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虻血毒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4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有毒”!屁股后响起闷呼声。

    魔邪急速的闭息,放下晨儿和夜儿,侧头一看差点乐了。店主抱着他的腰挂在屁股后面。

    店主闭着嘴,呜呜着。“这是虻毒,千万不能吸入”。

    晨儿和夜儿捂着嘴,裸露的皮肤变得微红。魔邪见情形不对,抖开数件战甲裹在灵女身上。

    “别怕,小心‘虻血毒虫’”。店主灵识道。

    魔邪放开手,躲开灵女感激的目光。看向店主,这老家伙什么来路,知道的事不少呀!

    店主嘿嘿的闷笑。“在荒域混的久了,自然知道”。

    魔邪盯着老灵士。“店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不是于霸,你应该知道”。

    店主直起佝偻背。“不错,我知道”。

    魔邪和灵女们都吓了一跳。什么驼背?是假的。

    “那就好,我和这两位灵女都一样,想回到灵域,请店主帮忙”。

    店主乐了起来。“别叫我店主,叫我花达吧”!

    魔邪这才知道,原来店主叫花达。“那个于霸是你侄儿”?

    花达摇摇头。“什么侄儿,是我在荒域拾的,没想到养个白眼狼,把我都骗了”。

    魔邪没吱声,这事与他有关。是他买了‘隐灵散’,相中的于霸这个家伙,差点没把自己害死。

    “臭小子,另让我再遇到你”。

    一片红云卷来,四道雪亮的刺尖凝着红光穿出云团。魔邪灵识和念力都众人之上,早早的感应到危险,伸手抓向红光。噗!刺尖穿入指缝。魔邪咧嘴叫了声,收手一看,五根手指,被割破三根。

    花达跟着啊了声,魔邪以为他也伤了,转头看去。尊光闪来,砸向三根手指头。

    魔邪急忙收手,喊道“花达,你疯了”。

    “哎呀!快斩掉那三根手指,不然,你废了”。花达尖声叫着,抡着战尊又砸来。呜!寒气扑面而来。

    魔邪慌了,什么意思,要砍掉手指头,不能吧!抱着手指头跳到一边。“停”!

    花达举着战尊停在空中,心里咯噔一下。这么近的距离,竟然没有碰到他,这小子灵识和念力远超出他的想象。

    魔邪扫眼远处的红云,将手藏在身后。“你疯了”。

    “疯什么?快砍掉那三根手指”。花达急出一身的冷汗,这虻毒十分的霸道,据说能化骨浸识。灵士敢用手去抓,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魔邪看看合愈的手指,并没有什么不适。老家伙骗人的吧!晨儿和夜儿围过来,抓过那支伤手,斜眼花达。

    花达伸过脖子,嘴里咦了声。这怎么可能,灵士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不对呀!“真有毒,我没骗你”。

    魔邪撇着嘴,他早就感应到毒。说也怪,这毒进入体内后,消失在丹海里,没有半点不适,反而更加的兴奋。

    “百毒不侵”?花达瞪了眼睛,羡慕的直摇头。这种体质听说过,没见过。这回可开眼界了。

    “行呀!狗命不错”。花达重重的拍拍魔邪,羡慕的不得了。

    魔邪挡住三人,看着攻击他的红云。那里面有虻虫?

    花达回过神来,躲到灵士身后。“兄弟,靠你了”。

    红云卷过远处的修者,爆开数团血光,转眼间,几只虫者晕头转向的逃了出来,战甲嗞嗞嗞冒着白泡。

    啊啊!虫者尖叫的撕着战甲,光着身子逃向荒齿城。

    嗖嗖嗖!数道爪光穿过虫者眉心,爆起团团血气。“一群笨蛋,没资格回城”。

    众修者看在眼里,惊得头皮酥酥的。不战是死,战也许还有点希望。“拼了”。

    修者们冲向红云。噗!云团炸开,数百只瞪着三只红眼的虫子爬出来,张嘴吐出一个红珠击在虫兵上。

    叮叮噹噹的爆珠声响成一片,修者们接过飞回的虫兵,感觉手心麻热,低头一看,傻了眼,整个手都烧红了。

    啊!虫兵落到地上,手起指落,将半个手臂斩掉。痛得眼皮翻了翻,差点就晕过去。

    花达咽了口吐沫。“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

    晨儿和夜儿吓得小脸煞白,伤了不怕,这缺胳膊断腿就不好说了。

    “还等什么?虻潮不退,谁都别想进城”。威严的声音响彻空域。

    迟疑的修者们脸都白了,城外的修者不下百万,分散在数百里空域,虻潮一时半会儿无法靠近城边,如果城内的援兵没了,这事就不好说了。

    魔邪几人正在犹豫,数位齿魔宗老走来,瞪着凶巴巴的眼睛,手里舞着鞭子。“还不冲”。

    花达筋着鼻子,怎么的,把我们当什么了,还用鞭子赶。众修者敢怒不敢言,硬着头皮跟着一波波的修者冲向红云。

    魔邪玩了两下手指,捻出一颗红色的珠子。乖乖!这东西好玩,竟然能化术为珠,又能化珠为术。这些日子,魔邪也正在愁这事,本来还有个破灯座,用得还算顺手,谁知让两个灵女偷走了,如今连个称手的兵器都没有。

    躲在身后的花达,筋了筋鼻,嗅了两下,嗷的一嗓子。“快跑,有‘毒洫’”。

    轰!修者们炸了营,四散逃开。就连那几只齿魔祖都逃没了影。

    魔邪握着红珠子,瞪着怪异的眼神。老家伙玩什么哪?那来的“毒洫”。

    逃散的修者们回过神,擦着脸上的汗水。“谁他妈喊的”。

    花达伸着舌头,躲到晨儿身后。

    晨儿一阵惊悸,额前短发着了魔一样冰冷地直立,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像一张白纸,捂着狂跳的胸口,回脚给了花达一下。灵识道“你吃错药了,吓死我了”。

    夜儿狠狠的瞪眼花达。“妈没事吧”!

    花达护了下屁股,心里骂道“小灵女胆肥了,本祖你也敢踢”。想是这么想,没敢发火。

    嗯!侧头看向夜儿。“你说什么”。

    “狗耳朵,管得着吗”?夜儿骂了句,心里慌了,刚才着急,说错了话,被这老家伙听到了。

    啪!一道光鞭抽在花达的背上,这老家伙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趴在地上。

    齿魔宗老走了过来,一脚点在花达的后心上。“谁在敢妖言惑众,这就是下场”。脚尖微微用力,花达差点眼爆珠破。

    嗖!红光飞来,一根细小的尖刺穿出光珠。齿魔宗老抡起“神鹰鞭”,抽向尖刺。一团爆光,噔噔噔!连退了百丈,齿魔宗老才停下来,转头看向灵士,眼神变得惊疑。没想到一个看不清境界的灵士能将他击退。

    “齿魔祖,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杀一个不顶用”。

    齿魔宗老的脸青里透紫,这回面子丢大了。看看灵士,没敢再出手。“都给我识相点”。

    晨儿、夜儿忙扶起花达。这老家伙就差屎没被踩出来,一身的骚味,熏得灵女直捂鼻子。

    “世侄,多亏你了”。这命拾回来,这脸却丢没了。花达捂着脸大哭起来。

    魔邪盯着齿魔宗老,走到花达身边,带着众人遁向另一侧战团。

    齿魔宗老没敢拦他,刚才那一记,手掌还在麻栗。灵士什么境界,他根本看不出来。

    这点小事,虽然小。城外的齿魔祖们都看在眼里,想想只有数百里,放个屁都能引来数十道目光,何况一技击退齿魔宗老的事。

    魔邪遁来,没人拦着他。等到了最前边的战团,才有齿魔宗老走来。

    “灵友击杀百只‘虻血毒虫’即可回城”。齿魔能对灵者这么客气,也算是出奇了。

    “齿魔祖我等四人,应该击杀多少只”。

    “四百只”!

    这么少?魔邪没想到,按他的想法,没有千八百只不可能回城。

    “店主、晨儿、夜儿把令牌给我,你们在此等着”。魔邪收了三人的令牌,遁向红色云团,几闪消失在红光中。

    齿魔祖眼神斜着灵女,手中凝出一团念气。

    花达和夜儿猛的回头,已经晚了。念气击在三人身上,一声惊呼,三人落入远处的红云中。

    齿魔祖拍拍手,呵呵呵的冷笑着。“死灵者能活到今天已经够幸运的了”。

    红色霞光里,魔邪被数只奇形的虻虫围在中心。数支尖尖的爪子扒着空域,伸着细长的脖子,嘴里凝着血红的珠子。

    魔邪挠着耳朵,这虻虫能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听得极其的刺耳,吱嗡嗡的难听死了。

    噗!血红的珠子飞来,瞬间变成一根血钉。

    魔邪伸手想接,想起刚才手指的痛劲,又不敢再玩硬的,手心凝成念气,化成一柄无形的剑影,点向血钉。

    血钉嗡的一声,变成了珠子,沿着剑锋滚下。落到魔邪手心里。

    吐珠子虻虫直了眼,鼓鼓嘴,又凝出一颗珠子,这一颗血色淡了,透着粉血的光芒。

    魔邪剑气凝身,虽然不会玩剑,左舞右舞。挡下四颗毒洫。

    噗噗!“虻血毒虫”又吐出毒洫。转身逃入红云深入。

    收了四颗粉毒洫后,魔邪怪异的站在红光中。这“虻血毒虫”太精了,没等他下杀手,都逃没了影。

    想逃没那么容易,魔邪身影一闪,出现在千里处。凝出念力剑,劈向逃遁的虻虫。

    嗯!突然魔邪收了手,转头看向一侧。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