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逃出刑殿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8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好!何时见面”?

    “酉时”

    魔邪脸上现出笑容,他有意气走魔佳,让它缠绕到寝殿,事情就不好办了。

    走到承影身边,低头看着那张苍白的小脸。但愿药祖看在同族的份上能救她。

    魔邪也说不出为什么,看到承影的样子,他的心都急出了火。

    茹儿、玉儿、小月远远的看着,想不明白,少主为什么对这个灵女这么关心。

    入夜时分,幽蓝的天幕,双月喷射出清冷的寒辉,稀落的星星眨着眼睛,凝视着寂静的碑林。

    飞瀑拍击岩石的轰鸣声和着松涛的阵阵呼啸声从碑林转来,一道纤影站在碑石下,凝视着碑上的虫文。

    “可是魔佳少主”。碑林中走出一位老魔士。

    纤影转过身,微微的点头。“魔祖,我来问药”。

    “请随我来”。老魔士带着纤影进了碑林,左拐右拐,石林到了尽头。

    纤影大骇,想当年从碑林中走过时,每次都得十年之久。老魔士是怎么做到的。可惜,进入碑林中时,没有细看。出了林子才猛然想起。

    “少主,前面的殿宇就是,请自便”。老魔士说完退隐到碑林中。

    纤影四下灵识,果然没有魔祖守卫,急忙走向大殿。

    “站住”!盎然出现在殿前,叉着腰挡住进路。

    “盎然,我有事见药祖”。纤影粗声粗气的说道。

    盎然听得声音耳熟,“移容术”?细眉高高挑起。“你是谁”?

    “进去说”。

    盎然抻手挡住。“不行,药祖正在修炼,外人不得入内”。

    “哎呀!你个死妮子,我的声音还听不出来”。纤影急了。

    “听不出来”。盎然摇着头,梗着脸,就是不让进。

    纤影一把将盎然拉入怀中,细腰一麻,雄性的粗野之气令她一阵眩晕。

    纤影抱着盎然进了大殿。

    “定”!一阵玄音回鸣在耳畔,纤影脑袋一阵迷茫,眼前黑了下。

    脸上微凉,纤影从迷离中清醒过来。哎哟!左脸响了声脆音,盎然笑呵呵的遁到一边,手里拿着透明晶皮。“我以为是谁哪!原来是你这个小淫贼”。

    魔邪瞪了盎然一眼。急忙向殿空见礼。“药祖,魔邪有事相求”。

    药鹊子白发飘飘,脱俗般闭目盘坐。水寒站在一侧轻轻的搧着扇子,正眼都没看他。

    魔邪等了会儿,不见药祖回话。抬头瞄了眼,果然药祖正在修炼。

    魔邪侧头看向盎然。“药祖何进出关”。

    盎然摇摇头。“数百年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出关”。

    什么?魔邪长皮了眼,这么说从魔虫城大战之后,药祖就一直在修炼。这可怎么办,他也等不起呀!承影的伤不能再等了。

    魔邪还想喊,被盎然阻止了。“不可打扰,再等几日吧”!

    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如此了。魔邪只好坐在一边休息。盎然送来茶水,在一旁做陪,慢慢的沏起茶来。

    坐立不安的等了一日,魔邪实在是等不下去,拿出“幽冥神镜”看了眼。还好,那位老魔虫还在碑林中。

    药祖眉头微锁,眼睛迷成了缝。“幽冥神镜”?怎么在小魔士手中。

    药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张着大嘴啊了会儿,目光落到魔邪身上。“魔邪,是来找本祖的吗”?

    魔邪连忙深行大礼。把遇到的难事说了出来。

    “承影,医治她也不难,只是请小魔友把刚才那面镜子送我一观”。药祖捻着胡子,眼睛盯着魔邪的表情。

    魔邪急忙拿出“幽冥神镜”。“药祖可是这面”。

    药祖接过镜子,灵识了一会儿。心里阵阵的狂跳。“魔邪,此镜从何而来”。

    魔邪没有半点隐瞒,把得到神镜的经过说了一遍。

    “天意呀!天意呀!此镜已经认你为主,好生保管吧!也许有一天能‘万镜合一’,天下一统”。药祖连连叹惜后,将镜子还给魔邪。

    魔邪听得糊涂,心里想着别的事,也就没有细问。没想到魔邪一时疏忽,“神镜之迷”又被隐瞒了万年之久。

    “药祖何时出发”。

    药鹊子笑着摇着头。“魔邪,我能否出去,还得问问你家族主,我可是被囚禁在刑殿中”。

    这事魔邪想到了,不然药祖怎么会留在魔虫城内。灵光一闪,硕大的石床出现在殿空。

    晕!你个臭小子,有备而来呀!药鹊子看着石床,心里暗暗的骂道,又惊奇不已,魔邪是怎么把灵者装入灵袋的。不对,不是灵袋,应该是兽袋。

    药鹊子见过承影,她与神廷少主的事,心里一直耿耿于怀。不过,这次魔邪求他,又是另一回事,因为以后还有要事需要魔邪相帮,这人情,还是要卖的。

    “锁魂印”?谁下的毒手?这么狠?药鹊子看向魔邪。

    魔邪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当他找到承影时,已经是这样了。

    药鹊子按住承影的脉门,脸色阴沉着。这种手法非灵非虫,绝对不是一般的修者所为。思索了会儿,转头看向魔邪。“魔邪想解开封印并不难,只要灵识足够的强大,破开魂印即可,可惜,我的灵识太弱,无法达到要求”。

    “怎么解,我来试试”。魔邪自告奋勇走了过来。

    “你吗”?药鹊子看向水寒和盎然。“行是行,不知道承影同不同意”。

    魔邪乐了。“药祖,她都那样了,还怎么同意,你说怎么办”?

    药鹊子心里嘿嘿的笑着。“方法很简单,灵识聚于指尖,轻柔丹海,多说一个月,少说十日,必能解开”。

    啊!魔邪张着大嘴,退了一步。那脸腾的升起红云,丹海是何处,肚脐下三指,那可是禁忌之处。

    水寒、盎然一听,立即也明白了,羞的小脸红扑扑的,快速的躲了出去。

    “魔邪,方法我已经教你了,承影能不能醒就看你的了,我出去走走”。说完,药鹊子背着手出去了。

    魔邪愣了会儿。“盎然,能不能叫小月来”。

    外面静了会儿。“我们出不去,叫不了”。

    魔邪长皮了眼,咬着指头,一脸的难色。想了会儿,坐到床过。“承影,没办法,为了救你,只能这样了”。

    轻轻挑起腹甲,颤抖的指影伸入甲内,指尖触到柔软玉滑的肌肤,哆嗦了下。魔邪红着眼皮看向那张平静的脸,长出了口气,又深深的吸了进去。

    指尖细滑似绸,柔若无骨,揉了两下。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想起古镜中那雪白如凝脂的娇滑胴体,任他的手指轻薄。那心简直要跳到嗓子眼,口干舌燥,混身都烫了起来。

    一双柔美怒耸的娇挺雪峰,一对樱红的花蒂蕾尖,一阵眩目的跳突晃动。魔邪满脑子都是一丝不挂的影子。

    一声柔弱的娇吟声冲出承影的双唇,魔邪吓得停了手,瞪着惊魂的眼神。长出了口气,还好,这只是梦呓之声。

    魔邪不敢再看,闭着眼睛,凝聚灵识,轻柔几下,果然,在丹海上有封印。指尖加了点力度,灵识聚成无形利剑劈向封印。一道印光飞起,封印出现裂纹。果然有效果,魔邪不在迟疑,加大了攻击的速度。

    时间一日日过去。嗯!轻吟之声回荡在耳边,这声音,魔邪听得多了,也就不再意了,依旧不停的揉着。

    承影微张开眼,看到一张模糊的影子。美眸瞬间羞合,被羞答答地销魂刺激惊得头皮都麻了。

    “是他”?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魔邪晃了晃,从迷幻中惊醒,瞪着大的眼睛。“影子,你醒了”。

    灵影子低头看看伸在衣甲中的手,眼泪都气了出来。啪!又是一记耳光。

    这记打得狠,魔邪急忙抽出手,护住面颊。灵影子抬脚将魔邪踹到地上,风一样逃出了大殿。

    药祖哈哈大笑的走进殿域。“魔邪少主果然手法高超,正好十日解开了封印”。

    魔邪拍着屁股站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喘着粗气。没好眼神的瞪了眼。“承影哪”?

    “放心,外面有盎然和水寒”。药祖走到魔邪面前,笑呵呵的看着魔邪的怂样。殿内发生了什么,不用看都能想明白。这不,小家伙左右脸上一边一个手印子,承影没少动怒呀!

    “魔邪,我帮了你,你应该帮我了”。

    魔邪憋了一肚子火,又没地方发。“有屁放,别墨迹”。

    “好,痛快,送我出城”。

    出城,这怎么能行哪?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呀!

    药祖瞄着魔邪火炭脸。“很简单,送我上魔山”。

    去魔山,没有问题。魔邪知道去魔山的传送阵。“好”。

    药祖看向魔邪。“有办法过‘魔域刑天’吗”?

    魔邪摇摇头。“不需要,跟我来”。

    药祖跟着魔邪出了大殿,叫过水寒和盎然。小月硬拉着承影的手,承影低着头,不敢看魔邪。

    魔邪更慌了,巴不得逃出去。唰!唰!在前面一阵飞奔,不多时来到一座大殿。

    数只殿老守在门前,看到魔邪惊了下。急忙让开。“少主”。

    “我去魔山”。魔邪没有停,带着众灵者进了大殿。殿内只有一座不大的传送阵,阵心直指魔山顶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