心中的那个人儿永远的藏在每个人的心底,水寒不会说,她也不想问。紧张了会儿,咬咬嘴唇走近“古镜”。

    淡静的月光撒下银色的网,泻满碑林青色的石路上,地面铺上了一层银霜,映着几张狰狞的脸,凶狠的盯着树影碑林下的囚车。

    “那架囚车......?魔域刑天......”?赤晓惊大了眼睛,没等看清那几张脸,吓得退出镜域,小脸刷的白了,怎么会是这样,囚车怎么和她扯上了关系。

    不可能?赤晓看向水寒,水寒低着头,一脸的鬼异之色。

    秦姬心早就痒了,魔炎灵识她几次,告诉她那是假的,“古镜”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自己。

    看到赤晓和水寒的样子,她不相信,一定能看到东西,只是魔炎怕她看到,不让她走近罢了。

    “不吗?我一定要看”。秦姬撒着泼,弄得魔炎一点半办都没有,她可领教了什么是娇媚,那声音,让它没有半点抗拒力,只好同意了。

    “好好好!我陪你看”。

    “不行”!秦姬噘着小嘴推开它。

    魔炎笑笑,古镜里真的什么也没有。

    秦姬轻盈踏进镜域,忽悠一下,目光落入阴森的碑林中,三位魔虫祖手捻解封术,同时点向囚车。

    囚车?怎么是囚车?大刑老魔神、大法老魔瞳、大长老魔仁,他们在干什么?秦姬被眼前鬼异的一幕吓呆了。她没想到会看这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是正在发生,还是已经过去。

    噗!囚车爆开光环,一位看不清面容的魔虫士站在囚车内。大刑老拿出晶轴,拉出一段画像,对着魔虫士看了又看。

    三位魔尊者笑了起来,带着魔虫士走入刑殿。至于四虫说了什么,根本听不到。他是谁?秦姬锁着细眉。

    青光漫开,秦姬被推出镜域。

    “秦姬,看到了什么”?魔炎鬼笑着看着她,他怕秦姬知道上当了,会找它算帐。

    秦姬阴着脸看向赤晓和水寒,两人都摇摇头。话到嘴边,只好咽了回去。

    “不好玩”!秦姬看向远处向另一座山巅聚去的修者。“魔炎,我们去那边看看”。

    “好”!魔炎早就等火了。他到魔虫万年还没见如何处罚刑魔,心里早就着了火。枯心、残飞和狼离更着急,早跑没了影。

    “有什么好看的”。赤晓不想去看,她想去“魔域刑天”碑林看看那架囚车。

    “走,回去吧!有什么好看的”。水寒一阵毛骨怵然,想起那阴森的碑林,她就心闹,巴不得离得远远的。

    “走吧!这是万载难遇的大事”。魔炎急忙怂恿,生怕赤晓离开。

    “好吧”!赤晓勉强的答应。四位修向西巅峰走去。

    魔山东巅是“魔天古镜”,西巅是“化龙古池”。魔炎不解为何要到“古池”处罚邪魔。

    古池水明净碧绿,池底涌出亮晶晶的珠泡,一簇簇,一串串,大大小小,如泻万斛之珠。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

    此时,古池百丈外聚满了修者,大都是虫域各族族子和剑奴,别看“一线天”不起眼,能上来的都不是等闲之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