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青甲蝼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06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碧水潾潾,映着窈窕的影子,轻风吹过,秦姬理着发丝,细指轻撩,长长的青发挂在耳后。

    魔邪坐在石头边远远的看着,有点小激动,拿起一小块石头投了过去。

    啪!小小的水光飞起,雪白的战衣上溅上一片水渍。

    呀!秦姬叫了声,温怒的看着嘿嘿傻笑的魔邪。撩起水扬了过去。

    魔邪凝出“透空魔幻爪”抓住水滴,轻轻拉成一柄碧水长剑,抓住剑柄,挥剑斩向秦姬。

    秦姬没想到魔邪能化水为剑,吓得瞪着眼睛忘记躲了。剑落头顶,哗啦!化成水花洒了秦姬一头。

    秦姬抹着脸上的水。“魔邪,你欺负人”。

    魔邪哈哈哈的笑着。“要洗,就好好洗,蜻蜓点水看得都不过瘾”。

    “流氓”!秦姬骂了句,好好洗,脱了洗吗?

    流氓什么意思,魔邪没听明白。接嘴道:“我是流氓,我怕谁”。

    “你......”。秦姬不在理他。侧过身洗着。

    “哎!秦姬讲讲你的故事”。

    “你听过女人讲故事吗?特别是自己的故事”。

    魔邪被问愣了,他确实没听说过。不过,这些灵女一个个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姬愣了神,看着山头那个又大又圆的两颗月亮。好久没有这样了,好想过那种安逸的生活,不再四处流浪。

    美人珠帘卷,深坐孤窗颦峨眉。但风泪痕湿,不知心痛恨谁痴。

    琴声潮水般地奔腾,神妙的旋律回响在夜空。仿佛流出潺潺的水声,哀怨幽愤,呜呜咽咽,溅着点点的泪花。

    魔邪沉醉在琴声里,他从来都没想过,还么动听,感人的声音,渐渐的如醉如痴。

    音韵平缓,好似海潮落去,细得像游丝一般。

    不知何时,魔邪走近秦姬,凝视着按在琴弦上的玉指。“这琴声在哪儿听过”。

    秦姬侧着头,看着痴迷的魔邪,不会的,这琴声只有莫邪听过,他是第二个人。

    “他在哪儿”?

    秦姬摇摇头,她也不知道,来到灵域数千年,再也没有莫邪的消息。也许真如灵域所传。“天地法则,不容魂者存在”。

    魔邪见秦姬不说话,没有细问,这些能升到灵域的灵女,那个身上没有传奇。

    “秦月是他的女儿”?

    秦姬还是没有说话,她的心好痛,也好苦。秦月是她唯一的寄托。

    “我一定找到她,救回她”。

    “我相信会的”。魔邪没有再说下去,当年,老咒虫就是不说他是谁,说它也不知道,怎么可能,不过在他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圣域的事,更没有这个女人的影子,也没有一星半点的记忆。只有这琴声太熟了,仿佛就在耳边旋绕。

    秦姬抬起头,盯着魔邪的脸。这张脸相差十万八千里,心里苦苦的笑笑,刚才的想法好怪,怎么会是他哪?

    “休息会儿吧!明日还得赶路”。魔邪坐在秦姬的身边,轻轻的把她的头靠过来,起初秦姬还有些僵直,渐渐的软了,靠着肩膀睡着了。

    等她再睁开眼睛,已经斜依在魔邪的怀里。秦姬的脸微红,怎么睡的这么死。

    “你说梦话了”。

    “是吗”?秦姬惊愕的坐起身,捂着嘴。“说什么了”。

    “你在喊我,是不是梦到可怕的东西”。魔邪笑着问道。

    “胡说”。秦姬知道他喊的是谁,只是太像了模模糊糊的谁也分不清。

    魔邪看着秦姬羞涩的面颊,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我骗你的”。

    “你......讨厌”。

    魔邪躲过秦姬打来的粉拳,突然发现这个灵女很有意思。

    嗖嗖!两道遁光飞来。“魔虫友快跑,前过有蝼潮”。

    蝼潮是荒域三潮之一,与咒潮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秦姬紧张起来,抓住魔邪胸甲,看向遥远的天际。

    魔邪拿出“幽冥神镜”。果然万里山域被青色水鳞覆盖。这是蝼潮?已经见识过几种奇虫:咒虫、蛄虫。蝼虫还是第一次见到。

    拉近镜域,魔邪吓了一跳,镜中还是青色的水鳞。什么也看不清。这是何物?

    魔邪拿出咒瞳含入口中,又送给秦姬一颗。

    “你有几颗”?

    “两颗”?魔邪随口答道。

    秦姬犹豫着,就两颗?她不敢含了。

    魔邪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起来。“放心,这颗我没用过”。

    秦姬不好意思的看着他。“我用了,你以后不许用”。

    “没问题,快含着吧”!魔邪抬手将咒瞳塞入秦姬口中。

    “呜”!秦姬想吐没吐出来。

    呼!一阵阴风吹过,秦姬感觉头皮都麻了,耳朵嗡的一声。

    青色水鳞越来越近,突然停了下来。

    一只细长的青鳞甲虫游了出来,尾巴摆出两团青光,豆大的黑瞳盯着远处两道咒虫影。

    吱吱吱!青鳞甲虫乱叫了一通,舞着青光,瞪着黑瞳。

    “什么情况”?魔邪听不明白这种虫语。只好骂了句。

    “魔邪,他是不是说,我们进了它的地盘了”。

    “对吧”!魔邪向前了几步。

    青鳞甲虫叫声更大了。瞳里现出凶光。噗!青光砸了过来,落到千丈外,爆起青色的闪电。

    魔邪退了步,好可怖的虫技。虫者一般都是骨刺、骨钩之类,没见过用这东西的。

    “裂天弓”一抖,拉开骷髅箭。秦姬拉住他。“别动手,这蝼虫把我们当成咒虫,所以没有开战的意思”。

    魔邪退了步,拉着秦姬向后遁去。

    青鳞甲虫舞着青光,吱吱的叫着,尾巴翘着老高。

    遁出百里,魔邪和秦姬停了下来,拉开晶轴看着。此地离荒山城还有千万里,蝼虫在此聚集没有理由呀!

    “幽冥神镜”也看不透青色水鳞下有何物,不可能单单这么一只蝼虫。

    “姬儿,你在此等我,我去杀了那只蝼虫”。

    “魔邪,蝼虫喜好群居,你要小心”。秦姬实在不放心,她可不希望魔邪出半点问题。

    “没事”!魔邪遁回百里,吐出口中的咒瞳。

    嗖嗖!青光从水鳞中飞出,四只青甲蝼虫扑了过来。魔邪一闪跳开百丈,回手连射三箭。青光在远处爆开,无数的闪电从光团中伸出触角。一道青丝粘到衣襟上,撒拉!魔邪跌了个跟头,被拉入爆开的光团里。

    魔邪感觉到一阵电麻,头发都立了起来,整个人都糊巴了。

    三只青甲蝼虫被射中,断节似的爆着光,几息间,空中只留下一只蝼虫头。

    余下的蝼虫吱吱叫了几声,一溜烟的逃没了影。青色水鳞向后退去。

    魔邪站在空中,呲着白牙。蝼虫的电弧虽然杀伤力不强,打在身上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

    秦姬慌张的遁来,看到魔邪这个样子。想笑又不笑,憋得嘴角直出泡泡。“伤到没有”。

    “臭女人,长没长心呀”!魔邪心里骂了句。“没事,就是烤糊了”。

    秦姬急忙拿出手帕,帮助清理黑灰。“告诉你小心点,你不信”。

    魔邪咧咧嘴。晕!你什么时候说了。

    抖落身上的黑灰,秦姬噗嗤笑了。

    “怎么了”?魔邪猛得感觉头顶轻了,急速的摸了下。“妈的,死虫子把老子的头发都燎没了”。

    嗖!魔邪气呼呼的遁到蝼虫头前,一弓劈去,不对呀!这虫子没有虫瞳、没有启识珠,也没有虫丹。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虫丹在何处,只找到青色的珠子,难道这青色珠子就是虫丹。

    秦姬也跟了过来,以为魔邪疯了,把蝼虫脑袋都打成肉面了。

    魔邪连劈了三个蝼虫头都没有找了想到的东西,真是奇了。这只虫子是怎么修炼的。

    “怎么一滴血都没有”。

    秦姬也惊愕了,帮着魔邪细细的找着,她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魔邪愣了下,确实没有虫血。好奇特的虫子,还是不甘心,把整个虫躯都砸成了面。

    “走!去荒山城”。魔邪拉着秦姬的手遁向远空。

    等魔邪走了。远处的青色水鳞里爬出一只蝼虫,到了肉浆边,嘴里吐出一道青光,肉浆动了,瞬间变成了一只蝼虫。

    如法炮制,三只蝼虫爬到一起,跟着那只蝼虫消失在水鳞中。

    魔邪想绕过青色水鳞,走了很久傻了眼,这蝼潮太大了。

    “不如我们进入水鳞里”。秦姬建议道。

    魔邪看着她,虽然很冒险,应该也是个办法。只是他有点担心秦姬。

    “有你在,我怕什么”?秦姬转过兽头,要遁入水鳞中。

    “从山间谷地走”。魔邪压低遁空,落入山间谷地。

    一抬头,天空火烧似的变化极快。一会儿半红半绿,一会儿半黑半白,变幻着奇异的光彩。

    魔邪放慢速度,走得十分的小心,谁都说不准,这天地间有多少蝼虫藏在期间。

    走了很久,没有再见到蝼虫,奇了,这就是蝼潮。蝼虫都哪去了?

    秦姬显得十分的害怕,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魔邪感应到身后的慌张。

    “来,到前面来”。魔邪回手抱过秦姬,搂在怀里。秦姬没有挣扎,小鸟依人的躲在魔邪的羽翼下。

    “不冷了吧”!魔邪突然开起了玩笑。

    “谁冷了”。秦姬嘴里不饶人,心跳却咚咚的。

    “还不冷,心都哆嗦了”。

    “那是让你吓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