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鬼瀑泪珠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4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哈哈哈!魑原乐了,他回来这么久,一直想见族主都没有机会,这回好呀!娘要派人杀儿子了。抬头看向虚空。“娘,你来杀我呀”!

    “嘿嘿嘿!少主不喊,我还真找不到你”。一位魑宗老出现在不远处,拄着骨刀呲着牙。

    众人吓得聚到一起,盯着慢慢行来的魑祖,头皮嗡的就麻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长老魑洪。

    “魑洪长老,你怎么来了”?魑原惊问道。

    “少主托你的福,族主下了追杀令,我不得不来,走跟我回城请罪”。

    魑原退了步,把鬼尸拉到身前。“洪长老,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魑洪呵呵两声,伸手将秦姬抓在手里。“少主,你没得选择”。

    魑原汗透衣襟,心里明镜似的,就是他们这些人都上,也不是长老的对手,可是他又不甘心呀!

    噗!清烟爆起,秦姬从魑洪的手中变成烟。魑洪吓了一跳,凝血真元哪?呵呵呵!小灵女行呀!哪学得秘术。

    魑原吓得急忙抓住秦月。“月儿小心”。

    秦月看到母亲爆体,心里明镜似的,这是母亲有意的,她回去准备了。

    魑洪扫开清烟,三角眼大了一圈。“魑原少主听我一句劝,不然,这些鬼奴鬼尸一个也跑不了”。

    魑原紧紧的抓着魑梅和秦月的手,这次想不回都不行了。

    一道霞光射到石壁上,银白色的飞瀑从空中落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哗的一声落在众人身上。青光闪过,飞瀑和魑者们都消失了。

    魑洪鬼笑的嘿嘿两声,转身扬长而去。

    魑原感觉身子猛的下沉,灵识嗡嗡的阵阵眩晕,整个人虚脱了般坐在地上,眼前跳着无数的金星。

    一条瀑布像银河下泻,在山脚激起千波万浪,满山谷溅得珠飞玉散,一片雾气燕腾。

    数道魑影伏在水边的岩石上,死了般一动也不动。

    溅着的水花,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微雨似的纷纷落着。噼噼啪啪的打在魑者的背上,在沉阳落日里,闪耀着万缕光辉。

    几道冰冷的影子从雾气中走出,看到石头上站着鬼尸,急忙躲入雾气中。

    魔邪凝视着这片燕腾的飞瀑,慢慢的抬起手。奇怪!在这里,他可以操纵身体,再不用躲在识域里。

    魑原、魑梅等躺在水里,瞪着空洞的眼神,整个人都僵直了。怎么回事?魔邪被眼前的异像弄得迷惑不解,又不敢轻易的动,凝视着从石岩上冲激下来的两条汹涌澎湃的巨流,在灼热阳光的照耀之下,迁回旋卷有如碧玉连环。

    雾气中冰冷的影子又动了,慢慢的飘出雾气,手持一把奇形弯月刀,推着战盾,一步步的移近。

    魔邪抱起秦月,手指轻轻握紧,一张骷髅弓持在手中。

    冰冷的影子停在空中,数双晶目紧紧的盯着骷髅弓。鬼尸竟然没有晕迷,怎么可能,千万年来,凡是进入鬼瀑的没有能站着的,都被离心力击溃,没有一年半载别想爬起来。

    这是何物。魔邪凝神着,他也不敢确定“裂天弓”能否击杀此物,必竟,这种灵物虚无飘渺,似虚似幻。

    冰冷的影子等了会儿,慢慢的分散开,瞬间将魔邪等人围在中心,弯月刀旋成满月的光轮,从四面八方飞向骨尸。

    魔邪身形一缩,躲入骷髅盾后,啪啪啪!连射三箭,将三把弯月刀射飞。另三把击在战盾上,三道无形的水纹波透过战盾击在魂甲上。

    嗯!一声闷哼。魔邪险些被打了个跟头,心口触电般的疼痛,摇晃了数下,差点跌倒。

    魔邪放下秦月,捂着胸口灵识着六道影子。这是何物?用的何种术法?竟然能透过战盾,将他击伤。

    冰冷的影子伸手接住弯月刀,影子随着劲气向后退去。啪的一声,接刀的幻手被扯断。一声惨叫,影子飞入雾气里。

    另三道影子愣愣的盯着鬼尸,好厉害的家伙竟然接住了“鬼噬刀”,还没有爆血。惊愕之余,却没敢再出手。三位水鬼姐被击退,她们一样接不住骷髅箭。凝视数息,三道冰冷的影子退入雾气中。

    魔邪捂着胸口坐在石头上,这三刀令他吃亏不小。心脏仿佛被切成三瓣,阵阵的狡痛。

    啪啪!魔邪轻拍两下秦月的脸。

    秦月慢慢的睁开眼睛,猛的瞪大,惊慌的四下神识,目光扫过鬼尸,落在躺在水中的魑原身上。

    “少主”秦月想救起魑原,被一只大手挡住。

    “秦月不可”。

    秦月转过头看向鬼尸,瞳孔放大的数次。“你不是鬼尸”。

    魔邪笑笑摇摇头。“我是鬼尸,更是你母亲请来的魔虫友,在下是魔虫城少主魔邪”。

    秦月眼神微缩,似乎想起什么。指着他哦哦了两声。“我想起来,真的是你”。

    魔邪淡淡一笑。“是我”。

    “多谢你一直保护我”。秦月跳了起来,向魔邪行礼。

    “不用,关于我的事,千万别说出去”。

    “这事,你放心,我懂得”。

    魔邪走向魑原少主,弯腰扯下鬼袋。嘶啦一声,一团青烟爆起,灵识一眼,摇了摇头。随手将鬼袋扔给秦月。“有没有解符用的”。

    秦月被魔邪强大的灵识惊得直眨巴眼,她的灵识已经够强大的,也解不开少主的识禁,这魔虫少主太牛了。接过鬼袋,灵识后摇摇头。“我的禁符在族主哪儿”。

    魔邪看她一眼,锁起眉头。“有什么办法可以得到”。

    怎么可能,秦月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她逃可以,等到了凝魂境,没有族主解禁,他别想突破境界。

    “只有一种办法,除非有人比族主的境界还要高,可以解开禁制”。

    这话难住了魔邪,各大族族主都是化神境的通天存在,比他们还高的境界又是什么?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事你跟你母亲说过吗”?

    秦月点点头,可是母亲非要他离开鬼魑族,说是请一位叫药鹊子的帮助解开。“母亲说有人可以办到”。

    “谁”?

    “药鹊子”。

    “他”?魔邪听说过,但是那个老家伙的境界有多高,他根本不知道。“这样吧!回城跟你母亲先离开”。

    秦月看眼魑原,心里有几分不舍,站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魔邪看在眼中,伸手抓起魑原。

    “别,让我送他进入‘幽冥域’好吗”?秦月急忙制止。

    魔邪收了手,这个小灵女太痴情了。“这样,我送他进入,你速速回城,不然,我现在就废了他”。

    秦月与鬼尸相处时间不断,却对魔邪的性格不了解,听到他这么说,吓得小脸都白了。“那......那好”。

    她是真的不敢惹魔邪,只好答应下来。看眼晕睡的魑原,眼角凝着晶莹的泪珠。哒!一滴珠光落下,掉在秦月的手心里,转了一圈,轻轻的握住。

    秦月泪汪汪的看着魔邪。“少主,你能把她交给魑原吗”?

    魔邪看着秦月手心里旋动的泪珠,心里阵阵酸痛。微微的点点头。“秦月能舍得就舍得,在魑原和你母亲之间,你必须做出选择。去吧!回到灵域,有你更好的前程”。

    这话说的,魔邪自己都不信。

    秦月送过泪珠,转身跳到石头上,回头又看了眼魑原。噗!一团青烟爆起,秦月化身消失在石头上。

    魔邪愣了会儿,这是什么术法。刚才怎么不问问哪?嗵!渐起一团水花,魑原死狗似的落到岸边。

    秦月走了,魔邪的心病好了不少,凝出“裂天弓”。“谁在此处装神弄鬼,滚出来”。

    数道冰冷的影子出现在雾气中。“魔邪少主,果然念力卓越,竟然能看到本灵”。

    魔邪的心咚咚疯跳了两下。“尊驾是......”?

    “本族是守卫鬼瀑的水灵族,在下是水灵族长老”。

    水灵族。魔邪没听说过,呵呵两声。“长老请往开一面”。

    水灵族长老摇摇头。“少主只能闯过去,否则我族会被鬼魑族责罚”。

    说完,水灵族长老消失在雾气中。魔邪气得牙根都痛了,白磨了半天嘴皮子。

    啪啪!两个耳刮子搧在魑原的脸上。

    魑原猛的睁开眼睛,突然感觉两腮发烧,火辣辣的痛,伸手一抹,一边六道林子,腾的跳起。“娘的,谁打的老子”。

    看看四域,魑原愣了,除了鬼尸站在身边,没人靠近他。

    嘶!抽了一口冷气,凶巴巴的看眼鬼尸。“谁打的”。

    鬼尸指着飞瀑,魑原吓得向后躲着。眼前除了雾气什么也没有。

    咔吧!脚下传来一声轻响。接着啊了声,魑原跳到一边。魑梅捂着手指叫着。“瞎眼哪”!

    “梅妹,我也刚醒,没看到你”。魑原急忙解释。

    “痛死我了”。魑梅不停的甩着手,一根手指肿了起来。

    魑原吓毛鸭子了,跑过来,边吹气,边凝结术法。“行了,别毛手毛脚的,快叫醒兰姐”。

    豆大的汗珠子从魑原脸上流下,慌张的跳到魑兰身边,轻轻的拍着脸,喊了数声兰姐。

    魑兰嘤嘤的睁开眼睛,看魑原,翻了个身。哗啦溅起一片水花。“魑原让姐姐再睡会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