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荒山古字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星星点点的碎骨从空中落下,灵啸子猛的站起,仰天长叹,小家伙,你有情有义,本祖还会遇到你。

    众尊老瞥眼掉落的骨渣,惊愕不小,另的修者掉下的是骨架子,这都成渣了,小家伙爬得高呀!念头一闪而过,没有人再在意,这样的事数万年不知发生了多少次。

    魔邪趴在石崖边,拿出“幽冥神镜”想看看山下的情况,镜子刚拿出,黑色光环突然亮起。

    啊!魔邪叫了声,被强大的涡旋吸入光门。灵识忽悠一下,由暗变明。

    失神间,魔邪已经站在黑金色的炼鼎前,六色火焰呼呼的燃烧着,从鼎窗里不停的喷出。火苗飞来,吓得魔邪向后退了数步,凝出战盾挡在身前。

    这是什么地方?魔邪灵识洞域,惊得眼皮跳个不停。怎么会有晶鼎?在炼化何物?一连串的问题涌来,一双牛大的眼睛四下看着。

    洞域空洞洞的,除了炼鼎什么也没有。看了会儿,魔邪移开战盾,围着晶鼎走了两圈。此鼎气息古朴,在六味真火的煅烧下,透出鬼异的混沌之气。似乎这鼎在吸纳天地灵气,煅造着某种神物。

    魔邪扑打着飞来的真火,想走近晶鼎。身上的战甲一阵温热,吓得立即退了数步,好可怖的六味真火。

    阴阳之气所化的六味真火,魔邪已经炼成,三只骷髅箭就是三味真火所化。为何无法修炼出六支,他也不知道。

    晶鼎中的六味真火,比魔邪的真火还要可怖,让他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身上的魂甲差点就被炼化了。

    噗!六道火焰在手指燃起,瞬间将魔邪笼罩在六色的火焰里。有了六味真火护体,魔邪慢慢的逼近晶鼎。

    熊熊的气焰飞来,魔邪差点被吹飞了。“裂天弓”拄住地面,才稳定下来。条条的龙火不甘失败,卷起火锤火剑劈斩下来。

    魔邪捏了把汗,还好,炼化的六味真火并不比鼎内的真火弱,不然,早就化成了灰。

    走了几步,魔邪来到晶鼎前,凝视鼎窗。呼!突然鼎内的火熄灭了。反被吓了一跳,头皮嗡的就麻了。

    愣了下,拍了拍狂跳的心口,看向鼎窗。咕噜!一道晶光从窗内掉落,石地升起一团白烟。

    魔邪定格在鼎边,低头看着石上冒着烟的红色晶石,识域内的“血魂大法”无因而动。

    “荒天石”!魔邪激动的差点跳起来,这世间还有什么灵物,有这等念力,也只有“荒天石”。

    魔邪急忙收起“荒天石”,伸手抓入鼎窗。嗞啦啦!魔邪的手一阵钻心的火燎,痛得缩了回来。

    甩着手跳了半天。心里骂着,也太贪了。能得到一颗“荒天石”已经是走了狗屎运,怎么还想要第二颗。这时也想起来,灵祖说过,千年一颗,不会再有。

    围着晶鼎走了两圈,真想把此鼎收了。也只是想想,这可是荒天山镇山之宝,收了它,还有命活着吗?

    魔邪只好放弃了,转身向洞外走去。到了洞口,晶鼎呼的燃起大火,六味真火吞没了晶鼎。

    噹!一道晶光落入鼎内。魔邪猛的转头,看向洞顶。只见洞上少了一块石头。

    乖乖!这山是活的,还是鼎是活。怎么能自行炼化。想到这儿,魔邪一阵毛骨怵然,混身起了鸡皮疙瘩。看来这“荒天山”并非想象的简单,必有很多秘事。

    魔邪停了下来,想再次探查。突然,一股神秘的力量推来,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出了山洞。

    嗖!一道扇影飞来,魔邪没反应过来,被打得翻了个跟头,撞在石壁上。

    扇光一闪,点在魔邪眉心处。

    魔邪向后靠了靠,被扇尖逼住。

    “赤霄”?眼神一对,凝出那样油头粉面的帅脸。

    赤霄咬着尖牙,呵呵呵的笑着。“魔虫!‘荒天石’哪”?

    魔邪想起老咒虫说的话,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圣境时,就以自己为敌。看着赤霄狰狞的笑脸,怒火腾的燃起,“透空魔幻爪”抓向赤霄的喉咙。

    赤霄那里想到,魔邪会这么拼命。扇光一闪,嘎的声,扇子点在战盔。喉咙一紧,扇子反被魔邪锁住了。

    噗!一股青烟爆开,赤霄消失在空中,一缕残识落在魔邪手心。嗵!重重的虫躯倒在石地上,魔邪抱着头呻吟着。

    刚才真的在玩命,就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没有办法,魔邪没有别的出路,要不被制,要不玩命。

    荒天城内,赤霄抱着脑袋一头撞在墙上,整个人瘟鸡似的抖着。

    “怎么了”。小月、赤晓扑上前,扶起挣扎的赤霄。

    赤霄脸色煞白,牙齿哒哒直响。“我......我......我的化身被魔邪斩杀”。

    哆嗦半天,赤霄才把话说完。

    小月和赤晓都惊愣了。“魔邪?他还在‘荒天古径’中”?

    “真的”?小月惊道。

    “真......的......,他可能得到‘荒天石’”?赤霄磕巴着,还是说完了。

    小月眼神惊变,转头看向赤晓。“少主,你看着赤霄,我去禀报老祖”。

    赤晓将赤霄抱在怀里,急出了眼泪。“霄儿,怎么样”?

    “没事,还有希望,看禁识奴的了”。赤霄说完,牙齿又打起颤来。

    空域晃动,必心子出现在亭内,身后跟着青风子和小月。

    “老祖,赤霄灵识受伤了”。赤晓都急哭了。

    必心子走到近前,按住赤霄的眉心,瘟鸡似的身子不在抖了。必心子脸上凝起红云。“还好,让他好好的休息”。

    “真的没事”?赤晓急问道。

    “不信我,可以问药祖”。必心子撇着嘴。

    赤晓放了心,问药祖,药祖如果在,还问你吗?

    必心子脸色十分的难看,回头看向小月。“小月,这事,还得你来办”。

    “老祖我......”。去和魔邪打交道,她是一百个不乐意,天天想着怎么骗他,小月自己都骗怕了。

    “‘荒天石’关系灵族命运,已经十万年未出一颗,如果落在异族手中,将是我灵族灾难,必须拿到手”。

    这话,小月耳朵都听出了茧子。在必心子的嘴里句句是惊天动地的大道理。可是她玩的是感情,这么多年,没有和魔邪接触,她活得更真实。如今......。

    “为何不让她们去”?小月十分不满。

    “有人会助,你怕什么”?必心子道。

    怕什么?小月怕的事,能说吗?

    “让我想想”。小月不情愿的出了亭域。

    必心子呵呵两声,他太了解小月了。想想就有机会。

    荒天山上,魔邪躺在洞外,层层的雾霜落在身上,长出一棵棵怪异的晶白小草。

    魔邪呻吟几声,慢慢的睁开眼睛,扶着石壁重重的靠着。“赤霄,老子早晚有一天抓到你的真身”。

    休息了许久,魔邪起身,侧头看着石壁上的石阶。奇怪!什么时候出现的?他来的时候并没有石阶。

    难道是赤霄从上面下来的?不可能。他不相信赤霄有这个本事。

    魔邪扶着冰凉的石壁,沿着石阶走上去。一步一阶,等魔邪上了第二阶,第一阶神秘的消失了。

    石阶的鬼异,魔邪并没有看到,等他数日后到了山顶,才傻了眼。站在崖边傻傻的看了半天,叹了口气。听天由命吧!转过身,看到近处有一座古朴的院子,垣墙粉白,松柏青翠,只觉有异香扑鼻而来。顺着香气,推开虚掩院门。

    “请问,有人吗”?

    魔邪喊了数声,不见有人回答,只好走进门内。

    奇草仙藤牵藤引蔓,穿石绕檐,将整个院子包裹起来,只留下一条能躬身走过的小径。

    沿着藤径走入,烟斜雾横,雷霆乍惊,三座舍利塔状的顶尖,碧瓦金檐,闪闪生光的出现在眼前。

    魔邪凝目看去,塔前飞空书着四个大字。“开元之剑”。

    唰!四道金光落在魔邪身前空域,一行行的古字出现在空中,看了半天,魔邪一个字也不认得,古字还在闪现,缓缓出凝出数千言,最后三道光字亮起。

    咦!这三字认得。“灵魂子”。

    灵魂子是谁,魔邪不认得,也想不起来。应该是造“开元之剑”的牛人吧!

    如果魔邪还有前世的记忆,应该能够想起这个名字,也能认得这些字,可惜,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愣愣的看了会儿,魔邪拿出笔墨,照着葫芦画瓢写了起来。本想用摄影晶,魔邪没敢用,还是这招保险。

    一字写下,魔邪抬头看第二字,符光闪了闪,第一个字消失了。

    我晕!魔邪赶快写,空中的古字一段段的隐去,速度太快了,忙得一身汗,还是赶不上古字消失的速度,不得已跳过几个字,接着写。

    想不起写了多久,汗水噼噼啪啪的落着。看着这本残书,魔邪苦苦的笑笑。至少有百来个字没有抄下来。

    灵光一闪,光幕消失了,眼前只留下三座尖塔散发着鬼异的光芒。

    魔邪相信,这塔内一定镇有“开元之剑”,那篇古字,或许就是打开宝塔秘密。

    灵识一会儿,宝塔并没有异相,魔邪走近宝塔。来到古字出现的地方,一道金光飞来,魔邪消失在光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