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心灵感应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93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大胆鬼奴,竟敢私用鬼尸”。魑洪爆跳如雷,何时受过这等耻辱,指着灵女怒呵。

    “长老,这只鬼尸是在荒山中拾的”。魑原少主看到形势不对,急忙解释。

    魑洪长老异常的尴尬,盯着鬼尸,没敢再处罚灵女,看得出来,这只鬼尸有意保护灵女。这事奇怪了,又想不出原因,只好又呵斥了几句,放众魑者进了大阵。

    秦月吓得小脸不是色,这些年跟着少主没少被责罚和欺负,本以为这次少不了皮肉之苦,却因这只鬼尸逃过一难。

    鬼尸想要跟入,魑洪凝出骨刀挡在空中。“外族异物,不可入殿”。

    鬼尸空洞的眼神无光,愣愣的盯着这片世外桃园般的景色。

    魑洪虽然挡下鬼尸,却没敢动手,能从他手里夺走“断魂鞭”,鬼尸的战力必定十分的可怖。能驾驭这种鬼尸的魑者定然不是一般的人。

    秦月进了大阵,怯懦的走在后面。

    “还等什么,还不快给少主安排洗浴”。魑女瞪着眼睛,对秦月吼了声。

    “是”!秦月跑进一座大殿。

    “少主,这次让谁侍浴”?

    魑原斜着魑女。“我有得选择吗”?

    魑女哧哧的笑了。“只要不是灵女,都可以”。

    “那就随便吧”!魑原少主无精打采的进了殿,看到秦月正在忙碌,盯了眼娇美的小身影,伸着脖子咽了口口水。族主送他这个小灵女有什么用,干瞪眼,用不上。

    “你,出去”!

    秦月停下手中的活,应了声,转身出了大殿。抬头看到阵外的鬼尸站在水面上,身上泛着淡淡的银光,冷清清地耸立在光芒里。

    哎!暗暗的叹了口气,数千年了,好想念母亲。那日化身带回母亲的消息,她哭了好几天,后悔没有去荒天城。

    魔邪看着碧水边那道窈窕的身影,鼻子不由的微酸。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流下一流清泪。

    激灵!秦月打了个寒战,竟然从鬼尸的眼角看到了一点晶光,那是什么?是露水?还是月光?她不敢多看,护法看到了,会生气的,少不了责骂和责罚。

    秦月走了,鬼尸抬起手,挑落眼角的泪水。魔邪都不敢相信了,他怎么会为一个陌生的灵女流泪,他真的不冷血吗?捻过那一颗血珠,融入灵识里。

    又是个寒战,好熟悉的气息,仿佛这滴精血就是自己,就是生命中的一滴。魔邪愣了,这血与她同源同息同根,就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拿错了?魔邪开始怀疑,鬼袋中除了两滴精血,再无它物。

    一泓清泉的游息在身内游走,有种重生的感觉。

    六色识火燃起,瞬间包裹了精血,燃烧着红色的火焰。

    “鬼奴,你疯哪去了”。

    秦月回到殿内,魑女怨气的吼道。

    “护法,我在殿外等候”。秦月怯生生的回道。

    “侍浴不行,还到外面疯,你当这里什么地方”。魑女狠狠的怼了秦月一拳,打得她退了几步,膀子都要断了,痛得汗珠子凝满了额头。

    “不要以为有族主护着,你就不好好的侍奉少主,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护法息怒,奴儿一直很尽职”。这些年,已经被欺负怕了,秦月知道,在这个环境里硬气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还不快滚”!魑女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没有少主护着,她真想生吃了灵女。

    秦月不敢多言,急忙进了少主寝殿。

    “鬼奴,跑哪儿去了,少主找你哪”?侍女急色的说道。

    秦月脸儿变了色,这个时候,她最怕见到少主,特别是那双色迷迷的眼神,令她混身起鸡皮疙瘩,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魑原穿着内甲走了出来,看到秦月,冰冷的面颊有了点喜色。

    “鬼奴留下,你们都下去吧”!

    众侍女应了声,斜扫眼鬼奴,心里酸溜溜的。每次少主浴后,都留下这个鬼奴,能不嫉妒吗?

    魑原走到床边,盘膝坐下。贼溜溜的眼神盯着秦月的细腰,这小灵女,是从族主哪儿硬要来的,太漂亮了,看着心里就痒痒的。

    “过来,帮我捶捶背”。

    秦月心里揣着一群小兔子,慌得六神无主。虽然不是第一次了,还是怕得要命,每一次少主洗浴后,她都吓得要死。磨了好一会儿,秦月才走到床边,轻轻的捶着一侧的肩膀。

    “能不能捶这儿”。魑原指了指后脖子。

    秦月咬着牙没上床,突然说了句。“少主,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帮你好好的按按”。

    魑原激动的侧过脸,别说一件,百件都行。只要小灵女高兴,他就高兴。“快说”。

    “我......我想要那只鬼尸”。

    “鬼尸?不行不行,鬼奴不能有鬼尸,这是鬼灵域的法度,我也不能违背”。魑原的脑袋晃得跟别浪鼓,这事情,他可不敢答应。“换......换一件”。

    “这一件,你都答应不了,还换什么”?秦月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魑原为难了。他也带不了男鬼尸,他的是女鬼尸,这是鬼灵域的法度。为了什么?只有自己知道。“让我想想”?

    “少主,你带不了,有人可以。只是换了个说法”。

    魑原侧过头,盯着秦月的脸,伸手刮了下小嫩鼻。“有你的,好”。

    “魑蕾—”!

    魑女进了殿域,看眼秦月。“少主,你找我”。

    “那只鬼尸不错,你去带来”。

    魑蕾面现难色。“少主,我已经有鬼尸”。

    “死木脑袋,我说给你了吗?别人问,你就说是你的,听明白了吗”?

    魑蕾瞪眼秦月,立即想明白少主的意思,她又不能回绝,少主就是她的财神爷,他怎么可能得罪哪?心里骂了句。死灵女,有你好看的。

    “少主放心,我这就去办”。

    魑蕾走了,魑原侧过手拉着秦月的手,笑眯眯的。“这回满意了吧!看你的了”。

    秦月咬着嘴唇,为了这只鬼尸,豁出去了。“少主,你趴好”。

    “好好好!少主就喜欢你这样”。

    魑蕾出了少主寝殿,走向长老殿,不久就出来了。拿着一颗青色的珠子,飘到鬼尸面前。轻轻一弹,青珠爆开,巨大的光环将鬼尸围住。

    符光从空中落下,在鬼尸的身上爆着符文。

    魔邪灵识着落在身体上的符光,这点念力也想困住他。

    不多时,符文落尽,魑蕾远远的看着。看不出鬼尸有什么变化。

    “鬼尸”。

    鬼影一闪,落到魑蕾面前,吓得她眼皮直跳。长出口气,长老的禁珠果然利害。

    数个时辰后,秦月汗淋淋的走出少主寝殿。

    魑蕾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外,看着灵女潮红的脸。“这个鬼尸归你了,记住好好的侍奉少主,如果少主不满意,你的死期到了”。

    秦月低着头,知道护法的意思。她的本体真元就在族主手里,让他飞灰烟灭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护法放心”。

    “放个屁心!滚”!

    秦月没有半点脾气,喊了声“鬼尸”,向山边的洞穴走去。

    魑蕾看着灵女的背影,嘴角凝出笑容。“小灵女,今晚够你折腾的”。

    秦月进了山洞,躲到洞壁处偷偷的看了会儿,护法离开了,她才放了心。

    “鬼尸谢谢你救我”。

    鬼尸愣愣的站着,眼睛凝视着洞壁上的晶画。一位是风韵灵女,细眉嫩目,风姿绝艳。一眼就能认出是秦姬,果然小灵女是秦姬的女儿。另一位是帅气的灵士,面目清秀,目光邪媚,不小心与眼神相对,仿佛瞬间被吸引进去。

    秦月走到画轴前,深情的看着画中的人物,愣愣的许久。“灵母!灵父!你们要保佑孩儿早日修得正果,脱离苦海”。

    激灵!魔邪打了个寒战,一股温流直入识海。

    秦月看眼颤栗的鬼尸,并未在意。走到石床前,盘膝坐在柔软的绢被上。

    魔邪从惊栗中清醒过来,难道自己炼化了小灵女的精血,变得心灵相通了?

    另一座殿宇中,魑蕾坐在空中,手里拿着符文的令牌,嘴角凝着可怖的笑容。

    一指点在令牌上,符光朵朵的爆开。“小灵女,让你今晚爆体而亡”。

    鬼尸慢慢的飘近,秦月扫了眼,没当回事。“你去修炼吧”!

    鬼尸空洞的眼睛里闪着光芒,伸手从怀里取出一颗绿色的珠子,送到秦月面前。

    “什么东西”?秦月扫了眼,笑了。没想到鬼尸还会送礼。

    “什么好东西?我不要”。

    嗖!绿珠落到她的手里,秦月差点跳了起来。这是?灵石?不对呀!灵石那有这么浓郁的灵气。

    “送我的”?秦月惊大了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的鬼尸。

    鬼尸无话,空洞的眼神盯着秦月的脸,眼皮落下。

    秦月笑了,笑得那样的天真可爱。她没想到这鬼尸还有灵性,她记得,少主的鬼尸就是个木头,只会杀人,什么也不会做。

    “谢谢!你真可爱”。秦月高兴的收了灵石,在鬼灵域几乎没有灵气,她修炼的灵石都是族主和少主给的,才有机会突破炼识境。

    魔邪咧咧嘴,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喜欢这个小灵女,不是那种喜欢,这喜欢不参杂任何的杂念。

    “你等着,明天,我也送你份礼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