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再遇蛄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806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秦姬跟着到了水边。“你真叫魔邪”?

    魔邪仰起脸,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我灵袋中有一块令牌”。

    秦姬眉头挑起。“令牌?拿来我看看”。

    魔邪取出令牌,送给秦姬,又低头洗起脸。

    秦姬接过令牌,脸色大变。这真是魔邪少主的令牌。寒光一闪,秦姬抡起破灯座砸在灵士后脑上,咚!水花溅起,魔邪一头扎入水中,没了影。

    秦姬转身就跳。

    “妈,怎么”。

    “快走”。秦姬拉着秦月逃入夜色里。一口气逃出数万里,才隐入深山中。

    秦月上气不拉下气,头发都跑乱了。好不容易拉住母亲。“怎么回事,你怎么把灵士杀了”。

    秦姬按着狂跳的心,喘着粗气,伸开手掌。“你看”?

    “魔邪少主的令牌”。

    “不错,这个失忆的灵士说他是魔邪,身上的还有魔邪少主的令牌,我怀疑魔邪被灵士击杀,十有八九‘化血还魂’了,所以我为魔邪报了仇”。秦姬一口气说完,本来就累的喘不过来气,憋得脸都红了。

    秦月知道魔邪与母亲的关系,真为母亲后怕,太鲁莽了,杀了灵士还好,杀不了,灵士定追杀来,本来现在就逃的够辛苦了,再被灵士追杀,那还有逃回灵域的希望。

    “妈,你太鲁莽了,他可是炼识五阶灵士,魔邪、魑兰、魑菊都不是他对手,魑洪也奈何他不得,你怎么能得罪他”。

    秦姬当时头一热,恶从心头起,没想那么多,只想为魔邪报仇。出手后,才后梅,现在又后怕。“我没杀了他吗”?

    “凝血真元哪”?

    “啊”!秦姬看着手中的破灯座,上面没有一点血迹。牙齿不由的打起寒战。“月儿快走,进了边城就好了”。

    秦月和秦姬那里还敢隐藏,冒险遁入空遁。急速向荒域边城逃去。

    阵阵风儿吹动树叶飒飒作响,墨黑的河水在月光下流泻着,银光闪烁,迷蒙得像在梦中。

    哗啦!魔邪从水中站起,伸手摸着脑袋后的大包。“哎哟!痛死我了”。

    “晕!谁打的我”。魔邪呲着牙灵识四域。秦姬哪?秦月哪?我的灯台哪?

    “难道是秦姬打的我”。魔邪想起落水时,只有秦姬站在他身边,不应该呀!我救了她们。糟糕!死灵女把我的令牌和灯台都抢走了。不应该呀!

    魔邪愣愣的站在水里,一头的雾水,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哎哟!这不是那个假魔邪吗”?远处走来四道魑影,看到水鸭子似的灵士,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魔邪摸着后脑袋上的包,斜眼看着魑者。假魔邪?难道是因为令牌的事,秦姬打了他?

    “头都打起包了,下手够狠的了”。魑洪咬牙切齿的说道,如今看到魔邪成这个样子,心情大好。

    “两位魑宗老”?魔邪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来者不善。

    嗖!骷髅光环凝在水面,溅起一片涟漪。

    魑宗老隐去身形,被魑洪拉了回来。“不用追,我们没有必须与他结怨。走去边城”。

    魔邪没头没脑的逃到天亮,这才停了下来,长出了口气,摸了下后脑勺的大包。还好消了不少。“灵女下手太狠了,等我再遇到你”。

    骂了会儿,魔邪又傻站在空中,看着茫茫的四域,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

    兰陵宫?对,就去兰陵宫。小丫头别让我找到你。魔邪想起秦姬和秦月说的话。决定去找秦姬问个明白,反正没有事做。

    去处想好了,怎么去,魔邪又没了主意。只好向着晨阳升起的地方遁去。

    突然,骄阳隐去了光芒,远天阴沉下来。

    魔邪眼皮跳了跳,落到山巅的岩石上。

    唰唰唰!数十位修者遁空而来,扫眼看到灵士站在山头上。

    “蝼虫来了”。

    蝼虫是什么?早就想不起来了,众修者逃命,魔邪也混了进去。唰唰唰!还跑了一头的汗。

    “哎!什么是蝼虫”。

    泰阿转过头,愣了下,眼神阴森的盯着魔邪的脸。许久才回道:“荒域四大恶虫之一,没见过”?

    “没有”。魔邪不意思的笑笑。

    秦阿放了心,刚才第一眼,还以为遇到莫邪,差点没吓死他。“没有就别惹事,快逃命”。

    魔邪见灵士并不看好他,说话生硬,好像欠他八百吊似的。只好跟着众修者逃窜。

    突然前方的修者停下来,魔邪没刹住,一步到了最前面。

    一股子血气扑来,化成朵朵的血花。

    魔邪停住身形,看向前面的山峰。一只黑色的大虫子巨钳夹着修者的“凝血真元”挡住去路。

    前边的修者吓得混身颤抖,一步步向后退着。

    “玄天蛄虫”!有修者惊呼着,立即炸了营,顾不上东南西北,四处逃散。几息间,又纷纷的退回来。脸色变煞白。

    铁甲蛄虫舞着钳子,盯着退回来的修者吱吱的叫着,眼神突然凝重,盯住站在前面的魔邪,小眼睛亮了起来。

    黑影一闪,魔邪暗叫不好,凝出战盾横扫出去。咔嚓!盾面撞在铁钳上,铁甲蛄虫被打的跳起,弹回山巅。

    唰!众修者散开,躲出千丈外,却没有逃走。

    魔邪瞪着滚在空中的蛄虫,傻了眼。只见这只蛄虫尖鳌点着他,吱吱的叫着。

    “什么?什么”?魔邪直了眼,这虫子认识他。怎么可能,如今最伤脑筋的是:“不知道他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不过从虫子的叫声里,他听清了两个字“魔邪”。

    魔邪摸摸后脑勺,那个包已经没了,还是有点痛。想了想收起战盾,盯着蹦跳的黑虫子。

    “吱吱”!玄天蛄虫慢慢的爬过来。

    众修者向后退着,灵识眼空域。一片青鳞的雾气从远天弥漫而来。不能再退了,只好躲到战盾中。

    泰阿看着灵士独自站在空中,黑色蛄虫张牙舞爪的扑来。“傻子,还不逃”。

    魔邪凝视着蛄虫尖牙,心慢慢的扭紧。这虫子真的认识自己吗?还是装的。

    玄天蛄虫爬到近前,伸出黑钳子。

    “完了”。众修者眯起眼睛,等着血气爆开。

    魔邪伸手拍拍钳尖。吱吱吱!玄天蛄虫高兴的跳着,围着魔邪撒着欢。

    “怎么回事”?众修者惊大了眼睛,没看明白。这可是“玄天蛄虫”呀!荒域最凶狠的虫子,怎么变了性,跟只哈巴狗似的。

    魔邪也没想明白,这只虫子刚才还凶神恶煞一般,被他打了个跟头,就变成了这样。

    “你认得我”。

    吱吱吱!魔邪伸着脖子听半天,没听明白。眼皮跳个不停。

    玄天蛄虫指指后背,魔邪迟疑下,慢慢的遁上虫背。

    嘘!一阵惊声。众修者惊得眼珠子差点没爆了。这灵士什么来头,“玄天蛄虫”都臣服在他的跨下。

    魔邪刚坐上,“玄天蛄虫”高兴的真跳脚,差点没把他掀下来。急忙抓住鳞甲,回头看眼远处的修者,魔邪不好意思的笑笑。“修友们走吧”!

    “玄天蛄虫”摇头尾巴晃的扭了起来,那神气的样子别提多可笑。魔邪随着它晃着,几息后才稳住身子。心里怨道:“这是一只什么虫子,这么神精”。

    众修者跟在后面,捂着嘴忍不住想笑。这还是虫子吗?

    泰阿看在眼里,心里后悔不已。刚才应该多与灵士聊两句。

    漫来的青鳞水纹向后退去。众修者脸上露出笑容,原来“蝼虫”怕蛄虫。

    鸠晴走到泰阿身边。泰阿忙低首退后一步。

    “灵士,你认得吗”?

    泰阿摇摇头。“刚才说过两句话”。

    “叫什么名字”?鸠晴瞪起丽目,看着泰阿的脸。

    “没有问”。

    “笨,有时间问问,那只‘玄天蛄虫’卖多少钱”。现在众修者都这么认为,“玄天蛄虫”是灵士的座骑。

    泰阿面现难色,又不敢违背少主的话,只好默认了。

    魔邪坐在“玄天蛄虫”背上神气十足,一走就是数天间。这日清晨,一座黑色巨城出现在山谷间。疲惫的修者们立即精神起来。

    “快看边城”。

    “玄天蛄虫”停下来,抖了抖青鳞。

    魔邪跳下虫背。“多谢蛄兄护送”。

    “玄天蛄虫”呲着尖牙鬼笑着,钳光闪过,挑出数个虫袋送到近前。

    “什么东西”?魔邪直了眼,看着蛄虫吱吱的笑着,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伸手接了过去。

    “玄天蛄虫”兴奋的跳着,数只爪子在空中勾着。

    魔邪灵识眼虫袋。“启念珠”?灵识里闪过惊芒,看向“玄天蛄虫”。这虫子要换什么。在虫袋、灵袋、魂袋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玄天蛄虫”放的东西。

    “这个”?

    “玄天蛄虫”晃着脑袋,呲着牙凶着他。

    “不是?这个”?

    “玄天蛄虫”气得跳着脚,指着魔邪吱吱的叫着。

    “还不是”?魔邪又翻起来。“这个”?

    “玄天蛄虫”瞪起了眼睛,抡着铁钳在魔邪脑袋上舞来舞去。

    魔邪彻底的迷糊了。这只虫子对他这么好,原来是有原因的。要什么哪?想了想,急忙从怀里抽出个灵袋。

    唰!铁钳夹住灵袋抢了过去。尥着蹶子跑没了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