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不传之术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6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魑娃不信邪,一个劲的催促宗级鬼尸下杀手。鬼尸本来就是无识之物,出手就是杀招,招招都凶狠无比。面对魔邪这具有识的鬼尸却无能为力。

    数百技蜻蜓点水般过后。魔邪已经了解宗级鬼尸那几道杀招,一遍遍重复使用,没有什么新意。

    鬼尸看准时机,一个照面,眉心飞出刺目寒光,宗级鬼尸无从躲闪,脑袋被紫光射穿,爆成一股血烟。

    魑娃脸皮不停的抽搐,宗级鬼尸是她最大的依仗,竟然被玄级鬼尸抹杀了,这脸臊的没地方放。

    “鬼奴”。

    琼心惊出一身的冷汗,她万万没想到鬼尸会败,并且还败的这么惨,直接被打爆了。

    “少主”。

    “去,弄死她,否则,你知道后果”。

    琼心怯生生的上了战台,冰冷的眸子盯着台上的秦月。不等秦月说话,抽出骨刀,凝出三道骨芒,一技“骨化无痕”,无数刀芒将秦月罩在刀锋形成的光网中。

    秦月本来心存几分难色,必竟叫琼心一声姨,和她动手总感觉不妥。

    刀网罩来,秦月大骇,没想到琼心上来就是杀招。从来到灵域,数千年来,秦月跟着族主和少主,对鬼魑族的技法了如指掌。见是此招,立即知道凶险。

    “无影透心弓”拉出一道圆弧,射出寒气逼人的箭影。

    轰隆!一团白烟爆开,“透影碎心箭”穿破刀网,定格在空中。

    两位灵女同时被余力震得连退数步,手都麻了。琼心对秦月的术法了解太深了,所修炼的秘术也有针对性。一招过后,心里凉了半截。别看秦月年纪轻轻,术法威力超过了她。这么打下去,没有半点胜算。

    琼心凝术反攻,心里琢磨着办法。一失神被打了个跟头,差点掉下战台。

    魑娃看到此景,气的脸色铁青。心里骂着。“饭桶,养了一堆的饭桶”。

    骂归骂,心里这个急呀!这局再输了,那还有脸战下一局。怒目瞪着台上的灵影。

    琼心连凝百技都奈何不了秦月,心里都急出了火。魑娃这一催,瞬间红了眼。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招法一变,骨刀立在身前,噗!一口精血喷在刀锋上,刀芒血光大放,骨刀凌空一招,斩下数道电弧。

    秦月一见此招,后脖子阵阵冰凉。“魔刀血祭”是修刀者的大忌,这可是要玩命呀!

    两道碎心箭射出,身形一闪向后爆退想逃出血祭刀芒。突然脚下一沉,秦月感觉含在口中的黑珠变异,巨石般压在舌头根,就如同压在心脏上,胸口沉闷,哼了声,定格在空中。

    魑原看得津津有味,对秦月的神技佩服的五体投地。自认与她战到一起,未必能有胜算。突然,看到秦月定格在血光中,吓出一身的冷汗。

    这“魔刀血祭”是鬼魑族的必杀技,谁教给的灵女。坏了,秦月有危险。再想出手,晚了。鬼奴被困在血祭刀芒中。

    啪!就听得一声脆响,灵女飞了出去。刀芒瞬间落尽,秦月愣愣的站在战台中心,鬼尸出现在她身后,伸出的巴掌还没有收回。

    “大胆,竟敢破坏比武规定”。长老出现在战台,怒斥鬼尸。

    魑原急忙上来。“长老此阵,我们输了”。

    长老当然认得魑原,做出样子也是给魑娃看的,否则他都要喊秦月胜。

    魑娃看眼趴在台上的琼心,见她只受了点轻伤。心里骂道,你怎么不爆体。

    长老看向她。“魑娃少主,你看这事”?

    “不追究,陪一千鬼丹吧”!

    魑原差点没跳起来。一千鬼丹,你疯了吧!刚要发作,看到秦姬急切的眼神。“好吧!我陪”。

    长老乐了。“两位少主果然明事理,请”。

    魑原、魑娃双双跳上战台,唰!骨刀插在空中,彼此微行一礼。

    乍一看,两位少主的“裂骨分神刀”都差不多,闪着无数的符纹,放射着紫芒。细看这刀的差别就大了。魑原的骨刀有一百零八道符纹,说明经过一百零八次祭炼。魑娃只有一百零七次。

    看刀自然分出强弱。但魑者修炼与灵者无异,灵兵相同,还要看修炼的术法、灵识、念力。

    魔邪之所以频频超级挑战,就与当年凝气境时炼化阴阳三气,得到六种识火有关。

    说是迟那是快,两位少主同时凝术,各用一技重攻,试探对手的实力。两道刀光交错在空中,一声巨响,脚下的晶石碎裂开。

    魑原和魑娃咧咧嘴,心里都咯噔下,对方的半斤八两有了底数。

    魑娃身影缩去,似要身刀合一,猛的一声闷雷,数道光刀从身影飞出,急刺远处魑影。

    魑原未凝术,单手持刀,在身前舞成刀环。光刀飞来,啪啪啪连切数刀,将光刀挑飞在空中。不等刀环落尽,一技“化骨飞天”,数道骷髅挥刀扑向魑娃。

    魑娃一声娇哼。鬼魑族的术法,谁人不精,谁人不识。你出手,我知何术,我出手,你知解法。“化骨飞天”虽然凶煞,也有弱点。

    身影一闪,出现在骷髅背后,刀锋向骷髅后脑轻轻一磕。哗啦,骷髅尸碎成了粉沫。

    魑原当然知道结果,术法凝结半程,突然变术。骨爪直取魑娃的喉咙。

    这几招看似实招,又虚虚实实难以分辨。魑娃化开“化骨飞天”,心头正喜,看到骨爪抓来。“呵呵!这是要生擒我”?

    指头猛的点在爪心处,噗!一股子青烟爆起,差点没把魑娃掀飞了。

    魑原看着披头散发的魑娃,哈哈两声。“小疯子,出门头都不洗”。

    魑娃本来吃了小小的暗亏,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听到这话,气得都想生吃了他。随手取出一颗珠子,弹了过去。

    嗖!白光一闪到了眼前,魑原占到了便宜,知道魑娃会报复,身影侧闪,想躲开珠子。

    “轰”!珠体爆开,一团火浪扑来。魑原早有防范,身影缩去,躲到战盾后。

    嗵嗵!连退了数步,一脚踏在战台边缘,差点没掉下去。

    嗖!又一道珠光飞来。我晕!魑原明白了。这魑娃知道一时半会拿不下他,这是要用“震天雷”轰他出战台。好阴险的女人。

    身影闪向一侧,想躲开“震天雷”。又是一声霹雳,魑原在爆光中消失。

    魑娃心头狂喜,两技“冰雷”,魑原别想逃出去。嗵!后腰重重的挨了一脚,踹得她差点跪在地上。身子前倾,回手凝术,骨刀横扫身后,抬头看到魑原鬼笑的站在眼前,头皮嗡的就麻了。怎么也想不到,魑原会出现的身前,灵识一闪,不对,身后还有一个,眼前?一失神,喉咙生痛,眼前发黑,整个人飞了出去。

    长老伸手接住魑娃,钦佩的目光看向魑原少主,以刚才的术法,魑原连凝出数道影子,每道影子都攻杀过去,完可以抹杀魑娃,却只是给了她两脚。

    魑娃脸色煞白,还是没琢磨出来是怎么回事,明明魑原被炸飞了,怎么会出现在身后、身前。这几个影子出现,她感觉自己好像在打三个。

    长老放下魑娃,走到魑原身边。“魑原少主胜”。

    魑娃青着脸下了战台,头也不回的带着鬼奴离开。魑原瞥眼远去的背影,多亏了秦月的术法,不然很难胜过魑娃。

    秦姬看在眼里,脸色微微动动,扫了眼秦月。此时的秦月低着头,倒在鬼尸的怀里,闭着眼睛装昏。她心里明白,老娘看出来了。

    魑原拿着令牌下了战台,心里狂喜不已,过了这一关,可以挑战灵域各族了。

    “走回家庆祝”。

    众人欢天喜地的回到少主寝殿。鬼尸抱着秦月要进殿,秦姬一把拉住。“秦月跟我来”。

    秦月知道装不了了,从鬼尸的怀里下来,噘着嘴跟着秦姬走向奴洞。

    进了洞,秦姬的脸沉了下来。“秦月怎么回事”?

    秦月呶着嘴,一声不吱,低着头玩着衣角。

    “我问你哪”?

    “没怎么回事,就是换个术法”。

    “换术法?你不知道,此术是你灵父不传之术吗”?秦姬气的嘴唇都抖了。

    “什么不传之术,你会,我会,赤伯伯,还有承影、钝钧都会,怎么叫不传之术”。秦月不服气的反驳。

    “你懂什么,那都是你灵父传授他最亲近的人,你见外人学过吗”?

    秦月撇着嘴。“外人学不学,我那儿知道”。

    “你......,你这孩子,翅膀硬了......”。秦姬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术法,确实不是莫邪专有,但,是莫邪传授的,没有他的准许,怎么可以外传。

    “娘!就是灵父活着,他也不会说女儿的”。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秦月伸着舌头,知道说走嘴了。这不是咒自己老爹死吗?急忙改口。“呸呸呸!看我这嘴。真的,相信灵父不会怨我”。

    秦姬气得坐在床边直掉泪,嘴里还嘟囔着。“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

    秦月傻了,母亲对灵父的感情,她太清楚了,从小到大听着父亲的故事中成长的,那些沉年的旧帐,不知道在母亲的嘴里编出多少动听的故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