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丑女小月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钝钧停止挣扎,眼神怪怪的看着乱摸的易绝,心里痛痛的。难道这种毒能浸蚀识域,他不可能感觉不到她。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看不到了”。易绝捂着眼睛撕心裂肺的喊着。

    易绝的痛苦,触动了女人怜悯的心,钝钧恨着心想离开,看到他这个样子,心又软了,抓住易绝的手。“少主别伤心会好的”。

    “钝钧是你吗”?易绝激动的拉着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放在鼻前嗅着。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一把将钝钧拉入怀中,紧紧的抱着。“为了找你,我的殿族都被抓了”。

    钝钧想推开他,心又软了。轻轻的抱着易绝的肩。“我知道”。

    “找到你就好了,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易绝抱着更紧了,感觉僵硬的身子软了,心里一阵狂喜。

    “别激动,坐好,让我再查一下是何毒”?

    易绝听话的坐在床上,钝钧扶着他趟下。易绝生怕钝钧离开,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放开吧!都握痛了,你不痛吗”?钝钧抽出手,俯身对着易绝的眼睛吹了两口,轻轻挑开,细细的查看着。

    易绝有意翻着眼皮,眼睛乱动着。

    “别动!怎么中的毒”?

    “与十五子大战时,他放出‘九毒蜈蚣’,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就变得这样”。

    “九毒蜈蚣”?钝钧下一跳,这毒听药鹊子说过,是专伤念域的剧毒,看少主的样子不像呀!“为何没有毒源哪”?

    易绝心里慌了,他听说钝钧跟着神算子老祖,那老东西药术虽然比不上药鹊子,也有独到之处。“不知道”。

    “别说话,我慢慢的找”。钝钧凝着红色诊环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毒源,汗水顺着手臂流下,滴到易绝的胸肌上。

    “你哭了,没事”。

    “谁哭了,是汗”。钝钧凶道。

    “哦!我看不见,也感应不到”。易绝心境低落到极点,她真的希望钝钧能为他流泪。

    “看你哪样,那有当年圣海城城主的样子”。钝钧声音变得温柔。

    “谁说的,我现在是剑灵宫的少主”。易绝立即来的精神,生怕钝钧再凶他。

    “好好好!少主,听话,好好的躺着,我出去找几种药材”。钝钧要起身,易绝一把抓住她,差点抓在她的胸甲上,钝钧躲过,眼神微变,想起易绝双目失明,也就没当回事。

    “钝钧,不要出城太危险了”。

    “不会的,我在城里找,放心吧”!

    “我跟你去”。易绝挣扎着想下地,腿软软的差点没坐在地上。

    钝钧急忙扶住他。“好好的躺着,不准下来,你不怕十五子看到你”。

    “我怕他”。易绝躺回床上,他想起灵士的话,没敢再装硬。

    钝钧前脚出了亭域,易绝就坐不住了。“灵友”?

    魔邪深吸口气,走出空域。“兄弟,下回等我出去,你们再秀恩爱行吗”?

    “多谢灵友,求你件事,保护好钝钧”。易绝呵呵的笑着,这个灵士真不错,虽然认识不久,不但救了他,还帮了他这么大的忙。

    “哎!我真是欠你的”。魔邪没有办法,只好出了亭域。身影一闪,又一道化身影出了客栈。

    “哎!灵友,又出去”。店童打着招呼,愣了会儿。挠着头发。“什么时候回来的”。

    “灵友,又回来了”。没等店童想清楚,魔邪化身又进了客栈。

    “这么快就换了战甲”。店童一脸的懵。

    魔邪化身进了亭楼。“主人,这是从城内收到的晶图”。

    魔邪接过晶图,慢慢的打开,整个荒域城尽收眼底。

    化身指点几处位置。“这荒葳城共分四大族群,齿魔族、战虫族、神虫族和彘魔族,灵族只是最低层的族群,大多是从一个叫望天城的灵族城池来的”。

    “望天城?离景寒宫有多远”?

    “很难说,晶图中没有显示,也没人知道有多远,我问过了,谁也不知道”。

    魔邪盯着晶图,这个图只有荒葳城这么大,其他地方云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

    “好!那就先去望天城”。魔邪收了晶图,走出亭域,看眼易绝少主的亭楼,沉吟会儿,走了进去。

    钝钧已经回来了,亭域里摆着瓶瓶罐罐,晶鼎上滚动着晶球,飘着阵阵药香。

    看到魔邪进来,钝钧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分辨着收来的药晶。

    “易绝灵友毒伤如何”?魔邪快步走到床前。

    易绝支着身子,吃力的坐起。“身子虚弱,双目失聪。这不钧儿正在为我解毒”。

    魔邪心里好笑,又不能表露。“即是这样,我就不打扰灵友,我准备明日回灵域”。

    易绝一听,脸色微变。“灵友想回到灵域很难,荒葳城只传送到界河,余下的路,危机四伏,恶虫、妖物施虐,还有异族截杀,来容易回去难”。

    这些魔邪都想过了,可是他已经感应到一物的存在,这东西正是他失去的,没有它,想突破凝魂境怕是没有半点希望。至于它是何物,魔邪自己都不知道,只是隐隐的感觉到它的存在。

    “灵友,我已经在外漂泊万年,即将突破凝魂境,我必须回去”。

    易绝叹了口气。“可惜,我毒伤未好,否则我定跟灵友同归灵域”。

    魔邪心里直骂,说的好听,我现在就是个灯,你巴不得我早点滚蛋。“灵友,我告辞了”。

    “请留步,我还不知灵友尊名”。易绝猛的坐起身,哟的声,又倒在床上。

    魔邪听到这话就闹心,停了会儿。“我家主人叫魔邪,我叫邪魔”。

    “魔友,灵域见”。易绝差点没笑出声,这话怪怪的。

    “灵域见”。魔邪走到钝钧身边。“钝钧,易绝是十五子的眼中钉,你要小心,就是毒伤好了,也要四处求药,择机离开”。

    钝钧站起身,对于魔邪,她多少有些好感。没有易绝,很难说会跟着魔邪多久。“你小心些”。

    “好”。

    魔邪拿出晶皮,轻轻的晃晃,在脸上抹了下,笑呵呵的出了亭域。

    钝钧愣愣的站着,刚才灵士的动作和莫邪太像了,看得她差点以为是他,心里咚咚的乱跳。怎么会哪?如果是他,他会把自己抱在怀里,怎么会离开。

    “钧儿怎么了”。

    易绝伸着脖子,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急忙问道。

    “啊!没事”。钝钧回过神来,又坐到石案前。

    魔邪出了客栈,沿街急行,不经意的扫了眼,眼皮跳了两下。

    齿魔族?它们怎么跟来了。化身这几日出来,时常被四族跟踪,战虫族跟的最勤这不奇怪。什么时候齿魔族也来凑热闹。

    远处一架战车微微的晃着,像似行在不平的石路上。车外跟着齿魔者,车内是谁却看不清楚。

    魔邪急着走,有他的想法,他一动,十五子必跟来,这样易绝就没了危险,好好的与钝钧腻在一起。

    战车内,齿风少主和十五子相对而坐,斜眼看着远处的灵士。

    “齿风少主认得吗”?

    “不认得,我见过魔邪,没听说过他有男灵奴”。

    “对呀”!十五子一拍大腿,这事它怎么就没想起来。魔虫族魔虫士不可能有男灵奴。哈哈哈。“这是个假的”。

    齿风点点头,心里骂着族内的那群废物。“都它妈不长脑子”。

    “这,我就放心,来人通报战鹰长老不要放灵士回灵域”。

    “是”。一只战虫士退出战车。

    齿风扫眼十五子。“怎么不练练手”。

    十五子嘿嘿嘿的笑道“有必要吗”?

    齿风呵呵两声,别看十五子炼识六阶,只怕不是灵士的对手,不然以它的性格,不可能不出手。

    以魔邪的念力,这点距离,战车内的修者根本无法藏身,竟然看不透,看来,战车内必有大修者。

    哎哟!身边灵女叫了声,坐在石地上。

    魔邪低头看向灵女,晕!刚才一失神竟然撞了人。“灵友没事吧”!

    白涓瞥了眼灵士。“你急什么”?

    魔邪伸手去扶灵女,白涓打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对不起,我在想事,没注意你,撞痛了吧”!

    “你说哪?跟个傻大个子似的,一点不长脑子”。白涓掸着身上的灰土,斜眼灵士气呼呼的走了。

    魔邪盯着灵女,只见那个灵女走近齿魔族,径直上了战车。“乖乖!灵女和齿魔是一伙的”。

    转过身,魔邪伸开手指,灵女竟然塞给他手帕?什么意思?

    走过几条,魔邪进了茶铺,要了壶茶。拿出手帕擦着汗。嘶!吸了口冷气,没想到他用了移容术,齿魔族也认出了他。手帕上写着“界河截杀”。

    谁会截杀他?是齿魔族?不可能呀?在荒齿城时确实与齿魔族有点冲突,不至于追到这里吧!魔邪实在是想不明白。走还是不走,一时没了主意。

    “灵友喝茶没带钱,帮忙付了”。

    魔邪吓得仰了下身子,差点没翻过去。我晕,这大白天遇到鬼了。

    一个长得奇丑的小灵女脚踩着石墩,脸差点贴到魔邪的脸上。

    魔邪闭了两下眼睛,看清了。“好好”!

    “店童过来,茶钱这位公子付了”。丑女摆摆手,店童翻着白眼走了过来。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