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孤亭怨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4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两人正在说笑,魔魑兽脚步偷偷的慢了。

    突然,远方林域上空闪耀着明亮的青色火花,在树丛的黑影上蜿蜒疾驰,一闪而过,弯刀似地把天空和山谷劈成两片。

    魔邪拉住魔魑兽,“幽冥神镜”里青光收缩到谷底一处洼地。

    “那里有蝼虫”。秦姬小声说道。

    魔邪没吱声,念力注入神镜,洼地的景物清晰了。

    洼地极其平坦,数十只青甲蝼虫围着一片空地。空地上躺着十几个灵者、虫者、妖者,个个身上闪着青光亮丝。

    细一看,魔邪牙齿哒哒几声,脸色阴沉下来。

    众修者中,一个小巧的身影太熟悉了,看到她,气血腾的到了头顶,脸上爆起了青筋。

    “怎么了”。看到魔邪样子,秦姬知道出了大事。

    “承影被蝼虫抓住了”。

    “她”?听到这个名字,秦姬多少有些难受,最不喜欢见到莫邪的旧情人,偏偏阴魂不散。

    “在此等我”。魔邪跳下兽背,如今什么都不用想了,救下承影要紧。

    “我跟着你”。秦姬有点慌了,紧紧的拉着魔邪的手。

    “不行,太危险。如果我回不来,你到荒石城等我,千年后,我还会来此”。魔邪说完遁入密林中。

    秦姬心里酸酸的,愣愣的看着远处的天空,她真希望有人能这样为她拼命。

    血气从远处的洼地里漫开,几声惊呼响彻谷域。蝼虫用青丝裹着虫士,一口咬断只胳膀,咔吱吱的咀嚼着。血从断臂处流出,细尖的舌头一伸,将血流卷入口中。

    虫士杀猪似的嚎叫着,痛得脸都变了形。咔!又是一声断音。蝼虫又扯掉一只腿,这把虫士痛得,想蜷缩成团,青光丝吧吧几声,虫士又跟根葱似的不动了。

    又是两口,虫士只剩下身子和头,哼哼的,叫的力气都没了。这么重的创伤,完可以化血还魂,虫士还是硬挺着。

    躺在地上的修者们脸都没了血色,这可是活生生的吞食,谁见过这么可怖的场面。就是虫者们没化形时,也是先咬死,再吃呀!

    蝼虫咀嚼着,嘴里喷出热乎乎的血气,边个骨头渣都没吐出来。

    噗!几根骨刺扎入修者身体,惨叫声连成了片。

    承影牙齿紧咬,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惧。泪水成串的流着,哭不出声了,只能在绝望中落着泪。

    闪着青丝的骨刺在承影的头上停了下,又移开了。

    魔邪长出口气,拉紧的“裂天弓”松驰下来。蝼虫太多了,他没有足够的把握将蝼虫部杀掉。

    惨叫声此起彼伏。魔邪心里咯噔一下,不对,这里有数十只蝼虫,怎么没了。

    正想着,青丝光芒从身后亮起,几十只蝼虫将魔邪围住。

    魔邪猛的回头,与蝼虫的黑目对在一起,青丝瞬间停在空中,咝啦啦的跳着。

    为首蝼虫停在空中,余下的蝼虫都停了。青光爆成丝网将众蝼虫包裹在中间。

    见此景,魔邪的脑袋嗡的木了,周围光丝交错纵横将其围得一点不透风。

    千均一发之间,魔邪拿出咒瞳,紫色瞳芒亮起,青色光丝瞬间消失,围上来的蝼虫潮水般的退去。

    魔邪如同淋了雨,头发尖滴着汗,太惊险了,差点被包了饺子。

    一扫眼,承影被蝼潮卷走了,魔邪闪身追去。

    顿时,蝼潮乱了,四处逃窜。扫眼“幽冥神镜”,魔邪冲入蝼潮深处。

    一只青甲蝼虫勾着数个灵者,回头看到紫色咒虫影扑了过来,吓得四爪爆开,混身闪着青光,丢下灵者没命的逃。

    魔邪接住坠空的灵女,转身落下空域,逃入密林中。

    空域青色水鳞破开个大洞,慢慢的露出点点繁星。

    “魔邪,你在哪里”!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林域,忽大忽小,隐隐约约。

    林中的石头里露出头来。“秦姬,我在这儿”。

    秦姬吓得躲了下,刺光一闪,“吞雷神刺”点在石头上露出的脑袋眉心处。

    啪!魂盔爆起黑光,石头碎成了粉末,魔邪差点坐到承影的怀里。

    “好利害的灵兵”。魔邪眼睛闪着灵光,被小小的尖刺惊得眼皮直跳。

    秦姬也吓到了,“吞雷神刺”是莫邪送她的护身灵兵,只有极其危险时才能用上。

    “没伤到吧”!秦姬跑过去扶住魔邪,她也没想到会这样。

    “没事,那是什么”?魔邪被刺得脑袋嗡嗡的响,眼睛看秦姬都是重影的。

    “我的灵兵”。

    哦!魔邪看着秦姬的眉心,原来灵女的灵兵藏在那儿。回手一弓斩向承影,红光一闪而过,“裂天弓”被震开。

    这下魔邪惊得差点跳起来,他的担心多余了。那只蝼虫之所以没敢伤她,原来另有原因,一定是吃过红色剑光的苦头。

    魔邪猛的想起,小月、钝钧、承影、秦姬、赤霄的眉心都有奇异的图案。“秦姬,你与小月、钝钧、承影、赤霄是什么关系”。

    秦姬愣了下,一开始没听明白,等魔邪再问,才想明白。“普通的朋友”。

    “为什么眉心都有图案,而其他灵者没有”。魔邪继续追问道。

    “这......”。秦姬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月儿的眉心也有此图案。想了会儿。“我们都是莫邪的朋友”。

    又是那个莫邪。听到这个名字,魔邪有种要疯的节奏,怎么他认识的都与这个灵士扯不开关系。

    “又是他”。魔邪心里骂了句。“这么说,你去救秦月也叫了他们”。

    秦姬摇摇头。她与小月、钝钧、承影都不太熟,与赤霄的关系要密切些,这次真的给赤霄发了晶信。赤霄是莫邪的二哥,亲侄女的事,怎么可能不出手。

    “好,记得,别让我见到那个赤霄”。魔邪心里骂着,嘴上没说。

    秦姬哪知道两人间的恩怨。“魔邪,赤霄是很不错的人”。

    “混!有他没我”。魔邪转身看着屁后的承影,此女现在还瞪着眼睛,一句话不说。

    低头一看,才发现端倪。承影的喉咙处还缠着青色光线。

    念力凝在光丝上,啪啪!青光飞溅。承影腾的站起,惊愕的看着魔邪和秦姬。

    “我怎么在这里”?承影失忆般问道,接着啊了声,向下坐去。

    “承影妹妹,是魔邪救了你”。秦姬急忙扶住她。

    承影咬着牙,力的血脉因封印解开后,身都麻了。魔邪想去扶她,伸伸手又缩了回去。

    好久,承影才说了个“谢”字。

    “承影,你怎么到了这里”?

    承影脸儿一红,没有回答。魔邪撇撇嘴没有说,他知道为了什么,还不是那个神廷少主。

    秦姬见秦影不说,没好意思再问,和她聊起其它的事。

    魔邪看看天色,从灵袋中取出防御阵,设在空中,取出小亭放在溪水边。

    秦姬不经意的看了眼,心里酸溜溜的,跟着魔邪这么久,一直过着兽背上的生活,偶而休息也是天当被地当床,何时有这等待遇。

    “到亭里休息吧!我再设两座大阵”。魔邪又去忙活了,谁也不知道他忙什么。

    秦姬和承影进了亭域。朵朵茉莉花静静地飘着浓浓的香味。一阵风吹过来,那茉莉花枝轻轻摇晃,随着风,几朵花叶飘落。

    承影拾起地上的几朵茉莉花,放在手心里,细细观察,这花虽然落了,依然带着股子香气,令人魂牵梦萦。

    秦姬偷偷的看着承影,她能感应到承影的变化,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好美的花,没想道这只虫子这么矫情,还喜欢花”。

    承影笑笑,没有说话。她知道,这只虫子在想什么,可是......?

    魔邪走了进来。“姑娘们喜欢吗”?

    秦姬撇撇嘴,喜欢,可惜这花不是为她种的。

    没人回话,魔邪吃了闭门羹,不过他真的不在意,这事遇到多了。

    “两位妹妹去修炼,我去打理下花草”。魔邪跑到路边收拾着花间的杂草,眼睛不时的瞄着承影的脸。

    秦姬看在眼里,牙都要酸倒了。老娘那儿比她差了,胸比她大,屁股比她挺,脸一样美貌如花,细腰、长腿。还有......。

    这把秦姬气得都不知比什么好了,不过没办法,魔邪的眼神总是离不开承影的脸。

    “别看了,妹子走去洗洗。魔邪出去看着”。

    “啊”!魔邪应了声,狠狠的瞪了眼秦姬,愤愤的出了亭域。心里骂着。“死秦姬,事事找老子帮忙,让你帮的时候竟然使绊子”。

    秦姬瞥眼魔邪的背。“妹子,这虫子对你有意思”。

    “我知道,虫子就是虫子”。承影没好气的回道。

    “就是,是个帅哥吗?还可考虑下”。

    承影笑笑,没有说话。突然问道:“姬姐见过莫邪了吗”?

    “没有,你还想着他”。

    “只是问问,这么多年了,还想他干什么?我不象你和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什么联系,他根本来不了灵域”。秦姬叹了口气。

    承影不说话了,她打听过了。灵域的法则,不允许魂者存在。

    两位灵女默不坐声的洗着,各想各的心事。如今那份牵挂没有了,谁还能守着那份姻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