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荒天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骷髅箭燃烧着紫焰指向巨石,手指微微的颤动,魔邪慢慢的放下“裂天弓”。

    一块块的巨石移开,石间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看到魔邪轻轻的挥挥手。

    魔邪眼里凝满疑惑,老者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可是莫邪好友”。

    “谁”?魔邪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还是轻轻的点点头。“你是......”?

    “哈哈哈!莫邪好友真健忘呀!你我在圣境可是患难之交,怎么忘记了”。老者捻着胡子笑了起来。

    魔邪之所以放下“裂天弓”,确实感应到熟悉的气息,这气息在承影、小月、钝钧等灵者的身上都有感知,因此,对她们另眼相看,当然,也包括那个处处与他作对的赤霄。

    圣境?魔邪没有了这方面的记忆,也想不起经历了什么,包括与老者有什么关系。气息熟悉,并不等于老家伙是好人,那个赤霄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他相信,在圣境,两人必是死对手,当然,这只是魔邪猜的。

    老者见魔邪还是愣愣的,轻轻的摇摇头。“看来,你的前生都忘记了,没事,你忘记了,本咒未忘记,请入寒舍一叙”。

    魔邪将信将疑,又看不出老者有何恶意。不过,在这荒天古径突然来个老虫子套近乎,是挺吓人的。

    “老友,不知我与你有何姻缘”。

    “哈哈哈!说来话长,走走,进家里慢慢说”。老者异常的热乎反把魔邪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走近老咒虫。

    玉儿等傻傻的站着,眼前的一幕太不可思议了,少主竟然跟着一只老虫子走了。少主没有叫它们,玉儿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远远的看着。

    跟着老咒虫绕过几块巨大石头,来到苍色山岩的脚下。一座简陋的石院出现在石竹林下间。

    老咒虫快走了几步。“露儿快来,看谁来了”。

    “谁呀”!

    一位漂亮的苗条咒虫女走出院门,高挑的个头,微黑的皮肤,丝毫不影响它的美丽,反而增添了些秀色。扶着门看过来,眼神变了变。

    “莫邪友,这是内人,你未见过,声音还熟悉吧”!老咒虫急忙引见到。

    魔邪只当老家伙有口音,微行一礼,真的想不起来了。“见过虫友”。

    咒露红亮亮的眼珠,像两粒闪闪发光的红玛瑙。“我当是谁,原来是那个小圣士”。

    魔邪瞪瞪眼。“圣士?我和灵者有什么关系”?

    老咒虫看出点端倪,呵呵的笑了。“过去的事,不谈了。露儿弄点吃的,款待好友”。

    “什么吃的?穷的只剩下石头了”。咒露转身进了院子。

    魔邪愣了下,不对呀!看来他以前与咒露间的恩怨深哪?

    “别在意,她在耍小性子,你的内人不这样吗”?老咒虫乐了。

    魔邪尴尬的笑笑,他有什么内人,你老家伙老牛吃嫩草,能不受气吗?少把老子带上。

    “老虫友在下失忆了,能否说明一二”。

    老咒虫走到石墩前,示意魔邪坐下。“怎么都忘记了”。

    魔邪点点头。

    老咒虫叹了口气,慢慢的把圣域的事讲了出来。

    “还有这些事”?魔邪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恩怨,他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给你喝的”。咒露没好气端过一对黑晶浸清水石盅。灵动俏媚眼睛狠狠的瞪着魔邪。

    经过老咒虫简要的讲述,魔邪知道与咒露之间恩怨。这老牛吃嫩草和他有直接的关系。

    魔邪斜了眼咒露,老咒虫神神秘秘的笑着。

    “老友为何居住这荒天古径里”?魔邪问起最为关心的事。

    老咒虫笑容消失了,沉默了会儿。“小友,并非我族非要住此,实则是数千万年的孽缘,说来话长了。不已镇守宝物”。

    “镇宝”?魔邪听到镇宝二字眼睛立即亮了起来。“你说的是荒天石”?

    老咒虫摇了摇头。“是异灵之宝,是什么宝,我也不得而知,只是此宝不出,我族永不得离开荒域”。

    魔邪听得出来,老咒虫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罢了,应该有更多的隐情。“难为老友了”。

    老咒虫斜眼魔邪。“小友,知道我为何要见你吗”?

    魔邪摇了摇头,这事没有想过。不过现在想想是呀!老咒虫是“万古咒虫”的化形之祖,让不让他进荒天古径,他说了算。

    “为了那只虫子”?

    “哈哈哈!那只‘玄天蛄虫’确实是我的族子族孙的对头,但不足为惧,我为了你”。

    魔邪一愣,以老咒虫的说法,就是九大虫主都不放在眼里,他一个小小的炼识境魔虫有何能耐。

    老咒虫见魔邪不解的看着它。又严肃起来。“小友身上的咒气太重了”。

    魔邪一听,脸腾的红了半边,立即明白什么意思。急忙道:“老友莫怨,本虫也是偶然得到,所以才炼化了”。

    “这道无防,可知我族的念气从何而来”?老咒虫看到魔邪慌张的样子,宽慰道。

    魔邪见老咒虫没有怪罪,心里反而更放不下了。想想“万古咒虫”虽然没有化形,灵域万物皆有灵性,确实不应该如此的血腥。

    “荒天石”?

    “不错,正是‘荒天石’......”。

    世人不知,这“荒天石”是念力之石,内含无穷的念力。灵域传说,得到“荒天石”能修炼灵兵,确实不假,就是因为得到“荒天石”后能将念力修炼到极限,一旦念力大圆满,何兵还愁修炼不成。

    魔邪差点跳起来,心里都抓了狂。“启念神珠”是不错,念气还是有限,如今到了形念之境,没有十万“启念神珠”别想到意念之境。

    “老友可否助我得到‘荒天石’”。

    老咒虫点点头。“为保我一族平安,本咒帮你。不过,有个条件”。

    魔邪看向老咒虫,果然老家伙还有别的目的,不仅仅是怕他猎杀族子族孙,想想老家伙没必要怕,抬手就能弄死他。“请讲”。

    “有一日,小友到了化神境能否再来‘荒天古径’”。

    化神境!魔邪自己都没有想过,那是神级的存在,现在想多余了。“这不是问题”。

    “好!我与小友歃血为盟,小友如能来,本虫助你得到异灵之宝”。

    老家伙又转回来了。魔邪笑了,几十万年后的事,现在想多了。“好”。

    老咒虫大喜,跳了起来。“露儿,拿‘血盟珠’来”。

    咒露阴着小脸,不情愿的走来。轻轻的放下玉盘,转身就走。

    “它就这样,小性子,来”。老咒虫咬破舌尖,吐出一颗白色的血珠,落入“血盟珠”。

    魔邪没有半点犹豫,吐出一颗血珠。血珠刚入“血盟珠”内,瞬间光华四射。

    老咒虫瞪大了眼睛,看眼“血盟珠”,又看向魔邪,眼里神光四射。

    魔邪不解的看着老咒虫。“老友发生何事”?

    老咒虫深吸口气。“小友非虫非灵,是异灵之血脉,如果小友听劝,千万别再用真元之血,如果被当今老家伙们看到,你必死无疑”。

    魔邪吓了一跳,老家伙有意骗他吧?什么异灵血脉,那有的事。“呵呵呵!老友真会吓唬人”。

    “小友别不当回事,我不会骗你”。

    魔邪真被老家伙吓到了,只好点头不语。

    老咒虫收起“血盟珠”,拉起愣神的魔邪。“小友快走吧!千年开石之日要到了,我先送你入古径”。

    魔邪急忙跟着老咒虫出了院子。“老友等等,我还有三只侍女”。

    “小友,你能否进去,都要看命了,它们只能是送死,我会送他们回荒天城”。老咒虫拉着魔邪急速而去。

    魔邪虽然有些不舍,没有办法,在老咒虫的手里,他没有半点挣扎的力气。想不明白,以他的境界,老咒虫为什么要帮他。

    老咒虫脚下如风,魔邪只觉腥风阵阵,耳鸣目眩,周围是什么景物都没有看清,就闪了过去。

    不多时,老咒虫停了下来。魔邪睁开眼睛,嚯!这是......?

    一座光秃秃的石山肃穆的立在近前,峻拔的峭壁犹如壮士的傲骨被幽邃的山谷隔开。

    老咒虫指着光秃的石山。“那就是‘荒天山’”。

    魔邪看着荒芜的山峰,此山似山非山,如同重叠的宝塔。

    老咒虫带着魔邪来到断桥边的光门。“此门可以到荒天山下,我不能送你了,能否得到‘荒天石’就看你的了”。

    “老友,为何”?

    老咒虫不想细说,这是咒族的禁令。“千年已到,我帮你挡下入荒天古径的修者”。

    魔邪一想也对,想得到“荒天石”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老友保重”。

    老咒虫转身要走,魔邪又喊住它。

    “老友,进了荒天山有何危险”?

    老咒虫苦笑的摇摇头,它也不想隐瞒。“小友,我守荒天古径数十万载,从来没有进过‘荒天山’”。

    魔邪一脸的懵逼,晕!这是什么血盟,还不是让我自己去玩命吗?

    “老友,我怎么出来”。

    老咒虫还是摇摇头。“这事,我也不知道”。

    魔邪直了眼,看着老家伙的背影有种被骗的感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