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救下母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1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啪!一道龙形鞭光在秦月身后打了响,一声惨叫,秦月扒在地上,后背的战甲碎裂,露出血红的肉林子和白花花的肌肤。

    这一鞭,把秦姬打愣了,停了会儿,扑到秦月身上。“月儿”。

    秦月咬着细牙,强装笑颜看向母亲。“没事,扶我站起来”。

    秦姬眼里含着泪花。“痛吧!都愿母亲”。

    “没事,妈,其实我在鬼魑族很好的,让我回去吧”!

    “不,不,妈不能没有你”。秦姬撕心裂肺的哭着。

    魑洪的脸越来越难看,这已经很给面子了,如果不是少主喜欢秦月,一鞭下去,就让这娘俩都化血还魂。

    啪!又是一声悦耳的鞭哨声。秦月惨叫一声,又飞了出去,细嫩的胳膊立即肿了起来。

    “月儿”。秦姬随着影子扑了过去,抱着倒在血泊中的秦月嚎啕大哭。

    “妈......”。秦月喊了声,昏死了过去。

    “月儿......,月儿......。莫邪,你死哪儿去了,就不能救救你女儿吗”?秦姬哭喊着,声音都变得嘶哑,痛骂着莫邪。

    激灵!躲在竹叶后的魔邪打了个寒战,心口被两鞭子抽得痛的要命,听到这么一声喊,立即清醒过来。

    嗯!魑洪侧过头看着远处的竹林。找的就是你,害的老子跑了多少冤路。这次让你们一个也逃不掉,魑洪根本就没有放走秦姬的想法,一网打尽,才是他的目的。

    龙形鞭影化成三条急光,飞向竹林。“死去吧”!

    远处的小竹林闪着绿幽幽的光,竹叶摇响,一道灵影飞出,挡在母女身前。

    魑洪收回鬼鞭,惊愕的眼神盯着陌生的灵士。好利害!炼识五阶的灵士,竟然能从他的“鬼啸鞭”中逃出来。脸上的肌肉抽搐下,提鞭凝术。

    “老家伙,给个面子,放了母女俩”。

    魑洪放下鬼鞭,被气乐了。“小家伙,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叫魔邪,不是东西,你给个面子,我交你个朋友”。魔邪大咧咧的喊道。

    “魔邪”?魑洪愣了,魔邪有名呀!魔虫城少主呀!真是他,还真点给面子,这个魔邪,呵呵呵!魑洪又笑了起来。

    秦姬抱着秦月,猛的抬起头,也被灵士的话吓一跳。

    “笑什么,人家不愿跟你去,就不要强求,给个面子,怎么样”。

    魑洪摇摇头。“不给,你能怎么样”。

    魔邪拿着破灯柱,点着魑洪的鼻子。“那咱俩就不是朋友”。

    那来的这么呆头小子,放了一堆的屁话,魑洪说气气不得,说笑又笑不得。“来来来,我想看小家伙,你有多少斤两”。

    魔邪见老家伙不通情达理,心里不高兴。本来他不想管这事,不然抽秦月时他就出来了。“老头,我尊你为老,你给个面子,以后,有什么事,也能相互照顾”。

    “嘿嘿嘿!你个小家伙,玩嘴是不,告诉你,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魑兰废了他,别让他碍眼”。

    魑女提着骨刀遁到近前,这个灵士蛮有意思的,她看了很喜欢。骨刀凝出三道刀锋。

    “停!停停停”!魔邪挥着手。

    魑兰瞪着凤目,他又要干什么?

    “老家伙换换,我不打女人”。

    噗嗤!魑兰乐了。“你不打我,我打你呀”!

    骨刀化成飞影,在空中形成三道闪电形刀芒。魔邪四周空气被瞬间抽空,刀芒直刺眉心。

    好狠的女人!魔邪抡起破灯座,三道灯蕊飞去,灯花爆开,骨刀打了个旋飞了回去。

    魑兰感觉念力从身体抽出,整个人都虚脱了。那里还敢接骨刀,飞身想躲开,腿没有骨头似的瘫了下去。嗡!骨刀正好插在脸前,刀锋映着惨白的脸,抖着血光。

    魑洪上前护住魑兰,心里咯噔一下。魑兰在炼识境族子中是数一数二的,竟然在灵士手上没走过一招。是扮猪吃老虎?

    魔邪收回破灯座,拿在眼前看了看,这破东西奇了。“唉!姑娘没事吧”!

    魑洪鼻子不鼻子,脸不是脸的盯着灵士。“小子伤了人,还装好心”。

    鬼鞭抽出三道梢影,螺形锥尖直取灵士面门。

    魔邪没敢硬接,移过战盾挡在身前,破灯座一横,形成防御光罩。

    轰隆!战盾后移半寸,三道灯蕊从盾中飞出,啪!在魑洪三面爆起灯花。

    鬼鞭被挡下,魑洪吃惊不小,三座鬼灯出现,惊得眼里跳着灯花。鬼鞭一抖,鞭梢抽向灯蕊。

    灯蕊活了般跳了下,鞭梢透空而过,横扫而回。

    “这是阵法”?魑洪连抽鬼鞭想破开残灯阵都没有效果,想冲出去,灯蕊嗡的变幻方位,三团火焰喷来。

    “我晕”。魑洪躲过火团,战襟被烧了大洞。啪啪啪!连抖数下鞭梢,算是逃过一劫。

    魔邪见魑洪被困住,心里又惊又喜。这破灯座还有这用处。轻轻抖动,念力加持的灯座又飞出三道灯影加入战团中。

    此时,魑兰缓过神来,拄着骨刀站起,看到长老被困住,小脸都吓变色了。

    “魑菊”。

    一直愣在空中的魑女,慢慢的抽出骨刀。

    “停!我不打女人”。魔邪跳出战团,挡住秦姬和秦月。

    魑洪从灯阵中逃出,混身上下烧出了数个拳手大的洞。脸都熏黑了。

    “走”。魑洪不敢再战,带着两位魑女灰溜溜的逃走了。

    “多谢魔友相助”。秦姬连忙跪拜。

    “别,别!我只是路过”。魔邪连忙扶住秦姬,手正好摸在光滑的手臂上。

    秦姬电击了似的抬下手臂,心里怪怪的。这手好温暖,感觉一股热流冲入心田,咚咚咚的打起了鼓。想起万年前抱过她的手,脸儿唰的红透了。

    “你受伤了”。魔邪惊问道。

    “没,没。月儿伤了”。秦姬慌慌张张的躲开灵士的目光,低头抱起秦月。

    “我来吧”!魔邪想接过秦月。

    “谢谢!还是我来照顾他”。

    哦!魔邪收回了手,转身走到溪水边,取了水,放到秦姬身边。

    秦姬谢过,拿出手帕洗了洗,摸去秦月脸上的污血。凝术点在伤口外,道道红光漫延开,将秦月手臂上的伤口一点点的愈合。不多时,滴滴香汗流下面颊。

    魔邪歪头看着秦姬的脸,夹起香帕,又放了下。

    几息后,秦姬脸色微白,明显看得灵识不支,汗流的更多了,顺着尖圆的下巴滴到爆凸的玉白的峰面上。

    魔邪看的实在不忍了,拿着香帕洗了两下,小心的伸过去,拭着流下的汗水。

    秦姬动了下,并没有拒绝。凝聚治气,吞噬伤口处的血污,渐渐的脸色越来越白。秦月的境界高于秦姬,灵识也在秦姬之上。秦姬想治疗她太难了。

    唉!秦姬不能再凝气了,再这么下去,她会灵气匮乏,晕死过去。

    魔邪忙收了手,洗着手帕。

    秦姬感激的看着灵士。“谢谢”!

    魔邪心里有点慌,低着头洗着手帕。“没事,我去换水”。

    看着灵士的背影,秦姬眼睛有点迷离。“好像,他在就好了,女儿不会被欺负”。

    魔邪舀着水,心里微微的痛下。急忙伸手按住心口,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近来心总是痛痛的。

    停了会儿,端着水走回来,放在秦姬身边。“洗洗,你累坏了”。

    秦姬看眼魔邪,不由得与那双眼睛相对,停了那么一吸,秦姬慌张的低下头,耳朵根都红了。

    魔邪愣了下,灵识里闪过一丝念头,柔媚的眼神消失了,突然满脑子都空白了。

    晃了下头,魔邪看着洗脸的灵女,这女人的眼神太有魔力,再看一息,似乎就能想起什么,这一晃,又消失了。

    秦姬慌了神的洗着,真想把脸都浸在水里。最近怎么了,为什么心总是慌慌的,时而想起魔邪,时而想起莫邪,怎么对这个刚刚见面的灵士也有了非分之想,难道我太需要爱的滋润......。不,不是,是我太想莫邪了。

    魔邪看着雪白的脖胫,心里嗵嗵的跳着,有种冲过去想法。

    啪!魔邪狠狠的给自己一脸巴子,秦姬抬头,惊愕的看着灵士脸上的手印子。

    魔邪手舞足蹈,嘴里不停的骂着。“那来的虫子,敢咬老子”。

    噗嗤!秦姬笑出声来,似乎想到什么,小脸红红的。这山域那来的虫子,以他们的境界,怕是千丈内的虫子都跑光了。

    魔邪不好意思的摸着脸。“跑了”。

    秦姬收了笑容,瞄了眼魔邪,这个灵士蛮有意思的。“你帮月儿疗伤好吗”?

    “好呀!好呀”!魔邪满口答应,这事,他求之不得。

    指尖凝出治气,点在秦月的手臂上。秦姬差点没叫出声来,秦月身上的伤口瞬间愈合了,一点白痕都没有。

    “哎呀”!秦月醒了过来,感觉热流直入丹海,惊呼一声,躲到一边。

    “月儿”。秦姬急忙抱住她。

    秦月看到秦姬,狂跳的心平静下来。“妈,我伤了”。

    “嗯!是这位灵友出手救的你”。

    秦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护着破碎的战甲遁入树洞。

    魔邪站起身,走向小溪。他也想洗洗,不知怎么了,满脑子都怪怪的想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