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光杆少主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7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妈,我错了”。秦月跪在秦姬的脚边。

    秦姬落着泪,抚摸着秦月的头发。“我知道你在外一个人难,母亲就是太想你灵父了,所以他的东西,就是他的”。

    “我明白”。秦月看着母亲伤心的样子,也落了泪。两个母女嘤嘤的哭了起来。

    鬼尸站在夜色里,看着狂欢的寝殿,心里阵阵烦乱,说不出是怎么回事,这心总是咚咚的跳着。

    魔邪无心修炼,凝视着夜色,这夜仿佛被阵阵起伏的感情波斓惊扰,像大海涨了潮,一层高过一层地往上涌,在灵魂深处的狂风的袭击下,莫名的急湍地流进识域,汹涌的,沉闷的,绞痛的,令他发狂。

    远处出现两道影子渐渐的近了。魑梅噘着嘴,筋着鼻子,看到鬼尸守在奴洞口,哼了声。带着赤霄进了寝殿。

    魑原喝得有点高,看到魑梅晃晃的影子进来,摆摆手。“梅妹过来,陪哥哥喝两盅”。

    魑梅一扭三晃的走过来。啪!将伸过来的酒盅打掉了。“气死我了,你还有心喝酒”。

    魑原抱住细滑的香肩。“怎么的,谁敢欺负梅妹,你跟哥说”。

    “说说说!你都喝这样,还说什么”?魑梅狠狠的推开魑原,推得他差点坐进酒缸里。

    “哎哟!我晕差点瞎了酒”。魑原扶着缸,重重的坐在缸边。“哥今天高兴,魑娃那娘们被干掉了,哈哈哈,真太爽了”。

    “你是高兴了,我让人家废了”。魑梅气呼呼的坐到晶案边,拿起酒,咚咚的连喝两口。

    “有爷们样”。魑原晃着酒盅,搂着细嫩柔滑的玉胫,指尖轻轻的触碰下玉峰,噹!撞的酒洒了半下。“来,梅妹先喝酒,明天哥给你出气”。

    魑梅抑头将酒倒入口中,斜眼瞥着醉熏熏的脸。“你还是我哥吗?我都这样了,你还喝酒,等到明天黄瓜菜都凉了”。

    “怎么不是你哥,我不是你哥吗?来,跟哥干三个,我给你出气”?魑原拿起大海碗,噹!扔在案上。

    魑梅正在气头上,本来不胜酒力,听说要出气,咬咬牙,拿起大海碗,舀起一碗酒,咕咕咕!几口下肚,哦了声,差点没压住酒气。

    “好!哥陪你”。魑原抢过大碗,哗!舀起一碗,一干而尽。

    一片红云从白晰的面颊升起,开了一朵粉红的小花,红艳艳的。魑梅伸着细润的脖子,拿着海碗伸向酒缸,噹撞在缸沿上。

    “梅妹,这才第一碗就晃了”。

    魑梅舀起酒,手不停的抖着,酒花渐起洒落在衣甲上,却然不知。

    “不,不行了吧!哥帮你”。魑原抓住酒碗,送到魑梅小嘴边,咚咚!硬是将一碗酒倒了进去。

    魑梅喝了几口,余下的酒都洒进胸甲。“哥......哥......我”。出溜!整个人躺到案下。

    魑原舀起酒,回头找了半天,翻了半天眼皮。“跑......了”。歪了会头,拿着快洒光的酒,喝了口,身子滑到石礅下。

    众侍女见此景,谁也不敢打扰,悄悄的退了出去。

    次日,魑梅揉着脑信子,呻吟着睁开眼睛,眼神猛的聚光,看到黑黑发丝堆在眼前。

    啊!魑梅惊大嘴,这才看清魑原躺在怀里,嘴含**,呼呼的大醉,

    魑梅整个人都吓瘫了,抡手想打,又停了下来。啾!玉峰冰冷,魑梅什么也顾不上了,散落的战甲胡乱的穿在身上。看眼赤身的魑原,整个人都麻了,慌慌张张的出了大殿。

    “站住”!威严的声音传来。

    魑梅吓得愣住了,抬头与副族主那双冰冷的目光对视上,惊慌的低下头。

    “你在这干什么”?副族主盯着慌了神的魑梅。

    “我......我来找原哥”。

    “穿成这样”!魑梅的慌张,散乱的头发,凌乱的战甲,令副族主疑心更重,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犀利。

    魑梅满脸通红,慌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不快回寝殿,这成什么样子”。

    一溜烟,慌不择路的魑女逃没了影。

    副族主看着殿外跪拜侍女,眼里闪过寒光。“魑洪带她们去领赏”。

    侍女急忙叩头,千恩万谢,想不出为何赏她们,一个个喜上眉梢。

    魑洪面色冰冷,僵直的目光看眼副族主。“都起来吧!跟我来”。

    众侍女跟着魑洪进了另一座大殿。

    数日,魑原伸着懒腰,拍拍脑信子,掀被坐起身。愣了会神儿,想了半天。梅妹哪?自己什么时候上了床?怎么想不起来了。“这丫头走了也不打声招呼”。

    “来人”!

    魑原耷拉着脑袋等了会儿,慢慢的抬起来。一个侍女也没有看到。

    “这些侍女越来越疯了”。穿上战甲,随手将散发理到耳后,大步走出殿域。

    “人哪”!走到殿外又喊了数声,心里咯噔一下。眼神变了。奇怪了?这么多的侍女都跑哪去了。站在殿门前愣了会神,走向奴洞。

    鬼尸站在洞门前,空洞的眼神盯着远方。魑原走来了,一点没有让开的意思。

    魑原对鬼尸有几分畏惧,没有硬闯,伸着脖子喊了声。

    。秦月走出奴洞,看到魑原披头散发的样子,愣了下。“少主,你这是怎么了,刚起来”?

    “那天回来太高兴了,喝多了,才睡醒,看到我的侍女了吗”?

    秦月摇摇头,她虽然是鬼奴。只要少主不离开寝殿,没有她的事,生活起居都是侍女们打理。“让你换酒了吧”!

    “什么话,走,帮我找找”。魑原满脸的狐疑,还真有这种想法,笑笑,这怎么可能哪?

    秦月跟着魑原走了几步。“少主去哪儿找”?

    去哪?魑原想了会儿。“找魑梅少主”。

    走过一片竹林,魑原停了下来,侧头看到魑洪长老坐在水池边的小亭里。刚要走近见礼。长老侧过头。“少主要去哪里”?

    魑原本想说去找魑梅,心神微变。“长老好,我去看看族子挑战战报”。

    “少主是应该关心此事,就不要去找魑梅少主了,她闭关了”。

    魑原的眼神怪怪的,又不好多问,应了声。带着鬼奴、鬼尸向长老殿走去。

    殿前挑战台人影簇动,数千族子挤在战台下看着各战台上的战事。魑原走到战报前,扫了眼,还有数组战报还没有出来,如果不是几位挚友让了他四局,他也在挑战。

    “原哥哥,怎么才来”。两位魑女走了过来。

    “波妹、萍妹多谢礼让”。

    “说什么哪?我们可没让过,本来就打不过吗”?两位魑女相视一笑,走到近前并肩而立。

    “原哥,下一局与外族之战,你有几层把握,可别辜负我们”。魑波娇滴滴的声音,听到耳里直发麻。

    “是呀!听说哥哥战胜魑娃喝了五天的酒,也不请妹妹”。魑萍酸溜溜的说道。

    “本来没想喝,只想来一口,后来就多了”。魑原还想提到魑梅,急忙改了口,他怕碰碎了醋缸子。

    “多了,不是和魑梅吧”?

    “没没没!我怎么能和她喝多了”。魑原矢口否认,果然让两个妹子猜中了。

    “还装”!魑波掐把魑原的屁股。“魑梅因你关了禁闭,谁不知道呀”!

    嗡!魑原的脑袋乱了,这事他真的不知道,长老不是说是闭关吗?怎么是禁闭?这问题可就大了。

    “在何处禁闭”?

    “五魂山呗!还能有哪儿”。

    魑原顿时目瞪口呆,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中。

    “五魂山”是什么地方,没有大错是不会关在那里。嘶!吸了口冷气,侍女失踪?长老欺骗?魑梅被禁?所有的事情联系到一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令魑原不寒而栗。

    “族妹,我有事先走,有新的战事通知我”。

    “原哥多待儿,还有事哪”!魑波不情愿的拉住他,小嘴噘得老高。

    “我先回去”。

    “哼!又去看你的梅妹”。两位魑女气得直跺脚,没办法,拦不住魑原,引来数十们族子惊异的目光。

    魑原匆匆的回到寝殿,殿内依旧空空如野,没有一点人气。扫视一圈,魑原想明白了。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有那个疯婆子。

    怎么办?魑原脑子彻底的乱了。族主一直不在族内,如今副族主独揽大权,对他时不时的出手,他一直怀疑,魑心、魑萝等和他作对族子都是副族主指使的。

    “秦月,帮我打听一下谁在守卫‘五魂山’”。

    秦月转身要走,魑原又喊过她。现在不能让秦月去走险,否则,不用副族主出手,有人就会出手伤到鬼奴。

    “少主怎么了”。

    “让鬼尸去”。

    秦月犹豫着,鬼尸的战力是强,可是人生地不熟,又无主意识,去了也白去。

    “没事少主,你放心,我让禁识奴和鬼尸去,必保万无一失”。

    魑原点点头,那个雪奴他见过,确实是个闹人的家伙,何况不会有人想到他的。“好”!

    秦月出了大殿,回到奴洞,把事情讲给母亲。秦姬一听,差点跳起来。“你赤伯伯......”?

    秦月摇摇头,她就是想到这点,才回来找母亲商量。“应该和魑梅少主在一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