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灵者内讧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2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心地善良?想起那一千虫晶,看不出哪儿善良。魔邪笑笑,跟着丑女走向转送阵。

    “我叫小月,丑小月,你哪”!走到光门,小月侧头问道。

    “我说过,我不知道”。魔邪这回没生气。

    “哦!我忘记了,不过我记得你了,到了灵域走失了,就找丑小月”。小月笑嘻嘻的抻过手。

    魔邪握住软软的玉手,心里荡漾起涟漪,他没想到这么丑的灵女,手这么柔软漂亮。

    青光闪过,魔邪和小月消失在光门内。

    呼啦!殿内进来一群修者,十五子和齿风出现在传送殿内。

    “十五子真要截杀他”?齿风看着威风八面的战虫少主。

    “你说哪!我需要他的炼识真元突破凝魂境,有一天,你也会的”。十五子狂笑着走入光门,一闪消失。

    齿风摇摇头,它也想,可惜境界不够,根本不是灵士的对手。十五子一样不看好,没有虫祖们帮助,谁杀谁难说。

    “走,我们去看热闹”。齿风笑呵呵的进了光门,余下的齿魔祖蜂拥而入。

    碧蓝碧蓝的江水掀起层层洁白的浪花,隔了层模糊的水气,氤氲弥漫的湿度紧紧粘在触脚可及的水面。

    魔邪和小月手拉着手站在波光揉尽水边上,被迷湿的雾气凝重了战甲,恍惚了会儿,眼毛重重的眨了下,一流水渍流下面颊。

    小月松开手,指着水雾弥漫的湖面上闪烁金光。“看界江,过了江就是灵域”。

    魔邪早就清醒过来,眉尖锁着凝重,在他的眼里,这哪是江水,圆圆的水纹托着一具具隐形的尸骨,四周跳着金色的水珠,爆着鬼异的气泡。

    江界虽然诡异,即是界江,就可以飞遁。魔邪咬咬牙,遁空而起。“过江”。

    “别动”,小月喊住灵士。

    “怎么了”。魔邪疑惑的转过身。

    “此时不能过江?只有到双月重合之日才有机会”。

    魔邪惊大了眼睛,这是什么说法,抬头看看空中的双月,等到双月重合还有三十日。“为什么”?

    小月瞪着媚眼,看着灵士。“你不知道”?

    魔邪摇摇头,他的记忆失,只知道自己是灵士,应该回到灵族,至于他怎么去的荒域,为什么都记不得了,一无所知。

    “你还是灵族吗?假冒的吧”!不用说灵域,就是灵界几乎人人知晓,灵界有三大界河,不可跨跃,灵域到异域的灵骨江,荒域到异域的荒魂江,鬼域到荒域、异域的鬼魂江,这三条界河非人力所能飞渡。

    这粼粼江水,不过十里之距,为何这么可怕。“你想检验真假”。

    “去你的”。小月红了脸,奇丑的面容多了几分娇媚。

    “哈哈哈”!魔邪仰头大笑,嘎!声音愕然而止,目光凝在沿江的山林,一把将小月抱在怀里,向山崖水涧遁去。

    “干什么?放”。没等小月从惊呼中清醒过来,魔邪回手一拳打出骷髅盾。盾影随着拳风冲去,瞬间扩成数丈高。

    轰!落雷般的轰鸣声响起,魔邪借着战盾爆碎的冲力,落入山涧。

    水珠特有的清脆声连连爆响,几只战虫宗老出现在界河边,看着迷雾凝重的山涧。“是那位灵士吗”?

    “没看清”。其他战虫宗老摇摇头。

    “追”!

    “不可!少主让我等守住这片江域,不能擅自离开”!

    “你们这些鱼木脑袋”。

    几只战虫宗老扫眼水涧,虽然有几分不舍,还是没离开。

    魔邪躲入水淋淋的石涧里,这才发现这水将山切割成无数的山涧。大大小小的水瀑从四壁落下,汇成小小的水流。

    “怎么回事”?小月惊问道。

    “我哪知道”?魔邪发现这些战虫宗老境界都凝魂境四、五阶,以他的境界根本不是敌手。“以前没有”?

    这事小月也不知道,他只听说界河不可过,不知道还有一群拦路狗。

    “我哪知道”。小月学着魔邪的话回道。

    魔邪咧咧嘴,沿着水涧走着。

    “哎!灵友,要过江吗”?突然水帘后伸出个脑袋。

    魔邪和小月吓了一跳,急忙凝出战盾。谁也没想到水瀑后面还有人。

    愣了下,魔邪乐了,认得,这不是那个花达吗?

    “哎!花达灵友”?

    花达瞪着三角眼,这谁呀!不认得,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勾勾手指,让灵士过来。

    小月拉着魔邪衣襟,心突突的慌跳。

    “没事,我们认得”。魔邪安慰着小月,进了水帘。拐过石壁,出现一个不大的石洞,几人踏着水,哗哗啦啦的走进水洞深入。

    走不多远,出现一片水塘,对岸坐着数十几位灵者。三人遁过水塘,灵者们纷纷的站起。

    “没事,都是自家人”。花达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下”。

    花达转过头。“哎!你叫什么名”?

    魔邪乐了,敢情你不知道我是谁?众灵者也没当回事,这些人几乎都是这么被花达找来的。

    “在下无名,这是小月灵友”。

    “哎!想起来了,这是吴明灵友,口天吴,日月明对吧”!花达解释的清楚,把魔邪都叫愣了,他想说自己无名,怎么变成了吴明。

    小月低头下,想笑,没好意思笑出声,也都默认了。

    “这几位是景寒宫薛梅灵老、海淘灵老,问礼灵老,中天宫问铭灵老”。花达一口气介绍十多位,转头看向小月。

    “阁下是”?

    魔邪看看小月,小月看着魔邪。小月的身份有点特别,不能说,说了会出事。

    “我们生在荒域,想回灵域看看”。

    众灵者一听,闹了半天是荒域来的,还以为是那个灵地的灵老。众人相互看眼,坐回原地聊起天。

    花达呵呵两声。“这些人就这样,混久了,熟悉了就好了”。

    魔邪只好跟着花达坐在一边,听着灵友们聊天。心想着找个机会套套近呼。听了会儿,长皮了眼。这些灵士聊的都是灵地的大事,各自吹嘘,时而相互吹捧。

    小月撇着嘴,拉了拉魔邪,意思不让他与众人搭话。

    魔邪听得什么都新鲜,傻傻的接话问一句。

    问礼撇了他一眼。“吴明灵友讲讲荒域轶事”。

    众灵者笑了起来。荒域有什么好讲的,众灵都从荒域归来,什么奇闻轶事没听过。

    魔邪瞪瞪眼睛,没想到问礼会难为他,一时语塞了。

    “行了,问礼别难为吴灵友”。薛梅打了个圆场。

    魔邪不好意思的笑笑,他没有必要与众人争风。以后混灵域的日子长着哪?

    小月看到魔邪难堪的样子,不高兴了。“就你们那点阅历算什么”?

    众灵者一直没把小月放在眼里,这丑灵女长的跟鬼似的,众人刚才站起来,不是为了迎接,是吓了一跳,没喊出来罢了。

    “你去过荒天城”?小月指着问礼问道。

    问礼脸色微暗,他只去过荒葳城,境界太低,没敢深入荒域,这一句被小月问住。几位灵者哼了声。

    小月明白了,有人去过。指着问铭。“你去过异域”?

    黑暗中,问铭的脸有点微热。“怎么灵友去过”。

    “不错,本灵讲几件事听听就知”。小月清清细嫩的嗓子。讲了魔天之战、魔虫城之战、魔域刑天、魔山古镜、魔山盟约,件件都与一个传奇的名字“魔邪”相关。每一件都隐秘的细节,众灵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小月讲得简捷,一口气说完了,听得众灵者真流汗。盯着灵女,不敢相信这么个小小的灵女能去过魔虫族,要知道魔虫一族在异域深处,没点本事,进不去。开始有几分不信,听到小月讲到细节,信了,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魔邪盯着奇丑的小月,她讲的故事,怎么就是发生在他的眼前,讲一段,他能想起一段。听得他惊叫了好几声,引来众灵者怨恨的目光。

    小月清了下嗓子,斜眼众灵士惊愕的眼神。“没事,不要吹牛皮,各灵地有本事去闯一闯,闯出十个八个魔邪少主那样的威名,再回来吹”。

    众灵士回过神来。“哼!长人家志气,灭自家威风,我看你就是灵剑宫的叛逆”。

    这一嗓子可了不得,众灵者哗啦站到一侧。

    小月脸儿急变,心想坏了。她不应该强出头。

    问铭找到了机会,指着灵女喊道“丑女拿出你的战尊”?

    “拿出来”!

    小月凝出战盾挡在身前,众人心里都明镜似的,灵剑宫的人没有战尊的。

    花达惊大了眼睛,急忙打圆场。“各位,各位,如今我等要同舟共济,共过界江,不可内讧”。

    魔邪也走上前。“是呀!我在荒域长大,也没有战尊,这能说明就是剑灵宫的吗”?

    “对对对!别一惊一乍的”。花达也劝道。

    众灵者也明白事理,知道现在过江要紧,谁是哪的并不重要。慢慢的收了战尊,坐到一起,把魔邪和小月扔在一边。

    魔邪看着小月怒气冲冲的小脸,笑笑。“哎!再讲一段”。

    小月瞪了他一眼,你这是明摆着给她下套。“边去”。

    “真的,你一讲,我想起很多事”。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