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鬼异失踪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6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魔邪、钝钧看着走来走去的神廷,心里也能想到,这事办起来不容易。

    神笑叉着小蛮腰,眼神随着哥哥晃来晃去。神廷抬头与神笑的目光对在一起,眼睛亮了。

    “妹妹—,这事交你了”。

    “没功夫”。神笑脸扭到一边,心里咚咚两下,生怕被哥哥看出来。

    神廷瞥着妹妹,自从上次被十九子抓走后,这丫头变了性子,时常打听战虫族的事,今天怎么不热心了。“那好吧!我亲自去一趟”。

    神笑小脸拉了老长。“自己去还唬我干什么”?

    “我不去行吗?有些人求不动呀”!神廷心里暗笑。

    “这点小事,有什么呀!看在魔邪少主的面子,我帮他们一次,不过,我可是给魔邪的面子”。神笑噘着嘴,一脸的蛮横和娇媚。

    神廷放心了,神笑去了,这事成了一半,她与十九子的事两家家主已经同意了。“好好!咱们就给魔邪一次面子”。

    “你,跟我去”。神笑点了下魔邪,凝着香气飘出亭门。

    魔邪安慰钝钧两句,让她回亭内。钝钧一直没有说话,所有的事都看在眼里,乖巧的走了。

    魔邪对虫子印象极差,与神廷和神笑接触后,这种想法淡化了不少,虫子也这么仗义。

    神笑回头扫眼魔邪,速度慢了下来。溅溅的与他并肩而行,偷眼瞄了下。“你真是魔邪的特使”。

    魔邪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令牌,交给神笑。少主的令牌有两种,一种是代表身份的族主亲赐的令牌,上书“魔虫族子,族主亲赐”。一种是少主交办事务的令牌,上书“秉承事务,少主亲赐”。魔邪的少主令被秦姬抢走了,手里只有事务令。

    神笑扫了眼,果然是事务令。“到灵族何事”?

    魔邪笑笑不语,这事真没法回答。

    “那点小事,还藏着掖着,回去告诉他,我不欠人情”。说完,脚步快了,把魔邪甩在后面。

    魔邪看着娇小的身影,原来是这样,我说虫女这么主动,原来另有原因,至于是什么事,他当然不知道。这个魔邪少主还不错,结交不少的人,魔邪自己庆幸着。

    不多时,来到城内最豪华的客栈。

    “站住,此店,战虫族十五子包下了,请到别处”。数只战虫士挡住客栈门。

    “哎哟!十五哥好大的架子,通报一声,告诉他神笑来见”

    战虫士脸色微变,这十五哥可不是谁都能叫的,神虫女能这么叫,与十五子的关系那是没说的。急忙迎了笑脸。“请稍等”。

    几位战虫宗老从街上回来,看到魔邪站在门口,眼神微暗。走近后,认出了神笑,急忙上前打招呼。

    “神笑少主怎么在外面站着,快请”。

    神笑见过宗老,噘着嘴发了几句牢骚。宗老们瞪眼护法。“神笑少主都不认识,你们长得什么眼睛”。

    护法们吓得脸都白了,连连道歉。

    “愿不得它们,我神笑没名没势的,除了几位老祖能看在眼里,谁能看上眼”。

    宗老们相视一笑。“少主说笑话了,来,进客栈说话,别跟这些不长眼睛的生气”。

    神笑进了客栈,好家伙,这栈内让侍女装饰的金壁辉煌,古香古色。神笑见了都吃惊不小,禁不住多看两眼。

    “哎哟!神笑妹妹,刚才在大街,哥哥多看了两眼,愣是没敢认,漂亮!又漂亮了”。十五子带着几位长老走来,见到神笑,不免急走了两步,张开手臂要抱来。

    神笑玉指点在十五子裸露的胸肌上,咯咯咯的笑道“哥哥,妹妹可是有事求你”。

    十五子拉着神笑的小手。“求什么,有事你就说,咱们是一家人”。

    “还是十五哥好,妹妹的事就你能办,别人谁都办不了”。神笑的甜声,糖度极高,听得长老们都咧了嘴,心里暗道少主废了。

    “有这事,那就别说了,就一个字‘办’”。十五子一听来了兴趣,立即答应下来。

    “十五哥,你真好”。神笑一个飞吻亲在十五子面颊上。

    十五子立即麻了爪子,摸着脸,哈哈哈的大笑,那笑声爽快的如同一桶水从脑袋上扣下来。

    “那我可说了”。

    “说”!

    “十五哥能否把易绝少主交与我”。

    十五子收了笑容。“哦!是这事”。

    “怎么哥哥反悔了”。

    十五笑着摇摇头,它早想到神笑为何而来。“十五哥什么时候说话反悔过,妹妹你说话了,这事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也有个小小请求”。

    神笑看着十五子的脸,心里有点慌。“十五哥,你说”。

    “我只放易绝少主,其他人一概不放”。

    神笑高悬的心放了下来。“听哥哥的”。

    十五子挥挥手。“放人”。

    数位护法抬着架子走来,轻轻的放在地上,退到一边。

    “妹妹,人在这了,哥哥出手重了些,还有点活气”。

    神笑看着血淋淋的灵士,心里惊愕,如果换了别的修者早就化血还魂了。这易绝少主为什么死命的撑着。“灵奴带他回去”。

    魔邪刚要上前。十五子笑道“不用了,我让几位护法抬去即可”。

    神笑谢过,转身要走。又被十五子喊住。“妹妹来了,事也办了,怎么能急着走,走进亭内坐坐”。

    神笑看眼易绝,吩咐灵奴护送回客栈,跟着众战虫进了亭域。

    魔邪护送易绝少主离开,几位宗老满脸的疑惑。“十五子怎么了,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擒到灵族少主,怎么轻易的放掉了”?

    亭域内,钝钧坐不住了,时间一刻刻过去,还不见神笑和灵士回来,站在亭外看了一次又一次,心里着了火。实在等不下去了,奔向神廷少主的亭楼。

    “神廷少主”!没到门前,钝钧就喊了起来。

    店童走了出来,没好眼神的瞟眼灵女。“哎!大半夜的乱闯什么”?

    “我找神廷少主”。

    店童看眼亭楼。“你说的是这个亭里住的少主吧!早就走了”。

    钝钧吓了一跳,走了,怎么可能,神笑和魔邪还没有回来呀!坏了!钝钧差点没吓晕过去,一种不祥的预感升上心头,转头向店外跑去。

    “灵者一个个都是疯子”。店童没好气的骂了句。

    钝钧刚到门口,看到魔邪带着战虫远远的行来。先是一愣,闪身躲回了客栈内。

    魔邪等来到门前,谢过战虫士,抱起易绝进了客栈。

    “干什么?血淋淋的不要进客栈”。店童挡住门口。

    魔邪凶了店童一眼,挡着门的店童眼皮一翻滑坐在门边。其它店童本想过来,看到这一幕,远远的躲开了,知道这个灵士不好惹。

    “钝钧,我回来了,快来”。魔邪边喊边进了亭域。

    嗯!钝钧哪!亭内空空如野,只留下一点淡淡的香气。魔邪嗅了下,这香气很清新,说明钝钧刚走不久。去了神廷少主的亭域?

    魔邪抱着易绝跑向另一个亭域。进了亭内,愣了。神廷少主也不见了。深深的嗅了下,气息已经沉旧,说明神廷少主已经走了很久了。

    怎么回事?魔邪疑惑的看着空荡荡的亭域,转身出了亭楼。“店童,店童”。喊了数声,店童小心翼翼的走来。

    “灵友,你有事”?

    “神廷少主哪”?

    “少主?你说的是住这个亭楼的神虫士”?店童没想到这里还住着什么少主。

    魔邪点点头。店童愣了愣。“走了,早早的就退房了”。

    怎么回事,魔邪想不明白。指着自己的亭楼。“与我同住的灵女哪”?

    “她?刚才还在这里”。店童四下看着,它确实看见过灵女。

    魔邪放心了,钝钧应该去找他了。抱着易绝回到亭内,轻轻的放在石床上。

    “谁下的这么狠的手”?魔邪看着血淋淋的易绝,他已经探过伤,这易绝伤势虽然重,并没有大碍。最关键的问题是中毒了。

    解毒?对魔邪来说不是问题,问题是钝钧还没回来,他也不能解呀!

    魔邪移过石墩,坐在床边,混身奇痒无比,不停的挠着。这是什么毒?没见过。丹海中的斗盘嗡嗡的转着,弄得他都要抓狂了。

    “这个死丫头,死哪儿去了”?急归急,又不能离开,好不容易把人救了回来,出去找钝钧,人再丢了怎么办。

    魔邪汗淋淋的坐到天亮,还不见钝钧回来。呼的站起来,走向亭门。

    亭域急动,一道身影撞入怀中。魔邪一把抱住,以为是钝钧回来了。

    一阵酒气扑鼻,魔邪被推开。“干什么?我哥哪”?

    神笑?魔邪看着满面桃红的神虫女,愣了下。“你哥,去找你了”?

    神笑晃了晃,酒似乎醒了。“完了,我上当了”。

    魔邪看着神笑留下的残影,眼睛直了,回头看眼石床上的易绝,猛的拍了下脑门。“完了,老子也上当了”。

    魔邪骂了句,想跟出亭域,又停了下来。走到石床边,两眼闪着点点晶光。念力凝聚指尖,在眉心处捻动着,轻轻一拉,一只虚影怪虫露出半个身子。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