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炼化残识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8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顺着寒念看去,冰白的石面内站着一位灵女。

    小月?茹儿警觉起来,凝出“熠血魔轮钉”一步步的逼近冰石。

    这个山洞并不深,冰石放在洞内最里侧。见山洞到了尽头,茹儿紧张的心放松下来,走到冰石前,轻轻点了下石面,这是冰,不是石。

    “你怎么发现的”。茹儿扶着冰面,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赤霄。

    “刚才在......”。赤霄慢慢的讲着。

    按在冰上的手渐渐陷入,茹儿竟然浑然不知。突然一张狞笑的脸出现在冰面上,骷髅冰剑从冰里伸出,缓缓的接近纤细的腰间。

    茹儿陷入冰内的手,猛的握住,那张狞笑的脸冰凝住,嗵!跌在脚下,茹儿脚尖一点,抵在禁识奴的后心。

    “小小灵物,还敢在本祖面前装神弄鬼”。

    禁识奴咧着嘴,舌头被踩出半尺长。“魔虫祖饶命”。

    茹儿呵呵两声,看向冰里的小月。余光一闪,识灵一片惊寒,茹儿想要遁开,已经晚了。噗!抵近腰间的冰剑发出细微的声音,穿破了战甲。茹儿感觉腰间冰凉,着了火一般热了起来。爪光闪过,冰内的小月飞了出去。

    茹儿闷哼了声,遁出数丈远,身影未定,扇影从胸前划过,一阵碎甲声过后,茹儿纤小的身影撞在墙上。

    骷髅冰剑点在茹儿的眉心,禁识奴呲着牙。“老虫子,让你踢我”。

    嗖!噗!骷髅箭穿过禁识奴眉心,一团冰气爆在空中。

    赤霄和小月惊退数步,魔邪手持“裂天弓”站在洞内。“赤霄,原来是你在搞鬼”。

    赤霄呵呵两声,如今没有什么好说的,既然被抓个正着,只有拼命一战。

    不过,这洞太小了,两者也太近了,只能是一场肉搏。

    魔邪不等赤霄动手,骷髅箭飞出“裂天弓”。

    “噗噗”!两声爆音,赤霄和小月消失了。

    魔邪想抓住虚影,“透空魔幻爪”抓了个空。好怪异的术法,这不是“化血还魂”。

    千里处,山间的谷地里,赤霄盘空而坐。激灵打了个寒战,锁了下眉头,慢慢的睁开眼睛。魔邪太利害了,竟然发现了他,还斩杀了他的禁识奴和两个化身。

    “怎么样”。小月看向赤霄。

    赤霄摇摇头。“失败了”。

    “那怎么办”?小月惊大了眼睛,她见识过赤霄的诡计和战力,竟然失败了。

    “小月,你还是回到魔邪身边,再等机会下手”。赤霄心里不甘,又没有办法,他和魔邪的境界差的太远了,只能用计谋。

    魔邪遁出山洞,凝视着“幽冥神镜”,镜内山域空荡,根本没有赤霄的影子。

    “好小子,竟然让你逃了”。

    两只侍女架着茹儿从洞中走出。“少主,茹儿伤得很重”。

    “快,回营地”。魔邪看到茹儿苍白的脸,无心再追杀赤霄,急忙回到营地。

    茹儿的脸结着冰渣,混身不停的打着寒战。魔邪探查数次,都找不到原因,急得一头的汗。“快去找扁乐”。

    不多时,玉儿和扁乐都回来了,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想问,看到魔邪急切的样子,都压了下去。

    “乐儿,快来看看”。

    扁乐走到石床前,伸手按在脉门上,眼神变了。立即知道茹儿中了何术。

    “主人,谁伤了魔虫玄老”。

    “一位仇人,与我过节太深,竟然对茹儿下手”。魔邪没有说是赤霄,他知道扁乐与赤霄交情较深,说了,怕扁乐不救茹儿。

    扁乐心里明镜似的,这“寒波识禁”只有莫邪的几位密友修炼过。当然她也炼过,只是从来不用。

    “主人,我也没有办法,解铃还需系铃人”。

    莫邪满眼的失望,看着茹儿痛苦的样子。“茹儿,化血还魂吧”!

    茹儿猛的抓住莫邪的手。“少主,让我陪着你”。

    莫邪叹了口气,何苦哪?茹儿没有必要受这个苦。“好,再等等,我们会有办法”。

    “小月回来了”。古欣突然喊道。

    莫邪回首看向那张丑脸,眼神变了变,脸色阴沉下来。“你去哪了”。

    “我采药去了,一直没有找到,所以越走越远”。小月侧头看着床上的茹儿,心里骂道:“怎么没有死”。

    “魔玄老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被奸人暗算了”。莫邪没想到小月敢回来,难道洞中小月不是她。

    “因为我”。小月有点不高兴,还是走近石床,摸过脉门,眼神变得十分的古怪。“寒波挲魂剑”。

    魔邪嘴角微动,心里暗道:“你果然认得”。

    “主人,这是一个叫莫邪的灵士术法”。

    莫邪?魔邪不止一次听到这个与自己同音的名字。怎么不是赤霄?

    “谁的术法,我不管,能不能救得了”。魔邪冰冷的说道。

    “能,但需要时间”。

    “好,一切拜托小月”。魔邪大步走出战车,回头道:“玉儿,你领着两只侍女看护茹儿,要寸步不离,其它人跟我走”。

    扁乐和古欣跟了出来,随着魔邪进了另一驾战车。

    “扁乐和古欣驾车,去荒拓城”。

    扁乐看眼魔邪,心里怪怪的,拉着古欣去驾车。自从跟着魔邪后,苦活累活都是侍女们干的,她和古欣、小月都没有动过手。

    魔邪阴着脸,自从出了这挡子事。他再也不相信灵者,或多或少的感觉到危险。看着扁乐和古欣的背影,心里琢磨起来。

    嘴角挑了挑,魔邪眼神变得阴险。拿出“幽冥神镜”瞄着万里空域。

    嗖嗖嗖!数道虫影出现在空中,回首看眼远域,惊慌的逃了过来。

    “魔炎,它怎么在这里”。

    魔邪喊停战车,走到车栏边,凝视着遁来的影子。

    “魔邪快逃,咒虫来了”。

    魔炎遁来,眼神愣了下,没敢停,喊了声逃没了影。

    扁乐想扭转战车,见魔邪没有动。想起那日的事,慢慢的躲到魔邪身后。

    天域暗下,两根骨刺透空而出。魔邪凝出裂天弓,身影一闪消失了。尖刺透过战车,火光爆起,扁乐、古欣和两只侍女飞了出去。

    三只血瞳盯住三道影子,撩起刺足穿向爆退的身影。

    扁乐等没想到会这样,被咒气掀飞,想借势逃遁,刺足已经到近前。啪啪!连击数道术法,也没能挡住尖刺。

    轰!战盾爆开,扁乐耳边响起玄音,灵识一片空白。

    刺足爆开战盾,穿向扁乐和古欣的战甲。千均一发之间,莫邪射出三道骷髅箭。“万古咒虫”翻了个大跟头,正砸在小月乘坐的战车上。

    啪!战车被砸得粉碎,小月等修者被弹了出来,差点跌个大跟头。

    魔邪遁到近前,手起弓落将“万古咒虫”的脑袋削开,摘下咒瞳和启识珠。哗啦!重重的骨架砸在山谷里。

    “小月收了虫骨”。魔邪冰冷的说了声。让侍女们扶起扁乐和古欣,放出魔魑兽,进了战车。

    玉儿眼神闪动,抱着茹儿进了另一辆战车。

    魔邪独自站在空中,凝视远空。这“万古咒虫”从何而来。为何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灵识会儿,魔邪沉着脸进了玉儿的战车。

    “少主”。

    “嗯!都没事吧”?

    “没事,只是损失了一驾战车”。玉儿叹息道。

    “玉儿,你与小月去前方探探情况,再做决定”。魔邪看过茹儿后,吩咐道。

    “主人,我还要给玄老疗伤”。小月不情愿的说道,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危险的事派她去做。

    “好吧!玉儿,你去”。魔邪转身出车域,回到自己的战车内。

    “少主,两个灵奴都晕过去”。侍女连忙见礼。

    “到外面守着,没有我的准许,谁也不能进入”。魔邪冷冷的命令道,两只侍女吓得赶紧出了车域,从来没有见到少主这个样子。

    魔邪阴森森的走到扁乐身边,看着长长睫毛。一指点在丹海上,另一指点在扁乐的眉心。

    扁乐猛的睁开惊恐的眼睛,眉心微痛,那双眼睛慢慢的又闭上了。

    指尖在眉心上捻了会儿,一缕残识抽了出来。魔邪鬼异的笑着,不要怨本少主,你们和本少主貌合心离,不得已为之。

    噗!六色火焰从指尖燃起,那缕残识在火焰里爆起灵花。

    魔邪走向古欣,用相同的手法炮制,凝出阴阳之火,开始炼化残识。

    一晃,月余日过去,阴阳之火熄去。魔邪捻过残识,弹回扁乐和古欣的眉心。指尖轻点二女丹海,慢慢的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扁乐扶着头坐了起来。惊慌的眼神看着倒在身边的古欣,又看看修炼的魔邪。

    “嗯!好痛”。古欣也睡了过来,睁开眼睛就抱着头喊痛。

    魔邪睁开眼睛。“能不痛吗?你们都晕了一个月了”。

    扁乐脸儿微微的变形,这头痛得眼睛都不想睁了。“这么久”?

    魔邪点点头。“传令玉儿。今日出发”。

    小月坐在战车里,听说要走了,悬了一个月的心,放了下来。急忙问侍女,扁乐和古欣的情况。

    “已经醒了,就是头还有点痛”。侍女说完出了车域。

    玉儿撇着小嘴,看着走来走去热锅上的蚂蚁。心里阵阵的好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