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龙涎茶香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魔邪打眼一扫,真看到几个熟悉的名字。万云洞、欲心洞、姬家、飘渺峰......。这些名字看似熟悉,但为什么熟悉魔邪自己都想不起来了。随手点过飘渺峰令牌。“灵祖,我选这个”。

    灵宗老眨巴下眼睛,近几日,飘渺峰还成热门了。冷冷笑笑。“一点精血”。

    噗!魔邪吐出一颗血珠。灵宗老点过精血,按在飘渺峰令牌上。

    红光四漫,周围的令牌自动躲开。

    灵宗老看着飘渺峰的排位上升了一大截,心里惊叹。“以后,你就是忘情宫飘渺支族,这是你的族源牌”。

    魔邪想要接过,灵宗老又笑呵呵的收回手。“十万晶石”。

    “晶石”?魔邪傻了眼,他才回到灵域,那有什么晶石。一脸的难色道:“灵祖用灵物顶好吗”?

    灵宗老点点头,从荒域回来的灵者,多多少少都有点家底。“可以,只要价值相等,都可以”。

    魔邪找了找,混身上下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些“真元”,不知能值几个钱。

    哗啦!十三颗“炼识真元”抖在空中。“灵祖这些如何”!

    灵宗祖眼神阴沉,灵者的“真元”。灵士真狠哪!没少猎杀本族的精英,不过,杀多少都是在荒域的事,他真管不着,微微摇摇头。“不收”。

    魔邪只好收了“真元”,想了会儿,拿出颗珠子。“灵祖,这个如何”?

    “血灵珠”?灵宗老差点跳了起来,一把收了珠子。“此珠从何而来”?

    魔邪吓了一跳。这东西是“血魂虫”吐的,那虫子每天都在吃各种精血,每天吐这东西,但他又不能说。

    “在荒域买到的”。

    灵宗老根本不信灵士的屁话。这怎么可能,这东西出现了早就被收了,怎么可能流落在外。不过,想想灵士杀了那么多的同境灵者,抢到这东西也就不稀奇了。

    “收了,你可以走了”。

    魔邪接过扔来的令牌,眼皮直跳。这颗“血灵珠”竟然值十万晶石?“灵祖,一虫晶换多少晶石”?

    灵宗老握着“血灵珠”,激动的不得了,随口道:“一比五”。

    魔邪瞪了眼睛,心里暗骂道:“死虫子,占了本祖一万虫晶”。

    拿着族源牌出了亭域,才走了几步,看到灵女远远的站在树荫。魔邪想起被打的那巴掌,心里就来气,要躲开,看到灵女向他勾着手指。心里虽然来气,白着眼走了过去。

    “姑娘有什么事”?

    承影抖着移容术皮。“那来的”。

    “别人送的,怎么的?姑娘喜欢就拿走”。魔邪没好气的回道,说话就跟吃了枪药。

    “谁送你的”?

    “管得着吗”?魔邪细细打量承影,这灵女真的很讨人喜欢,特别是哪小脸蛋,看了就想上去掐一把。

    “说不说,不说我毁了他”。承影比划下,想吓唬灵士。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

    魔邪这么一喊,承影吓一跳,收回“移容术”,藏到了身后。

    黑影一闪,魔邪出现在承影身边,瞬间出现在身后,左手捻住晶皮,轻轻一拉。

    承影没想到灵士身法这么快,猛的拉回。魔邪身子就势一倾,热气从承影脸边刮过,留下一丝丝冰凉。

    “啊”!承影惊叫声,捂着半边脸躲到一边。移容术皮落到灵士手里。

    承影的脸骚的通红,他没想到灵士敢在众目睽睽下,亲她一口。一阵起哄声中,白影抡向灵士。

    魔邪随着急速的爪影飘去。承影连点衣襟边都没抓到,数爪都落空了,气得玉锋起伏。“有本事你别躲”。

    魔邪把破碎晶皮扔到地上,灵女坏了他的好事,弄破了他的晶皮,心里有点小火,就想借着这个几会调戏灵女。

    “你抓我”。

    承影看到时机,闪身到了灵士近前,飞爪抓向面门,随即一脚踢向裆部。

    “我晕”!魔邪没想到灵女这么狠,这是想让他断子绝孙呀!急忙跳出战团。

    承影没占到便宜,气得小脸菲红。“有没有男人样”。

    “你见我不像男人吗”?

    这一试,承影知道,他与灵士差的远了,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咬咬嘴唇,红着脸,眼角还凝着点晶莹。“我问你,移容术从哪儿来的”。

    魔邪嘻笑着,看到那点莹光,愣了下。心里不由得酸了酸。“是一位灵女送我的”。

    承影要的就是这句话,从她看到灵士那一刻起。她就想到了一个人。“小月”。这世间少有修者的移容术能与小月比肩,所以才抢下移容术。

    “她在哪”?知道是小月,承影更激动了。

    魔邪也不知道小月去哪儿了。他抱着小月冲过界江后,躲入深山老林里,一直躲到小月醒来。小月送给他一张晶皮后,匆匆的离开了。“走了”。

    承影有些失望,他真希望能遇到小月,帮一帮她。“知道去哪儿了吗”?

    魔邪摇摇头。小月是偷着走的,去哪儿没有说。

    承影低着头,说声对不起,转身离开。

    “哎!灵友,要去哪儿”?

    承影没心情理他,独自走入一家晶药店。

    魔邪看着灵女的背影,心里空落落。愣愣的站了会儿,在众灵者怪异的目光中,走向晶药店对面的茶楼。

    “滚!你个吃白食的,再来,我打断你的腿”。

    喊骂声过后,四位店童拉着灵士的胳膊脚,扔出了茶楼。

    白胡子老灵士趟在石地上,打着滚。“打死人了,打死人了,这是什么世道,喝茶,还动手打人......”。

    “闭嘴!你妈的喝了十天茶,给一个晶石了吗”?店童指着老灵士破口大骂。

    “我也没说不给晶石呀!我的茶还没泡完哪”?

    “还泡呀!那茶都泡十天了”。

    “十天怎么的,十天就不能喝了吗”?老灵士坐在地上瞪着眼睛,嘴里阵阵有词。

    “滚!能滚多远,滚多远”。

    路人听明白了,笑呵呵的摇着头。还真没听过茶能泡十天的,这老灵士真的穷尿血了。

    “我不滚,把茶底给我”。

    店童气乐了,没有看过这么不要脸的,不给茶钱不说,还要茶底。“哪凉快,滚哪去”。

    “那茶反正你也倒了,不如给我......”。

    魔邪看了会儿,转身要离开。突然看到那个灵女挤进人群。

    “干将爷爷,你怎么在这儿”。

    要散去的灵者转过身,好奇的看着灵女。奇了,一位炼识一阶的灵女问化血三阶的老灵士叫爷爷。

    “影儿,你来的正好,他们不给爷爷茶喝,还打我”。干将指着店童,告起状来。

    承影看向店童。“欠你多少晶石”?

    店童看到承影,立即眉花眼笑。“不多,不多,十个晶石”。

    “爷爷十个晶石,你没有吗”?承影狠狠的瞪着坐在地上的老灵士。

    嘿嘿嘿!“这不是还没喝完吗?随知竟然把我扔出来了”。

    承影把晶石给了店童,这事遇到多了,也不为怪了。

    “灵祖,谢了”。店童拿着晶石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哈腰。

    承影拉起赖在地上的老灵士。“快起来吧!尽让人家笑话”。

    干将不情愿的站起身,打打屁股上的灰。“店童把茶底还给我”。

    众灵者听到,笑喷了。“还要茶底,这家伙太可笑了吧”!

    店童又气又笑,看眼灵女。敢怒不敢言,这老家伙就是欠揍,没有灵女,真想上去搧他,这么一闹,店里没人喝茶了,都出来看热闹。“你等着”。

    “等你怎么的,我付了茶钱”。干将趾高气扬的喊道。

    承影拉着干将,脸儿红扑扑的。“走吧!一会儿我给你买”。

    “孙儿,这不是买不买的事,我们花钱了”。干将不依不饶的喊着,神气十足的挡着门。

    店童跑了出来,扔过一颗晶珠。“给你的茶”。

    干将接过晶珠,嘻嘻的笑着,急忙放入灵袋中。这一息间,魔邪嗅到一缕香气,心里暗叫“好茶”。难怪老灵士这么死皮懒脸的。

    “店童,这是什么茶”?

    “哎哟!灵祖,你要喝茶,店里还有更好的”。店童看到魔邪立即点头哈腰的迎上前。

    “我问你什么茶”?

    “龙涎”。店童吓得急忙回道。

    “给我沏一珠”。

    “好嘞!里面请”。店童急忙让来路,带着灵祖进店。

    干将看着魔邪的背影,眼里闪着灵光。急忙跑上前。“灵祖能不能一起喝壶”。

    魔邪转过头,点了点头。干将屁颠颠的跑了进去,承影没拉住,只好跟了进去。

    进了茶馆,干将一点都没客气,大咧咧的坐到魔邪对面,笑嘻嘻的看着对面的灵士。

    承影坐到一边,斜了灵士一眼。刚才与灵士打过交道了,印象太差。

    “灵友又见面了”。魔邪打破尴尬。

    干将以为与他说话,捻着胡子笑道:“是呀!刚才不好意思,有点尴尬”。

    承影白了眼灵士什么也没说。

    “挺好,没有灵友,我还不知道灵域还有这么好的茶”。

    “灵友,还真别说,现在好茶少了,能遇到一定要细品”。干将嗅着飘来的茶气,眼睛眯成了缝。

    “不错,这品茶,就如同品女人,初品香气怡人,再品浓香四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