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古径混战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18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间。清溪泻雪,白石环抱溪水,洞空的石窝,轰然有声。

    魔邪站在溪水池边,看着茏葱佳木,浸水的奇花,不由得有些疑惑,他以为魔虫古径应该是可怕的境地,没有想到这么寂静、幽美。

    小心的走了几步。几栋雕甍绣槛的楼阁,从山坳树杪间闪现。石桥跃溪而过,直落兽面护雕边。

    灵识四域,并没有修者,只有鸟语轻鸣环绕林间。

    魔邪不敢大意,疑出“裂天弓”,弦上半拉三支骷髅箭,慢慢的走近石桥。目光扫过桥柱,“断魂桥”。

    我晕,魔邪暗骂了句,名字很吓人。一步上了桥面,灵识中闪现鬼异的血字。“荒天无情,古径断魂”。

    魔邪停了一息,走上溪光凛凛的桥面。左脚刚踏上桥面,电到似的抬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眼前的景物变了,残檐断壁,危桥枯木,没有一丝的灵气。

    揉了揉眼睛,残败的景色消失,依然是碧水幽楼。

    迟疑间,一道熠焰从身后飞来。骷髅盾一闪挡在身前,轰!爆焰飞渐,一只魔虫士凝笑的站在不远处。

    “魔邪少主怎么还不过桥”。

    魔邪上下打量偷袭的魔虫士,并不认得。“怎么,我没过桥,你很失望”。

    魔虫士脸色冰凝,强挤出点笑容。“少主说得言重了,我只是想找个搭档”。

    “对不起!我没心情与下黑手的谈搭档”。说话间,弓弦惊鸣!骷髅箭化成一道烟影。噗!一箭穿过魔虫士眉心。

    魔虫士眼皮上翻,盯着没入眉心的箭尾。它都没想明白,魔邪少主的箭为什么这么快。

    血光爆开,两颗真元落入魔邪手中。咦!行呀!魔虫士竟然修炼出“化血真元”、“炼识真元”,不简单呀!

    魔邪心里叹惜着,收好真元。抬脚上了“断魂桥”。破败之相重现眼内,嘎吱!脚下的桥板发出刺耳的声音。断了似的摇晃了起来。

    骷髅光环闪动,魔邪踏上桥空。再看“断魂桥”,残破的只剩下那片呻吟的桥板。

    魔邪吓了一身的冷汗,寒气瞬间透过的战甲,不由得哆嗦着,牙齿都不停的寒战连连,哒哒直响。

    猛的抬头,目光落在残壁间,一道瞳光消失在壁后。嗡!魔邪的头发立了起来,不用说,刚才那阵寒战,不是断桥吓得,而是那道瞳光惊的。

    嗖!魔邪没有半点迟疑,骷髅箭化成长长的黑光穿过,断壁。呼!一阵烟从壁外腾起,几声吱吱的尖叫,壁后没了声音。

    遁过断桥,身后的桥栏一段段的落下枯干的河床,灰尘腾起数十丈高。

    魔邪没有回头,已经灵识到断桥的塌陷。这桥似乎已经千万年没有人走过,一脚踏上,足可以让它化成石粉。

    骷髅箭飞回到手中,箭尖上粘着星点白浆,捻过了点。“这是......?咒血”!

    “荒天古径”里有“万古咒虫”?魔邪心里一惊,目光落在那堵断墙上。嘶!吸了口冷气,骷髅箭竟然只在墙上穿了个洞。这墙是什么做的?这么硬。谁又有这种本事,能把这硬的建筑打成这样。一阵凉气从后脊梁升起,魔邪感到通体的惊寒。

    持箭转过断壁,一个巨大的石洞出现在墙后,黑洞洞的,深不见底。洞边的断面上,滴着白浆,粘粘的拉着长线。

    魔邪走近洞边,阵阵的阴风从洞中刮出,脸面不由的紧了紧。果然是咒虫,只是这只咒虫与见过的“万古咒虫”似乎不同,他从来没有看过咒虫会打洞。

    嗖!又是一箭,骷髅箭化成光点消失。久久的,脚下的石面震动着,骷髅箭出现在弓弦上。魔邪长出口气,环视断壁内的景物。

    残破的墙壁闪着灵光符文,偶有半残的壁画露出一角。魔邪走近半角壁画,点出一道灵气。唰!虚影画像亮起,一位美丽的异灵女站在虚光中。

    魔邪吓得移过战盾,挡住异灵女娇媚的目光。等了会儿,微微侧头,虚光异灵女消失了,只留下残画上一角裙带。抹了下额角的细汗,这异灵女太可怕了,那道眼神足可以抹杀一切。

    又走了一圈,残壁内并没有其它异物。有的,只是魔邪每一步踏过,留下的细小的烟尘。

    魔邪沿着断梯,走上残壁,举目望去,残石断壁间一条小径直通远方。

    “这就是‘荒天古径’”?魔邪拿出“幽冥神镜”,眼前一亮,一片残破的影像映入眼帘。

    残影中,数十个红光闪烁着。点了下,魔邪看清红光内的影像。

    “玉儿”?魔邪看了下方位,跳下残壁,踏着爆起的灰尘,急速的跑去。

    残壁间,两道急速的影子绞杀在一起。熠火飞焰引燃了空域,震得断壁嗡嗡直颤。

    魔玉擦着带着泥尘的汗水,一手持盾挡着砸来的熠焰,一手凝化着“熠血魔轮钉”,奋力反抗着。

    “嘿嘿嘿!魔玉,你接不住几下,还是乖乖的送给本祖一缕残识,让老夫过了‘魔虫古径’”。老魔虫士狞笑着,根本没把顽抗魔玉放在眼中。在它的眼里,魔玉抵抗不了多久,就得“化血还魂”。

    “老匹夫,别嚣张,我家少主会来的”。魔玉嘴上硬,心里没有半点底,她是寄希望于魔邪,又不希望少主来,老魔虫的境界太高了,炼识五阶,到了炼识境的高峰。

    “你说那个只会玩灵女的少主,怕是早死在路上”。老魔虫士这么说,灵识扫过断壁。这么多的断壁,它找到魔玉都废了不少的力气,何况其它魔虫。

    噔噔!魔玉被震退数步,手中的虫盾裂出几道细缝。

    老魔虫不等魔玉从失神中回过神来,伸爪抓向它的天灵盖。

    寒杀之气从身后袭来,老魔虫眼看将魔玉抓在手中,眼珠子一瞪,撩盾挡在身后,闪身遁向断壁。

    轰!老魔虫大蛮脸撞在石壁上,一股子精血从鼻口中喷了出来。

    老魔虫那顾得上看身后,拔腿逃进断壁后。

    “少主......”。玉儿瘫坐在石地上,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魔邪跳过断壁,看眼老魔虫逃遁的方向。“伤到了吗”?

    “没有”。魔玉的声音有些颤抖,差点就哭了。多亏了少主及时赶到,不然,他就废了。

    魔邪看着满脸泥污的玉儿,哪里还有尊贵之相,就像拾破烂的,脸上黑一道白一道。

    魔邪挑起污渍的小脸,拿出手帕用力的擦着。“哎呀!这都什么样子了”。

    玉儿没敢动,嘴没闲着。“我的妆花了”。

    “嗯”!何止是妆花了,那还有妆的影子。擦了几下,也算是给玉儿卸妆了。

    魔邪拿出“幽冥神镜”,点中近处的战团。

    “少主,让我看看妆”。玉儿伸手要抢。

    魔邪躲了下,玉儿有危险,茹儿和带来的侍女更不用说了。这玉儿心真大,还有心思看妆。

    揽过玉儿的腰,魔邪急速遁去。路过近处的战团,上前就是一脚,飞速的跑没了影。

    哎哟!我拷!魔虫士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魔虫女手起钉落,将魔虫士钉在墙上。

    魔虫士瞪着不甘的眼神转过身来,指着魔虫女。“算你点好”!

    噗!血光爆起,魔虫女接过真元,看向魔邪消失的方向。愣了愣,换了个方向跑去。

    魔邪跑过数个战团。飞身上了断墙,嗖嗖!连射两箭。魔虫女拿着“凝血真元”,嘴角凝着冷笑。

    噗!骷髅箭穿过眉心和丹海,魔虫女瞬间爆成血雾。

    魔邪捻过真元,脸色阴沉着。还是来晚了,侍女化血还魂了。

    玉儿缓过神来。“少主先救茹儿”。

    魔邪没有吱声。茹儿太远了,近处还有几只侍女。放下玉儿。

    “跟住”。魔邪尥蹶子跑没了影。

    “少主......”。玉儿腿一软,慢了那么一点,吓得,急忙跟上去。

    嗖嗖嗖!魔邪连射三箭,根本不看结果,飞速的跳过断壁。

    “护法”。侍女嘴角流着血丝,看到玉儿喜出望外,至于谁救了它,根本没看清。

    玉儿一把抓住侍女腰间护甲,提起就跑,她知道,再慢了,就别想追上少主。

    魔邪救下第二只侍女,突然停了。点开茹儿所在战团,叹了口气。

    “见过少主”。侍女汗淋淋的跪在地上,少主晚来一点,它就废了。

    “少主......茹儿......”。玉儿跑了过来,看到魔邪停了,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半截话咽了回去。

    “太远了,赶不上了”。魔邪眼爆凶光,凝视着镜中那道影子。

    玉儿小脸拉了老长,这事怨不得少主。少主的速度够快的了,只是心里极不舒服,看着救下的侍女就来气。

    两只侍女吓得混身发抖,知道魔茹护法已经化血还魂了。

    嗖!老魔虫遁过断壁,抡起“熠血魔轮钉”砸向玉儿。嗯!一眼看到魔邪。想收术法,已经晚了,转身想跑。

    魔邪正在气头上,扫见老魔虫,上次让你跑了,还没有记性。回手射出两箭。

    老魔虫吃过上次的亏,这次学乖了。凝出战盾,跳下墙。嗵!重重的摔了个大跟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