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荒域枯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能不慌吗?小月多多少少的感觉到是针对她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只叫过去玉儿几次,她连探视的机会都没有。以往小月一直跟随在魔邪左右,关系比玉儿们都要亲近。

    魔邪灵识着扁乐和古欣,两个灵女的面色好了许多,依旧软软的瘫在床上。

    看着二人的样子,魔邪也有点担心,这是他第一次用“血魂大法”中的“咒心决”,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

    等了会儿,见扁乐和古欣还没缓过神来,魔邪不再理会。“你守住战车,我要修炼一段时间”。

    魔邪取出“战影晶台”,消失在车域。

    坐在空旷的战台上。魔邪取出三颗咒瞳。这东西从得到那天起,就能从中感觉到无限的念力。把玩了会儿,魔邪琢磨会儿,瞳内念气或许能够提取出来。

    “寒念修心法”无因而动,三道无形的念气从咒瞳中飞出。魔邪哆嗦下,太激动了。自从炼识境启念之后,每日修炼只能得到一两缕念气,塞牙缝都不够。这一下能抽出三缕,简直就是疯狂的节奏。

    这一哆嗦,念气消失了。魔邪抓狂似的狂舞了会儿,才痴呆的坐了回来。凝视咒瞳,再次开始修炼。

    十日过去,魔邪慢慢的睁开眼睛,这些日子收获不小,从咒瞳中得到百缕念气,可惜,百缕之后再也没有念气炼化了。

    收了咒瞳,魔邪静坐了会儿,还有三颗,不打算再修炼,太少了。

    魔邪抖身站起,出了战影晶台。

    “主人”。扁乐两眼放光的走了过来,轻轻拜了下。

    魔邪愣了,侧头盯着羞答答的扁乐。这眼神他在那儿见过,很痴迷、很火辣,看了,就有点冲动。

    “摘下面纱”。

    扁乐没有半点迟疑,轻轻取掉面纱,抬起慌张的丽瞳,又羞羞的低下。

    我的妈!魔邪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了下去,被眼前娇艳的大美人,惊得眼睛都直了,用力的揉了下眼睛。太美了,怎么形容,怎么形容来的,两只手抖了半天,也没想起最好的词。

    嗯!比承影,似钝钧,不输秦姬。那三个大美女没有在,在的话,魔邪真想把四张脸按在一起,好好的比一比。

    “戴戴上,戴上”。魔邪说话都哆嗦了,太激动了,从来没想过身边还有这么惊艳的美女,哪天见到承影,老子也得眩耀一番。

    不用说,古欣也一定是个美人坯子。“古欣”。

    “主人”。古欣带着一阵香气跑了过来。

    魔邪张张嘴,却没有说出来。笑了笑,还是留点想象的空间吧!至少从这双眼睛,就能看出来。古欣不会差。直着眼睛看了会儿,魔邪又反悔了,抻手捻住古欣脸上的面纱,轻轻的抬了下,满意的放了下去。

    “去玩吧”!魔邪拿出数颗“万古灵血”。分给两个大美人,心里都乐开了花。

    叫过来侍女。“把玉儿叫来”。

    不多时,玉儿遁入战车,扫眼看到修炼中的两个灵女,眼神微变,心里升起怨气,看少主的眼神都变了。

    魔邪看在眼里,没当回事。女人吃醋应该的,那有不吃醋的女人。

    “玉儿,茹儿伤势如何”?

    “少主,你才想起来,自己去看吧”!

    魔邪眨巴两下眼睛,对,玉儿说的对,他现在怎么装起了架子,是应该早些过去看看。

    “走,去看看”。

    魔邪起身向外走去,扁乐和古欣也站了起来。“你俩修炼吧!我去去就回”。

    玉儿跟在少主身后,听到这话,气得直咬牙,跺脚。这才多久呀!少主怎么变得更偏心了。

    魔邪假装没看见,绷着脸出了战车。

    两辆战车停在山巅,小月坐在崖边凝视着山下的浮云。她哪有心思看云,心里都长了草,她很久没见过少主,也没有见到扁乐和古欣。弄得她一点修炼的心思都没有,心里装着一大堆怪怪的想法。

    熟悉的气息出现在身后,转眼又消失了。小月没有回头,心狂跳个不停,站起身向少主战车走去。

    “站住”!侍女又拦下了她,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我,我看看扁乐姐姐”。

    “少主吩咐,灵奴在修炼不得外人打扰”。侍女终于换了句话,这也是小月听到最不刺耳的话。

    “我,算外人”。小月心都痛了,痛的想哭。怎么就算作外人了,扁乐和古欣才跟少主几天呀!

    侍女只是笑了笑,什么话也不说。

    “我去找少主”。小月冲向玉儿的战车。

    魔邪进了战车,茹儿正在闭目修炼,提起的心放松下来,看来小月没少下功夫。转身要走,差点和小月撞个满怀。

    “少……”。

    魔邪挡住她的嘴,示意到外面去说。

    小月气呼呼的转身出去,一溜烟的跑到崖边。

    魔邪跟在身后,吓了一跳,还以为小丫头要跳崖。摇摇头,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小月,近来辛苦了”。

    “不辛苦,心苦”。小月不高兴的回道。

    魔邪听出弦外之音,也并不再意,他正在计划着,如何炼化小月的灵识。当然,没有自主、没有反抗的炼化,是最好的选择。

    “你把我当外人了吗”?小月突然问道。

    魔邪愣了下,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以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经过赤霄的事,他认为灵者就是灵者,不应该去同情,就算有点情意,也是欲望的事。

    “你认为哪”?魔邪没有正面的回答。

    “我认为,我认为,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灵奴,甚至还不如奴隶”。

    魔邪被小月的怒火弄得不知如何是好。不错,他把小月一直当作灵奴,这应该是最正确的定位。

    “想什么哪?我把你当作朋友”。

    “真的”?小月看了过来,眼里噙着泪水。

    “真的,我认为是这样”。魔邪看着丑脸上,美丽的大眼睛,心软了下来,把炼化的想法抛到九霄云外。

    “我太高兴了”。小月突然扑到魔邪怀里,吓得他伸着手臂,不知所措。许久才轻轻的放在嘤嘤痛哭的小月头发上,慢慢扶摸着。

    “哭什么?小丫头”。

    小月动了动头,深深埋在头发里。“知道吗?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男孩也这么抱过我”。

    “哦”!魔邪的心刺痛了,身子都变得僵硬。

    “我好喜欢,你能抱着我”。

    “哦”!魔邪混身热了起来,头发根都麻了。低头用下巴轻轻的蹭着小月的头发。

    “主人,如果我真的很丑,你是否还喜欢我”。小月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魔邪看着天,谈不上喜欢,他只说是朋友。“不然,我能叫你丑丫头吗”?

    小月抬起头,细长的玉指放脸上,停了会儿,又放下了。拉着魔邪坐到崖边。“主人,你能放我走吗”?

    魔邪看着靠在自己肩膀的灵女。“你一直是自由的”。

    “我还有一件事要做,我要去找他,如果万年内,还找不到,你能陪我一生一世吗”?

    “什么”?魔邪听得傻了。他是谁?又是个他?老子还是个备胎吗?

    “不能,你属于我的”。

    小月没有再说话,慢慢的闭上眼睛,感觉着肩膀的踏实和那呼吸的沉重。她仿佛感应到莫邪的存在,感应到那个心跳。不知不觉,一丝微笑挂在脸上,像似睡着了。

    魔邪取出“玄古神血”,轻轻的放入小月的手心里,这是他最后一颗神血。

    一行热泪从小月面颊流过。魔邪如果不是魔虫士,她真想永远的依偎着,可是灵族与异族势不两立,早晚有一天,一场大战会爆发。她是发过血誓的,怎么会与魔虫在一起哪?这戏演得够足的了。

    露珠闪着灵光,闪烁着小月的脸。猛的睁开眼睛,小月愣了。她的身上盖着一件战甲,身边放着灵袋。

    “主人”?小月回头看向身后,两驾战车已经消失了。

    “魔—邪—”!小月遁上空域,嘶声的喊着。

    许久,赤霄出现在她的身边。“不用喊了,他早就走了”。

    “怎么办,我......”。小月一脸的急色。

    “不用管了,我已经通知鸠魔祖去截杀”。赤霄放出“啸天兽”不紧不慢的遁走了。

    小月看着赤霄的背影,心里急了起来。急速的跟了上去。

    玉儿和茹儿听说要去寻找“万古咒虫”,十分的不解。极力的劝说。“少主,完成事务要紧,不可节外生枝”。

    魔邪笑笑。“你们可以到荒天城等我,顺路查找魔蕾的下落”。

    “不行,我等是受大刑老重托,保护你左右,怎么可以离开”。玉儿反对道。

    茹儿点点头。“少主不应该让我等离开”。

    魔邪见魔女们不肯走,也只好作罢。

    四道红光出现在千里之内,急速的遁过后,又返回到山巅前。魔兽收了遁光,打着长长的喷嚏。

    魔邪站起身,看着千丈外的枯虫者。是虫族,魔邪放下心来。

    枯虫士催动魔兽近了一步。“那来的”。

    玉儿微行一礼。“魔虫城少主”。

    “少主算什么东西,这是枯王的地盘,交点过路费”。枯虫士挥着兽鞭点着玉儿。

    魔邪实在看不过眼了。“枯王算什么东西,本少主到任何地方不白吃白喝,已经给你们面子,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