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荒葳城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2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嗖!魔邪抽出令牌,举在空中。别人没吓到,钝钧吓得差点晕了。

    嘶!众齿魔吸口凉气,认出空中的令牌。“功勋令”?这东西可不一般,只有在虫潮时才下发,如今已经百年没有发过了。灵士有“功勋令”怎么可能?

    齿魔们没敢动,相互看了看。“灵友从何得到此令”?

    “虻潮时,城内发放”。

    这可是百年前的事,灵士是当时的勇士。齿魔们眼神变了变,脸色也变得温和。“灵友稍等片刻”。

    几只齿魔进入光门。魔邪拿着令牌,没想到这东西还真管用。

    不多时城内走出数只齿魔宗老,看到灵士,也是一愣。这家伙见过,不用看令牌了,百年前确实有他。“小灵友,你还活着”?

    这话差点没把魔邪气过去,什么话呀!

    哈哈哈!齿魔宗老笑了。“别在意,开个玩笑,请入城”。

    魔邪左脚踏上光门,城池内外的空域亮起硕大的光屏,数行大字闪现在空中。

    族群炼识境五阶灵士

    战绩击败黑冠虻血毒虫一只,击败紫冠虻血毒虫一只,击杀红冠虻血毒虫十三只。

    总功勋二百八十。

    瞬间整个荒齿城都沸腾了,无数的修者都看到空中功勋榜,清光闪过数百息后,总功勋榜亮起。“三百七十七位”的数字。

    好利害!这可以十万年间最好的战绩了。修者们议论起来,瞬间,灵族进入千勋榜的事,整个城池的修者都知道了。

    魔邪进了城池,抬头看到空中的光字,心里也是一惊。这也能显示出来。钝钧没见过虻潮,自然不知道空中光字的意义,扫了眼,没放在心上,紧紧的跟着灵士。

    齿魔宗老惊得眼皮直跳。“灵友,请到城主殿令奖”。

    魔邪不想张扬,更急着回到灵域。随手将令牌放到身边的齿魔祖手里。“宗老,我还有急事,奖励归你了。请多多照顾”。

    齿魔宗老拿着令牌,吓了一跳。这可是不小的奖励,小灵士大方呀!急忙追上前。“灵友不可,这可你用命换来的”。

    “什么命不命,交个朋友总可以吧”!魔邪拉着钝钧的手,急速的挤入人数中,他心里明白,人怕出名猪怕壮,由其是灵族。

    齿魔祖立即明白灵士的意思,停了脚步。“请灵友速速离开”。

    另两位齿魔祖看它这么说,也没有拦着,远远的跟着灵士。

    魔邪不敢停留,告诉钝钧快走。钝钧以为灵士要躲开齿魔祖,一溜小跑的跟着,累得气喘吁吁。“我我们去哪”?

    “传送阵”。魔邪递给钝钧汗帕,急速的走着。一侧头,又停了下来。街边的石壁上贴着两张告示。一张写着“捉拿鬼魑族灵奴秦月云云”。另一张写着“捉拿鸠魔族灵奴云云”。

    钝钧看到告示,小脸唰的就白了,原本是魔邪拉着她的手,这回她紧紧的抓着魔邪的手,手心都冒了汗。

    “没事,与我们无关”。魔邪安慰道。

    能无关吗?明摆着有她的份,钝钧都要吓死了,从进了城,就没有缓过神来,咚咚的,心里藏了数十面小鼓。

    魔邪扫了眼,嗯!眼神也沉了。突然发现数十双眼睛盯上了他和钝钧,尾随而来的也不少。

    钝钧更慌了,从城外逃回灵域路途遥远,凶险不断,至少比城里安。进了城,那就是瓮中的鳖,想逃都没机会。不知不觉,靠得灵士更近了。

    她这么一慌,魔邪也吓了一跳,这些修者太目中无人。

    念意凝聚,数十道念力飞去。众修者尾随来,正想找下手的机会,突然眼前出现一道影子,挡住了去路。目光相对,啊!修者们抱着头滚倒在地,蜷缩成一团,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想集中灵识根本不可能。

    街上的修者吓愣了,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一窝蜂的散了。

    其它尾随者一看事情不好,跟着散去。魔邪和钝钧到了传送阵,急速的逃离荒齿城。

    二人刚离开,鸠洪等数只宗老出现在传送阵大殿。

    一位齿魔宗老走来。“刚进去,还追得上”。

    鸠洪等只想跟着,它们与魔邪交过手了,根本不是对手,跟着只是在找机会。

    魔邪传送数十城,来到荒葳城,看眼怀中沉醒钝钧,只好放弃了传送。

    荒葳城地处荒域与灵域的间,是进入灵域的唯一通道。如果不从荒葳城走,只能进入亿万里荒原。

    灵士出现在荒葳城,没有引起注意。进城一看,魔邪差点乐了,这城里半数以上都是灵者,难怪这么安静。

    打听几位灵者,魔邪抱着钝钧住进客栈。店童见是灵士,少了几分热情,斜着眼瞥着他。“住店”。

    魔邪点点头。“店童,找间最好的”。

    “最好的没有,住不住”。

    店童的话气把魔邪吓一跳,不能吧!店家见了客人都是笑脸相迎,这里店童吃错药了,这么蛮横。

    “不住”!有晶石还愁没地方花吗?用不着受这气。魔邪抱着钝钧出了客栈,向下一家走去。

    呸!店童吐了口吐沫。“来人快去去晦气”。

    魔邪停下,气得直磨牙。在荒域混了这么久,还没听说有这样的店铺。行呀!老子今天就住定。

    身影一闪,魔邪又回到店里。店童低着头,猛的感觉到寒杀之气,身子向后躲去,哗啦!撞翻了身后桌子上的晶瓶。桌子对面坐的虫者没反应过来,滚烫的茶水溅了一身。

    “放肆”!

    神虫者们拍桌而起。店童吓得回过身。“对不起,对不起,几位虫友见谅,见谅”。

    “见个屁谅”!神虫士挥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店童转了数圈。

    店童捂着流血的嘴。“大爷爷别发火,是我的错,就是他撞的我”。回手指着灵士。

    “他撞你,你就撞我”。神虫士又是几个大雷子,打得店童彻底的没声了,抱着头躲到一边。

    几位神虫女忙着把神乐少主身上的水渍擦去。神虫士低声道“少主,没烫着吧”!

    神廷摆摆手。“别难为店童”。

    神虫士似乎听明白了,转脸看向魔邪。“你过来,给少主赔礼”。

    魔邪看着神虫士,这家伙对他还算客气。身侧虚空微晃,走出一位灵士,向神乐行礼。“多有得罪,见谅”!

    神廷看着灵士的术法,眼神微变,站起身。“灵友如果方便,可否喝口茶”。

    “少主,我要回去为内人疗伤,由化身陪你如何”!

    神廷没说话,神虫士不干了,指着灵士吼道“我家少主请你,是看得起你,别不识抬举”。

    “神狐不可无礼”。神廷喊止,笑了笑。“按灵友说的办”。

    魔邪没想到这只虫子这么客气,点头示意。“店童住店”。

    店童挨了打,变得老实多了。点头哈腰的带着魔邪进了客栈内。

    魔邪化身走到桌前。“在下魔邪少主特使,请问少主尊名”。

    神廷听到魔邪二字,眼神变了变。立即眉开眼笑,指着化身道“我说这么亲近,自家人呀!来快请坐”。

    神狐原本不屑,听到“魔邪”,也是愣了下。急忙让开桌子。

    魔邪化身谢过,坐到少主对面。

    “魔邪少主可好,我已经千年没见到他了”。

    “少主安好,一直在族内修炼,我等到灵域办点事”。

    神廷少主点点头,早就听说魔邪的事,回到魔虫城更安。“等有时间,我还要去拜访他,好好听听他的事迹”。

    魔邪化身知道不能再说了,忙变了话题。“少主去灵域”。

    “啊!也是路过”。神廷少主没敢说,它的心事,只有它知道。来到荒葳城也有它的想法。

    神狐伸着脖子,又泄了气。它一直想知道神廷少主为什么来荒葳城,并且住了百年还不走。

    神廷少主忙换了话题,它最关心的还是魔邪的事,又问了起来。

    魔邪化身慌了,这不行呀!魔邪少主的事他不知道,只好敷衍两句,又问起神廷少主的事。

    两人一来二去,把神笑听急了。“行了,喝茶吧!润润嗓子”。

    神廷和魔邪化身不在问,端起茶喝了起来。

    神笑斜眼神廷。“哥哥,这是最后的期限,不能再等了。明日回神虫域”。

    神廷吱了半下茶水,差点没呛到。神笑知道它的事,这是在威胁它。“好好!明天再说,你们先休息,我去看看特使”。

    神廷站起身,拉起正在喝茶的化身。

    魔邪化身不知何意,只好站起,向众神虫道别。

    “哥哥,我跟着你”。神笑靠了过来。

    “笑笑能不能让哥清静点”。神笑寸步不离的跟着,神廷真的恼火,又不能发泄。

    “怎么烦我了,不是求我的时候了。那好我回去给族主写信”。说着,神笑噘着嘴站起来。

    神廷急忙抓住它。“行了,你跟着吧”!

    “这不就得了,好像谁喜欢跟着你”。

    神廷犟不过它,跟着化身进了客栈内。

    亭域内,魔邪盘坐在石床前,凝视着床上的钝钧。钝钧只是因传送城池太多,灵识无法承载,晕迷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碍。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