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半路截杀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372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嗖!魔邪轻拉魔魑兽,兽光闪过,挡住十九子的遁路。

    十九子远远的停了下来,额头绷着青筋,眯着眼睛。还以为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挡它的路。原来是魔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神廷少主收了术法,看到魔邪也是一惊。“多谢魔邪友”。

    十九子呲着牙,真想把魔邪撕碎了。神廷少主才炼识一阶,想挡住它太难了,它就是逗着玩,大舅哥总不能伤了感情,不然以后不好办了。

    魔邪?它多少有点惧意,虽然没交过手,名头响呀!

    “妈的,多管闲事”!

    魔邪抱着秦姬冷的看着这个猖狂的家伙,就因为秦姬在,所以才管,不然他也懒得管。

    “放下”。

    “还真别说,老子就不放”。说着,十九子拉住神笑的胸甲,啪!甲扣崩开,一对玉兔蹦了出来。

    啊!神笑惊呼一声,护住胸部,嘴唇都吓白了。

    魔邪侧脸一边。十九子趁着他失神,“獠齿弯钩”横扫过来。

    唰!战盾挡在身前,钩锋嘎的在盾面上蹭出一片火星。魔邪连同座骑向后退去,心里一惊,三境之差,战力果然不同一般。

    魔邪将秦姬抱到身后,叮嘱她抱紧腰。凝出“裂天弓”,嗖!射出一箭。

    十九子暗叫,它没想到魔邪的战盾这么硬,这一钩下去手都震麻了。钩影收回,又是一技。

    钩锋斩在箭尖上,瞬间定格在空中,一道青光穿过钩锋,飞出数百丈远,消失在空域。

    这是......!十九子吓得额间微汗,打死它也想不到,念力所化的“獠齿弯钩”,竟然被魔邪射穿了。不用说,只此一技,强弱已分,魔邪的念力强过十九子一点。别看这一点,要知道,魔邪只是炼识三阶呀!

    神廷少主惊叹,心中大喜,只要魔邪能挡住十九子,再加上他,十九子必败。

    不等十九子回过神来,神廷挥动“戳骨弧形钥”劈斩过去。

    十九子腹背受敌,咬牙挥钩死命的攻防。心里骂道:“死灵奴,还在远处看什么,还不出手”。

    几百技下去,十九子渐渐的不支,被魔邪攻得手忙脚乱。

    “停,老子不打了”。

    十九子边喊边跳出战圈,弯钩插在空中,战盾将周身围得密不透风。

    魔邪和神廷停了手,打下去,一时半会的占不到便宜。

    十九子把神笑放下乌砣兽,弯腰亲了口。

    神笑护着胸,穿着护臀甲,蜷缩在空中。“哥哥,快来”。

    神廷也急了,顾不上太多,飞身落到神笑身边,抖出战甲披在神笑身上。

    “嘿嘿”!十九子奸笑着,弯钩直取神廷后心。

    噹!钩锋错开,从神廷身边划过,战甲被撕开道口子。

    乌砣兽痛吼一声,飞出数十丈,爆成了血雾,十九子躺在血雾中抱着腿惨叫着。“啊......”!

    神廷少主摸着战甲,脸色微白,愣了下,才回过味来。抱起神笑遁上座骑。它没想到十九子这么狠,竟然偷袭它,差点没要了它的命。

    不过,魔邪是怎么伤到十九子的,它没看清。明明十九子躲在战盾里,怎么飞出去了,还断了半只腿。

    魔邪拉下缰绳,走向十九子。

    十九子吓得妈呀的向后躲着,嘴里吐着血。“魔邪,我们是同族,你不能伤我”。

    魔邪没想伤他,只是想吓吓它。“神笑少主,你说哪”!

    神笑躲在哥哥身后,头都不敢抬,脸红的都要出血了。

    神廷咬着牙,十九子欺负它妹妹,早想弄死十九子。听到同族的话,心里又软了。“魔邪放过它”。

    魔邪见神笑不吱声,回头问道:“秦姬,你说哪”!

    “不是什么好东西,也配同族”。

    十九子听了开头两个字,脚下黑光一闪,逃向远域。

    魔邪拉开“裂天弓”,箭芒闪闪,还是没有出手。

    神廷长出口气,它真怕魔邪射杀了十九子,它可是九头战虫的嫡传血脉,伤了它,战虫主不会放过魔邪。“多谢魔邪少主”。

    魔邪微微一笑。“神廷少主要去何处”?

    “回神虫域”?

    “哦!听说神虫域有不少珍奇之物,魔邪想去游历,少主能否通融”。

    神廷笑了。“魔邪少主,你就是招牌,游历灵域谁敢挡你”。

    “哈哈哈!少主把魔邪说的太牛了,怕是到了神虫域,报个名,城都进不去呀”!

    “不能不能”。神廷这么说着,还是从腰间虫袋中取出信物。“魔邪少主带上此物,我保你进了神虫域畅通无阻”。

    魔邪接信物,连连称谢。弄得神廷少主都不好意思了。“魔邪,我要带妹妹去解开封印”。

    “请”!

    神廷少主带着神笑化成一道神光,消失在天际。

    秦姬伸过手来,抢过魔邪手中的信物。“怎么看好人家了,找机会去下聘礼呀”!

    “什么话,拿来”。魔邪声音生硬的说道。

    “就是个令牌,看你那小气样”。秦姬重重的放在魔邪手里,噘着嘴生起闷气。

    魔邪收好令牌。“你知道什么?头发长见识短”?

    “你头发不长吗”?

    “长呀!里面装的都是智慧”。

    “智慧,也就你自己认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犟着,反正没事,犟嘴玩吧!

    数万里外,十九子趴在战车里,指着泰阿一顿臭骂。“你们这些灵奴,有什么用,关键的时候远远的躲着,哎哟!痛死我了”。

    泰阿连忙上前搀扶,被十九子一脚蹬开。“滚远点”。

    “少主,我等境界低,上去只能送死,还不如照顾你”。

    “去你妈的。你们上去了,老子早就逃出来了”。

    三只虫士落到战车前,胆怯的互看一眼。“少主,你......你的脚没找到”。

    “什么”?十九子跳了起来,痛得一屁股坐回车内。“再找,找不到,老子把你们的脚剁了”。

    虫士们吓得脸都白了,呼啦!遁没了影。

    泰阿看着十九子的熊样,心里暗自称快,又不能表现在脸上。最好找不到,除非你化血还魂。不然永远都是个瘸子。

    十九子破口大骂。“魔邪,你个龟儿子,老子与你没完”。

    秦阿眼神转了转。“少主,我有一计,你看如何”?

    “骂的,有屁放,别文绉绉的,哎哟!骂的,痛死老子了”。

    “少主......”。

    十九子嘿嘿两声,忘记了痛。“小子,知道我为什么带着你,臭味相投,你就不是个好东西”。

    “是,是”。泰阿心里骂道。你们都死了,我才高兴。

    “来人......”。十九子尖吼声,比杀猪还难听。

    碧空如洗,兽光飞弧划过,留下一道久久不散的长迹。

    秦姬抱着魔邪的后腰,脸贴在他的背上,呼呼的睡着了。

    魔邪咧咧嘴,这灵女心真大呀!老子很久就想炼化你了,还有意的凑过来。

    嗯!“幽冥神镜”里闪过几道遁点,拉近后,魔邪眼神变了变。取出移容皮,在脸上抹了把。抱着秦姬,收了魔魑兽,慢慢的飞遁。

    不多时,五驾兽车停在空中,一字排开。见到两位灵者飞来。车上的虫者愣了下。

    “现在灵者都这么牛吗?玄级就敢在荒域飞遁”。

    “站住”。一只玄老遁到近前,挡住灵士。

    魔邪停下来。“虫友,何事”?

    “看到魔虫了吗”?

    魔邪心里咯噔下,摇摇头。“没看到”。

    “真没看到”。

    “虫友,我这么慢的速度,就是有,也追不上呀”!

    玄老看看魔邪怀里的灵女。“我晕!这灵女太漂亮了”。

    “小子,你要说慌,有你好受的”。

    “虫友放心,你说的魔虫长什么,看到了,我立即联系你”。

    “叫魔邪,比你长的强不到那儿去”。

    “好”!果然是针对他来的,看来飞遁并不安,等到了荒山城,一定走传送阵。

    魔邪抱着秦姬飞遁过车队,突然又被虫宗老喊住。

    看到虫宗老走了过来,心里慌了起来,他不知道移容术能否骗过虫宗老的眼睛。

    虫宗老走了过来,围着魔邪转了一圈。“去哪里”?

    “虫祖,到荒山城,转道回灵域”。

    “行呀!小小的境界,敢跑到荒域来闲逛”。

    “虫祖,我这是为了躲事”。

    “躲什么事”?

    “巫力行了,我们还有要事”。战车里转来女人的声音。

    巫力急忙行礼。“是少主”。

    魔邪长出了口气,正想着,自己编的故事能不能混过去。

    巫力点点魔邪。“小子算你走运”。

    魔邪急忙点头哈腰。“虫祖慢走”。

    送走这队虫者,魔邪更加的小心,不用说,现在的他已经成为荒域追杀的目标。这些虫者是谁,难道是幽冥宫的。魔邪猛的想起在荒石城“魔虫古径”时,老魔虫说的话,心里一阵哆嗦。

    “怎么了”?秦姬醒了过来,刚才那一觉睡得真好,她梦见了和莫邪骑着白马,飞弛在乡间的小路上......。一阵微微的颤栗把她惊醒了。

    “没事,梦的好吗”?

    “还好,做了好多的梦......”。秦姬没好意思再说。

    “看你的脸都睡花了,那儿有条小溪去洗洗”。魔邪看着秦姬眼角的眼屎,笑着。

    “真的”。秦姬跳下兽背,落到小溪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