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灵阜冰魔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76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好比方,没想到,灵友品茶都品到这种境界”。

    承影听着红了脸,明显灵士在说她哪,心里骂道:色鬼,小心吸干了你的血。

    干将那想到这事,接过茶女送来的茶盅,眯着眼睛吸了口。啊了声,讲起茶源、茶道。

    魔邪示意茶女给承影上茶,微笑的听着干将讲茶趣,眼睛时不时瞄着灵女。

    承影低头品口茶,没品出干将说的那么香,不由得锁起眉头。

    魔邪笑着喝了两口,打段了干将的话。“灵友,是不是把你喝了十天的茶,拿出来品品”。

    干将放下嘴边的茶,呵呵的笑着。“陈了,喝了也没味,还是新茶香”。

    “这茶可没灵友沏茶的味道”。

    干将脸色微变,没想到,就那么一息竟然被灵祖察觉到了。“没什么好喝的”。

    “怎么灵友不舍得”?

    “没有,没有”。

    承影看向二人,目光落到干将身上。难道那茶有问题?

    干将见灵祖紧紧的盯着他,只好放下茶盅。“灵祖好嗅觉,竟然能分辨出茶香的差异”。

    魔邪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目不转睛的盯着老灵士。

    到了这份上,干将只好拿出那颗茶珠,放到茶鼎上。

    承影微微一愣,嗅到一缕微微的冷香。“残血冰晶”?干将爷爷怎么会有这种“奇物”?难怪被灵士感觉到。

    魔邪点点头,赞道:“果然是此冷香,灵友能否给本祖沏上一珠”。

    干将额角微汗,没想到贪杯贪出了问题。“灵祖,不是在下吝啬,这东西是帮着一位宗老收的,不能再用了”。

    “可以再收吗”?

    “难!太难了,如果好收,我也不会如此”。干将心里骂着自己,怎么就遇到了这个主,希望用宗老能压住他。

    魔邪拿出一颗“血灵珠”放在桌域。“我用他换”。

    承影和干将看到“血灵珠”,眼神立即变了色。这是?两人互看一眼。

    “怎么,这颗珠子也换不了”?

    “能换,只是......”?干将看到“血灵珠”差点没跳起来,手都抖了。这珠子万年前在望天城昙花一现,怎么会在灵士手中出现。

    “我加两颗”。魔邪见干将有些犹豫,又拿出一颗“血灵珠”放在桌域。

    干将一把抓住“血灵珠”,鼻孔不停的喘着粗气,咬着牙,头急速的抖动着。“成交”。

    承影看着二人,这两人为了颗“残血冰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真不知道值不值。在他看来,“血灵珠”比“残血冰晶”贵出不止十倍,这回灵士亏大了。

    干将取出灵袋,放在桌上,迅速将“血灵珠”收入袋中。“灵祖告辞”。

    魔邪收了灵袋点点头。“灵友走好”。

    承影见干将要离开,只得站起来,向魔邪道了声别,就要离开。

    魔邪看到承影要走,笑道:“灵友不请我喝杯茶吗”?

    承影和干将站在门边,谁都没想到魔邪会这么说。干将苦笑的看向承影。“影儿,你先垫上,我还你”。

    “几个钱呀!我请了”。

    “谢了”!魔邪坐回茶桌,微笑的端起茶盅,凝视着一老一小远去的身影。

    茶女从木纳中清醒过来,看着桌上洒的茶水,吓得小脸都白了。“灵祖对不起,我的错,我赔”。

    魔邪摆摆手。“沏你茶,不用慌”。

    “谢灵祖”。茶女感激的差点跪下。

    干将拉着承影进了客栈,四下灵识后,躲进了亭楼里。

    “影儿,你怎么来了这里”?

    “我从荒域回来的,......没想到,在这儿遇到爷爷”。承影简单的说了荒域的事,隐瞒了很多事情。

    “好好!没想到圣域一别,这么久才找到你,见过月儿吗”?

    “见过,听那个灵士说,小月不久前回到了灵域”。

    “那个灵士”?干将疑惑道。

    “就是刚刚喝茶的灵士”。

    “他和小月在一起”?干将瞪了眼睛,心里慌了。

    “不是,听说是一起从荒域回来的”。

    “哦”!干将放了心,只要灵士与小月没有关系就好。“小月去了哪儿”?

    承影摇摇头,灵士没有说,她也不知道。

    干将沉吟半刻,还是做了决定,不管灵士与小月有没有关系,“残血冰晶”不能落到灵士手里。“承影在此等我,我出去一会儿”。

    承影点点头,在这荒山里能遇到干将太幸运了,他算得上是亲人了。

    干将出了客栈,径直出了灵阜,闪身躲入石壁后隐藏了半个时辰,这才进了山林,潜行一个时辰,来到光秃的石山。

    这山没有一棵树,连棵小草都没有,整个山峰只有白花花的石头,看不到半点生机。

    干将抻手摸向石头。嗞啦!石头变成冰渣,那里还有石头,眼前是一片冰刺猬。细尖的刺芒闪着寒光,刺得干将眼睛都瞪不开,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放下挡在眼前的手。

    “冰魔!......冰魔”!喊了数声,还是不见冰影出现。

    干将迟疑了会儿,想进入冰石山,看眼冰刺又停在原地。

    眼前的山峰变得晶莹透亮,形态不一的冰花,似白莲,如柳絮,轻轻盈盈落下。凌空划过数道孤线,冰花随风旋转、飞舞,深深嗅过,寒风中散发出诱人的清香。

    干将退了半步,头发、胡子、眉毛都挂了一层冰晶,身子渐渐有点僵直。

    混厚的声音响起。“老灵头,东西带来了吗”?

    “冰魔”。干将躬了下腰,咔嚓!差点把腰折断了。“收到一颗‘残血冰晶’,又被灵士抢走了”。

    呼!风旋舞起,立起数丈高的冰人。恶狠狠的声音传来。“你说什么?小小的灵阜也有人敢抢本祖的东西”。

    “是个新来的灵士”?

    “拿来给我”。

    干将把画像投入空中。哗啦!晶轴抖出画影。一阵风旋声,冰影崩塌下来,巨大的冰石炸成了冰凌,飞出数百丈远。干将被冰团推飞了,连滚带爬的逃出千丈外,才遁住身形,身上的战袍炸出数百个小冰洞。

    怎么回事?干将惊恐的盯着空中的画影,吓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几息后,冰影出现在空中,一把将画影撕得粉碎。指着干将吼道:“老头子,你敢用这东西吓唬本魔”。

    干将对了眼,盯着近在鼻尖的冰峰。“冰魔,没有呀!这是你要的画像,真的是他抢走的”。

    “真是他”?

    “是他!是个从荒域回来的灵士”。

    “你不认得”?

    干将摇摇头,他真的不认识,于是把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

    冰影收了风旋,静静的听着。“你说承影在阜中”?

    干将愣了下。“冰魔认得她”?

    “好好做你的事,不要多问”。冰影瞪着灯笼大的眼珠子,吼了声。“没有收到‘残血冰晶’,‘百启真晶’也没了,走吧”!

    “冰魔,你不想夺回冰晶”。

    冰影沉默会儿。“有消息通知我”。

    干将有点失望,转身离开了山域。

    哗啦!冰影落下,化成一堆石头。

    灵阜客栈内,魔邪躲在战影晶台内拿着“残血冰晶”,细细的凝视着,这冰晶上有种熟悉的气息,却又不知是什么?

    松开手,“残血冰晶”浮在空中,慢慢的旋转着,一道道七彩的冰弧弥漫出来,冰花、冰树、冰山、冰鸟从弧光中飞出,在战影空域飞散开。

    不错,正是这种寒气,魔邪感应到“残血冰晶”中飞散的冰晶幻影非常的熟悉,似乎在那儿见过。就在念域深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魔邪叹了口气,收了“残血冰晶”走出战影晶台。

    “我晕”!吓了一大跳。亭楼空域冻成了冰疙瘩,只有战影留下的这么点空间。

    魔邪凝出术法,想收回寒冰。这冰没有半点异样,根本无法收回。想打爆寒冰,又怕打破了亭楼。只好遁出了亭域。

    “嚯”!又吓了一大跳。亭楼外站满了灵者,围着巨大的冰山。

    一位老灵士见魔邪遁出来,笑呵呵的走过来。“这位是无名灵友吧”!

    “宗级灵老”!魔邪连忙见礼。“灵祖打扰了”。

    老灵士捻着胡子呵呵的笑着,原来是位炼识五阶的灵士。“不妨事,在下是灵阜的副阜主关忠,灵友在炼何物”?

    魔邪苦笑道:“昨日收了颗冰晶,在战影内看了眼,没想到,惹出这么大的动静”。

    “哟!原来是这样,不过,小灵友要小心了,你这颗东西会引来冰魔”。

    “什么冰魔”?魔邪瞪大了眼睛。

    关忠上下打量着魔邪,惊愕的问道:“这事你不知道”?

    “请副阜主赐教”。

    关忠看眼冰山,见灵士没有收起的意思,伸手一挥。冰山消失了,指间捻着小小的冰珠。“灵友,我先给你收着,本阜可不想引来那个怪物”。

    魔邪听得奇怪,副阜主是凝魂境灵祖,怎么会对个冰魔这么忌惮?

    “来人上茶”。

    关忠说完,带着魔邪进了亭楼,看了眼亭域的摆设,果然没异动,这才放心坐下。

    几位灵女跟进来,摆下茶具,沏起茶来。

    魔邪看着关忠,等着他说下文。关忠目不转睛的盯着茶女,等茶盅送来后,嗅了嗅,满意的点点头。“来,灵友喝口茶,听我细细的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