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无路可逃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32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老者在魔邪眉心处轻轻抓捻,骷髅弓和三只骷髅箭出现手掌上。呵呵呵!老者笑着摇着头,小家伙竟然用这种兵器。

    随手拉开弓弦,骷髅箭闪着青芒。

    “不错,不错,好魂兵”!老者赞叹一番,从灵袋中取出青色光珠,轻轻一捻,光珠爆成青色的火龙,飞入骷髅箭内。

    老者把玩会儿骷髅箭。“小子,这箭杀气太重了,我先封印,能不能用看造化了”。

    手一松,骷髅弓和骷髅箭消失在眉心处。老者拍拍手站起身,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回到魔邪身边,弯腰收搜会,从魔邪灵袋中取出一堆精血珠,眼珠转了转,捏开魔邪的嘴,把精血一珠珠的放入,凝出光符点在眉心,满意的看了会儿,转身踏出光环,隐入虚空中。

    时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魔邪被血光包裹着,面容发生些许变化,越来越像莫邪。又过些时日,血光消失了,一位帅气的灵士侧卧在光环上。唰!三道化身和一道虚影出现在身边,停了一息又消失了。

    嗯!魔邪慢慢的睁开眼睛,惊愕的灵识着四域。“这是什么地方?刑湖哪?还有......”?

    魔邪按着太阳穴想了会儿,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睡着时有片湖,湖面站看不清的影子,是谁?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魔邪急忙翻着灵袋、魂袋、虫袋。嗯!找到了。拿着令牌看了会儿,我叫魔邪?不对吧!莫邪又是谁。在记忆里有个莫邪的名字,却没有魔邪的名字,真是怪了。想了半天,头信子疼了,实在是想不出来,魔邪?莫邪?差不多吧!

    这是什么地方?魔邪四下看着,发现在光环中心亮着一缕光,光心有个小小的珠子,爆射着璀璨的青光。

    “有人吗”?

    “有人吗”?

    喊了数声,空荡的光域回荡着喊声,震得自己都呲了牙。

    魔邪站起身,走到光珠前,看了会儿,抻手捻住光珠。唰!光域暗下,强大的吸力将整个身躯向下拽去。魔邪急忙抓住放光珠的柱子。

    咔吧一声,柱子断开,强大的吸力将其拉入黑洞中。

    眼前一亮,魔邪捂着眼睛站在碎石间。

    “妈的,抬脚,你敢踩老子”。突然脚下有人骂着,魔邪急忙抬起脚。

    黑影从脚下趴了起来,挥刀斩来。

    刀锋劈近,魔邪挥动手中的东西,向上一挡。噹啷!黑影连同刀影飞了出去。

    魔邪放下手,眼前出现数十个鬼魑者,瞪着惊恐的眼神盯着他。

    “是灵士,砍他”。

    鬼魑者寄出骨刀,交错的刀锋化成一个个恶鬼挥刀扑杀过来。

    魔邪没时间细想,手中怪兵横扫空域。一阵碎裂声,空中刀锋应声而断,围过来的鬼魑者飞了出去。

    余下的鬼魑者吓愣了,凝着骨刀没敢再动。远处的黑影被扶了起来,看到手握着半截灯座的灵士,怒冲冲的瞪着众人。

    “宗老,你受伤了,我们......”。

    鬼魑老者吐着血,一口一口的还不舍得吐。“撤”!

    众魑者急忙扶起地上的伤者,脚下抹油,争先恐后的逃了。

    “多谢灵友出手相帮”。娇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甜腻腻的,带着点颤音。

    魔邪回过头,看到两位受伤灵女站在身后,战甲破碎,酥胸半露,相互扶持着。

    魔邪脸儿微红,急忙低下头。“灵友,你受伤了”。

    灵女急忙护住酥胸,红晕透过耳根。“小女秦姬,有事请到兰陵宫找我”。

    秦月看着灵士羞涩的样子,心里好笑。灵域灵士那个不是三宫六院,妻妾成群,没见过女人吗?有意的拉着碎甲,瞪着挑豆的眼神。“我叫秦月,这是我妈”。

    秦姬狠狠的瞪眼女儿,心里怨着,就你快嘴。

    魔邪眼里跳着丽影,尴尬的笑笑。这灵女真会骗人,竟然叫化血六阶的小灵女妈。“你妈?我还以是你妹哪”!

    “聪明,差不多”。秦月第一次遇到这么傻的,告诉他了,还傻成这样。

    “贫嘴,走吧”!秦月见到帅哥,眼里放了光,秦姬怕灵士粘上来,拉着女儿要走。

    “你叫什么”?秦月不情愿的走两步,回头问道。

    “我......”。魔邪傻傻的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一觉醒来,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身上虽然有“魔邪”的令牌,是不是自己的,他也不知道。看着秦月天真的样子,又不想骗他。“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两位灵女站住了,回头看这位帅气的灵士。秦姬细细的端祥着,这张脸英气十分,总有那么一点与莫邪相似。心里暗笑,灵域之大,长相像的人能少吗?

    “你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秦月瞪着杏目,一脸的呆媚。

    “不知道,我睡来时,躺在空域里,里面只有这盏灯”。魔邪举着破灯座给灵女们看。

    “这是灯”?秦月咯咯的笑着,这破东西,那有灯的样子。

    “秦月,我们走,这里不可久留”。秦姬拉着秦月就走,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装疯卖傻,没话找话。专门用小手段哄骗灵女。

    “妈,你看他多可怜,我们带着他吧!刚才还救了我们哪”!

    “秦月,我们在逃命,你想害他吗”?

    魔邪眼睛亮了。“灵友,我能帮得上忙”。

    秦姬狠狠的瞪眼秦月,这个灵士神神秘秘,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混在一起会出事的。

    “多谢,我们还有要事”。秦姬拉着秦月遁空而起。

    “妈......”。秦月不愿意,又没有办法,回头看着远去的影子。

    魔邪愣愣的看着灵女遁去的方向,我应该去哪儿?想了会儿,只好去追灵女。几息之后,就看灵女的身影。他不敢靠近,只好远远的跟着。

    几位鬼魑者随后追来,手里拿着晶珠。“就在前面快”。

    环光一闪,急速的追去。魑洪阴沉着脸,他万万没想到,少主的灵奴敢逃出鬼魑域,派出这么多的高手,竟然没能抓住灵女,还逃进了荒域。如果进了灵域,那就不好办了,没法向魑原少主交代。

    天色渐渐的暗下,夕阳的余晖涂洒在竹林上,微风轻轻吹过,叶子颤颤跳动。

    魔邪透过叶子间细小的空隙。那两道淡黑的纤影站在盛开的野花边,吹皱的河面泛起层层涟漪,折射着殷红的霞光。

    灵女弯腰洗了脸,飘逸的掸着发丝上的水珠,走到溪边的树洞前坐下,迎着夕阳梳着头发。秦月拿出小镜照着脸,小声的谈笑。

    魔邪伸着耳朵,眨巴着大大的眼睛,他想知道灵女们去哪儿?他现在迷茫了,不知道要干什么?去哪儿?只有跟着两位灵女。

    “妈,赤霄伯伯怎么还没来”。

    “应该在路上,我们到边城去等他”。秦姬也担心赤霄,为了躲过鬼魑族的追杀,他引开一伙鬼魑者,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

    “然后哪”?

    “去灵域找你父亲”。

    秦月看眼母亲,心里叹口气。过灵域之门时见到了父亲的灵魂,他不可能来到灵域的。母亲就是不信,非要寻找。她也只能沉默,不敢多说,怕伤了母亲的心。

    “好!母亲应该先找到禁识奴,他能感应到父亲”。

    “你在哪儿见过它”。

    “景寒宫,当年就是他带着我,不小心被鬼魑族主抓到的”。这事,秦月记忆尤新,她必须找到禁识奴,有很多问题要问它。想当年她掉下悬崖,禁识奴明明可以救她,为什么不出手。

    “好!去景寒宫”。

    “嘿嘿嘿!路太远,还是别去了”。

    尖尖的笑声从空域传来,三个鬼魑者站在千丈外。

    秦月、秦姬跳了起来,凝出战盾挡在身前。秦月看到魑洪长老手中的鬼鞭,吓得腿不停的抖着。

    秦姬拉秦月的手。“别怕妈陪着你”。

    魑洪阴沉着脸,握着的鬼鞭抖着血芒。“秦月私逃鬼魑族,你不知道后果吗”?

    秦月当然知道,为了母亲,她豁出去了。

    “长老,族主没有让我永远为奴”。

    魑洪呵呵一笑,这事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灵者在族内只能为奴。“族主说过让你离开了”。

    “我是自由的”。

    “自由?你“本源真血”在哪儿”?

    魑洪一句话把秦月问住了。“本源真血”在族主手里,她当然知道。

    “跟我回去,我会禀报族主,既往不咎,否则,你的千年修为,将毁于你一念之差”。

    嗵!秦姬突然跪在地上。“长老请你放过我们母女”。

    魑洪愣了下,看看秦姬,又看看秦月。“这......,谁是的妈”?

    “妈......”。秦月扑了过去,抱着秦姬呜呜的哭着。

    魑洪长老是凝魂境二阶,再加上两位炼识境魑女,以她俩的境界根本没有逃的希望。

    秦姬推开秦月。“长老求你了,放过秦月吧!我跟你为奴”。

    魑洪眼神阴沉。“你是什么东西,滚”。

    “妈,你走吧!女儿不能连累你”。秦月哭着推开秦姬让她快点离开,魑洪长老没有杀母亲,已经是开恩了。

    “我不走,长老求你了”。秦姬磕着头。

    “妈,没用的,走吧”!秦月挡着母亲,到了这种地步,母亲能安稳的离开,已经是最幸运的事,何况逃了这么久,她已经很满足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