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难逃魔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主人,我们去荒天城等它们”。

    “不用,我知道它们在哪里”。魔邪摇摇头,遁上空域。

    小月担心起来,急忙追问魔邪用什么方法。

    魔邪也没想好。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寻找下手的机会。

    小月犹豫会儿,从灵袋中取出一颗丹药。“主人,你服下她,能暂时幻化成鸠魔族”。

    魔邪停了下来,看着丹药。“什么药,这么神奇”。

    “不知道,这是药祖送的”。

    “药祖,你说的是那个药鹊子”?魔邪立即想到了谁,没想到小月也与药鹊子有关系。

    接过丹药,魔邪就要放入嘴。小月急忙抓住他的手,笑了起来。“别吃了,这是含着的,你找到鸠魔族时再用,十日就会失效”。

    “哦”!魔邪急忙将丹药放入怀里。

    小月看着他的样子,怪怪的。她没想到魔邪会这么信任她,这要是颗毒药,就废了。“怎么不放在虫袋里”。

    魔邪傻傻的嘿嘿的笑着。“这儿离心近”。

    小月狠狠的剜了眼,嘴上不说,心里美美的。轻轻的靠着魔邪的肩膀睡着了。

    夜在温馨中过去,等小月醒来,娇阳已经升得很高,透过轻纱,看到一张憨厚的脸,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域。

    小月动了下,坐直了身子,靠入魔邪的怀里。

    “睡的好吗”?魔邪侧头问了句。

    “嗯!快到荒拓城了吧”!小月挑开面纱看着飞退和山河。

    魔邪看眼“幽冥神境”。“快了”。

    急速飞遁数十息后,魔邪停了下来。小月侧了下头。“怎么了”?

    “前方有鸠魔族”。

    小月急忙灵识,并没有看到鸠魔族的影子。“你能看到那么远”。

    魔邪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丹药,含入口中。“小月,你绕路进城,找到玉儿,我去救扁乐”。

    “你要小心”。小月紧张起来,拉着魔邪的手不想放开。

    “没事”。魔邪跳下魔兽,遁向远域。

    几十息后,出现在草原上。

    碧绿的草地,绿得如烟,绿得滴翠,仿佛一块无瑕的绿毡,轻盈地跃然地上。

    数十只鸠魔者站在空域,对面站着一群巫妖。两群修者剑发弩张,空气中凝着焦燥的火气。

    一只老巫婆拄着“断骨戳”。“鸠郎,不交出灵女,就别想进荒拓城”。

    鸠郎抱着膊子,笑笑的摇着头。“巫雅都混成这样了,怎么脑子还不开窍”。

    “别说那些,老巫只认晶石,不认人。放了小灵女什么话都说,不放,别怪我戳你三个窟窿”。

    鸠郎气乐了。好大的口气,还想戳我三个窟窿。

    “就为这个小灵女”。鸠郎伸手将扁乐提在手中,轻轻用力,扁乐的嘴里喷出血来。

    “师妹”!古欣惊呼一声,差点冲了过去。“巫祖,快动手”。

    巫雅嗯哼两声,还是没有动。回头看眼古欣。“小丫头,交了那一半,我就出手”。

    古欣看到扁乐口吐鲜血,害怕她“化血还魂”。急忙拿出灵袋,交到巫雅手中。

    巫雅掂了下,满意的放入虫袋中。身影一闪,出现鸠郎身前。“断骨戳”穿向鸠郎身前战盾。

    鸠郎掷出“战影晶台”,二修消失在空中。

    魔邪走近鸠魔族,向几位玄老点点头。鸠魔老们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拦着,转头看向“晶台”所在空域。

    虚空微微晃动,巫雅遁了出来。鸠郎随后出了晶台。

    这么快就分出结果了。众修者凝视着二祖,看不出谁输谁赢。

    巫雅回手将古欣抓在手中。古欣吓懵了。“巫祖”。

    嗖!古欣飞落鸠郎的脚下,跌得吭哧一声,小脸都没了血色。

    “鸠郎还是你够意思,这个小灵女也送你了”。巫雅尖声笑着。

    鸠郎轻轻一脚,将古欣踢到身边鸠玄老的脚下。“小意思”。

    古欣擦着嘴角的血,这时才想明白,她被巫雅给卖了。“巫......”。才喊半声,被鸠玄老一脚点得嘴口穿血。

    巫雅走了过来。“鸠魔友,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迎接你,听到要踢你的场子,我可激动了好几天哪”。

    鸠郎哈哈的大笑。“你这场子踢的太像了,本祖还以为,你要来真的”。

    巫雅咯咯的笑两声。“快走,近来咒虫泛滥,时常攻击城池”。

    鸠郎点点头。两队人马合在一起,向荒拓城遁去。

    到了城边,魔邪一眼扫到城外的玉儿。

    玉儿远远站着,似乎发现情形不动,急速的进了城。

    “巫友,本魔还有一事相求”。到了城边,鸠郎回首说道。

    “鸠郎,你应该知道荒域的规矩。我等从来不得罪大族,有些事,还是自己办为好”。巫雅似乎知道鸠郎想要说什么,竟然找了个理由回绝了。

    “你个老狐狸”。鸠郎没有发火,反而笑了起来。

    进了城,巫雅也没客气,带着族人走了。鸠郎叫人找了个客栈,一行鸠魔住了进去。

    “把两个灵女看住”。鸠郎进亭楼前,吩咐道。

    “鸠祖放心,我亲自看守”。鸠魔玄老低首回应,等鸠郎进了亭内,躬躬的身子直了起来,狞笑的走到灵女身边,伸手抓住腰间玉带,提起两个灵女遁向另一座亭楼。

    进了亭域,两位**鸠魔女迎了上来。“玄祖,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

    鸠魔玄老将灵女扔到一边,拧了下侍女的下巴。“也想死老祖了,快,上床给老祖松松骨”。

    “哎呀!玄祖,你真坏,手都伸到哪了”。侍女轻轻的拍了下伸进胸甲里的猪手。

    “哈哈哈!又大了”。鸠魔玄老左拥右抱,和两只侍女上了床,纱帘落下。阵阵的娇笑声和喘息声从帘内传来。

    古欣小脸苍白,眼睛都不敢睁开。污浊的气味扑了过来,吓得她混身发抖。

    扁乐面目平静,这事,她这些日子看得多了。这只老**,就是在战车里,也不会放过侍女,除了修炼,时常都是吱吱呀呀!

    许久,床上的声音静了,传来鼾睡的声音。

    古欣红着脸睁开眼睛,见扁乐看着她,眼泪汪汪的。“对不起,师姐”。

    古欣摇摇头,她没想到老巫婆拿了好处,会立即变了嘴脸。“我太笨了”。

    两位灵女不再说话,含着泪水,相互的凝视着。万年了,两个灵女就是这样相依的走过无数的风雨。

    “妈的,还有心思哭”。鸠魔玄老穿着内甲坐了起来。

    两位灵女吓的,急忙低下头。

    鸠魔玄老光着脚丫子走了过来,伸手挑起古欣的小脸。唰!将面纱撕了下来。

    “哈哈哈!还是个小美人”。说完提起古欣走向大床。

    古欣吓得瘫了,尖声的叫着。“放开我”。

    “叫什么,一会儿就放开你”。鸠魔玄老哈哈的笑着,搂着古欣,任凭她挣扎,就是不松手。

    古欣雪白的小手死命的推拒着雄壮如牛,混身细鳞的身躯。可是哪里能摆脱他的魔爪。

    “求求你,放了我”。

    “放手,放手呀”!

    鸠魔玄老箍紧古欣的纤细柔软的腰肢,一脸淫笑。“嘿嘿嘿!小美人儿,别怕,我让你尝尝那东西的滋味吧!待会儿,我包管你欲仙欲死......哈哈哈”!

    “哦!对了,还有你,再来尝一次吧”!鸠魔玄老回手抓过扁乐。

    “啊”!扁乐惊呼一声,脸腾的红透了。“快放手,不然我咬舌了”。

    “啪”!一巴掌搧在扁乐的脸上,打得她两眼跳满了金星。“不吃敬酒,吃罚酒,还没吃尽苦头吗”?

    这一巴掌打得扁乐没了声,大颗的眼泪噼噼啪啪的落了下来。

    嗵!两道灵影落到床上。“脱了,给她们吃点”。

    两只光溜溜的侍女惊慌的爬了起来。颤抖的伸手掐住灵女的面颊,拿出一颗红色的丹丸放入灵女的嘴里。

    古欣死死的咬住牙,硬是被侍女掐开了嘴,血丝从嘴角流下,丹丸咕噜进了肚。

    嘶啦!身上的战甲被扯掉,两位灵女**的蜷缩在火辣辣目光下。

    “哈哈哈”!鸠魔玄老伸手抓向两团玉峰,

    扁乐白玉般的手力推着欲火攻心的手,扭身想躲开,却被侍女死死的按住,侧身后仰,不让那只手碰到丰满怒耸的柔挺玉峰。

    鸠魔玄老轻轻晃下,化去扁乐身的力气,一手按在柔软怒耸的玉峰上。

    嗯!......扁乐一声娇哼,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很久了,没有人这么放肆占有她。

    “莫......邪......”。扁乐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声,这声音比蚊子声还小。

    空域急动,一道黑影出现在亭域内。

    鸠魔玄老脸阴了下来,侧过头,怒斥道:“这是什么地方,滚出去”。

    “刑老有请”。

    鸠魔玄老锁下眉头,一道弦光从喉咙处划过,几滴精血弹入空中。

    “八面惊雷”凝在空中,黑影一箭刺入鸠魔玄老的眉心。噗!血光爆开,落下一颗“凝血真元”。

    两只侍女被突如其来的杀戮吓傻了,等反应过来,光着身子想逃出亭域。

    黑影凝出两色骷髅箭,手起箭落,刺入两只侍女后脑,轻轻一抖,雪白的身躯化成血光。

    黑影收了“凝血真元”。胡乱的抱起光溜溜的灵女,逃出亭域。一闪进了另一座亭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