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化血生肌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2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苍生界

    一屁股坐在空中,空域下的石头隔空坐的粉碎。伸手支空刚要坐起来,脸色紧了下,又慢慢的平展开。魔邪凝神眼远空,黑色的天空散发着诡异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感,那感觉,让人窒息。

    魔邪那还敢等,拍拍屁股逃入山间谷地。

    “少主伤到没有”。玉儿等围了上来,虽然众虫没有看到族子与谁动武,隔空一击,已经看出对方的实力。

    “快躲入石头中”。魔邪抱着小月和玉儿隐遁石内,三下五除二开辟出小小的空间,往返了七次,才将所有的灵女和侍女抱入石洞内。

    等魔邪挤了进来,才发现这石头选小了,十几个挤在一起,脸贴着脸,胸靠着胸,满鼻子都是香气。

    众修女挤得混身冒汗,又不能用术法,这么小的石洞,灵识凝聚都能把石头崩飞它。

    “痛”!

    魔邪勉强低下头,差点乐了,扁乐和小月在自己身前,两个披散的头发靠在他的双肩上,胸前暖暖的热热的。

    “别出声”。

    扁乐斜眼魔邪,感觉到一只猪手在小腹前乱动。

    天域漆黑一片,静得让人绝望,一阵哀鸣的尖嚎撕破此刻的沉寂,莫名的恐惧袭遍洞内修者身。扁乐本想挣扎,突然恐惧袭来。“咒气”。

    整个洞的呼吸都停止了,刺耳的划空声传来。

    洞外,几只刺勾伸出空域,慢慢的从黑暗中露出三只血目,嘎嘎嘎!空域裂出巨隙,硕大的虫体出现在空中。

    血目凝视过寂静山谷,刺勾撩起,一道灵影飞落,噗!一股子血气喷在空中。血雾间一个灵士趴在空中一动不动。

    寒光闪过,尖尖刺锋再次落下,一刺穿透灵士的肩胛骨,刺尖从前胸透过。灵士猛的扬起黑发,露出一张痛苦的血脸。

    魔邪咬着扁乐的面纱,嘿嘿的奸笑。只要他轻轻一抬,这条面纱就得落下来。

    扁乐挣扎想动,一只手被挤住,另一只手落入魔邪手中。

    一声沉吟把扁乐和魔邪惊醒,丝丝的血气透过石质,整个空间都变得血腥。

    魔邪捻过血气,脸色阴沉下来。这血气太熟悉了,当年在魔城大战时,他斩杀过此士,还被赤晓和白娟训过。

    扁乐动了下,面颊贴到魔邪的脸上,柔柔的气息让他机灵一下,玄音回荡在耳边。“去救他”。

    魔邪灵识麻栗了,想不了那么多。闪身出了石域,说是迟那是快,“裂天弓”横挥而下。咔嚓!长满倒刺的尖钩被削断。接着啪啪!三道箭光射在咒虫前心。

    万古咒虫飞了出去,四爪朝天躺在空中。魔邪也够血腥的了,遁到咒虫眼前,伸手抓住硕大的血瞳,硬生生的拉了下来。

    三下过后,万古咒虫再也不挣扎了,僵死在空中。魔邪低头看眼手中的血瞳,此瞳好古怪,有无形念气在瞳中弥漫。

    扁乐、小月、古欣遁出石洞。抱着血淋淋的灵士。“赤霄”。

    赤霄嘴里吐着血泡,看着重影的灵女们,血手颤抖的撩起战襟,擦了下血污,脸反而理工污了,无力的落了下去。“让......我......睡......会......”。

    扁乐看着赤霄伤成这样,还想着美,气得真想给他一巴掌。“快抬入洞中”。

    赤霄突然瞪开眼睛,颤抖的指着咒虫。“启......识......珠,它......还......能......复......活”。

    魔邪转身看向咒虫。什么是启识珠?

    扁乐遁到咒虫的小脑袋前,凝出灵剑劈了下去。金星噼啪的爆起,扁乐被震得从手麻到脚尖,这一剑竟然没有斩开虫头。

    魔邪揽住爆退的细腰。“让哥哥来”。

    扁乐不情愿的挣扎开,鼻子里哼了声。

    魔邪手中弓影闪过,咒虫头被切开。一股白浆流了出来,拳手大小的白色珠子飘在空中。

    扁乐惊得直眨巴眼,她没想到“万古咒虫”的鳞甲这么硬,她的灵剑根本就斩不动。魔邪竟然不费吹灰之力,轻易的斩开。

    赤霄看到珠子到了手,眼皮重重的耷拉下来。“让......我......睡......会......”。

    “启识珠”被取出后,“万古咒虫”肉质慢慢的变黑了,几息之间,变成了一副枯骨。

    魔邪吓了一跳,这也太快了吧!拿着“启识珠”放在头骨上,几丝血脉从珠体上延伸出,几息之间,枯骨上生满肌体。

    扁乐惊得眼珠子大了好几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怖的生灵。

    魔邪收回“启识珠”,放入虫袋中。“乐儿,收起咒虫枯骨,以后会有用处”。

    扁乐虽然有几分不乐意,把她当什么了。还是不情愿的收起枯骨。

    小月捂着鼻子走了过来。“主人得到什么好东西”。

    她知道“启识珠”,只是明知顾问罢了。

    魔邪拿出“幽冥神镜”。万里空域只有黑脊似的山峰,再也没有“万古咒虫”的影子,就连激战的灵魔族和血妖族都消失了。看来,“万古咒虫”去追杀魔、妖两族。

    “赤霄伤得怎么样”?

    小月面现难色。“伤得极重,本来可以化血还魂,他却硬挺着”。

    魔邪能理解,“化血还魂”一次,失去百年的修为,能抗住,还是不化血为好。

    突然,魔邪锁起眉头看向小月和扁乐。奇怪她俩是怎么从石头中出来的。对了还有古欣。难道灵者都会遁石术。

    小月看着魔邪怪样。“怎么遁石术是魔虫族的专利吗”?

    魔邪摇摇头,只是想想。他那里知道,三个灵女的遁石术都是一个叫莫邪的灵士传授的。

    扁乐脸色微红,这个术法,她很久都不用了,用到它,心里总是乱乱的,痛痛的,今天急了点,竟然......。

    魔邪走到石头前,手起弓落,在石头打了个大大的圆洞。

    “闷死了”。玉儿带着一身的血气冲了出来,众侍女跟着跑出来,一窝蜂的遁向不远处的小溪。

    魔邪收回灵识,他知道虫女们去干什么了。快步进了石洞。“欣儿,赤霄没死吧”!

    古欣猛的抬头,看向魔邪。眼神变了变。这个名字很久没人叫了。只有当年和莫邪在一起时,才能听到。“叫我古欣”。

    魔邪被喷了下,愣愣的看眼古欣。从来没有见过古欣发这么大的火,不就是叫声欣儿吗?有什么?

    走到赤霄身边,撇着嘴看了眼,不是扁乐和小月求他,他才不会救这个灵士。

    扁乐走到近前,轻轻的推开魔邪。“让开,会看什么”。

    魔邪咧着嘴,让到一边。没好眼神看着扁乐和小月。

    二个灵女查看着赤霄的伤势,商量了许久,才作了决定。

    “主人,你帮着看护,我们去采药”。小月乞求的眼神看向魔邪,她知道魔邪会答应。

    魔邪撇着嘴,看眼扁乐和古欣。晕她们为什么不求我。点点头。“你们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

    “你是最听话的主人”。小月伸过丑脸,在魔邪的面颊上亲了下。“乖主人,听话”。

    魔邪一脸的懵逼,苦笑的白了眼。心太软了,就是受不了灵女们那种娇媚的样子。“去......去......去”。

    小月等三个灵女遁出石洞。玉儿和茹儿看在眼中,咬着细牙,气得小脸都白了,自从来了三个灵女,少主越来越不把它们当回事了。

    “我去教训她们”。茹儿咬牙切齿道。

    玉儿拉住她。“另找机会,现在还不是时候”。

    茹儿只恨得上下两排银牙搓得咯吱咯吱怪响,肺都气炸了!就是没办法,少主都被这些灵女迷住了。

    “最好再来只咒虫”。玉儿狠狠的诅咒着。

    魔邪不知道外面的醋坛子都倒了,坐在石地上看着昏迷的赤霄。你小子害了老子数次,这次还得我救你。看着赤霄肩膀上的刺勾,嘿嘿的冷笑着。

    今天不让你吃点苦头,你就不知道本少主的利害。魔邪伸出手指。啪!轻轻的弹了下刺勾。

    咕!血从伤口处涌了出来。啊!赤霄呻吟声,眉头锁成了疙瘩。痛得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豆大的汗珠子噼噼啪啪的滚了下来。

    魔邪收回手,偷眼看看洞外,没有侍女看到。

    嘿嘿冷笑了几声。又抻出指头,啪的一下。

    嗯!赤霄闷哼了声,痛得嘴里流出血线,想睁开眼睛,这眼皮太重了,重的,紧紧的粘在一起。

    看着汗淋淋的赤霄,魔邪心里无比的快慰,没有任何时候比看着别人痛苦,更让他激动。

    这一激动,不得了。魔邪的手重了点,噗!刺勾带着肉飞了出去。

    啊!赤霄腾空站起,瞪着血红的眼睛,紧咬着牙关,沉沉的又啊了几声,重重的倒在血泊中。

    魔邪吓傻了,看着石地上的血人,直伸舌头。他只想弄几下,没想到出大事了。

    玉儿、茹儿遁到洞口,看到这一幕也直了眼。少主在干什么?

    魔邪的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完了,小月和扁乐回来没办法交代了。

    急拍虫袋,取出“启识珠”。急速的放在伤口处,嘶!白烟升起,地上的血消失了。就连洞穿的伤口都没了,只留下破烂的甲洞。

    赤霄的脸渐渐的恢复了红晕,睡着了般侧躺在石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